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44、第二卷·十二 ...

    身体甫一被拥抱,季玖便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脑中虽无厌恶,身体却潜意识的记录了伊墨曾在无数夜晚给他的伤害与耻辱。他不受控制的僵持在原地,硬生生戳在那里,像一根绷的笔直的刺,刺他人,也刺自己。伊墨的手臂明显的滞了一下,而后更紧的将他拥进怀里。

    季玖还是一动不动的,像是失去了反抗或走开的能力,伊墨抚着他的后颈,让他偎在自己肩头,手又回到原地,箍着他的腰身,压着他的后背。用了一个不容拒绝的姿势,将人安置在自己身前,最后,这个姿势凝固下来,再也没有动过分毫。

    便是这样一个让光阴都凝滞的拥抱,季玖僵硬的肌肉略微活泛了些,在他怀里的肢体有了软化的迹象,待整个身体都放松过后,季玖若有若无的叹了一声。于是伊墨动了,他轻侧过脸,凉薄的唇在他的脸颊上一掠而过,与其说是亲吻,不若说那是微风拂过花朵。

    季玖眨了眨眼,却觉得这样的碰触似幻似真,甚至无从分辨究竟有没有存在过,望着伊墨,眼里有了些懵懂。

    像是要证实什么似地,伊墨又亲过去,仍旧是嘴唇轻擦而过,而后立即收回,谨慎的望着他。

    季玖眼睛睁得大大的,在那谨慎审视的视线里,身体往后躲了躲,似乎是退却,腰却被箍的死紧,无处可退,只能向后仰起。伊墨往前倾一分,他便往后仰去两分,那身雪白中衣连缀着延绵的月光,后仰的胸膛与被迫固定的腰肢都伸展出一道月华淋漓的美妙弧度,这幕景象在伊墨眼底,无比的朗润生动,每一寸甚至风中扬起的发丝都在鲜活跳动。

    伊墨说:“季玖。”

    季玖仰望着上方的人,呼吸都凌乱了,闻他唤自己,却做不出任何回应来,只是那样看着,望着,凝视着对方微亮又深邃的眼。

    伊墨倾着身,稳稳的揽着他的腰,很认真甚至严肃的说:“季玖,你要摔了。”

    季玖猛地回过神,一扭头才发现自己离地面不过咫尺,连忙使了腰力要起来,却被伊墨压着。季玖突地红了脸,抬手抓住了他的肩头,死死掐住,沉着嗓子道:“你故意的!”

    伊墨不否认,也不承认,眼底笑意闪过,被季玖眼明手快逮个正着。季玖掐着他的肩,奋力站起,而后通红着脸瞪他,伊墨被瞪着,也是一番老神在在。季玖想半天也没想出法子来制他,呆了半天,掉头就走。走了几步,猛地顿下来,也不折身,便在那清明月色下弧度很大的抬起手腕,擦拭着自己刚刚被亲过的脸,一下,两下,三下,动作幅度拉的让身后人显而易见他在做什么,三下擦完,继续往前,转过院门,雪白身影消失在门外。

    伊墨呆站在原地,望着那人影已消失的小路,望了好一会才转过身,仿佛喃喃自语的冲躲在屋里看戏的小宝唠叨一句:“他变坏了。”

    小宝连忙垂下头认真端详自己脚尖,免得笑声溜出来,憋了好一阵才低低道:“您也好不到哪里去。”

    伊墨“哦”了一声,就不见了。

    季玖通红着脸,也不知被捉弄的气的还是怎的,匆匆回到书房,刚推开房门,便觉得屋中有人,微愣过后问道:“是夫人?”

    话一落音,就有人亮了火捻子,娉婷身姿移到桌前,燃亮了案上灯烛,而后折过身,远远看着他行了礼,低唤一声:“夫君。”

    季玖在门槛处站了片刻,就走了过去,夫妻二人在一盏灯烛的暗淡光线里望了望,季玖取过架子上的斗篷给她围上,问:“这么晚,如何还不歇息?”

    女子拢紧了身上斗篷,像是怕冷似地,坐下了,坐下后又拢了拢斗篷,待将自己裹严实了,才抬起脸低语道:“刚刚来寻夫君,夫君不在,妾身就去了别院……那院子里风景……当真是独好。”声音低微下去,几乎无声。

    季玖原还有血色的脸,倏然苍白。

    “夫君。”女子唤了一声,往日柔情满满的眼中多了几分犀利,“夫君可曾看到?”

    季玖站在桌前,定神后回道:“看到什么?”

    “自然是看到断袖之风,龙阳之癖!”女子脆脆应声,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尖利。

    季玖一时不能适应这样的她,便不说话了。

    女子垂下头,自知语气过了,连忙缓了缓才道:“那年游园归来,夫君拒了相国千金,娶了我这样小门户家的女儿,一时间流言四起,闹的满城风雨。妾身也不曾问过,今日想问问夫君,为何不娶相国家的金枝玉叶,却偏要娶我?”

    季玖略皱了一下眉,答道:“哪有为什么,娶你自然是想娶你。”

    女子笑了笑,“夫君撒谎。”

    “嗯?”

    “夫君曾说过,与相国绝不可言和。季家昌盛一日,就要与他对立一日。”女子道:“夫君是担心与相国的女儿成亲,引来祸事。更因为夫君狂傲,他们的议论夫君看不上,偏要做给他们看,所以不顾阻拦,执意娶我。”

    季玖挑了一下眉,虽不点头,却也不曾摇头。事实上确实如此,皇帝在朝,下面朝野分成两大党系,互相对抗,皇帝高高在上的看着,并不担忧,只需握好尺度,照样国泰民安。若是手握重兵的季家与陈相国结了亲,两派合为一党,君王就会寝食难安,那时两家都逃不掉一场血洗。所以他当年拒了陈家亲事,只娶了一个名不经传,小户人家的女儿。

    虽是小户人家,祖上也曾是官宦贵族,可惜后来败落了,守着一座荒陋的老宅,过着清贫日子。他执意将她娶到家来,虽被人议论门户不当,也不觉得有甚不好。怕人议论,他就不是季玖。这番姿态就是要做出来,做给那些该看的人看——他季玖宁娶小家碧玉,不娶相国千金!从此季陈两家的旧怨上又添一笔新仇,皇帝得闻此事心里是高兴的,甚至还出来圆场,亲自给陈家小姐指婚,又赐了好些礼,陈家一场婚宴办的无限风光。

    比起季玖迎娶那日简单的婚宴、新妇一家勉强凑出的十抬嫁妆,不知风光了多少倍。

    季玖想起往事,神色松弛了些,露出一丝笑意。妇人看了,也笑了一下,低声道:“妾身眼里的夫君,是顶天立地的,无畏无惧,遑论流言蜚语?而今,夫君也要用当年娶我的气势,向天下人宣告——季将军从此断袖了吗?!”说到此处她的语气加重,出离愤怒。

    “成亲三年,妾身说过,若夫君在外寂寞,看上谁家女儿,只需言语一声,妾身绝不阻拦,让她在夫君身旁好生伺候,往后回到家来,妾身也必待她如亲姊妹。是夫君不要,且不准再提。”夫人站起身,一字一句道:“若夫君真心喜欢,就是十个八个娶回家来,妾身也一一好生相待,保家中安稳,让夫君无忧。可那是男子,妾身如何让他入驻内院?如何待他如姐妹?如何带他面对亲友?如何领他祭拜祖宗?!”

    最后一句,几乎是歇斯底里,攥着绢帕的手指,根根泛着白,那丝绸的翠蓝绢帕,硬生生被攥出折痕来。

    季玖一动不动的站着。

    他的脸上无丝毫表情,只是站着,如磐石,仍由风吹雨打,也不动弹分毫。

    在夫人的暴怒前,他的平静显得诡谲而叵测,眼底一片幽深,如万年寒潭的眸子,将夫人的愤怒与激烈尽收眼底,且无分毫回应。

    女子在这样诡异的平静面前,突然失了声,暴怒宣泄过后,剩下的是对这个冰冷岩石一样男人的畏惧。她敬他,至始至终。一如她爱他。

    他们之间,是先从敬,转而成爱的。

    一旦遇到事情,最后总是敬畏占了上风。

    不知多久,桌上灯花爆了一声,“毕剥”一下,在死寂的空气里骤然振聋发聩。夫人惊骇了一下,对上那双黑暗无比的眸子,下意识的唤道:“夫君?”

    季玖望着她,脸上依然平静,心底其实早已掀起巨浪,却恰恰是因为浪头太大,将他迎面浇了个湿透,所以才愈发平静起来。

    “夫人。”季玖终于出声,嗓音因为长久的沉默而略微干哑,淡淡道:“你想太多了。”

    夫人愣了一下。

    “今晚你看见了什么?”季玖转开视线,望向桌上静默燃烧的火苗,低语道:“今晚我一直在房里,哪里也没去。”

    夫人还是愣在当场,并未出言。

    “天寒了,你来给我送鲜汤,刚来而已。”季玖扫了眼桌上已凉透的瓷碗,微微一笑,“你,什么都没有看见。”

    转过脸,他重新对上女子的视线,语气加重,既是承诺,亦带了含蓄的愠怒,“你来讲了一个故事。那是个荒诞的故事,不可能发生。什么也没有发生,夫人明白了吗?”他的语气,着重在“明白”二字上。

    夫人回过神,转念便已经听得清楚,略顿,颔首道:“明白。”又道:“夫君这样说,妾身就放心了。”

    “夜深了,夫人回去歇息。”季玖说,语气是安然的,淡如白水,陈述且不带关切,不容拒绝与商讨。

    夫人站了站,转身收了桌上瓷碗,轻声道:“夫君既然喝了汤,也早些歇息吧。”

    门打开,又合上。夫人在门外泼了碗中凉透的鲜汤,那一声泼水的微响,仿佛在提醒屋内那人,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既答应了,便要做到。

    季玖关好门窗,面无表情的重新上榻,被子刚刚盖好,床边就站了一人,身影投在床帏上,黑黑长长的一道。

    季玖闭上眼,平平静静的给了两个字: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忙,不好意思。明天双更。O(∩_∩)O~

    45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