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40、第二卷·八 ...

    许是很短,又或漫长的时光,季玖觉得自己不过是迷瞪了一下,再睁开眼,身后那人已经撤出身体,离开了。如不是周身遭血液浸透,他觉得这像是一场幻觉。

    一场幻觉。没有刺杀过,没有心痛过,没有血流成河过。

    季玖软绵着翻了个身,脑中一片空白,在这短短一瞬,万事皆休。

    其实又是何必?季玖默默地躺在血床上,看着漆黑屋顶。他不是傻子,是堪称七窍玲珑的人,怎么会察觉不出那人每次抱着自己时的柔情万种,那样小心翼翼的姿势、禁锢般的拥抱、每次开拓时的细致温存……便是新婚那夜,季玖也承认,对自己妻子,也不曾这般温柔缱绻过。

    可那又如何?

    仿佛一场幻觉。就是再轻怜蜜爱,他也是季玖,也是不情愿被他压在身下的人。那些温柔甜蜜,不过是一场笑话。

    不过是滑天下之大稽!季玖想。而后闭上眼,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他是聪明人。早已疑心这件事究竟是不是仇怨那么简单?肌肤相亲是这世间最亲密的行为,对方的身体、肌理、骨骼、呼出的气息……无一不彻底袒露,那样的含情脉脉,季玖是懂的。因为懂,反而不信。

    如何信?信了又能怎么样?他除了知道他是妖,其余的一概不知。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是季玖。二十多年来循着一个方向,走到除眼前这条路,再无路可走的季玖。他的身后有妻儿,他的肩上有责任,他是要彪炳史册的季玖。这突兀出来的妖,是他的障碍,是他要跨过去的,要扫荡除尽的障碍。

    季玖摸了一把身下湿润被辱,抬起手来,借着那盏并不明亮的油灯光线,观看掌纹里的红,红的深深浅浅,在光线里明明灭灭,在他眼里,仿佛猩红大缎蒙上眼球,那些无处不在的艳红,泛滥成灾。

    心口的位置又一阵阵微痛起来,身后被人泄怒的地方,也仿佛从麻痹中觉醒了似的,传来阵阵痛感。

    季玖翻身坐起,弯腰抓起被抛在地上的衣袍重新穿上,脚步漂浮着走出帐外。四处都痛,哪里都痛,痛到脑仁之后,季玖想出去走走。

    刚走出帐外,季玖惯性的看了眼身旁,却微微一愣,本该值守在那边的人却不在岗上。

    沈珏不在这里。

    季玖这时才想起刚刚被他撞破的事,心中一紧,不由自主的担心他会宣扬开去,眼下人又不在,这担心就越发浓重,季玖也顾不上身体不适,在营中穿梭着找寻。

    正找着,遇到夜巡的兵卒,季玖抓了个人来问,那人指着营外空地,说看见他出营了。季玖当下便追了出去。

    营外只有一条大路,原是草地,后被马蹄脚步踏成黄土,季玖沿路寻了一圈,想了想,转身走到右侧小路,踩着露水湿润的草地,与黑暗中前行。直到耳边传来流水的声音,夜里的河水在奔腾着,闪烁着星光映射,有着斑斓亮光。季玖停下,在草丛里环顾四周,入目景致是熟悉的,这是那条他曾跳进去的河。

    流水声是静的,同时也是欢腾的。在这样寂静又嘈杂的声音里,季玖听见了喁喁低语。

    循着声音看去,在那粗大的柳树旁,季玖看见了两个人影,影影绰绰的面对面站着,似非常熟稔的模样,正在交谈。说些什么听不清,季玖却知道那是最不该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人是那刚刚被他刺了一刀的妖,一人却是沈珏。

    季玖感受到了一种背叛。是那种,被亲近之人出卖的背叛,让人难以忍耐。

    时间虽不长,沈珏带给他的感觉,却是熟悉的,在偶尔眼风交汇的刹那,他会露出孩子般的神情,甚至在某些时候,季玖能感受到,这人是一直默默看着自己的,眼底依依不舍,宛若雀燕对巢的依恋。不知从何时开始,季玖也拿他当自己的孩子,言谈中威严不改,却多了几分宠溺。

    季玖默默蹲在草丛里,苇草荆棘漫过他的头顶,仿佛四面八方涌来的怪兽,要将他吞没了。

    也不知多久,季玖才从震惊和心头的绞痛里回过神来,顿时自嘲一声:何必。

    本来就是,何必。这样想着,他的脸上又恢复了从容镇定,月光透过那些层层交叠的枝叶落在他的脸上,无端生出三分冷酷来。

    季玖悄无声息的转了身,准备撤离,也就是此时,他听见不远处那道熟悉的声音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父亲,你究竟要做什么!

    季玖的整个身体,就那么滞住。

    那熟悉声音是有着年轻的特有的蓬勃的,此时却蕴满怒气的吼着:您不知他遇强则刚的性子吗?为什么要这么咄咄逼人!您究竟要做什么呢?

    季玖听着那道声音,在理解过这段话后,脑中懵了一下,怔怔回不过神来。竟是父子吗?话里的那人,却是自己吗?

    季玖思索片刻,又返回原地,甚至再往前推进三分,重新匿入阴影,连呼吸都放缓了下去,凝神细听。

    那端却没有了动静。其实是有动静的,他听见另一道声音,却飘摇的很远,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幻音,任他如何竖起耳朵,也无法将那些低语听清楚。

    伊墨是茫然的。

    对着首次爆发怒气的小宝,伊墨的神情却有一丝茫然。

    他攥着那把匕首,借着星月余辉细细打量,上面的血迹未干,散着缕缕腥甜。伊墨看了那匕首很久,才抬起眼望着眼前少年,这唤他父亲的人,疑惑的问:“事已至此,为何我还不想放手?”

    他问,问的是小宝,却更像是问他自己。

    沈珏怔了怔,不知想到什么,脸上怒气陡然颓了三分,眼底也黯淡下去,“父亲……我以为,你来寻他,是舍不得的缘故。”

    伊墨却也微怔了一下,很快道:“是。”

    “可是……”沈珏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猜想说出口,缓缓道:“是不是,也是为了逼自己放手的缘故?”

    伊墨明显的僵了一下,不曾说话。

    沈珏一时无言,只觉得一股酸涩直冲眼底,连忙撇开脸去,看着那月色下流淌的河水,片刻才道:“父亲是要成仙的,孩儿知道……孩儿懂了。”伊墨仍是沉默,像是无话可说。沈珏等了等,又道:“可是这样对爹爹不公。他上一世痴缠你,一世求不得,却也无怨无悔。他不让你寻他,是不舍得你受今日之苦。可父亲偏要寻,明知道会有今日也要寻……寻到了,却又伤他,逼他用狠,父亲也好借势收手,从此清心修炼,成仙得道。”沈珏说着,嗓音终是沙哑起来,有了怨气,恨恨道:“成仙就那般好?我若是没有爹爹,没有父亲,一个人孤单单活在这世上,我才是不干的!”

    许是让孩子的怒气激了下,伊墨的神情也变了变,开口道:“可我活了近两千年,只为成仙的。”他说的干脆,语气却是有着迷茫的,仿佛懵懂稚童,两千年的目标被小宝一句话否决后,自己也动摇了。

    “可是今日之事,父亲自己也说,明明都已经办成这样了,父亲不还是不想放手吗?”沈珏说:“父亲舍不下他,就能成得了仙?!”

    伊墨听了,略低下头,问他:“那又怎么样呢?”又怎么样呢?伊墨动了动那柄匕首,在月色下晃过一道银白的光,冷冽的刺入眼帘,也刺入心底。

    他来寻他,是因为想他,却也知道,这样的想念根除不掉,是无法再清修下去的。第一次见面,那人与妻子缱绻温存,良辰美景刺痛了他,将人强了,也不悔。

    那本来就是他的人。是他怀里的人,是冬天会搂着他的人,是可以温存的人。是他的。

    待情绪过后,静下来审视四周,也想到,既然已经错了第一步,索性错下去吧,相见成仇,那人恨他多一点,也无甚不好。本来第二世就不该有瓜葛,现在第一世的瓜葛却扯不断,那就快些解决这些吧。他恨着,起杀心,也可趁早让自己断了那份温存念想。

    那份眷恋斩断后,桥归桥路归路,再无沈清轩与伊墨。

    可是,可是那匕首刺在心上,却是痛的。痛彻心扉。越是痛,越是不甘,越是证明这一切根本无用。他还是放不下他。

    还是想将那人抱在怀里,想将那人揉进骨血里,想将自己埋入他的体内,被柔软紧热紧紧裹着根部,仿佛游子回归家园。

    伊墨紧握着那把匕首,锐利锋口嵌入掌心,深可入骨。沈珏注意到了,连忙施法,将那匕首夺了过来,又小心捧了那鲜血淋漓的手,想让那道创口愈合。

    眼前孩子低着眉眼,早已无了先前蓬发的怒气,神情是温顺谦恭的,带着关切。伊墨望着,最终抽回手来,像是答复般道:“往后我不迫他就是。”

    沈珏愣了愣,听明白过后抿起唇,露出一道笑来,低声道:“爹爹也活不了几年,来世的事谁都管不了,不若就陪着他罢,将来如何,谁又知道呢?”

    伊墨缄默片刻,看了眼那黑暗处的草丛,道:“你回营吧。”

    沈珏应了声,很快原路返回了,却是从另一条小道,绕了回去。

    季玖蹲在原地,一直也不曾再听见他们说什么,等了好一会,意兴阑珊,就要走。却被人拦在半路。

    季玖说:“你……”

    伊墨看了看他,披头散发,身上也不知沾了多少草叶,脸上还蹭了些泥土,着实狼狈,心里叹了一声,抬手将那些脏污都抹了,在月下望着他警戒又起的眼,道:“湿气太重,回去吧。”

    季玖不答话,只看着他,好一会,才道:“那是你儿子?”

    他这么问,伊墨却也没有理他,那哪里是他儿子,明明是眼前这人的儿子。那一生,他拖家带口都赖在他头上,甩也甩不脱。现下却翻脸不认帐了。伊墨根本就懒得回答他这个问题,只道:“他哪里像我?”明明更像你。

    季玖端详着他的眉眼,确实……并无相像之处,只是不信他的说辞,哼了一声作罢。

    话不投机半句多,季玖转身就要走。却被伊墨拉住了肩头,季玖又瞪着眼转回来,那人却不知将什么,从他头上套下来。

    季玖以为他又要做什么,脸上一白,待发现他给自己脖子上戴了个东西,又愣一下,伸手要扯:“什么东西!”

    伊墨悠然的很,看着他扯来扯去,扯的头上都出汗了,才出声好意提醒:“扯不断的。”前世被他扯下来过,今生再想扯下来,纯属痴人说梦。

    季玖停了手,低头望着胸口红珠,红的发亮的珠子滴溜溜的好看,忍不住伸手拨弄了一下,问:“什么?”

    “有事用这个唤我。”伊墨说,又伸手,理了理那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襟口,道:“我送你回去。”

    随后根本不等季玖反应,一挥袖,将他连人带珠子,一起赶回了军营帐中,那仍然泛着血气的床上。

    季玖一转眼就仰倒在榻上,被气得半死,暗骂一句混账,又爬起来,扯了床上被子枕头,齐齐堆在地上,然后点了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说来也怪,那帐中明火浓烟,硬是没有飘出去一点,俱悉自行消散了。

    作者有话要说:构思十几个小时写几个小时同学们不要三分钟看完一句话都木有好不好?!爪子再不值钱也是俺的血肉啊,通货再膨胀键盘也是要人民币啊!肥爪变鸡爪,键盘上字母都被磨光光,好意思继续做霸王咩?!

    41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