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 17 页

    伊墨见状只好又变了人形,一手抱着怀里人,一手在他腰上拧了一把,警告道:“不许睡!”

    沈清轩闭着眼,哼哼一声辩解,“没睡,就是太舒服了。”

    伊墨说:“还有更舒服的事。”

    沈清轩勉强抬起头,眯着眼看他好一会,突地一笑,“我记得。”又抱紧了他,凑上前咬住了他的唇,啃咬一番后带着酒香的舌尖就溜了进去,找着了伊墨的舌缠绵不休。

    伊墨在他背上抚着,掌心顺着腰杆摩挲,逐渐沿着尾椎的骨头下滑,手指在那处撩拨。沈清轩低吟起来,亲的更热切了,加上水中有浮力,腰就在水里摆动,将他手指含的紧紧的。不一会沈清轩就吃不消了,分了唇靠在他肩上,一边喘着一边发出请求,“进来……进来吧,我想你了。”

    伊墨分了他的腿,将自己顺着那被热水冲刷的绽开的小孔,一鼓作气顶了进去。

    靠着岩石,沈清轩觉得背上被硌的有些疼,身下也因无脂膏滋润被撑的有些刺痛,这些疼痛糅合在一起却莫名的满足了他,就该痛才是,身上痛的愈厉害,心里就愈舒服。合该是痛的,痛是因为他贪,痛是因为他坏,痛死活该!

    一把攥住了伊墨背上散落的长发,沈清轩低哑的道:“深些……再深些……嗯……”似是能了解他的心思,伊墨弄的一下比一下狠,完全退出,再深深顶入,像是要把他钉住似的,没有脂膏滋润的入口并不滑腻,反倒是因为温泉水,而显的发涩。沈清轩越是痛,越是把他咬的越紧,身下狠狠缩着,无论他进来还是出去都不曾放松过。明显异常的状况让伊墨觉得不舒服,却并非那处不舒服。而是说不上来哪里不舒服。但他知道这股不舒服是怀里这人带给他的,身下就弄的愈发狠了,他每次凶狠进去时沈清轩都会发出呻吟,声音环绕在他耳畔,明显也是痛苦大于欢愉,可又不停地让他弄的更深些,再快些。

    都在不自知的互相逼迫着,让对方更不舒服。

    最后终于停下,沈清轩经这么一番折腾,酒也醒了大半,睁开眼看着他,两人相对无言。

    似是有千言万语,却又百转千回,最后那些辗转的念头,不成章的话语都一头撞在了死胡同上——不得善终。

    就是这样明知无望却又无法停止希望的心情。沈清轩只觉舌根发苦。

    最后将自己埋进那熟悉的怀里,沈清轩喃喃着,却还是那句话:“若有来世,不要寻我。我不认你,绝不!”最后两个字,分明是咬牙切齿的起誓。

    伊墨抱着他,心里明明想着,我当然不会去寻你。却又忍不住,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声叹息。

    回到房中,沈清轩躺在床上,床头烛台上点着烛花,帷帐内一片透亮,他取了暗柜里的脂膏,自己分了腿,在伊墨的注视下细细抹上,那处已经有些红肿,抹上脂膏后泛着一层光泽,艳丽的颜色分外惑眼,他还故意收缩着,让看起来湿淋淋的那处在伊墨的视线里募然紧闭,又徐徐绽开。

    虽是喝了酒,可这事实在太过荒□,上次还是被伊墨逼迫的,这回却是自己心甘情愿做出来的,况且此次又比上次更甚,沈清轩本打算装醉,却到底借酒也盖不住脸,脸上通红,湿漉漉的长发散在床上,在橘色烛光下透着一股艳冶风情。

    伊墨看着,迟迟没有动作。

    沈清轩被他看的浑身都臊了起来,忍不住手肘撑着支起身,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道:“你不想要吗?”

    点火的人随即被人压在身下,没有任何多余的话,生猛的插了进去。先前就开拓的足够,此时又有脂膏在外滋润,沈清轩几乎没有感到疼痛,只有被撑满的快活,忍不住搂紧了伊墨,叫的甚是放纵。

    伊墨在床上除了戏弄他,几乎不发出什么声音,今晚却觉得有些遏不住根部被绞拧的快感,低喘了一声,腰杆动作的无比激烈,直捣的沈清轩神昏智溃,迭声呻吟着,抱着他不知道让他轻些还是再重些。

    “……舒服么?”伊墨低声的问,又忍不住低头在眼前晃动的皎白颈项上啃咬吸啜,造出大片青红痕迹,水光泠泠。

    “嗯……舒服……还要,要深些……”沈清轩诚实的答。

    伊墨将他双腿举起,架在自己肩上,而后俯下身,沈清轩的膝盖都碰到胸口,腰杆弯曲几乎对折,这样的姿势让他臀部高翘着,伊墨狠狠俯冲而下,捣的极深,沈清轩“啊”的尖叫起来,通红的眼角瞬间滑下泪珠,伊墨提起腰再次沉下,“可够深了?”

    “够……够了……”沈清轩抓着他的肩哭着摇头,太深了,深到几乎让他产生一种被刺透的错觉,肠壁却疯了般将体内硕大紧紧锁缚,仿佛是不餍足,又仿佛像是要把那东西牢牢束起来,让他再无处可逃。

    伊墨只觉得被紧缚的部位传来一波波甜美的快感,辐震着扩向四肢百骸,甚至连大脑都被熏染了般,变得迟钝,只晓得将自己埋进去,深一点,再深一点。汹涌的快活里却隐现着一股安谧,每深入一点,那安谧就浓烈一点,他不停地将自己根部深深埋入进去,有时甚至会一动不动的停滞在那柔韧潮湿里,脑中仿佛看见自己在那黑暗隐秘之处的模样,黑暗又温暖的地方,紧紧包裹着他的根部,如同林木之根深陷丰腴泥土,宛若游子回归家园。

    快口感如同灾难,几乎灭顶。

    引起这场火的沈清轩终是痛痛快快的将他连同伊墨一起,烧了个干干净净。

    直至天亮,两人才浑身粘腻的搂在一起睡去。

    他这边被浪翻涌,直至云消雨歇,自是销口魂,却无人得知,沈老爷那处,彻夜不眠。

    沈老爷是有见识的人,虽不曾领略男风,却也道途听说过,其时只觉荒诞,并不以为意,现在自己儿子却与男人交好,那人却不是“人”。一夜心乱如麻,踌躇的不知该如何了结此事。

    直至天微微亮了,窗外传来仆从们打扫庭院的簌簌声,沈老爷在床上翻了个身,又躺了片刻,起身坐起。着人唤老管家来。

    老管家的了信匆匆赶来,一路上心里也是做了诸多猜测,却不料主子什么都不曾说,只问他大少爷最近往来的人事,又问伊墨来府的详情。管家虽感到意外,却觉得亦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他管着府中大小仆从,有些古怪,他总是第一个得知。

    对着侍奉几十年的主子,老管家从不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从许明世与伊墨那晚争斗开始,许明世口口声声的“老妖怪”、大少爷纳妾后的突然回山、伊墨的第二次出现、大少爷院中婢女们奇怪的熟睡,以及突然多出的一个婴孩云云,说的详详细细,既不添油加醋,也不混淆是非。

    沈老爷听完一言不发,望着桌上茶壶出神。

    老管家咳了一声,低声道:“老爷,那许明世据说是个道人,不如等他回来,你再详细询问。”

    沈老爷回了神,想了一会,点了点头。

    老管家又道:“那……”。

    “你先下去忙,许明世回来了,你带他来见我。”

    “是。”老管家应了声,恭敬退下。

    沈父想到沈清轩的嗓子,当年请了那么多郎中,也不乏当世闻名的医术高超之人都来看过,却都表示无力回天,原因无他,那嗓子是生生喊坏的。从冰窟里救出来时,八岁孩童的嘴里满是鲜血,并非脾脏损伤,而是嗓中出声的那个地方,坏了。每每想到此沈父都心痛难忍,那需要多大的毅力,又有多么恐惧和害怕,他才会一直喊,一直喊,声嘶力竭,直到再也喊不出声音。

    伸手摁住眼皮,沈老爷稳了稳情绪,终是一叹。伊墨既医得好他的嗓子,想来治好他的腿也不在话下。就凭此,莫说他拿那人无法,就是有法子治他,也不能去下这个手。沈家家风向来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也是这城中最为平民百姓信赖的名门望族,连佃农都不曾苛刻过分毫,岂能恩将仇报?只是这恩情,怎样还才最为妥当,沈老爷一时也想不好。

    只能等着,等许明世回来,等事情梳理清楚,再做计较。

    许明世初五回到沈府,刚跨进门槛,就被管家唤了去,带到沈老爷的书房前。这样几乎只打过照面的两个人,关在书房里,却谈了一个下午。没人知道沈老爷和他谈了什么,连守在门外的管家都不知,只到晚饭时分,许明世才出来,神情郁郁寡欢,除此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而沈老爷则长久的坐在屋里,不许任何人打扰,只是坐着,闭目沉思。

    沈清轩对此并不知道,他在忙碌各项事务,正月十五元宵节一过,他便重新忙碌起来。正式接管沈家事物,钱财土地,商铺货品,各种账目核对,月度盈亏,佃户的收缴租赁,甚至外地雨水天气,一一都要劳神操心。忙起来,连喝杯茶的功夫都无有。

    幸好,忙也不过是头几个月的事,三个月过后,沈清轩终于将一切理顺,有了足够用的悠闲时光。

    说是悠闲,沈清轩却也知道自己不再是山中那个坐等日出,观赏日落的人。他要清晨早起,无论风雨天气,去给父母请安。若有事,就可离去。若无事,便一起吃早餐。回来后有闲暇就抱着小宝,在院中闲逛。午膳用过,下午通常要去商铺,或者管家带人来找他谈事,通常都是些货物上的毫厘之争,或者商铺的续约或者解约。回来的早,尚可与正越来越精神的小家伙顽上一会,回来的晚了,那小狼崽已经睡着了,根本不理他,睡得香甜无比。

    伊墨有时来,有时不来,来了就抱在一起亲亲热热,仿佛不曾别离。

    不来也没什么,他仍按照自己的步履生活,仿佛伊墨不曾离开,从来就在他身旁。

    转眼到了夏季,沈清轩换了单衣,罩了青纱外袍,在伊墨这天来时,热的抱着他不撒手。

    空气闷热又潮湿,小宝都热的睡觉直翻身,沈清轩在抱上伊墨时才舒了口气,这样的身体,夏天就要这样抱着纳凉,等到冬天,他就把他捂着,就算一松开手就冷却,可贴在一起的久了,那身体也会渐渐的暖的。

    只是想这样,无论有多热或者多冷,都可以抱的到,切切实实的在怀里,无论是纳凉的舒适,或寒冬的雪上加霜,都不愿意松开手。

    就是这样不顾一切,也要拥有的心情。

    不奢望来世,今生足矣。

    29

    29、29、劫渡 ...

    沈清轩其实是有些怕蛇的。这不是什么大事,有道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有了被蛇一口咬在手腕上半死不活的经历,不怕蛇才有鬼。但蛇是蛇,伊墨是伊墨,尽管伊墨是蛇妖,沈清轩却不怕他。毕竟人形的伊墨和那种浑身长满细小鳞甲的冰冷长虫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一直以来,他知道伊墨是蛇妖,也仅限于概念上的“知道”而已。直到那天晚上,温泉里的伊墨现了原形,沈清轩虽是醉着,却也唬着了,又不敢撒手,一方面怕伊墨难过,一方面也怕自己溺在水里,索性搂着那坚硬鳞甲的身子,在隐藏极好的毛骨悚然里装困。居然也被他对付过去了。

    于是这天早上,在梦魇里满身大汗的沈清轩睁开眼看到身上境况时,立刻张大口,几乎是“啊”的尖叫起来——几乎,差一点点,就叫了。他没叫出来,也是因为性格使然,骨子里的压抑隐忍让他在音节几乎发出的第一时间,狠狠的闭上了嘴。当然,他也想起来,此时缠着他的腿、锁着他的腰、绕着他胸膛、脑袋搭在他锁骨上正闭着眼偶尔吐出蛇信的家伙,是伊墨。他以一种麻绳捆绑的姿态,把他狠狠缠着让他噩梦连连,而后自己睡得很香甜……沈清轩非常生气。

    气到有一种要把身上这家伙扯下来剥皮剔骨扔进汤锅的冲动!——晚上被折腾到半夜,好不容易能睡了却又因为这个诡异的姿势,让他做尽噩梦,醒来还险些被活活吓死,沈清轩岂能不生气,他相当生气。

    气的他扬起手来,劈头盖脑的抽过去——手掌就要落下时,却忽而变缓,缓缓抚摸上那截蛇身,宛如树叶落在大地上的温柔动静。沈清轩到底不舍得打他。可不打又不解气,沈清轩等了会,伸出了食指,戳了戳,又狠狠戳了戳,继续戳了戳……戳的蛇头在他胸前一晃一晃,戳的美梦正酣的伊墨醒过来。

    圆溜溜的人眼对上圆溜溜的蛇眼,一人一蛇对视半晌,沈清轩讪讪收回手,“我快喘不过气了。

    那蛇没张口,沈清轩却分明听见伊墨的声音 ,道:“喘不过气?一会别求我。”

    沈清轩还没理解过来,身上绳索般捆缚着他的蛇身松开了,伊墨颇为悠然的爬过他胸口,一直爬到一旁的枕被上,恢复了人形,继续睡。

    于是,沈清轩在他松绑的一瞬间,感到了双腿传来的剧烈疼痛,痛的他立时面色惨白,比先前被惊吓时更甚,豆大的冷汗也自额头冒出,一粒粒滚下。

    疼的这么剧烈的却是那已经十几年没有知觉的小腿。

    伊墨闭着眼看也不看,甚是悠闲的讲解:“你那腿坏死了这些年,想要立刻完好如初是不可能的。”

    沈清轩挣扎着道:“那刚刚怎么不痛?”

    “我不想让你痛,你自然不痛。”伊墨淡淡答。

    沈清轩一口气郁结在胸口,真要被他气死,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不过戳了他几下,这般记仇!他那表情明明白白,伊墨睁眼见到,真的不悦了,“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

    沈清轩一听就知道自己误解了,但谁让他说的那么“欠抽”,加上疼痛难忍,一把抓了伊墨的胳膊,张口就咬上去,腿有多痛,他就咬的有多狠。伊墨抽回手,看着臂上牙印,认真道:“我血里有毒。”

    沈清轩:“……”等了一会,实在痛得受不了,缩进他怀里道:“这么痛,还不如毒死我。”

    伊墨拍了拍怀里的人,淡定无比的说:“很遗憾不能让你如愿,你的身体对我的毒液已经没有反应了。”

    沈清轩:“……”他们两个到底谁变成怪物了?!

    正午天气炎热,沈老爷冒着酷暑天气,在院中行走,庭院回廊、凉亭荷塘一一走过,早些年在外奔波,风寒侵骨,每到寒冷节气,膝盖肩头都会酸痛难忍,这样的艳阳天,却能让他骨头舒服些。他一直走到沈清轩的南院,本该有仆从迎上来,却一个也没有见到。沈老爷觉得有些奇怪,在院门处顿了顿,绕道院墙外,隔着竹林摇影,听到院中传来喁喁低语。

    “不要你扶,你就会折腾人。”是儿子的声音。

    “……”

    “我就不信你不能直接让我健步如飞。”

    沈老爷又凑近了些,这才听见伊墨的声音:“你废了这么些年,早已筋脉不通,不吃这番苦,就算现在能走了,也只能持续个两三年,之后腿上仍会得病。”

    心中隐约猜到什么,沈老爷等了会,绕至假山后,垫着脚尖去看,只见那本该瘫坐在椅上的儿子,此时扶着伊墨站着,虽是站的不稳,却也是站着的,两人都背对着他,而沈清轩跨开了一小步,重心不稳,险些跌倒,被伊墨拦腰抱住,重新站了起来。

    伊墨说:“你的脚是摆设么?”

    沈清轩抹了把额上的汗,“我不太会使唤它了。”

    “把鞋袜脱了。”

    “嗯?”

    “脱。”

    “我站着怎么脱?”

    “……”伊墨将人扶着坐下,才叹了一句:“小宝都会走了吧。”

    “……”沈清轩很不忿,“不要拿我和五个月的小娃比!”

    伊墨撇他一眼:“你还不如他。”

    沈清轩无话可说。

    沈老爷本来应该走掉或上前去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却站在原地,只静静看着,一动不动。

    光脚踩在地上,沈清轩稳了稳身子,又小心翼翼的迈了一步,这回算是把脚找回了一半,虽晃了晃,却没摔。伊墨扶着他,又走了几步,稳当许多,沈清轩露出笑容,“我会走了。”

    伊墨评价:“从一个即将三十的人嘴里听到这话,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沈清轩却不恼,只瞪他一眼,而后又露出大大的笑容,一把抱住他,“有什么可奇怪的,你这妖怪亏得活了千年,见识这么少。”

    伊墨说:“腿还疼?”沈清轩说还有些。伊墨直接把怀里人推开,“那就自己走。”

    沈清轩趔趄了几步,居然站住了,转过身哼哼:“自己走就自己走。”光着脚绕着大树走圈圈。

    伊墨问:“你扶着树和扶着我有区别么?”

    沈清轩说,“有啊。我扶着它不想抱它,我扶着你却想抱你啊。”

    伊墨一挥手,那棵百年老树倏忽不见了,沈清轩和他打着语言官司,正洋洋得意,没料到他会釜底抽薪,当场失衡倒地。形象极其狼狈。

    躲在假山后的沈父默默扶额,这真是他儿子?这真是那个寡言少语温谦有礼的沈家大公子?活脱脱一个无赖!

    沈清轩自地上爬起,恨恨的拍拍灰尘,低着头在那失去树冠遮阴的空地上继续走。走了一圈又一圈,走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后来几乎是跑了,跑的尘土满脸,汗流浃背。伊墨叫停。

    沈清轩闻声停下,笑嘻嘻的看着他。而后眼角突地落下泪来。

    天空碧蓝如洗,汗珠被艳阳折射出缤纷色彩,他站在伊墨面前,无声无息,泪流满面。

    伊墨站了片刻,而后伸出手,宽袍大袖,将他拥进怀里。

    伊墨说:“你很脏。”

    他说:“嗯。”

    伊墨说:“腿还疼?”

    他说:“嗯。”

    伊墨说:“腿疼是因为不习惯筋脉拉伸。”

    他说:“那怎么办?”

    伊墨说:“让它习惯。”

    “嗯。嗯?”那你抱我作甚呢?沈清轩不解。

    伊墨抱着他一边往楼中走,一边很严肃的语气:“房事可以让你的筋脉习惯拉伸。”

    沈清轩啐他一口,评:“白昼宣淫。”却也让他抱着回房,没有丝毫异议。

    沈爹爹脸上忽红忽白,格外精彩,并且本能的怀疑伊墨用心。怎么会不怀疑呢?许世明已经说的很明白,他不是人,而是千年修行的妖。如果许世明在撒谎,那沈清轩刚刚的言谈里却不可能撒谎,所以伊墨是妖。这是确凿的事实了。而一个道行高深的妖物,怎么会不知道他的靠近,怎么会一直无动于衷?所以沈老爷完全肯定,伊墨是知道他在这里看着的,或许从他靠近庭院开始,伊墨就知道了。

    知道,却避也不避,甚至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沈老爷真的难以分辨他用心何在。

    沈爹爹站在假山后,仰头看了看天,直到眼前被艳阳刺得白花花一片,才低下头,看着脚边石缝里长出的绿草,看了一会,回过身走出去。他并没有想好该如何处置这桩事,见到两人狎昵却也并无太大惊异,有些事情,一旦放在心上,就会仔细去观察揣摩,自大年夜过后,他仔细观察儿子的举动,并无异常,甚至早饭偶尔谈论到伊墨时,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关系不寻常。但总会有些异样的,譬如每次管家来通报,说伊公子来了,住下了。第二天早饭时,儿子的神情总会多了些倦意。放在以前,沈老爷会以为他们谈天熬夜,但如今,他仔细去看,却在儿子的眉眼中看到了倦怠以外的神情。那是一种餍足后的疲懒,散发着懒洋洋的满足气息。三分疲倦,七分满足。但凡经过人事的成年男子,只用脚趾想,都能想明白那是为什么。

    沈老爷一度很生气。这样的伤风败俗,在沈家从祖上至今从未有过。

    气愤中却又茫然,那是他亲子,看着他长大,从一个活泼少年变成阴郁成年;看着他活蹦乱跳,而后匿入山林。如今终于回来,留在身边每日侍奉,打理家中事业,和善温谦,仿若新生。

    看了院中这一幕才知道,这样的转变,并不是因为家人给予的关爱,而是一个妖物。

    那妖怪让他的孩子重新言谈,再次行走,且在旁倚扶,不曾疏忽。

    沈清轩会对着他放肆调笑,也会默默哭泣。

    沈老爷想,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他哭过,哭的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孩。

    哭的像个受尽委屈后,终于可以扑在至亲之人的怀里,尽情宣泄的小孩。

    沈老爷回到书房,一直坐到天黑。夜幕刚刚落下,窗外风声开始呼啸,林木发出“沙沙”声,黑暗中沈老爷点燃烛台,烛火摇晃着,还未站稳,忽地来了一阵风从窗棂穿过,烛火“扑”地灭了。

    沈老爷走出门,吩咐仆人丫鬟们关门闭户,看样子,这是要下雨了。

    夏天的雷阵雨,来的凶猛,去的迅疾,偶尔也会下个几天几夜,不足为怪。

    只是不知为何,沈老爷觉得今夜的雨有些不同寻常。

    炸雷声声响彻天际,伴随着闪电忽而照亮夜空,一次又一次,间隔极短,像是侩子手的屠刀,要劈人似的。

    沈清轩此时却躺在床上,怀里搂着一条蛇,嗯,是一条碗口粗的,大蛇。

    怀抱着大蛇,他看着窗外电闪雷鸣,问:“就这样?”

    大蛇吐了吐信子,“就这样。”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