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 16 页

    伊墨顺手在他脸上掐了一把,顿时红了一片,又本能的摸上去,像是安慰。只是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收回手,伊墨依旧淡然,说道:“人与狼精结合生的孩子,除了自母亲处继承了狼的特征同时还继承了凡人特征……正如我所预料的那般,它母亲将一部分内丹转给了它,所以我只需给它补充一些妖力,它就可维持人形……也正是因为这,许明世才轻易杀了母狼。”

    沈清轩一时听不大懂,但也知道伊墨的性子,最烦解释,他自己想了一会,才想明白,顿时道:“啊,那你的意思,他根本不用修炼,就可以维持人形了么?那许明世……”

    “许明世杀了他母亲,他父亲因此而死。以狼的性情,这仇不可能不报。只是小狼一旦化为人形,人的特征就明显些,你若肯费工夫教导,许明世将来也少受些罪。”

    “那你说的特征是指什么?”沈清轩思索着道:“莫非是指它的乳牙?”

    “不过月余就开始长牙,是狼的特征。”伊墨道:“但它化成狼形时却身形幼小,与刚出生差别不大,这是身体里人类血液的结果。他若以人形成长,三月就可翻爬,五月就可行走,除了身形与普通孩童并无差距,其余都佼佼领先。”

    沈清轩愣住,说:“那怎么办?”

    伊墨说:“你要养就养着便是。”

    “……我一个男人,养个孩子叫什么事。”沈清轩直摇头:“我养不了他,你养。”

    伊墨说:“痴人说梦。”

    沈清轩还待说什么,屏风外被冷落在椅子上的婴孩突地又大声啼哭起来,嗓门嘹亮,音量大的惊人。

    沈清轩双肩一垮,叹道:“早知道先前不该给他喂得那么饱。”说是说,整了整衣物,还是出去了。等看到那小肉团子赤条条的被摆在冰冷椅子上时,沈清轩又觉得心疼,这世上也只有失了父母的孩子,才会这样孤单单的被丢在一旁,连件保暖的衣物都没有。

    将孩子重新抱起,沈清轩将它放到床上,又找了几条自己冬天护膝的小被子出来,做了个襁褓将它裹住,重新抱在怀里哄着。伊墨远远地一边站着,也不帮忙,显然是不喜欢孩子,沈清轩到觉得,比起不喜欢这孩子本身,他更讨厌的是小家伙没完没了的哭闹。心里不由得好笑,想起曾经床笫之事中那句“你要给我生小蛇”,忍不住默默腹诽,我即便给你生了,你怕是也要跑到天边去的。腹诽归腹诽,低头看着怀中婴儿,沈清轩真的犯难。

    并非他不想养,他今年这个岁数,同龄人早就做了父亲,哪个不是有了一儿半女,惟他膝下寂寞。

    曾经倒是有过孩子,结果刚刚成形,又被老天收回去了。心疼也好心痛也罢,都尽力忘怀了去,否则还能怎么样呢?

    早就对孩子的事死了心,现在却又送了个孩子到他怀里。庆幸之外,更多的是担忧吧。

    他早已今时不同往日,也不知还能活多久,若是养它几岁,撒手人寰,这小东西岂不是更可怜?再说沈家深宅大户,如是他亲子,他死后自然会悉心照料,不必担忧。这却是个捡来的孩子,将来异于常人之处必定会被发觉,到那时他一死,再无人护着这孩子,又不知道平白要添多少罪。

    况且到底是狼母所生,骨子里的狼性是抹不掉的,他活一日,尚可教导一日。他死后,谁又愿意平白无故不计较他的野性,淳淳教诲?

    这世间冷暖,他这样一个成人有时尚且不寒而栗,怎么能把这孩子抚养着,爱护着,又在他年幼仍需呵护的年月里,最终遗弃?

    沈清轩想了又想,心中仍是无法做出决定。

    倒是活这么多年,头一回在责任面前望而却步。

    有些责任他能一肩挑起,有些则不能,尤其是对这样一个稚嫩的生命时。沈清轩不知道能照顾他多久,不知道能给他怎样的生活,不知道能为他铺出一条怎样的路……而往往有时,这个无辜的生命的所有未来,都押付在他一瞬间的决定上。

    孩子又被他哄睡了,沈清轩抱着婴儿,长久沉默。

    伊墨一直在等他决定,却并未等到。只能开口询问,到底在犹豫什么?

    沈清轩仍是沉默,低头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婴儿,睫毛又长又翘,泪痕未干,呼吸比成人短而快,带着浓浓奶香。

    又不知过了多久,沈清轩才打破沉静,低声道:“伊墨,我还可活多久?”

    “……问这做什么?”

    “我想养他,又怕中途死掉,到那时他要吃更多的苦,我舍不得。”沈清轩也不隐瞒,将自己心思和盘托出:“若是还能活个十几年,我就养了他,教他如何与这世界相处,受了欺负如何反击,心情不好时如何排解……如果……如果我死了,你能再照顾他几年,教他排除杂念,平和性情,那就更好不过了。”

    伊墨看着他的侧脸,低沉着嗓子道:“你想的倒是周全。”

    沈清轩垂头不语。

    两人安静着,各有所思。

    最终伊墨走过去,站在抱着婴孩的男人面前,神情冷漠的命令:“张口。”

    沈清轩不知他要做什么,却也听话的张了嘴。伊墨指尖一弹,一粒闪着金光的丸粒飞入他口中,顺着咽喉滑入食道,沈清轩下意识的闭上嘴,问:“什么?”

    伊墨望着他,又移开视线看了看那襁褓里睡着的婴儿,看了一会,重新移回视线停留在沈清轩脸上,沉声道:“权当过年贺礼了,这药虽不能让你恢复如初,却也不会再减你寿命。往后多做善事,累积功德,你还能延长几年寿命。”

    沈清轩这才知道他给自己吃的是什么,心中其实并无太多讶异,就如他说的那样,他就拿这命赌伊墨何时心软,解了这欢好出精的折损。倒是从来不曾想过,万一伊墨真的解决不了怎么办?这一点,沈清轩干脆一点没想,在他心里,这蛇无所不能。也只有这样无所不能,不可动摇的存在,才让他心生爱慕,心甘情愿的匍匐下去,不顾一切也要将这妖留在身边。朝夕相对,长相厮守。

    沈清轩笑了,微红着脸问他:“往后,可是再怎么尽兴都无妨了?”

    伊墨挑眉,“你又想要了?”弯□,一手顺着他衣襟滑进去,灵巧的挑开衣带,绕向腰肢的部位。

    沈清轩颤了一下,腰是他敏感的部位,只需伊墨凉手在他腰上摩挲两下,他就软了身子,身体开始发热。单手抱着襁褓,沈清轩情不自禁的揽下他的颈项,仰脸吻上去,伊墨很快接过主导权,舌叶在他口中搅动着,亲的沈清轩哼口吟起来,腰也本能的在他掌下摆动,仿佛索取更多。这副身子,已经为他淫口荡的不成样子,只需稍加碰触,就立时进入状况。

    只是怀里抱着婴儿,沈清轩脑中还是保有一丝清明,想起今天是年三十,事情本就繁杂,加上又是青天白日,屋外人声不曾断过,即便再想纵情,也不是时候。勉强坐直了身体,沈清轩喘着气,摇头道:“今天三十,一会你同我坐一起吃顿年饭可好?”

    伊墨掐着他胸前肿起的红点玩弄,根本不理会,玩了一会,手指调转方向,直滑过他的腰往身后的入口奔去,隔着布料,浅浅刺着。沈清轩忍不住出声呻吟,自己都感觉到那处的火热,正在他的指尖戳刺中展开皱褶,分分合合的收缩着,隔着布料想将那只手吞进来,连忙低声道:“不行……伊墨……嗯……”

    伊墨直接扯开他的腰带,顺着松开的裤腰摸进去,这次没有布料阻挡,他的手指轻易就刺进了想进的部位,沈清轩一把抓住他的肩头,身下吸紧了那根手指,肠液开始分泌,越来越濡湿,只是仍在坚持,不要这个时候做这事。

    伊墨的呼吸也有些乱了,那处的好他体味过无数次,至今尚未厌倦,他沉着嗓子问:“你还忍得住?”

    沈清轩点了点头,一出口都是呻吟,“……嗯……你先,先拿出来……唔……”

    伊墨垂下眼,默不作声,却收了手,掩去了自己的冲动。伊墨觉有些烦闷,从前做这事,他需要自己催动情口欲才可做成,现今却只在那人身上摸两下,腹下就沉重起来,甚至到了疼痛的地步。越来越不像他了。

    沈清轩不知他心中所想,好不容易平复了体内躁动,又伸手隔着衣袍,握住了伊墨那根,在手中搓弄着,嘴上咬了对方唇瓣,一边啃咬一边道:“今晚守完夜,你想怎么弄都成。”

    伊墨咬回他,“当真?”

    “我何时对你说话不作数?”

    伊墨不作声,只将手指又回到那濡湿之处,在外面摁压着,偶尔刺入一点指尖。沈清轩呼吸又乱,眼神恍惚的看着他。

    “往常我都念着你的身体,”伊墨低沉着嗓音,缓缓玩弄着手下愈发柔软的入口,道:“今夜,我要在这里射满我的精口液,可好?”

    沈清轩被这话煽惑的没了神智,只呆呆看着他,呻吟着道:“好……”

    伊墨得了答复,满意的亲了亲他的脸:

    “今晚我要把你干口到哭出来。”

    后来怎么回到席间的沈清轩都不大记得清了,满脑子都是那两句话,在脑中闪来闪去,险些让他出了岔子。

    最终清醒回神,沈清轩通红着脸,大冷天的,往脸上泼了两把冰水。这才恢复如常,想起自己该做的事。一边安排丫头抱着婴儿去找沈家主母,一边同父亲招呼亲友。

    不知不觉,暮色深了,四处响起爆竹声,沈父拿了个爆竹,沈清轩拿着火捻子,燃了引线,沈父猛地甩手,甩在半空中,轰地炸裂开来。

    随后家中亲友仆人们一一燃了手中爆竹,甩的火烈热辣的炸响声,伴着欢声笑语,尽了兴,才回去吃年饭。

    较疏

    26、26、开席 ...

    远的客人昨日就赶了回去,合家团圆,只有那些特别亲近的,才留了下来,一家子都居在沈府,女眷们在偏厅围了一大桌,男人们都在正厅,两厅仅一墙之隔,欢声笑语几乎都听的清。

    沈清轩却不在,等他来时,小厮推着椅子,他身边走着伊墨。

    坐席时,伊墨坐在沈清轩身边,沈清轩紧挨着沈父,三人都是主座。随着屋外一声“开席”的吆喝,年饭开始了。

    27

    27、27、守夜 ...

    27、

    年饭丰盛,布满圆桌的各式佳肴在烛火下闪烁着油光,颜色鲜艳,热气缭绕,令人食指大动,兼之又是团圆饭,席上欢笑不断,祝辞也如潮涌而来,席中人无不笑逐颜开。

    沈清轩一向注重自己身体,许是久病成医,每顿饭食从不过量,更是荤素搭配,偶尔小酌促进骨血循环,自然形成养身之道。只是今夜兴致高昂,也就顾不得这些,饭菜咽的少,酒水饮的却多。同席中亲友互相推盏祝辞,喝的格外爽利。

    伊墨极少动箸,却也饮了些酒。席中人他都不算陌生,更因沈清轩的缘故,甚至也算得上熟识,他们既端了酒盏来,伊墨也不驳面子,一一饮下。

    席中各人,无不盛装过节,衣袍颜色虽不耀眼,却也有一种低调的奢华。绿是翡翠绿,透着隐隐的紫;青是碧纱青,泛着湖水的蓝。那种染色非寻常染坊能做的出来,也不知要多少蚕娘收多少蚕茧取了丝,纺了线,织了布,经了多少药材的浸染,最后成了布匹,再由专人量身剪裁,制成衣袍,最后绣娘接过,辟线作丝,细细织绣而成。

    就是这些精工细作,却无一人比得过一身简洁黑袍,甚至不束发冠的伊墨。

    这人仍是披头散发,神情淡漠,坐在席间,即便是不言不语只饮酒,举手投足却也流露出一种非凡气度。

    谁也不知他的来由,甚至谁也不敢轻易去问。

    这么些日子了,他们也只敢绕着弯的去问沈清轩,他究竟是何出身?

    沈清轩只说:奇人。便不再多说一字。

    沈父早年在外行走,几乎可以称为游遍五湖四海,所见所识颇多,心胸也自然非同一般。知道这人并非寻常,却见他与儿子相处不错,也就不将那些俗世繁缛挂在心上。席间频频举杯,与伊墨对饮,却从不问任何多余的话。隔壁偏厅偶尔传来女眷们的谈笑,甚至还有孩童的喊叫,一场宴席,分外热闹。

    直至夜深,寒气有些逼人,丫头们端了七八个火盆进来,一一放好,将窗户开了缝,撤了桌上菜肴,摆上干果点心,重新热烫了酒盅沏上热茶,方才退去。隔壁的女眷们也各自带着孩子丫头离去,回到屋中安歇,一时间除了丫鬟仆人,只有厅中这些人在守夜。

    饭饱酒未必足,酒足谈性未必泯。

    大年三十除夕夜,一群人围在一起守夜自然开始谈天说地,先从朝口政说起,论到当今皇帝,皇帝是贤君天下人皆知,有人插言,说贤是贤,只是性子难免有些软,现今太子未立,内宫已经争斗的热火朝天了。

    说这话的人,喝了不少酒,于是用了“热火朝天”这个词,惹得桌上旁人忍不住都在发笑。争嫡之事,算得上天下最残酷之事,骨肉相残,血亲相杀,哪里能是“热火朝天”呢?

    沈父摇了摇头,让那说错话的人自罚三杯,又重新端起酒来,换了个话题,说起天下奇闻怪事。话题由他挑的头,自然是他先说,大年夜本该是喜庆的,却大家都喝多了,烛火摇晃,屋内暖腾,使得人都慵懒,气氛虽不坏,却也不热烈。于是沈父想了想,说起一桩旧事,却是他曾亲身经历的——说是那年贩货——早些年他身体强健,常常领着自己的商队亲自运货往返,一路上顺便游览景色。那年他带着商队照既定路线行进,却不料突遇暴雨,商队只好寻了个破庙躲雨。雨势滔天,下了整整一夜,他们被困在庙中,一时也无可奈何,只好困了一夜。一群人等到第二天天亮,才打开庙门,收拾行装喂养马匹,准备重新上路。马匹刚打点好,却见那本来只有他们一行人与货的庙里突地走出来一人,那人全身素黑,带着斗笠,以黑纱遮面。众人都对这突然出现的男子大为惊讶,却又觉得诡异,是以无人敢上前问询他何以突然出现。只见那男子走出破庙,站在庙门立了一会,而后不知怎么动作了一圈,庙中突地整齐地走出一行人来。约有八九个人,都是一身黑衣,蒙面掩身,不露一点皮肉。而后那领头的男子冲他们一行人作了个揖,领着那整整齐齐的一行人,就这么走了。

    话说到此,席间又有人问:“你们先前并没有在庙中看见他们吗?”

    沈父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往下听,却是他们也觉得异常诡谲,于是回到庙中搜寻一圈,却在泥塑的佛像后面,找到了些许有人停驻的痕迹。原来他们前一夜进来的慌乱,并未仔细观察四周,那黑衣一群人早他们进来躲雨,他们却是后来的。

    沈父顿了顿,抚着胡须道:“你们都以为这不过寻常人事,其时我也是这样想的,后来又过两年,我又在那庙中遇到那黑衣人,同样领着一群人在庙中,我随从奴仆却都不敢进去了,你们道为何?”

    对着众人疑惑,沈父哈哈笑起来,道:“你们当听过,边南有一秘技,名曰赶尸。”

    最后两字落下,席中人大多打个冷颤,酒醒一半。

    沈清轩真没想到大年三十会聊起这些,愣了一下,道:“我这也有个故事。却是从书中看来的,只是今夜谈起来晦气,就不说了。”

    这众人酒性正酣,又兼席中男子都自诩胆大,觉得这些故事分外刺激,哪里肯愿意,一个个都吆喝着让他说。

    沈清轩无法,端了酒道:“也罢,坏了喜乐我先自罚一杯,”饮了酒,沈清轩捻起一颗花生蘸,道:“我讲的,便是这与花生有关的故事。”

    那却又是另一个朝代了,其时天下大乱,叛贼流匪四起,战乱不断。当时东边有一乡村,村中常种花生,收了花生上来炒熟贩卖,或者加工做了花生蘸,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村中也是人人和善,互相帮携,左右邻里格外亲爱。却不料一晚突有流匪闯村,劫了村中一名孩童,扬言要他们用百两银子来赎。那儿童本是村中一普通人家的孩子,哪里又有白银百两,只好四处讨借,原以为邻友都是善人,必能帮忙,却不料村中无一人肯出毫厘。只因是流匪绑走,若是凑了银两,只怕是增了匪徒恶性,下回还来绑。所以家家户户,分文不给。转眼三天期限过去,那人的娘子自从知道孩子被绑就心神恍惚,滴水不进,打水时失足滑入井中溺死,久病的爹娘也急怒攻心,一夕咽气。囊中毫厘无有,家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男人骤然恨了这村中邻里。当夜拿起柴刀,一家一户进去,一家一户灭绝。而后他自己亦自绝。

    那种花生的村落,第二年花生熟了,收花生的商贩牵了驴车前来,却见满村无一丝人气,而地里花生有些已经爆出地面。那花生小贩下了地,挖了两颗花生打开,却唬的手一抖,仓皇逃命。只因那花生颗颗裂开,内里红衣同样爆裂,露出里面人脸的花生仁。

    那一年那一村的花生地,颗颗人脸,或老或幼,眉目栩栩如生。

    沈清轩讲完故事,见那众人或呆或滞的瞅着席上花生蘸,面露恶寒,无奈自罚三杯。沈老爷心里也觉不适,喝了杯热酒,看向沈清轩,沈清轩正眉目含笑,眼神却疏淡的观察席中人的神态,将那些人的反应一一揽入眼底,细细琢磨。他关注的极为认真,并未注意到父亲的注视。沈老爷看着他,也不知为何,心中乍地升起一种陌生感,仿佛儿子一夕长大,有种相近却远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好,沈老爷摇了摇头,将它摒除脑海。端了花生蘸,笑呵呵的送到众人面前,说:“都来尝尝莫要客气,这可不是人脸花生。”惹得众人一边恶寒着,一边又发笑。

    其余人并无沈家父子的口才,所行之地,所阅之书,自然也比不上他们,随后又说了几个故事,都带了些旖旎之气,脂粉之香,大多是才子佳人轶事,也掺了些狐仙精鬼的传说,到都是喜乐的结局。众人都一一说完了,席中唯独伊墨未说,于是目光都停在他身上,等他也说出个故事来。

    伊墨放下酒盅,先想了想,而后道:“我也无甚故事可说,不如续说前一个罢。”

    席中人都觉有趣,但凡故事,说完了便完了,哪里还有续说的道理,既然他这么说了,想必也可听听。于是都起哄,让他续了前面那个狐女报恩的故事。

    伊墨说:“你们都说狐女重情是好,我却不以为然。但凡这世间情重之人,都为情所伤,若是不信,我就说说——”

    那狐女报了书生恩情,心中恋慕书生,与他结为夫妻,而后做了凡人的贤妻良母。此后数十年,相夫教子,生活美满,本该是好的了。却不曾想,数十年过去,书生已经白发苍苍,孩子也已长大成人,狐女仍旧是花容月貌,年岁不变。书生老之将至,自知来日无多,便嘱咐狐女,待他死后,好自为之。最后又遗了一句:若是有缘,来世再结夫妻。那狐女重情义,本该书生一死就回山修炼,却舍不得生活了数十年的夫君,待书生死后,狐女葬了他,却不曾回山,而是继续在凡间游走,寻找夫君转世,以求再续前缘。

    这一寻,就是百年,百年里有降魔道士,想要降她取了她的内丹做法器,有除妖的和尚,想要除了她,以成除恶扬善的美名。狐女从此不得安宁,与和尚斗,与道士斗,侥幸逃过,却成重伤。狐女自知伤重,不可再留,明知丈夫的转世可能就在不远的前方,却也无奈,躲回山中疗养。又养了十几年,才下了山,继续寻找。等她终于寻得丈夫转世,那前世的夫君却已成了他人的夫君,夫妻同样恩爱,如蜜里调油。狐女心伤,却不死心,三番两次寻他,说她才是他的妻。书生却并不相认,只说她是疯子。狐女却是真的疯了般一次次寻他,一次次把这话讲给他听,那书生见她美貌,心中也有些情动,便偷偷背着妻子与她幽会。三番两次下来,书生此世的妻子发觉了,将两人抓了现行,以死相逼。那书生虽觉得狐女美艳,到底已经得了手,遂弃了狐女,与妻离去。狐女遭此一弃,却仍不死心,终是惹烦了书生,兼之又有和尚寻上门,就与和尚联手,合伙将那狐女逮住。

    狐女被和尚罩在锁妖网内,苦苦相求,涕泪俱下,那和尚却施了法,将她现了原形。书生原先还不信她是妖,此刻信了,心中大骇,惊吓中拿起了手边木棍,冲着那只雪白狐狸一顿乱打,直打的狐狸声声哀鸣,内脏破碎,眼中流下血泪来,哀怨的断了气。

    千百年的道行修为,最终却叫凡人乱棍打死。杀她的却是她的夫君。

    伊墨轻笑一声:“你们说的团圆结局,在我看来,不过是你们的眼前时光。又哪里想得到以后如何?”

    众人听完,或嘘或叹,神态惆怅,神情惋惜。唯独沈清轩怔怔端坐,一声不吭,面色苍白。

    此时丫鬟叩响门扉,低声道:“老爷,时辰到了,可放焰火了。”

    席中人一一欢喜的离了席,走向屋外。

    沈清轩仍是坐着,伊墨却起了身。

    沈清轩看着他背影,看了好一会,方才道:“若真有来世,你别来寻我,就是寻了我,我也是不认的。”

    伊墨回过头来,应答着道:“那是自然。”

    沈清轩才露了笑。笑中那丝隐约的惆怅,藏的极好。

    独沈老爷,走出门外发觉儿子没来,想起他坐在椅上,也没人推行,连忙又返身回去,却听了这么一段对话,顿时彻底乱了思绪,站在那发愣。恰逢伊墨走出来,两人打了个照面,视线刚一对上,对方的神情尽皆收入眼底。伊墨先怔了下,而后微微蹙起眉,终是又舒展了眉头,什么也没说,自他身边擦肩而过。

    沈老爷看着他背影,在众多明亮的灯笼前只那么一晃,就消失无踪,心中登时透亮,再无犹疑不定。

    沈清轩此时也推着轮椅出来,奇怪的看着父亲站在门口,喊了声:“爹?”

    沈父虚应了声,走到他身后,扶着轮椅将他带出,一路无话,静静看着午夜焰火燃起,冲向天空,绽出大片艳丽火花。

    28

    28、28、点火 ...

    放了焰火,又吃了宵夜,沈清轩回了自己庭院,伊墨在屋里,正站在窗边,仰头看着夜幕中不停升起又落下的烟花。沈清轩也过去陪他看着,直到远近烟花散尽,空气里脉脉流动着火药的气味。

    这个年夜,终于安静下来。

    沈清轩揉了揉额角,道:“今夜喝多了,我们去温泉可好?”

    伊墨转过头,“酒力未散,泡了温泉只会更醉。”

    “醉便醉,”沈清轩说:“但求一醉。”

    伊墨就不再说什么,将人拦腰抱起,打横裹进怀里,两人去了温泉。沈清轩一路上只觉耳边风声呼啸,因在夜里,其余的什么也看不清,心里想着这样腾云驾雾也无甚意思,还不如慢慢行走,尚可游览景色。

    温泉眨眼就到,泡在水中的时候沈清轩感到头晕,面红心跳,气息紊乱,眼前像是蒙了层白纱,什么也看不清。果然是饮了酒让热水一激,实打实的醉了。

    趴在温热的岩石上,沈清轩勉力维持一线清醒,低声道:“伊墨,你来抱着我。我快喘不上气了。”

    伊墨见状伸臂将人揽进怀里,肌肤贴着肌肤,纹理烙着纹理,冰凉的身子熨帖在滚烫的身体上,两人皆不约而同的喟叹一声。那种舒适,非言语可形容。

    沈清轩只觉火热的身子此时无比舒服,心中那股火烧般的感觉瞬间顺着肌理的碰撞而消逝,忍不住歪在他肩头,喃喃道:“等夏天到了,我便天天赖在你身上,就这般贴着,也不知该有多惬意;到了冬天,你就贴在我身上,我抱着你,你说可好?”

    伊墨说:“主意倒是不差,只是你敢在人前这样?”

    沈清轩许是真的醉了,竟想也不想的道:“无事,若是有人来,你就化了蛇形,藏在我衣里就是。”

    伊墨也没多想,便道:“不如我现在就化了蛇形。”

    沈清轩嘿嘿笑一声,说好。

    或许是他们都饮多了。伊墨得了他的回应,真的化了蛇形,一瞬间变成覆满细小鳞甲的冷血动物,在月光下一身鳞甲熠熠发光,粗长的蛇身如攀在柱上一样攀住沈清轩的躯体,三角形的蛇头在空气里伫立起来,吐了猩红蛇信。

    沈清轩醉眼朦胧,呆呆的看着他,那蛇头越凑越近,他也不晓得躲,只呆呆看着,而后歪了歪头,评价了一句:“也不算难看。”

    说完就搂着身上蛇身,歪着的脑袋彻底歪了下来,搭在他身上,几乎要睡着了。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