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 14 页

    每回二娘无可奈何的把他抱来时,沈祯都是个小土蛋蛋。

    人人都知道沈清轩厄运过后性情大改。谁也不理。先时也不理沈祯,后来经不住这脏蛋蛋的软磨硬泡,终是理了。两人常常黏在一块,分也分不开,连睡觉,都抱在一起的。

    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抱着一个软绵绵的幼童,盖着一床被子,睡的香甜。真正是兄友弟恭。

    却没有人知道,沈祯每天都吃哥哥送给他的“糖丸”,那“糖丸”是沈清轩抓了院中蚯蚓松过的泥土,搓成的泥球,泡了糖水裹在外面,威吓着他吃的。沈祯吃了,苦着脸,怕哥哥不理他,每天都吃。吃完了就肚子痛,隔三差五看大夫,后来大夫下了猛药,那孩子肚子里落下几条虫子来。仅仅是这样的小折腾,原本圆鼓鼓的小腮帮子,立刻就没了。却从来不敢对别人说,因为说了,哥哥就不理他,还会揍他。

    后来大些了,沈清轩知道他能记事了,就不干这样的事了。使着眼色,怂恿他上树掏鸟,专挑那些枝干细小的树让他去,沈祯上去了,每回都摔下来,摔了几次,也聪明了,每次都爬的不高就故意摔下去,摔也摔的不太疼。他的哥哥哪里容得他在自己面前使心眼,于是有一天,挑了个长出院墙的大树,让他去掏上面的鸟窝。

    沈祯上去了,上到最高。不敢下来。

    沈清轩张了手,用口型说你跳,我接着。虽然隔得远,沈祯看不见他的口型,却也明白他的意思。

    沈祯那时六岁,虎头虎脑的望他一会,就真跳了。

    沈清轩怎么可能会接他。只动也不动,冷眼看着他跳下来。

    沈祯半途被树枝挂住,没摔断胳膊腿,却也肩膀脱了臼,挂在树上也不知哭了多久,才有人赶来救他。他被佣人抱着去找大夫,在佣人怀里,发现之前坐在树下的哥哥已经不见了。

    那个时候,沈祯仍是懵懂,却也隐约明白,哥哥是不喜欢他的,讨厌他的,想要害他的。

    只是他仍喜欢哥哥,仍要跟在他身后,扶在他的腿上,看着从来没站起来的哥哥和颜悦色的对他笑。

    每次在他伤的更重的时候,哥哥就笑的更灿烂些。眼神也明亮起来,不再那么阴沉。

    于是沈祯继续顶着调皮淘气的名头,让自己一次次受伤。

    直到有一次,沈清轩给了他火捻子,让他在柴房里点火,说生火自己烤红薯吃。等他放了火准备出去时,才发现柴房的门被锁了。他拉不开,再也出不去,火越来越大,在火舌舔舐到脸庞时,八岁的沈祯透过燃烧的窗棂看到了哥哥的脸。仍是含着笑的,笑意盈盈的望着他。

    沈祯说:“哥哥!”

    “哥哥!”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他什么话都不说,他只喊哥哥。

    一如当年坠入冰窟的沈清轩,冲着推他下去的背影喊奶娘。

    只是他的哥哥,当年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来救。而他却有。

    他的哥哥终是打开了柴房的门,爬着将吓傻了的孩子拖出来,扑灭了他身上的火,一手搂着他爬到一边,兄弟两人便抱在一起,看着那柴房化为灰烬。

    事后没有人知道这场火是为什么燃起,也没有人知道才十五岁的沈清轩怎么把沈祯从火场里拖了出来,沈清轩说不了话,沈祯则一提到火就打哆嗦,死活不说。

    直到一天夜里,沈清轩迷蒙中醒来,黑暗中的床边站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那身影在寒气中瑟瑟发抖,光着脚丫踩在地上,怯生生的望着床榻上的兄长。

    沈祯说:“哥哥,你不讨厌我了吗?”

    沈清轩燃了烛火,看着他,也不知多久,才点了头。

    往事至此俱消散。

    沈清轩喝了一盏茶,又倒了一盏,沉默着,仰头喝下,才看向伊墨,笑:“很奇怪。我对他做了那么多坏事,后来又对他好,心里却没有一点愧疚。我只觉得,我当初要杀他是应该的,后来不杀他,对他好,也是该的。从来没有一点愧疚感。你说奇怪不奇怪?”

    伊墨摇了摇头:“不奇怪。”

    沈清轩看着他。伊墨沉默了一会,道:“他是同情你的。”

    沈清轩闻言想了想,“嗯”了一声赞同,又道:“如果我身体健全,他是不如我的,学业也好前程也罢,我定是胜他许多,或许到了今天,他是讨厌我的。”

    伊墨说:“你倒是想得透彻。”又说:“不过所言不虚。”随后伊墨又讲了一个小故事,也是一对兄弟,家中虽不是大富大贵,却也不差,弟弟小哥哥两岁,也是妾室所生。哥哥早慧,天资聪颖,事事都强他一筹,家中长辈时常拿兄弟二人一起评论,都说弟弟蠢笨,哥哥优秀。这话说得多了,弟弟心里就结了怨,恨上了哥哥,整个童年都阴郁着,没有一点快乐,因为好东西都是哥哥的,他的都是哥哥捡剩下的。后来父亲死了,弟弟登时和哥哥分了家,两人再不来往。之后哥哥入仕,如鱼得水,大富大贵,弟弟则平庸的做了个行脚商人,饮风食露,辛苦度日。

    直到二十年后,哥哥仕途上走错一步,被剥了官职,打回原籍。弟弟也在多年辛苦后有了自己的商号,颇有资产。哥哥无处可去,就来投靠弟弟。

    兄弟数十年再见,弟弟衣着光鲜,满面红光,哥哥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且染了重病。

    伊墨讲到这里停下,问沈清轩:“你说他们兄弟会如何?”

    沈清轩想了想,笑道:“弟弟自然是接纳了哥哥,给他好吃好穿,医了他的病,

    23、23、往事 ...

    真正开始手足之情。”

    伊墨点头:“没错。”

    “我若是弟弟,我也会这么做。”沈清轩说:“还有什么,比看到曾经高不可攀的人匍匐在自己脚下,接受自己施舍而来的大快人心呢?”

    伊墨闻言看了看他,思索着,而后道:“并非如此。”

    “那是什么?”

    “你终究是差了一点。”伊墨缓缓道:“他们虽有间隙,却到底是亲兄弟,骨子里的血脉相连。所以弟弟接纳哥哥,善待他,并非完全因为报复。而是因为,当弟弟看到哥哥落魄的样子,首先想到的是他自己。他也曾卑微过,被歧视过,他知道其间辛苦。当时隔多年,兄弟二人相见,那一刻,并非施与舍的关系。而是他们之间,终于平等了,可以撇开一切外力干扰,重拾手足之情。”

    伊墨说:“沈清轩,你害沈祯,是因为你知道自己是受害者,而沈祯是整场事件的得益人。你不放过他,理所应当,不需要愧疚。后来你救他,疼惜他,也是因为你终究让他九死一生,体味到你受的苦楚。你们终是扯平了,更不需要愧疚。”

    伊墨说:“我说的可对?”

    沈清轩无言。

    又不知过了多久,才点了点头,笑叹:“对的。”略顿,又道:“其实沈祯从来不问我以前为什么讨厌他,或许他隐约猜到了什么,只是不敢说而已……这一点跟我一样。”

    沈清轩想,到底是兄弟。即使不清楚的点出来,也知道这件事一旦捅破,后果可能是不可预料的。

    他们不能说,不能问。因为沈家是他们生长的地方,即使有再多不好。那些不好,也抵不过那些让他们眷恋的好。

    没有人忍心,真正的将这个家毁掉。

    所以那些不好,也只能藏着掩着,死死压着。任时光蹉跎,光阴磨砺,最后腐化成肉里的一根烂刺。也许会有什么机缘,让这根烂掉的刺被拔出来,化成尘埃,让伤处重新长出肉芽,愈合它。

    沈清轩推了自己椅子过去,牵了伊墨的手,什么话都不说,只静静牵着。

    十指相扣,静寂无声。

    仿佛这样牵着,要走到时光的尽头去。

    屋外阳光遍地,照在未融化的雪上,一片耀目。

    沈清轩说:“何其有幸。”

    而后不再出声。

    他不说完,伊墨也知。

    那句话是——何其有幸,让我遇上你。

    许是阳光太好的缘故,伊墨就让他牵着手,并肩看着窗外景色,不曾抽离。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等更的童鞋俺对不起你们,俺一不小心卡了,刚卡完这章╭(╯3╰)╮

    24

    24、24、赌徒 ...

    24、

    每年年关将至,都是沈家最为忙碌的时候,沈家亲友众多,盘根错节,离得近的或许就在对街,离的远的,则隔了几座城。每年这个时节,沈父都会发帖子,请族中亲友来家一叙,共同度年。陆陆续续的,大宅子里逐渐多了客人,拖家带口的,孤身一人的,贫穷的,富贵的,显赫的,凋零的,怎样的人都有可能来到园中。这是一年里,沈家最为热闹的时候,沈家人都忙碌起来,无论老少,各有分工,打点礼品的,装饰屋院的,挂灯笼,贴帘子,穿喜钱,准备宴席的早早的就派人去乡下收货,菌类干果、野生禽畜、磨好的上等白面、等等等等,后院小门一天都是人来人往,送柴火的,送鲜鱼的,挑着担子来的,背着篓筐来的……匆匆送来,交了货记了帐,领了钱,还得了红绳穿着的赏钱,高高兴兴的离去。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与亲友们寒暄的沈老爷身边多了一人,却是由小厮推着椅子的沈清轩,沈家大公子。

    一看这阵势,就知道这家业,沈老爷是打算交给长子了。

    亲友们都用一种探究的心态看这将来的沈家主事人,消瘦的坐在椅上,脸色有些病态的白,除此之外,气色倒也还好,不少人都是见过沈清轩的,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还能蹦能跳的时候,小手捏着笔,伏在案前认认真真的写字。后来就极少见了,都知道他出了事,眼中看他,就多了几分怜悯。不无怀疑,这样单薄的身子,能否支撑起沈家的厚重门庭。

    席中难免有些刁钻的,就故意拿这样的话来激他。沈清轩却也不恼,仍是笑笑的,三言两语将对方堵回去,让人仿佛打在棉花上似的,四两拨千斤。亲友们很快就不再刁难,其中一些憨厚的,反倒是对他赞不绝口。直夸沈老爷福气。

    就这么忙转了半个月,沈清轩几乎没来得及和伊墨好好说说话,晚上倒头就睡,第二日天不亮就起,喝了参茶洗漱一完,先给爹娘请安,而后处理些杂事,等爹娘起了,一起吃完早饭,又要和爹爹一起,招呼客人。

    伊墨偶尔过来,也不再隐身形,而是从大门登堂入室,径自穿过庭院,直接走向沈清轩的楠木小楼。一路上小厮们脚不沾地的往前奔,遇上伊墨连忙停下来,恭恭敬敬行了礼等人走了才继续忙活,态度比遇上许明世恭敬多了,那许道士虽然也住在沈家,却极少在家,时常去附近村庄抓妖降魔什么的,十天半个月才见到一回,虽说是沈家客人,实在是和陌生人差不了多少。唯独伊墨,是大少爷和主家都极尊敬的人,小厮们也跟着尊敬他。

    伊墨来时,沈清轩有时在房里,有时不在。在与不在其实都没什么关系,伊墨其实是觉得他的房里舒适,无论何时炭火都燃的旺盛,温暖如春。丫鬟们得过沈清轩的嘱咐,伊墨可随时来,想做什么做什么,不用管。所以送了茶水点心进来,又连忙退出去了。她们也忙,随时可能会被喊去做事。

    伊墨就舒服的靠在沈清轩的软榻上,扯了被子搭在腿上,听着外面喧闹,自己一个人享受清静。并不觉得无聊。

    事实上,修炼本来就是这天下最无聊的事,伊墨早就习惯了。他也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没有任何牵扯。只是现下寒冬,蛇的本性在这个时节是要冬眠的,他是妖,虽然不需要和那些未通灵性的蛇类一样冬眠,倒了冬天,却也懒惰。歪在沈清轩的床上没一会,伊墨就决定睡一觉。

    他也不解衣裳,只往下一躺,散发着阳光味道的锦被往身上一罩,就睡了。

    屋子里的炭火静静烧着,偶尔发出“毕剥”一声,绽开一朵小火星,又恢复静谧。

    沈清轩早已从丫头处得知伊墨来了,却一直脱不开身,只得将他冷落着,忙于自己本分的事,直到晚间事情完了,酒席也散了,才在星空下裹着斗篷回房。

    上了小楼,挥手让丫头们退去,这才转过身进了自己居室,只见屏风后的床榻上那人躺着,随意的仿佛这是他家一样,躺的四平八稳。

    沈清轩看着,看着,倒真有一种温馨恬静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仿若辛勤一天的丈夫,披星戴月的赶回来,见到自己妻子躺在榻上酣睡甜美的那种幸福感,一天疲劳,仅这一眼,都一扫而空。

    烛火橘黄,空气静谧,远处偶尔传来顽童点燃的爆竹声,沈清轩过去,扶着床沿坐在一边,给他掖了掖被角。

    伊墨醒了,睁眼瞧了瞧他,也不说话,闭上眼又睡。那样子真是懒散,实打实一只冬眠的蛇,倒像是沈清轩打扰他的好梦似的。沈清轩忍不住笑了一声,低头在他额上吻了吻,温热的嘴唇碰上冰凉的额头,在那里停留了好一会,直到那片肌肤逐渐被他温热,并无情口欲气息,只是想要亲吻而已。干净而纯粹的轻吻落在头上,伊墨又睁开眼,看了他一会伸臂将人搂下来,一口气亲的对方差点窒息才歇下,问:“可够了?”沈清轩脸上红着,不说话,黑嗔嗔的眼睛在烛光中看着他,蕴满深情。

    伊墨是知道人间情爱的,却始终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感觉。这样的眼神他见过多次,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他旁观着别人的故事,看着这样的眼神出现又消失在故事里,他自己却从未体会过。更不曾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出现这样的眼神,所以,他依然选择旁观。只是这一回,他也是故事的主角之一,所以他对这样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了好奇。也是因为这份好奇,他愿意耗上对他而言并太多无意义的时间,在沈清轩身边,看他眼神能保持多久,又会何时消失。

    凡是出现的,总会消失。这是一个亘古定论。

    沈清轩又掖了掖被子,轻声在他耳旁道:“我去洗洗,一会来。”说着就摇了摇铃铛,铃铛声一响,房门立刻被推开了,丫鬟们抬着早已准备好的木桶进来,又陆续提了水桶,隔着屏风,榻上两人看着丫头们忙碌的身影,水桶里的热水被倾入木桶里,来来回回数十次,木桶上方升起袅袅白雾。

    沈清轩只要伊墨在场就不用丫鬟们服侍,挥退了她们,嘱咐早些安歇。自己重新坐回椅上,解了衣物束带,扶着桶沿一点点挪进去。幸而木桶也是特制的,加上沈清轩早已习惯这样的事,不费周折的就坐进了桶里,热水一下子呼啦上来,恰好将淹没到他肩头。

    沈清轩在桶里撩着水花清洗,水流偶尔溅到地上,伊墨在床上听了一会,自己也解了衣袍走过去。

    他冷不丁的在身后出现,把沈清轩唬了一跳,待见他赤条条的,脸上又红,却老实的往边上挪了挪,让出个位置来。

    伊墨跨着长腿迈进去,那水桶中的水就涨了两分,等他囫囵坐下,桶壁盛不住的热水哗啦一声,全部溢在地上,沈清轩“啧”一声,说:“这是要涝了。”

    木桶虽大,也装不下两个人,实在是挤的不成样子,伊墨也不理他的取笑,直接给人捞起来,抱着坐在自己腿上,这样一来,倒是有了些空间,可仍不够擦洗的余地,沈清轩抱着他,叹道:“可真想山上那温泉。”

    伊墨搂着他的腰,问:“去吗?”

    沈清轩低头看了看水中场景,忙摇头道,“改日。”说着抓了澡巾递给伊墨,“这样我可动不了,你帮我洗吧。”

    倒是习惯使唤人。伊墨攥着澡巾,默不吭声,替他擦了颈脖,又搓了后背,澡巾顺着脊椎一路向下,沈清轩猛地一把抓着他的手:“够了。”伊墨甩开他手,不声不响,继续往下,澡巾移至尾椎凹陷处,开始搓洗。沈清轩满脸通红,扭着腰试图挣脱,又哪里逃的掉,水里的腰身被扼制的紧紧的。

    沈清轩连忙喊停,说够了够了不用洗了。却被伊墨制着,不紧不慢的问道:“你这处,都是不洗的吗?”

    沈清轩瞪他,臊着骂:“胡说什么?!我是不要你洗!”

    伊墨“哦”一声,将澡巾又递回去,很是从容的说:“那你洗。”

    沈清轩:“……”

    伊墨亲了亲他的脸,一本正经的说:“洗干净些,里面也要洗。待会……”话还没说完,被沈清轩一把捂了嘴。

    死死摁着他的嘴,沈清轩红着脸恨声道:“我洗就是了,你闭上嘴。”说完撇开脸去,手探到后面摸索着洗。其实也是习惯了的,自打跟他有了关系,哪一次不注意清洁,只是这事只能悄默声的去做,说出来就不像话了。偏偏这蛇,从来就不像话。

    喜欢上做“坏”事的感觉的伊墨还低着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看着水里动静,看了一会,自己又忍不住伸出手去,抚着对方隐在股间的手指拨弄,时不时碰触到那处入口,存心撩拨。

    沈清轩横他一眼,知道是阻止不了的,也就不阻止。只是这个澡洗的格外艰难,前所未有的累。

    伊墨始终是一脸云淡风轻,玩也玩的气定神闲。

    终于洗完澡,沈清轩使唤着这条大蛇去拨火盆,让炭火燃的更旺些,他自己坐在床上擦着头发,闲谈着道:“最近忙,冷落你了。”

    伊墨才无所谓冷落不冷落,但也说:“无事。”放好火钳,伊墨起身系好衣带,却没束腰,衣袍宽松的罩在身上,也湿着一头长发走过去,揭开被子坐在他身边。

    沈清轩很自然的挽过他的发丝,给他擦拭。伊墨背对着他坐着,享受的理所应当。

    “今年留下过年如何?”拭着手中发丝的水滴,沈清轩说:“后天就是。你这两天也别回山去了。”

    伊墨说:“有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沈清轩揉着他的头发,笑着道:“给你糖吃要不要?”

    伊墨不答话。

    沈清轩沉默了一会,取了木梳出来,一边给他梳着,一边道:“罢了,我也不勉强你。只是初一你好歹要来,我给你发压岁钱,你都千岁了,再不压压就该万岁了。人说千年王八万年龟,你是王八还是龟?”

    伊墨转过脸,一把夺了他手里木梳,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沈清轩知道他佯装,也不戳破,只闷笑一阵就撒了手,躺□,盖了被子道:“我也糊涂了,记不得刚刚说了什么。”

    伊墨见状也躺下了,将人揽进怀里道:“都说人老了忘性大,容易糊涂。你是高寿到了,还是难得糊涂?”

    沈清轩垂下眼,轻声道:“我倒是愿意现下就已经七老八十了。”

    “嗯?”伊墨这回是真的没听清,他的音量太低,几乎是自言自语。

    沈清轩等了片刻,才重新说了一遍:“我倒是愿意就这么和你躺着,从风华正茂,一眨眼就耄耋老人。也算寿终正寝,欢喜得很。”

    这次换伊墨沉默。

    两人沉默片刻,沈清轩的手钻进被子里,悄无声息的解了他衣袍系带。

    伊墨揭开被子,看着自己衣袍逐渐敞开,躺着一动不动,似乎等他继续。衣物一件件褪尽,沈清轩解了自己刚穿上一会的中衣,爬动着,伏在了他身上。

    两人身体便贴在一处,胸膛紧贴的毫无缝隙。低下头,沈清轩吻他,仍是从额头开始,嘴唇久久停在上面,不轻不重,姿态虔诚。而后亲到嘴唇,细细啃咬,顺着下颚曲线一直吻到他颈项,不声不响,安安静静。伊墨伸手将两人立起的根部握在一处,紧贴着厮磨。

    烛火燃着,炭火烧着,偶尔摇晃,偶尔“毕剥”一声,绽出火花。他们静静欢好。

    事毕,沈清轩缩在他怀里闭上眼要睡,伊墨却将自己泄了精的物什又顶了进去,沈清轩“嗯”了一声,皱了眉:“可不行了,明日还要早起,你就让我睡吧。”

    伊墨说:“你睡。”

    沈清轩背对着他,此时也转不过身来,好笑道:“你这样我如何睡?”

    伊墨在被子里揉着他的臀,低声道:“你这处又湿又暖的,我不想拿出去,你就含着它睡。”说着又将自己顶进一分,圈着他的腰,将人抱在怀里。

    沈清轩本想抗议,最终却也没说什么,只迷迷糊糊的含着体内那物事,咕哝着道:“那就不出去吧,反正我也喜欢你在里面。”

    这话说的太过轻易,仿佛再自然不过。伊墨皱了眉,只觉身下又一次沉重起来,便掐了他的腰,道:“还想睡就闭上嘴吧。”

    沈清轩闭了嘴,老老实实睡了,实在是累的够呛,纵然有心,却是无力。

    睡到半夜,也不知是谁先动的,总之就那么不由自主的,又软又热的地方黏腻的裹着体内柱状物,含吮着一次次吞吐。伊墨在他身后递送着,一次比一次深入,直弄的沈清轩神魂颠倒,秘处一直未流出的精水也被带动着流出来,随着动作在两人紧贴的部位肆意流淌,甚至发出响亮的水声。沈清轩酥软着,浑身都涌上潮红,脸上更是烫的厉害,脑中却逐渐清明起来,想起前事,一边闷哼着一边申诉:“你说让我睡觉的。”

    伊墨咬在他的颈上,一边啃咬一边挺动腰身,从鼻腔里“嗯”了一声,那声音明明是应答,却出奇性感,仿佛呻吟。沈清轩只觉脑中一懵,腰肢死死的向后绷去,恰好被顶在要命的位置上,就那么泄了。

    绷紧的臀疯狂的挤压着体内不安分的东西,仿若要把它碾出血来一样,伊墨顿了一下,伸手摸向他身前,满手湿润,也有些意外。要将人翻过来,沈清轩却死死挣扎着,不肯转过脸。伊墨也明白了,一手撑了身子,咬在他耳垂的软肉上,不无笑意的道:“你现在可越来越不济事了。”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