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遇蛇+番外》 第 8 页

    沈母早知他无心娶妻,原本已断了这个念想,只道给他找个丫头也就罢了。没想到此番沈清轩自己提出来,大喜之下先去佛前烧了三炷香,又磕了头,直念佛祖保佑,就欢欢喜喜的招人唤来沈清轩二娘,一起谈论沈清轩的婚姻大事来,谁家女儿年华合适,谁家女儿性情妥帖等等。

    沈清轩只笑笑,在纸上写道:全凭母亲做主就是。

    一对姐妹谈论了片刻,沈清轩二娘突然道:轩儿,你房中那丫头,可想好怎么处置了?

    沈清轩一愣,立时知道她提的是自己那贴身的丫鬟,思索片刻,也就同意了,写道:也可。

    三天后事情就定下了,对方是同城王家小姐,小名唤惠娘,也是二八年华,自小聪慧,王家原本也是大族,后来虽是没落了,却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加上王家门风一向正经,惠娘也是大家闺秀,模样也曾见过,虽不是沉鱼落雁,却也颇有风姿。沈母就下了聘,喜日定在来年中秋过后。至于那丫鬟,就趁早娶过来添房也好,毕竟是从小就待在身边的,早陪在枕畔,万一王家小姐是个不容人的,也能占些上风,不至于被欺负。

    至于日子,沈母道:“既是生辰之喜,不如喜上加喜。”

    喜日就定在沈清轩生辰那天,用一顶小轿将那丫鬟从侧门抬进来,就算给个名分罢了。

    这话传给沈清轩,沈清轩仍是笑笑,还是那句答复:全凭娘亲做主。

    娶妻纳妾之事,就这么定了。由始至终,沈清轩都没有让自己再想起那山中,风华绝代的那个人来。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新年好!给你们拜年啦!~(≧▽≦)/

    15

    15、15、纳妾 ...

    娶亲之事本是大事,宅中添人,族谱添口,总是要认认真真的热闹一场。倘若娶的是妾,则又另当别论了。用一抬小轿从侧门抬进,无须拜天地父母,穿着粉色衣裳的新娘被送进房内,当晚圆了房,就算有了正式名分。

    纳妾时沈清轩正在厅中与家人们饮酒,因是生辰之日,少不得陪着亲戚们多喝几杯,又吃了一碗娘亲下厨亲手擀制的长寿面,饮了汤,二娘立在沈母身后,时不时给众人添酒,一顿席吃了两个时辰才散,转去园子里听戏,两折戏后撒了赏钱,众人才作鸟兽散去。

    沈清轩倒是精神不错,听完了戏,又去园子里游了一番,叫小厮自树上摘了些瓜果,抱在怀里一边吃着醒酒一边赏月。

    一颗果子都啃了一半了,沈清轩才想起来,今儿个自己纳妾。

    看这一天热闹的,把这事都忘到脑后了。

    沈母也多吃了两杯,酣醉的提早回房歇息了,不曾记得提醒,或许根本没想到圆房的事,也需得娘亲提醒。

    沈清轩这才丢了果核,让小厮推着往自己院中赶去。

    木轮车贴着风火墙行至半途,突听墙外传来一声吆喝,清清脆脆的嗓音英气十足:“你这老妖快将东西还我!”

    沈清轩一愣,抬手示意停下,侧耳细听墙外动静,只听又是那英气十足的男声,正气呼呼的喊道:“凭什么说那是你的?那是我师傅传给我的东西,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么?这么不讲理的家伙我平生还是头一回见!”

    沈清轩正在狐疑这人口中的老妖会不会是伊墨,一道脆生生的兵戈碰撞声猛地划破空气,传至耳膜。沈清轩心头一紧,也顾不上自己还要赶回去圆房,叫人推着沿风火墙快步疾走,开了门观望。

    沈家园子占地十几里,墙外便是街市,天色已晚,街面上并无多少行人商贩,小厮们打了灯笼出来护在他身侧两旁,也随着看热闹。

    沈清轩借着灯笼烛光去看,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年轻道人,胸前挂着阴阳鱼图案的铜镜,手中提着长剑,剑锋正气势汹汹的指在另一人的胸前。

    那人正是伊墨。

    却不晓得为何出现在这里,且还与这不知哪钻出来的道士纠缠上了。

    沈清轩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伶俐的小厮走上前去,作了个揖打哈哈圆场道:“两位大爷,你们这是作甚呢?要打架也远些去,莫要在沈家门前打,万一出了人命,岂不是给府中惹事了?再说不远处就是官家,你们就不怕被拿了去?”

    沈清轩眉峰一挑,心想倒是能说会道,可惜这两个,都是不怕事的。小厮的眼力还需磨练磨练。

    那道人看到了坐在椅上的沈清轩,愣了一下收了剑,愣头青似地一路小跑过来,一张口就大咧咧的问:“你是这府中主人?”

    沈清轩自然不应声,旁边小厮替主子答道:“这是我家大少爷。”

    “哦哦,你就是沈家大少爷?”道人十八九岁的模样,年轻蓬勃的一张脸上有些傻气,话说完又一句:“就是那个瘫子?咦,我看你好好的么,还能坐起身,瘫的还不算厉害。”

    沈清轩撇了撇嘴,眼角扫向一旁远远站着的伊墨,意思是你看你都惹上的是些什么人?

    沈清轩心中不满,却还是冲着道人笑了笑,又冲小厮打了个手势,小厮连忙弓□来道:“我家少爷的意思是请你们二位去府里喝茶,中间若是有什么误会,也坐下来好好谈谈,莫要在大街上打打杀杀的。”末了,小厮又补了一句:“今天是我家少爷生辰,大喜的日子,又娶了一房姨娘,你们不如放下恩怨进来吃杯喜酒。”

    “哎,你生辰?”年轻道人一愣,抓了抓头像是为之前的冒失有些羞涩,又想到什么,冲着伊墨那边恨恨瞪了一眼,才转过脸来冲沈清轩道:“也好,我听说沈家向来厚道,今天既然是少爷喜日,也不做那败兴的事,喂,”他冲着伊墨那边吆喝一嗓子,“我听说沈家向来明理厚德,不如你我的恩怨叫他们评断一下,论个公平。也省的动手,可好?”

    伊墨在那处站着,也不知想了些什么,才走了过来,点了点头。

    道人又对沈清轩道:“那就有劳沈公子给我们做个公正。”

    沈清轩啼笑皆非,公正?为他和伊墨做公正?天枰本来就是倾斜的,哪有公正的道理。却还是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请两人入府。

    小厮推着他走在前面,后面有嘴碎的,悄声问那道人,你作甚喊他老妖怪?明明是气度不凡的人物。

    那道人恨声道:“什么人物,就是个老妖怪!”虽是说的斩钉截铁,却因带了情绪,这话没有人肯信。

    沈清轩将两人请到自己院中,就在六角凉亭里摆了些瓜果点心,又上了一壶热酒,就着月色摆了席。

    沈清轩坐主位,伊墨和道人面对面坐着,道人时不时抬眼狠狠瞪他一眼,伊墨脸上却始终云淡风轻,不露情绪。

    沈清轩命小厮摆好东西后就退去,自己替二人面前杯盏斟了酒,先干为敬,两人也端起酒喝了,一巡过后,沈清轩做了个请的手势,叫那道人说话。

    “在下姓许,许明世,青云山青云观的道士。”许明世简短介绍过后讲到与伊墨的恩怨,却是因为前些日子伊墨下山拿了他道观的宝贝,他便下山一路循来,一个月前才辗转寻到此处,找到了伊墨。

    许世明指着伊墨,对着沈清轩言之凿凿:“别看他此时人模人样,实际上却是个妖,且是那种惯偷的妖!”

    沈清轩闻言先是严肃点头,后又忍不住低下头去,无声发笑。

    “沈公子,你不信我吗?”许世明见他笑,顿感被辱,气的满脸通红。

    沈清轩咬了咬唇,思索了一下才开口出声:“他既是妖,你不收他也就罢了,为何还带来我这里要我给个公正?你就不怕他起歹心,害了我这公正人?”

    许世明傻傻的望了他一会,“啊”的大叫起来:“你会说话?不都说你是哑巴吗?”

    “前不久才恢复,他们不知道罢了。”沈清轩淡淡答,一挑眉,说的温温和和:“我想给家人一个惊喜,还望道士莫传扬出去才好。”

    许明世仍是愣愣的,却连忙点头:“那是那是。”

    “嗯,”沈清轩眉眼弯弯的笑着,重新掌控话题:“刚刚说到哪了?”

    “害人,哦,害人……不是,这妖虽然是妖,却没什么妖气,看起来他也是快要修成仙的了,不会害人。”

    “是吗?”沈清轩依旧笑眯眯,“你收了他,取了你那宝物,再放了他就是。”略顿,又道:“难不成是你本领低微,收不了他?”

    许世明从小在道观中长大,心思直来直去,单纯的很,哪里能听出来沈清轩话中的名堂,丝毫没感觉到沈清轩正在讹他的话,连忙道:“要论平常本事,我真收不了他,可我有祖师留下来的法宝,只要用了,就绝定能收了他,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会化了他……灰飞烟灭。我是修道人,众生平等,他又不是害人的妖,我也不想用……”说到这里,许明世颇为得意的扫了眼静坐不语的伊墨,一副施与者的口吻道:“喂,你这老妖怪把东西还我,否则我就叫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啦!”

    他只顾着自己得意,却没有发现沈清轩的脸上也冷凝下去,静坐在那,一动不动。

    伊墨终于开口了,一句话说的简洁明了:“那是我的,物归原主。”

    “胡说,我师父明明说那是别人送他的蚕丝宝衣,刀枪不入,神鬼不侵。”许明世辩解,“我师父穿着那衣服也不知收了多少在世间作祟的妖鬼,你凭什么说那是你的?!”

    “那是我的。”伊墨仍是那句话。

    沈清轩开口打断两人的纠缠不清,问:“那是什么?”

    “宝衣!”

    “蛇蜕。”

    两人同时出声,却截然不同。

    沈清轩愣神过后,顿时明白了,原来伊墨前些日子下山寻的蛇蜕,就在这道人观中,还是人家的镇观之宝。

    “你这蛇妖,胡说八道!”许明世气愤了。

    “没有胡说,”伊墨淡然道:“三百年前我蜕皮时过于虚弱,一时不查蛇蜕就被偷了去。不知道怎么流落到你观中。可笑你那师父,穿了妖物的皮囊,行着斩妖的事。如若不然,我也不会将这东西收回。若真是正义厚德,我就送你又如何?”

    “胡说八道,我师父斩妖除魔有什么错!”

    “人有人道,妖有妖道,妖魔自有道,神仙亦有神仙道,相辅相成。”伊墨把玩着手中镂花银盏,头也不抬,漫不经心的说:“你师父自诩斩妖除魔,实则滥杀成性,不论善恶一概斩尽杀绝。如此行事,有违人道。坏了妖魔道的规矩,也坏了人道的规则。所以阳寿极短,三十岁不到就毙了命,你却以他为尊,莫非想效法他行事?”最后一句,语气虽依旧轻描淡写,却已暗藏杀机。

    “效法他又如何?”仿佛被挑衅般,许明世拍案而起。

    “除了你就是。”伊墨静静道。

    剑锋出鞘的声音猛地响起,扰乱了一园清净。

    “今日我就除了你这妖!”

    沈清轩默不作声,控着轮椅往后退去,看着两人重新缠斗在一处。

    伊墨赤手空拳,许明世剑花晃眼,却始终近不了他的身,两人身形已经模糊不清,院中草木被剑气扫过,尽皆躺倒,又有妖力拂过,尽数枯竭。

    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出来,连看热闹的小厮下人都没有,沈清轩知道伊墨定是施了法,将这园中世界与外界隔离,也就放了心,安坐在椅上,看的津津有味。

    几十个回合下来,许明世落尽下风,长剑都丢了,披头散发,神态狼狈。伊墨仍是悠然沉静,仿佛不过是耍了场猴戏。

    许世明心中正义,终是抵不过少年血性,激怒之下探手从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来,一手托在掌心,一手打了几个手决,闭上眼口中念念有词,全是咒语。

    伊墨停□,望着他手中那物微微蹙起眉,沈清轩惬意赏戏的神情终于变了。

    自他从许明世口中得知果然有能制住伊墨的法宝的时候,他就在想,如何毁了这东西才好。不为别的,只为伊墨对他好,别说伊墨是个好妖,就算是魔,杀人嗜血,他都要护着他。这天底下有那么多人,对他好的却只有这几个,愈是少,就愈要珍惜。哪怕违天逆德也在所不惜,否则人活一世,连想护的人都护不住,要这样的人生,有何用处?!

    电光火石间,沈清轩身子一沉,整个人歪过轮椅,朝后仰去,他身后便是莲池,荷叶漂浮,池水粼粼,口中高呼:“道士救我!”

    就这么坠入池中。

    他那一声叫的极是尖锐,声震长空,许明世手中越来越明亮的金色光芒猛地停顿下来,瞬间熄灭了,想也不想的朝沈清轩扑去。

    许明世刚抓住沈清轩一只手,就在这一瞬间,只见池中刚浮出水面的那张脸冲他微微一笑,笑的甚是狡诈又无辜,接着许明世只感到后脑一阵钝痛传来,他记忆里最后看到的是沈清轩的笑脸以及手中攥着的石块。

    伊墨施法将两人从莲池里捞出来,沈清轩咳了两声,刚一翻身就急忙从许明世另一只手的掌心里抠出了那紫铜色的小鼎,也顾不得浑身湿淋淋的,扶着莲池边缘坐起身,将那小鼎抛向伊墨:“你收好。”

    伊墨接住那鼎,在手中看了看,而后收进袖里,神色如常,“倒是一场好戏。”

    “呸。”沈清轩啐他一口,“还不送我回去换身衣裳?”又道:“你解了法术,我要叫人了,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伊墨走过去,将人打横抱起,走向院中那楠木小楼。

    沈清轩一手勾在他颈项,一手抹着脸上的水,刚抹了两把,突然想起来道:“快放我下来罢,今晚上我纳妾。这样子,倒像是你要纳我为妾了。”

    伊墨一低头,停住脚步把怀里人看了又看,最后道:“这般湿淋淋散发着淤泥味的妾,我也是平生未见。”

    沈清轩恼羞成怒,在他肩头拧了一把,“我倒是不嫌你是又冰又冷的大长虫,你还来嫌我。怎么,对我这么评头论足,你想嫁我不成?你要嫁我,我就退了明年亲事,三媒六聘凤冠霞披给你备好,娶了你。”

    伊墨沉默片刻,道:“你这嘴,合该哑了那么多年。”

    沈清轩嗤了一声,伊墨又道:“无事,你房中那人我早已让她睡了。尽可安心。”

    两人说着话,回到楼中,沈清轩看那新纳的妾室果然歪在床上,也就放了心。指使着伊墨取了衣物来换,一边换着一边想起来问:“今晚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来送礼。”伊墨看着他褪尽衣裳,露出单薄的苍白胸膛,“你的生辰,理应送礼。”

    “送什么?拿来吧。唔……凉死人了。”

    沈清轩解了裤子,挣扎着往下褪,叫人一把握住腰肢,冰凉掌心让他瞬间动弹不得。话也顿住,耳根泛了红,“做什么?今晚浸了凉水,又娶了妾,可不跟你洞房花烛。”

    “我送的就是那洞房花烛的东西。”伊墨蹲□,将他湿透的长裤退到脚踝,掌心在那细瘦小腿上摩挲片刻,眼见着沈清轩耳根越来越红了,才松开手,正正经经的替他除了鞋袜,将身上水滴擦尽,又重新将衣物给他换上,只是动作里难免碰上沈清轩的肌肤,穿到底裤时更有心无意的碰到了沈清轩腿间,沈清轩腰身抖了抖,脸上彻底变红。

    却睁大着眼,看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动,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而白皙,一件件捻起衣物,套上他的身子,草木清新的气息喷发在颈侧,湿痒难当,明明是简单的动作,却分外煽惑。没一会,沈清轩小腹下已经是一团火热,颤巍巍的直立了。

    伊墨若无其事,替他整好装束就起了身,取出一只檀木小盒来,巴掌大的长盒镂刻的花纹古朴简练,也不知盒中装了些什么,递到面红耳赤的沈清轩面前,“原

    15、15、纳妾 ...

    是送给你的生辰礼,并不知你今晚纳妾。”

    沈清轩呼吸略急,伸手接过,低声问:“是什么?”

    “打开看。”

    沈清轩将那盒子在手中研究片刻,很快推开盒盖,一股花香扑面而来,盒中淡紫色的膏状物,将盒子填的满满的,像一盒紫色豆腐,沈清轩看了半天,又用指尖蘸了一点闻了闻,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只好问:“这是什么?吃的?”

    伊墨眼底似乎闪过什么,沉默片刻,才道:“外用,不可内服。”

    “疗伤的?也不像。这么香,像脂膏一样泛着油光。”沈清轩嘀咕着,还是想不明白。

    伊墨又出言道,“原是打算庆你生辰,给你用的。”

    沈清轩呆了呆,他说的太正经,毫无端倪,却莫名的,这话里透出一股暧昧的味道来,沈清轩顿时悟了,“啪”地把盒子合上,丢在一旁,“有拿这东西做生辰礼的吗?毫无廉耻!”

    “说了原本是送礼来的。”伊墨走过去,弯□来逐渐贴近,两人面对着面,胸膛像贴,厮磨般开口道:“你知道礼不单是这一样,还有配合的‘用具’。”

    沈清轩只觉脑中“轰”的一下,这回连颈子都红透了,眼神闪躲着根本不敢看他,只往后仰躲,又气又羞的骂,“你这坏蛇!你你、我今晚就不该帮你,叫那道士拿了你这淫蛇最好!”

    伊墨仍是那般样子,老神在在的,看了他片刻,突然起身道:“我走了。”

    “嗯?”沈清轩没反应过来。

    伊墨一言不发的伸出手,指尖朝自己掌心一划,顿时涌出血来,沈清轩一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那血并未曾顺着掌纹流下,而是凝结在伤口那处,逐渐凝结成珠,弹丸般大小,闪烁着红色的光,形成实体。

    稍后伊墨拿起那颗血珠,一手执起沈清轩的手,放进他的掌心,淡淡道:

    “若还想以身相许,就自己抹了那脂膏,用这个唤我。”

    沈清轩又是面红,本想还嘴说谁要自己抹那东西等你来……一抬头,人已经不见了。

    只有手中那颗红珠,散着幽幽血光。

    16

    16、16、算计 ...

    16、

    伊墨一走,施出的术法自然解除,沈清轩听到了纷沓而来的脚步声,透过纱窗,红色的灯笼也随同摇晃着转过走廊和拱门,逐渐靠近他的庭院。歪在床畔的新纳妾室也在幽幽转醒。

    此时夜色已经深沉,沈清轩却知道,这个晚上,他还有的忙。

    首先,当然是替某个又冷又坏的蛇类收拾他遗留下来的烂摊子。

    想到此,沈清轩不禁有些怀疑,这蛇是不是几千年都如此我行我素惯了,那样子,似乎甩手掌柜当的顺溜的很,连句客气话都没有。

    脑中想到“客气”这个词,沈清轩很自然的接着想起那份“礼物”,脸上顿时黑了下来。他黑着脸瞪了那桌上的盒子好一会,才将东西攥在手中,连同那颗珠子一起,贴身收起来。

    脸上居然也一瞬间恢复了云淡风轻,仿佛那淫.乱的物事,从头到尾都不存在过。

    许世明转醒过来,迷糊中感到脑后一阵阵火辣辣的钝痛,思绪却还是一片繁乱,此时耳畔响起一道似乎熟悉的声音,正在问:“醒了?感觉如何?”

    许世明睁开眼,入目的便是沈清轩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眼里带了些关切,正镇定无比的看着他。

    喜欢遇蛇+番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遇蛇+番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遇蛇+番外 爱搜吧 遇蛇+番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遇蛇+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溯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溯痕并收藏遇蛇+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