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应是案深情浅续》 181 萍水相逢

    进入九月后,陆浅浅收到的第一个喜讯,是张荫上门来报的喜。

    谢冰冰的减刑判决下来了,是减免剩余一半时间,也就是一年半的刑期。从今年算起,还剩一年三个月的时间,谢冰冰就能出狱了。

    “这真是大喜事,太恭喜你了。”浅浅不自觉想起了自己父亲,如果能有一样的减刑,那两年后就只剩三年刑期。

    不过减刑三年是很难的机缘,她知道自己不能太奢求,期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

    张荫心情很好,“之前我和冰冰都做了体检,应该没问题,等她出来我们就马上要孩子。”

    “好啊,到时候还能给元宵添个小伙伴。”

    说话间浅浅去抱了元宵下来玩,张荫很喜欢孩子,既然他提起来了,浅浅自然想满足下他的需求。

    陈妈对她这个好闺蜜已经见怪不怪,现在采用了眼不见为净的政策。

    除了这个不受欢迎的访客,应家里也是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常来串门的张黎宁,偶尔来打秋风的刘依伊,极少出现一下的张洋,以及近来来得比较少的鲁举等,不胜枚举。

    除此之外,陆浅浅还有个经常打很久电话的隐形好友,也是陈妈不太喜欢的人之一,也就是陈琛。

    也是托陈琛的关系,浅浅对特案组里的情况知道得比应明禹还多些。

    此前一直对王涛的表白不胜其烦的杜秀秀,在这个月似乎答应了他,两人还没公开恋情,但看着有那么回事。这意味着,他们有一人会调出组,同组谈恋爱很可能导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你呢,跟敏敏怎么样?有什么新进展吗?”陆浅浅倒比较关心陈琛一些,尤其是她老公那个曾经的徒弟,现在的好妹妹。

    柳敏敏还时常联系应明禹,发些功课上的问题和新发现,要跟她师父探讨。应明禹会简单回复,毕竟是学习上的东西,浅浅偶尔看到过。

    应明禹的手机密码是浅浅的生日,浅浅之前趁他睡着时打开录入了自己的指纹,偶尔就会翻一翻。

    至今,她都觉得应明禹应该还不知道,不过偶尔会有种预感,说不定她老公早就发现了。

    应明禹这方面很灵,家里一点小变化他都能发现,更何况是他自己的东西。

    相反,应明禹没再翻过她的手机,还是叶绍君那时,他当面看过一次。

    还不止于此,陆浅浅发现很久之前那个叫丁雪菲的小护士都偶尔会给应明禹发信息,说些什么心情不好诸如此类的话,这种她老公倒是没有回复过。

    但她没好意思拿这些事去追问应明禹,反正平日里估计送上门的也不少,她家老公走哪都是个招桃花的主儿。

    浅浅已经完成给刘依伊的碗碟,目前进入到他们自己一家三口的部分,她预备画一套图制作三套碗碟,工作量小多了,而且她早已有了腹稿。

    有了点空余时间后,她想捡起婚后就预备做的一个事,就是考个驾照买个车。

    现在家里人多,她老公又那么忙,偶尔她想外出的确不便,总不好意思老麻烦张洋和张荫他们。

    于是在这个开学季的九月,陆浅浅去驾校报了个名,开始断断续续去上课学车。

    虽然她家里有车有老公,奈何应明禹根本没空教她,浅浅只能去驾校排队慢慢学。

    就在这个月,她在驾校认识了一个很热心的小弟弟,叫任俊林。每次她去之前就联系他,男生会帮她占位置,还会教她开车。

    任俊林现在上大二,去年就来报名了,早就过了前面两科,为了多练车才常来,学生时间又很自由。

    所以他也不在乎帮陆浅浅一点小忙,而且偶尔浅浅还请他吃饭报答他,他总归是不亏的。

    陆浅浅学车这事跟应明禹提过,他没太在意,而且还又一次开了玩笑,说她是不是怕老公跑掉,打算学会了每天去接他下班?

    但任俊林的事浅浅就没说过,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朋友,又没有多熟悉,她不认为有提起的必要。

    应明禹自然不晓得他家老婆又在外面结识了新的男人,就算他再神,推理能力上佳,也想不到这种凭空发生的事。

    他们组里近来倒是还挺顺利,大壮和小芳好像和好了,他没多问他们之前到底在闹什么。

    宁朵儿追欧阳靖好像有了新进展,近来的案子他们合作密切,而且宁朵儿上赶子要插手欧阳靖接到的案子的尸检工作,这机会更大大增多。

    拜此所赐,接触得越来越多后,欧阳靖没好意思再过多推却宁朵儿的邀约。

    不过喝点东西他觉得不合适,吃饭喝茶倒是越来越频繁。

    宁朵儿打从上次庆功聚餐见过陆浅浅后,并没有再接触过这位应队长的夫人,只是从旁打听了下,对象自然是他们组里的大嘴巴包展。

    从包展口里得知了非常多信息的宁朵儿,瞬间就像是亲自经历过那些事一样,对应明禹和陆浅浅的过往无比熟悉,连欧阳靖和陆浅浅那些微的过往,她都理得一清二楚。

    说到最出格的一次,自然是在山间别墅那一晚,两人一起被关在了冷库里。

    包展也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看到的只有应明禹本人而已,三个当事人都不会到处去说,宁朵儿却大概猜到了一二。

    有一次一起吃饭时,她突兀问了欧阳靖,是不是轻薄过别人老婆,把男人弄得当场噎住了。

    “你要是下次还想请我吃饭,能别说些爆/炸性发言吗?”

    宁朵儿不以为然,“敢做为什么不敢被人说?”

    “你真该拿这脾气去碰一碰应明禹,看他怎么治你。”欧阳靖稍微有些应付不来这个女人,换了个话题。

    “那不是可惜遇到得迟了点吗?要是早知道这市局里有这么个宝贝,我想尽办法也早点调来这里呀。”

    “哦?这么说,我跟应明禹之间,你更想选他?”欧阳靖还真计较了下。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应队长分析案情时那个风流潇洒侃侃而谈,你能比得了吗?跟你说了一车话才收到三句回复。”

    欧阳靖斜了她一眼,“那是你想多了,他比我多不了半句,如果没有浅浅,听说他半句废话没有。”

    “这么说,是你心里还没有我,所以才跟我没话讲?”宁朵儿把逻辑绕了回来。

    欧阳靖没再说什么,他觉得他们现在谈得不错,他算很健谈了。

    这月事务性工作很多的范桦约应明禹喝了一次酒,向他诉苦省厅的工作太多笔头活,太少刀工活,他过得有些郁闷。

    应明禹压根有听没有理会,提问了自己的困扰,“我在考虑升职,你说我能不能升职留岗,和你老婆一样?”

    “你现在职级本身就比岗位高,再加上还有功勋之类的,待遇也比同级要高。你如果松口答应升职,还以为他们能让你继续做一线这种又脏又累的活?”

    “有什么不好?政务性工作让爱做的人去做,我做点实事踏实。”

    范桦不住摇头,“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一旦在了位,还凭什么脱身?升了职却不做相应工作,那不是占着那啥不那啥吗?人家做政务工作的拿不到同岗位待遇,为啥给你做白工?”

    应明禹有些无奈,“这么说,我老爹每天都是困在文书工作里?”

    “我现在就是,不过等再进一步,应该能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范桦想钻研尸检工作,等他再升一级,就能独立进行研究工作,出相应的尸检方法和新创验尸方式。

    从宏观来说,这应该是更利于千秋的事,如果能把自己的经验融入到科研中去,对后世、对现在的尸检技术都有一定帮助。

    “马上放十一了,你计划带老婆孩子去哪里玩吗?”范桦现在很少随叫随到的验尸工作,能够正常休假,提问了一个对应明禹来说不太现实的问题。

    “你明晓得这种时候械斗和争执都特别多,我哪有空,尤其是办婚礼的一旦撞上,喜事就能变丧事。”

    范桦干笑了两声,他想起来了,有一年十一就是这样,有四家迎亲车队在路上发生刮擦,而后停了车几家的亲戚朋友纠缠之下动了手,现场闹得一片狼藉,婚都没结成。

    “现在人太暴躁了,否则我们的应队长也不用这么忙,都没空陪老婆孩子。”

    “少贫嘴。听你这么说,你是不赞成我升职?”

    范桦摇头,“你自己也觉得到年龄了,文书工作也没什么不好,你以前不也总担心你往上提交的一些变革没有被实施吗?等你自己到了管理的位置,想做的变更都能跟进到完成为止,也是好事一桩。每个岗位都有它应该担的责任和可以做到的事,你自己选择吧。”

    听了这么认真的分析,应明禹当真思索了下,又决定暂时再推后一下,等到局里再跟他沟通升职再说,预计是今年底明年初的事。

    还有这么两三个月,他还有时间再好好想一想。

    接下来范桦跟他探讨了自己十一想带老婆孩子去哪里玩,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应明禹放人,给方瑾施批假。

    应明禹明晓得他还没跟方瑾施商量,也没搭理他,更没给他什么旅游的建议。

    喜欢应是案深情浅续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应是案深情浅续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应是案深情浅续 爱搜吧 应是案深情浅续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应是案深情浅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歌小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小白并收藏应是案深情浅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