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执手江湖》 一箭如风

    “你做好准备了吗?”无生看着高高在上,不断的发出胜利笑声的那个人,很突然也很冷淡的问道。

    “什么准备?”那个人有点懵,他可不觉得这个丫头会是让他准备胜利的庆功宴会。

    “当然是接受傅长安复仇的准备,你不会以为,你们对她做了这种事,她都不会还击的吧?她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无生说着,转过身去眺望努力破阵的上官逸,也许他的反应才是正确的,但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傅长安会死在这样的计谋上,若这是真的,恐怕后世研究这段历史的人就会笑死了,明明布置了这么多的后手,想要搞一番风雨的天才,最终却是死的这般早,也这么容易。

    “你是不是听不懂我的话呀?她今天必死,你知道吗?不信的话,就打破那些石头,自己进去看看嘛,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难道你还指望她死后的鬼魂来找我复仇吗?我倒是巴不得呢。”那个人不屑的继续嘲讽,他现在情绪激昂,什么都不怕,明天,不,今天,今天整个离都都会知道自己是比傅长安,上官逸这些人都要聪明了不知道多少的家伙,他们在自己设计的谋略下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整个历史都会记住这一天,是他推动了魔道复兴的车轮,是他给了正道狠狠的一击!

    “那就走着瞧好了。”无生的唇畔挂着一丝冷笑,不过无人能够看见。

    接下来,在上官逸的请求下,众人在外面进行着破阵的工作,并且使用信号弹找来了不少的帮手一起,毕竟要一口气击破整座大阵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一点点的磨,这个过程极为消耗内力,靠他们几个的话,就算再过两个时辰也救不出傅长安。

    随着援军一点一点的到达,破解阵法的速度也在不断的加快,可是傅长安真的能撑到阵法破除的那一刻吗?

    外面的人,谁也说不准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阵法完全将内外相隔绝了,不管是谁都无法探查里面的动静,就算是光,声音之类的东西也无法在阵法内外进行传播。再加上谁也不清楚傅长安的实力如何,正道这边的人也不知道魔道那帮混蛋在里面到底布置了什么东西,又怎么敢推论结果呢?

    也许傅长安还活着,活得好好的或者受了不轻的伤势,毕竟那个人一直擅长的就是创造奇迹,惊吓他们的小心脏;也许傅长安死了,死在魔道的绝杀之下,毕竟她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只要杀了她就可以说是不亏。

    武林中的名宿其实更倾向于后者,因为他们隐约知道魔道似乎曾经用一个阵法将傅家的一位高手困杀了,那个人到死都没能突破阵法,或许就是他们正在破解的这个,而今天的事情就是那次事件的重演,或许就连结果也是一样的。

    这个问题在外面的人看来,和薛定谔的猫问题其实是一样的,他们猜不出答案,但是里面的人却是知晓的,虽然知晓的人越来越少就是了。

    答案是活着。

    傅长安其实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她活着,自然就不可能让想杀她的人活着,这个阵法里,能活着的就只有她或者他们,就是这样。

    她自然猜到了这次的事情是魔道为了杀她而设计的一个陷阱,但事情还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其实有两个,第一:不这么做的话,遭遇危险的就是上官逸了,他们未必能应对这些人的攻击,而且为了保护无生,他若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自己的辛苦就全付诸流水了,一切都没了意义;第二她大概能猜到魔道的人为她准备了什么东西,不过就是阵法外加专门针对傅家的高手布置出来的阵法,再加上不少的高手攻击罢了,那些东西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

    事实也如她所料,他们布置的的确是难以被破解的连环阵法,目的就是将自己困住,然后在这里和他们精心准备的各种杀招博弈,最终死去。按照正常的推论,自己确实是必死无疑了,就像那次秦禹岩被魔道以阵法针对的时候,实力弱化到连一群比他弱很多的家伙都打不过,她被专门针对傅家功法的阵法所围攻时,处境绝对不会比那时候的秦禹岩好,再加上这次光是布阵就有十个三重天的高手参与,虽然都是些天赋不算太好的,基本可以说是弃子的家伙,但是他们很拼命啊,这次围剿行动立下大功的话就可以得到珍贵的资源突破现有的境界,这是那些大佬的承诺。

    傅长安自己也不过时三重天初期的人,就算综合实力足已同三重天后期的人相抗衡,但是被阵法困住后,实力立减最少四成,甚至是六成还多,加上悍不畏死的这些人的进攻以及各种阴险机关的辅助,她的幸存几率是零。

    这是正常推论,它的基础出发点在于:傅长安修炼的是傅家的功法。

    这一点必定会成立,不管是谁都这么觉得,作为傅家唯一的正统继承人,也是傅家未来的家主,傅长安修炼的若不是傅家的绝学,这相当于傅家的绝学在这一代断绝传承了,傅家的人,不管是谁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吧?那可是家族立身的根本和脸面,是绝对不能丢弃的。

    所以这是正常推论,而且是所有人默认的事情。

    但是意外出就出在这里,傅长安练了傅家的绝学吗?

    练了,但是她只是当作辅助功法练来玩玩的,她主要练的功法并不是这个。

    作为教导上官逸走自己的剑术之路的人,作为了解并指导无生未来武学道路的人,她怎么可能循规蹈矩的按照她爷爷,家里的长老所说的那样练傅家的绝学呢?她练的是比那厉害不知道多少的功法,也是最适合她的功法。

    所以,被那样的阵法所围困,她根本没受到什么实力的削弱,她还是她,那个纵横无敌的她,纵然对手确实很多很强,各种道具的使用也很阴险,让她受了不轻的伤势,但是胜负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她必胜。

    虽说蚂蚁多了,能咬死大象,拼上自己的性命搏斗的魔道恶徒也的确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是想要杀她,还是差了一些,他们做不到的。

    一个时辰又两刻钟,阵法被外面的人齐心协力的破除,傅长安确定存活,阵法内尸横遍野,再无其他活口。

    几乎同一时间,傅长安走出阵法后五息之内,傅长安确定死亡。

    记录者:鹰眼

    不知道离现场多远的距离,一个人趴在高楼上在自己的手札上连续写下这两段文字后,才回想起刚刚的事情:

    阵法被破除的那一刻,傅长安浑身浴血的站在阵法的边缘位置,素来注重仪容的她也无暇顾及自己有多狼狈了,阵法里某处有着密集的尸体,血液从那里流出,在周围形成了一小片的血海,只是远远的看着就知道血腥味到底有多么的刺鼻。

    不过那都是该死之人的血,胜利者可不会在意那些白骨,傅长安未死,这便是最完美的结局。

    可惜,欢呼声还没响起,傅长安刚抬起自己的脚跨出阵法,一支箭随风而来,呼啸着撕裂了傅长安的身体,将其钉在地面上,前后贯穿,位置是心口,确认死亡。

    前一秒地狱,后一秒天堂,这是那个人的最真实体验。

    他做梦也想不到傅长安居然没死在那里面,那浑身染血的模样,似乎真的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来找他复仇,那冰冷的杀气似乎都将他浑身的血液冻结了,而她迈动的那步,简直要将他吓的魂飞魄散。100文学

    可是,下一秒,一支箭贯穿了她,也彻底带走了这个恶鬼的生命。

    只是那狂风缠绕箭身的声音,是风魔吧?不会错的,绝对是他。

    那个人僵硬的脖子转动了下,看向箭射来的方向上最适合狙击的地方,那里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他不久之前刚说要嘲笑的对象:李清尘,另一个是风魔,一箭射杀傅长安的风魔。

    这次的任务也失败了啊,虽然傅长安死了,但是最终收拾残局的却是那位少主,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吗?可恶,如果下次任务再失败的话,这魔道就真的要变天了。

    前一秒天堂,后一秒地狱,这是上官逸的感受。

    看见傅长安还活着的那一刻,他真的觉得天都晴了,虽然她受了很重的伤势,狼狈成那个样子,只要人没事就好,一切都结束了,这就是最完美的结局。

    可是下一刻,一支箭就摧毁了他美好的幻想,那支缠绕着魔鬼低笑声音的箭以快到极致的速度将傅长安的心脏射穿,哪怕他有那样强大的感知,可是他依旧阻止不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傅长安!”

    凄厉的喊声响彻天际,上官逸的泪水瞬间决堤,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至傅长安的身边,接住了她倒下的身子,她眼中的迷茫似乎是在问:发生了什么事?

    箭是从她身后射过来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傅长安……”来自心脏的痛让上官逸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他来来回回的说着对不起,念叨傅长安的名字,自责到无以复加。

    他为自己往日的沾沾自喜而后悔,他觉得自己很强了,可是灾难到来的时候,他什么忙都没帮到,而且害死了这个他珍视的朋友,让她死在了自己面前,自己却无力阻止。

    他以前觉得自己有那般强的感知,根本不惧怕偷袭,可是现在他错了,看到了就能改变吗?答案当然是不一定,可是改变不了的话,这感知,不要也罢!

    “你不用……不用说对不起,”少女眼睛里的迷茫一点也没少,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抱着她即将冰冷的身体痛苦的男人。

    这时候应该说什么?不知道诶,

    她其实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她不能说,这些都是不能告诉他的秘密。

    无生他们也很快的赶了过来,但是看着悲伤恸哭的上官逸,纵然心里难过,可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他,只能希望他哭过之后能振作起来为傅长安报仇。

    难过,唏嘘,哀婉,悲叹,幸灾乐祸……

    一代天才傅长安即将陨落的现场,无关人群的感受也是不同的,但是上官逸只有浓重的悲伤和心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风似乎在哭,但上官逸不在乎。

    周围突然喧闹了起来,他的朋友都在呼喊着他的名字,但是他没力气也没心情搭理,因为他怀里的那个女孩她就要死了。

    他其实可以救她,他有那么一颗药,来自慧尘的赠药易经锻骨丹,那是一种有着神效的丹药,只要喂给她,一定能够保住她的性命,加上傅家的资源,傅长安绝对死不了。

    可是,他没带在身上,他放在了家里藏东西的那个地方了,这里距离他的家实在是太远了,就算他用命来跑,他也跑不过死神带走傅长安的速度。

    来不及,来不及的,真的来不及。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不把那颗药带在身上,为什么……自己怕不是个智障吧,明明是能救人一命的东西,为什么要把它留在家里发霉……

    女孩的身体渐渐的冰凉,她终于想到了自己应该说什么,而她也真的说出了那句话,在她该退场的时候,用颤抖虚弱的语调:“若你想,则如你愿,莫要伤心了。”

    她的语气是那般的温柔,哪里有半分平日的疏离,可是他再也听不到了,在她努力的说完那句话后,她就离开了,不管上官逸再怎么哭都不会给予反应了,因为她真的死了。

    “傅长安!”

    上官逸撕心裂肺的喊道,他想唤回她,可只是徒劳,浓烈的悲伤让他体内的力量也开始暴动,为了保护自己,身体选择了让意识沉睡。

    “喂,李清天……”

    周围焦急地呼唤他名字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他也听不见了。

    杀手风魔确认死亡。

    记录者:鹰眼

    那个人再次在自己的手札上记录下这件事,然后看着那里的某处,眼眸里充斥着怀疑和迷茫。

    喜欢执手江湖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执手江湖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执手江湖 爱搜吧 执手江湖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执手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岳不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岳不悔并收藏执手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