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墨容清扬进了幻境门,习惯性的往大厅里瞅一眼,桌前没有人,她问板凳,“宁安呢?”

    板凳刚要答,她摆摆手,“算了,我知道他在哪儿。”转身又出了幻镜门。

    板凳看着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口,笑道,“公主殿下真是聪慧过人,我还没开口呢,她就知道安哥去哪了。”

    小诸葛笑道,“不是公主殿下聪慧过人,是她太了解安哥。”

    “也是,”板凳说,“两人打小一块长大,知根知底的,太熟悉了。”他有些好奇,“哎,你说,将来安哥会不会尚了公主?”

    小诸葛摇摇头,笑道,“这可难说,他俩太熟了。”

    太熟的公主殿下在清怡阁逮到了宁副门主,宁安望着她笑,“我前脚刚来,你后脚就到。就这么喜欢追着我跑?”

    墨容清扬没好气,“要不是为了查案子,谁愿意跟着你跑,小时候不是你跟着我跑么?”

    宁安说,“小时候也是你跟着我,我都托病在家了,你还追到家里来。”

    墨容清扬现在一点也不想提起小时候的事,先发制人的说,“你怎么又上这来了?还查不查案子了?”

    她越急,宁安越显出散漫的样子,“皇上说了,眼瞅着就是中秋了,案子先放一放。今年不太平,中秋要热闹热闹,连着三天不禁宵,等过了中秋再查。”

    墨容清扬嘟噜着,“皇兄也真是的,这都火烧眉毛尖了,他还想着玩呢。”

    宁安说,“怎么就火烧眉毛尖了?皇后不是从冷宫出来了吗?”

    “出是出来了,”墨容清扬有操不完的心,“可这案子要是不破,他俩的关系就没法再进一步,皇兄是一个多疑的人,这根刺老搁在心里不拔出来,我怕时间长了,他对芃芃的成见更深了……”

    这时外头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墨容清扬闭了嘴,没再往下说。

    安月端着新沏的茶壶走进来,笑着和她打招呼,“清扬姑娘来了。”

    墨容清扬说,“是啊,我来逮这个不务正业的宁门主。”

    安月微微一笑,目光轻轻掠过宁安,脸上飞起淡淡红晕,她把杯盖揭开,提起茶壶注水,冒着热气的茶汤注进雪白的茶杯里,茶香四溢,弥漫在小小的空间里,沁人心脾。

    茶好,倒茶的姑娘也美,说话柔柔的,让人听着就舒服。

    “前儿个刚得了些好茶叶,特意给二位留着的。”

    墨容清扬留意到安月执茶壶的手捏了兰花指,尾指微翘,说不出的好看,漂亮姑娘倒茶都能倒出一股子不同的风韵来,实在令墨容清扬羡慕,手在桌子底下也模仿着捏了个兰花指。

    安月说,“你们聊,我再去拿些点心来。”

    宁安说,“那些事有人干,你且坐着吧,跑上跑下,也不嫌累。”

    安月笑得娇媚,“只要你,”极快的顿了一下,“和清扬姑娘能来,我愿意这么累着。”说完,开门出去了。

    墨容清扬听着那脚步声慢慢下了楼,酸不溜秋的说了句,“哟,多走几步路就心疼了?”

    宁安不知可否地笑,也没解释。

    墨容清扬心里立刻跟堵了块石头似的,怎么着都不舒服,端起杯喝茶,却忘了茶水烫,烫得舌尖刺痛,“哇”的一声吐在地上,拿手捂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宁安急了,“你瞧瞧你,喝个茶都能烫着嘴。我看看,烫坏了没有?”

    墨容清扬哪里肯给他看,现在不比小时候,每次在宁安面前出丑,她都羞愤难当,恨不得一个手刀砍在他后脖子上,让他立刻晕死过去才好。

    不多时,安月端了点心上来,殷勤的招呼清扬,“清扬姑娘,这是新做的绿豆糕,秋干易燥,容易上火,绿豆糕败火最好不过了。”

    宁安接茬,“做什么都毛毛燥燥,是该败败火了。”

    墨容清扬捏了一块绿豆糕扔进嘴里,横他一眼,“要你管。”

    宁安抬了一下眉,也捏了一块扔进嘴里,“你是我手下,我不管你,谁管?”

    墨容清扬被噎住了,没办法怼回去,只好愤愤的丢了一句,“德性!”

    安月看他们斗嘴,有些好笑,说,“过两日便是中秋,馆子里有新戏看,请两位过来捧场啊。”

    墨容清扬点头,“行吧,三日休沐,无事可干,来听戏也好。”

    安月又看宁安,后者笑了笑,“安月姑娘相邀,我是一定要来的。”

    墨容清扬垂着眼眉,慢慢唆着热茶,过了一会儿把茶杯放下,“我走了。”

    安月留她,“清扬姑娘别走啊,我给姑娘唱曲啊。”

    墨容清扬头也不回,“你唱给宁安听吧。”

    安月眨了眨眼,扭头看着宁安,“清扬姑娘好像生气了呢?”

    宁安不以为然,“没事,她这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墨容清扬回宫的时侯,刚好到饭点,她径直去了承德殿,宫人们正在侍伺墨容麟用膳,人虽多,场面却安静,她默不作声坐下来,月桂赶紧给她添了碗筷,笑道:“殿下多久没过来陪皇上用膳了,今儿个到有心了。”

    墨容清扬扒着饭,吃饭的动静一如既往的大,却默不作声,看着就不对劲。

    墨容麟扫她一眼,“你有什么事?”

    墨容清扬含糊的应了一声,“没事。”说没事,脸上却写满了闷闷不乐。

    墨容麟就纳闷了,他们兄妹仨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上赶子遇着事了?墨容晟无精打采,墨容清扬愁眉苦脸,他自个就更不用说了,满腹心事,时不时就要长吁短叹一番。

    他问,“和宁安吵架了?”

    墨容清扬扒饭的动作滞了一下,闷声摇头,“没有,我犯得着跟他吵么?”

    墨容麟先还只是试探,听到这句,便知道自己猜对了,瞧瞧这都是什么事,天底下顶顶尊贵的皇帝和公主,要什么有什么,偏偏情路坎坷,求而不得。

    他对妹妹生出一份同命相怜的心来,说,“你别愁,这事交给皇兄来办,只要你点头,皇兄就能让你得偿所愿。”

    墨容清扬愕然的抬头,懵了一会儿,琢磨出点意思,恼羞成怒的叫了一声,“皇兄,你别乱来!”

    墨容麟哼声冷笑,他是皇帝,怎么乱来都不为过,今天晚上,他就到凤鸣宫去!

    喜欢家有王妃初长成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家有王妃初长成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家有王妃初长成 爱搜书 家有王妃初长成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家有王妃初长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墨子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子白并收藏家有王妃初长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