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二十八章 那是什么光?(w字更新第二天)

    被操控的墨王卫所发出的最后一句话,传递至九玄界前线指挥部的中枢,声音久久萦绕。

    但是不等惊怒交加,不明时态究竟如何的九玄界高层如何应对,已经完成了自己所有任务的宸王卫们便开始了最后的举措。

    已经成为废墟,满是飞扬尘土和血气的墨王要塞中央,被清理整齐的大厅中,一具具残破不堪,缺手断脚的尸体被堆放整齐,甚至就连血液都在一股神秘力量的作用下没有流出,而是留存在尸体中。

    所有面色或是淡然,或是冷漠的卫士们,带着沾血的铠甲和刀剑,他们将所有墨王卫的尸体堆积在一处,然后齐声高颂赞歌,激发了以血绘制而成的巨阵。

    “——无真理,无命运。”

    “——无天道,无至高。”

    “——无恒长,无不朽。”

    “——绝无完满,绝无能。”

    “——夕日之光,薄暮悠长——”

    “——万事万物,万色万象,绝无救赎,绝无意义。”

    锵,一声金属的震鸣。

    高声赞颂的中途,为首的一位眉目淡薄,面容苍老的宸王卫拔出了自己的佩剑,然后干脆利落地抹了自己的脖子。

    他是天尊后裔,鲜血是明亮的紫红色,充满灵力的灵血并没有四处飞溅,而是在半空悬浮,凝聚成了一片闪烁着,玄奥诡秘的图腾阵路,阵路周边有着一层层闪烁的符文云纹,不断闪现又消散。

    “——礼赞黄昏,示我终途。”

    佩剑并非凡物,上面有着古老的纹路闪动,能破灭灵魂。

    以此剑自杀,这位宸王卫却没有半点恐惧,也没有半点寻常邪教徒的兴奋,反而仍然平静地低声赞颂,然后闭目而逝。

    “——礼赞黄昏,示我终途!”

    与此同时,其他宸王卫也都肃然地齐声高颂。

    这消息是怎么回事?

    此刻,玄帝刚刚接到前线的消息,祂先是讶然起身,询问消息的来源究竟是谁。

    没有人比祂更清楚地球一方绝不会主动进攻,这消息背后绝对有问题。

    但就在祂惊怒之时,忽然之间,一丝本能的震颤自灵魂的最深处传来,那并非是任何灵魂传讯,也不是心血来场的警示:玄帝知晓,那是和昔日灵气复苏之时,祂忽然听见的,似乎源自于古老尊主应召类似的声音。

    但是这震颤却和那名曰‘终结’的尊主不同,它就像是白昼突然黯淡,黑夜即将到来,暧昧地分割了一切,却又并非是一切,只是预兆着一切末路的黄昏。

    祂不和任何人沟通,也不响应任何召唤,祂不做任何事,甚至就连存在都想否定。

    只是祂那追随者自顾自地借了一丝祂的力量,祂自然也毫无所谓。

    所以黄昏已至。

    这,这究竟是什么?!

    感应到极度危险的气息,没有任何犹豫,玄帝的身躯化作流光,祂自地底深处的钧天领冲天而起,转瞬便抵达了九玄界的高空,九玄帝君警戒地抬起头,眺望时空门所在的方向。

    然后祂便看见,在那里,原本因为两界潮汐大阵而汇聚的灵气之云分开了。

    就在此时此刻。

    无论是时空门这一边的九玄界,还是彼端的地球,甚至是两个世界之间的虚空,所有的人,所有的兽,所有的灵,都看见了那一道晦暗的光。

    阴云弥盖的天空之上,灰色的云层就像是冬日时人口中吐出的白雾那般层层散去,展露出了九玄界如今正高悬天际的三颗星辰,光辉映照之下,宝石一般瑰丽的蓝紫色天空逐渐黯淡了下来,就像是被覆盖上了灰尘,又像是经历了漫长时光,所以褪色的老照片。

    地球青州高原,戒备的正国军队齐齐抬起头,怔然地看向自时空门中溢散而出的那一抹光晕,而仅仅是这一抹光晕,便刺出数十万米,直入宇宙,宛如裂缝一般在大气和高穹中纵横——而裂缝周边,所有的灵气都逐渐转为惰性,光辉也不在明媚,就算是天空中绽放的雷霆之音也都变得沉闷低哑,不再清晰。

    “时空裂缝!?”

    正在前线督战,注视着这一幕的道圣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许多人都能看见这光辉,但却只有少部分强者能理解这光辉中的力量,而在灵气复苏前就一直都在关注那纵横于宇宙之间,仿佛撕裂了整个世界的时空裂缝的道圣,甚至从这黄昏之光中感应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不,不对,并不像,或者说,并不仅仅是祂。”

    “但是,这个力量,绝对和那纵横整个宇宙,苏昼口中的,已经破碎的‘伟大封印’有关!”

    此刻,九玄界,墨王要塞。

    以其为中心,一切都陷入静谧和停滞,就像是永恒死寂前的剪影。

    一切风,甚至就连光都暂停了下来。

    距离墨王领最近的三个王领要塞,被薄暮之光彻底笼罩,虽然很多卫士在异况发生的时候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后撤,但仍然有大量人员被光辉笼罩,然后就这样,像是时间暂停了那般,僵立在原地。

    紧接着,就像是从一开始就腐朽到了极点那样,万物化作灰尘,消散于风中。

    不过,云王领要塞,因为之前就得到过提醒,再加上云王柏云天自己正好就身在前线,所以撤退时最为迅速,受损最小。

    “这,这是什么玩意?!”

    虽然之前和自己的卫士们说的确有大事需要注意,如今被诸位云王卫视作九救命恩人崇拜的柏云天一脸懵然,毕竟他警惕的根本就不是这件事。

    而在撤退的中途,柏云天不禁转过身,茫然地看向身后那黯淡的光晕。

    虽然仅仅只存在了一瞬,但是万物衰亡,濒临终末的气息扩散而出,就连地表之上生机勃勃,数千年无灵环境都未杀死的黑森林都彻底枯萎腐朽,变成尘土。

    这是,这是虚无教团的力量?!

    他们在干什么?

    与此同时,正在和理圣一同在珠穆质量加速器周边,分析相关技术问题的瑟诺斯提亚文明大使,塔因·先知也注意到了位于隔壁青州的异常气息。

    这位外星友人登时面色突变,他的表情变得极其凝重:本以为地球这边,可能会是净土,没想到昔日的黑域中,也有虚无教团这些怪物存在吗?

    “虚无教团?那不是宇宙中的古老尊主信徒组织吗,地球上的,应该不算是虚无教团吧?”

    马上就要退休,给苏昼让圣席之位的理圣眨了眨眼,有些不解。

    他虽然能感应到远方的气息极其危险,尤其是对于他这这位当初灵气复苏前,就已经九十多岁,曾经感受过‘年老夕阳’之苦的老者来说,那光芒中的力量隐隐给他一种‘注定的归宿’之感,令这位圣席感觉极其不适。

    不,不一样的,先生。

    侧过头,塔因·先知肃然地回答理圣的疑惑:虚无教团,和其他所有宇宙中可能存在的神秘组织,邪恶教派都不一样……他们是一体的。

    只要是生命组成的组织,就必然会有内部分化,内部派系,相隔几个星域,就可以分化成几个不同的组织,别说上下一心,就连交流都有问题……这是绝大部分星际组织,乃至于智慧生命的问题。

    就算是我们瑟诺斯提亚人,内部也因为诞生的活星球不同,所以隐约也有派系,长老中也有相关的利益纠纷。

    但是,虚无教团不同……他们所有人的思想,目的,甚至是思维算法,都因为他们崇拜,追随的那位彼界邪神,达成了最高的‘共识!’

    如此说道,这位瑟诺斯提亚人甚至握紧了拳头,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感觉到了畏惧:所有‘薄暮’的信徒,天然就是盟友,他们之间没有隔阂,没有提防,永远可以精诚合作,为了目的甚至不惜牺牲自己……

    不对,牺牲自己,就是他们的目的!

    正因为如此,没有任何内斗和权利斗争的他们,才能成为横跨星空,乃至于遍布整个宇宙,甚至是复数宇宙的超级组织!

    “这,怎么会……”

    听到这里,理圣不禁睁大双眼,他有些无法理解这种组织的存在。

    地球上的各大神秘组织,深空呼唤者是一人成军,所以不算。

    而无论是圣蛇灵连祷会,亦或是天神降灵会,本质上内部都有各种派系分化。

    连祷会依照地域分布,美洲和亚洲几乎是两个同名的不同组织,不是大仪轨的话,基本不会联手。

    而天神降灵会更是因为崇拜的天神不同,天生就有极大的隔阂……别说是精诚合作了,如果不是被世界围剿,天神降灵会内部就该开始互相争斗。

    互相分化斗争,本来就是智慧生命的本性——但凡生命只要有‘自我’和‘其他人’的区别,有着‘利益’和‘好处’的意识,就绝无可能达成百分之百的合作。

    即便可以,也不可能长久维持。

    但是黄昏教团,原本就是违反生命本能的组织,他们自带毁灭性——这些怪物不畏惧死亡,更没有利益的概念……根本无法以常理道之。

    塔因·先知的语气,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有些愤恨,有些困惑,甚至还有一些恐惧……这位大使沉声道:非要说的话,他们都是你们地球人口中的‘精神病’,每个人都病的厉害!

    更重要的是,虚无教团这种组织,就像是……就像是你们地球的蟑螂那样,只要你能看见一个,就代表他背后肯定还有更多的教团成员,有一个,就有一窝!

    实在不行,他们还会召唤其他地域,乃至于其他宇宙的虚无教团强者前来支援,当真是打又打不死,剿灭也剿灭不掉,难缠无比,不然的话,当年我们就联合其他宇宙势力和银河上国,将他们灭剿灭了!

    “居然如此……看来九玄界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

    理圣此刻也眉头紧皱,他与塔因·先知一同看向青州时空门处溢散而出的薄暮之光,神色忧虑:“不过,你的意思是说,黄昏教团,是天生带有毁灭性的组织?”

    “意思就是说,那并非是九玄界官方的力量?”

    当然不是。

    塔因·先知微微摇头,祂的语气沉重:虚无教团就只是虚无教团,他们从不和任何组织合作。

    原本……我们瑟诺斯提亚长老团,本来是希望能请动苏教授出手,配合我们,前去剿灭可能存在于‘贸易联盟’昔日母星系的虚无教团银河系总部,顺便让地球人理解一下,虚无教团究竟是一个何等可怖的组织,为未来的联手做心理准备。

    但现在看来,也不用苏教授前往宇宙彼端,在地球,就能知晓虚无教团的可怖。

    而就在外星大使忧虑之时。

    异世界的领导者,此刻也同样陷入了烦闷。

    ……墨王,宁王,以及麝(she)王,三道防线灭?

    两界潮汐大阵,云端的王座之上,亲自召集前线将士询问情况的玄帝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只是表面上,祂的确语气平静,没有轻易动怒:云王,镇王和岁王因为行动较快,距离较远,所以得以保?

    那看来损失还不是特别大,虽然需要安抚墨王等人,但至少也不是损失部亲卫。

    虽然玄帝此刻看上去并没有生气,但是其他接受询问的将士都战战栗栗,冷汗直流。

    谁能不畏惧?

    虽然玄帝口中说的简单,但那可是上千位精锐修行者!

    固然,九玄界修者众多,但那不过是普通的修者罢了,能成为王卫的修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如果非要拿来比较,一个个都起码是军中兵王,每一个都有着独到之处。

    他们的修为大多都是先天巅峰,人仙境界都有不少,堪称九玄界最顶端的战斗力。

    可如今,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这在整个世界都算是精锐但今却部都死了,毫无价值,就像是梦一样。

    玄帝不生气?

    怎么可能!

    当然,这些将士的恐惧的确毫无必要,因为玄帝再怎么愤怒,也不会将怒气撒在这些普通的前线将士身上。

    退下吧。

    挥挥手,王座之上的玄帝吐出一口气,祂遣散了几位旁观了程的前线将士,这位九玄帝君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

    而等祂再次张开眼时,被无尽愿力笼罩的玄帝目光变得冷厉起来。

    传宸王,来大阵深处,面见朕。

    此时,玄帝的语气彻底变得肃穆,冷漠,自称也变了。

    帝君和地仙的威严同时释放,令原本因为黄昏之光而恐惧动摇的前线霎时间为之一肃。

    不久后,得到玄帝召见的宸王,便平静地抵达了两界潮汐大阵的最深处,然后跪在了玄帝面前。

    此刻,宸王浑身上下的法宝,灵兵,乃至于作为灵器的外甲都被剥下,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平常长袍。

    “拜见陛下。”

    阵前叩首,他语气恭敬地说道:“不知陛下传唤小王何事?”

    是你捣的鬼吗?

    此刻,玄帝的语气已经变得冰寒无比。

    即便城府深沉,性子平和如祂,此刻也忍耐不住怒火:宸王,这事情,是你做的吧?

    祂从王座上站立起身,俯视着眼前跪在地上的宸王,声音如雷鸣震荡:我知道,你是主战派,你是天尊后裔,你意图回到仙天,寻回失落的传承,重拾你先祖的荣耀……为了稳固你宸王领的统治,你甚至和不知来处的外界邪神签订契约。

    这些我都忍了——因为你也是为了稳定九玄大局作出的选择,就像是云王那般,他也有外界之神的气息,但不过是和对方交易,换取物资,令整个领地可以平稳发展。

    如此低喝,玄帝见宸王仍然默不作声,还以为是自己的言语不够激烈,便又冷笑道:终结九玄的旧时代,开辟新的未来,这是我多年来的愿望,为了它,我可以假装看不见许多事情,纵容你们的许多举动,一切都是为了终结这一切。

    但你看着九玄界,谁又不是天尊仙神之后?谁家没有个显赫的先祖?就连我,难道不也是赤帝血脉,持有炎融正法吗?我难道就不想回仙天祖地,祭祀先祖,重归正统?

    宸王,你为了挑起两界大战,放纵卫士突袭友军,虐杀同胞,甚至勾连外界邪神,这该当何罪?!

    表面上声色俱厉地道出这么一段话,玄帝心中却冷静等待着宸王的暴起发难,展现出自己的底牌,亦或是瑟瑟发抖,祈求宽恕。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宸王绝无幸免之理,无论是为了权威,还是仅仅是为了那些死去的无辜将士,作为九玄帝君,祂今日都要亲手手刃了眼前的这位封王,宣告整个九玄界仍在祂的掌握之中。

    宸王自然也理解这一点,所以无论是为了活下来,还是最后的挣扎,他都应该有所动作。

    但是,玄帝搞错了一件事。

    宸王本就没有打算活下来。

    也没有打算挣扎。

    “死罪,陛下。”

    苍老地封王直起腰,他站立起身,直视着眼前的玄帝,脸上久违地带起了一丝真实的笑意:“我该死了。”

    “终于能摆脱枷锁——终于到了这个时刻。”

    什么?

    一时之间,就连玄帝也没搞懂宸王的逻辑,祂从未见过有可以如此开心,如此释怀地说‘我该死了’的人了。

    在祂这位‘正常人’来看,任何事都应该有目的,有意义。

    宸王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挑起两界战争,令作为主战派的自己活得更大的权利,也令几乎完军国化的宸王领可以缓解境内纷争,转移矛盾。

    只要战争一开始,他就是赢家,至于战争结束后九玄界会如何……反正总比现在好。

    祂甚至觉得,宸王说不定是想要趁着灵气复苏,各位封王的实力大增,所以想要独立宸王领建国,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投降仙天,一场仗,赢两次。

    可玄帝猜错了。

    而且很显然,宸王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这位蹉跎了一生,终于等到了灵气复苏,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喜悦,也并没有任何不满,满心空无的老者,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不过是牢笼。”

    “但凡是存在的,就位于牢笼里,宛如被囚禁的玩物,茫然不知所措,毫无意义。”

    “众生的诞生毫无意义,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错误。反倒是彻底的消亡,才是真正的解脱。”

    睁开眼,他看向玄帝,目光中带着一丝怜悯和不忍:“陛下,历代的陛下,挣扎了数千年,直至如今……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区区一小狱卒罢了。”

    “如此艰苦,带着未来注定消亡的这群九玄人挣扎在囚笼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如归去,作出真正‘自由’和‘正确’的选择。”

    ……你疯了。

    察觉眼前之人已经完无法交流,玄帝不禁深吸一口气,缓缓握紧右手:宸王,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疯的,但倘若想死,觉得一生毫无意义,就自己去死好了。

    为何殃及其他还想活的无辜将士?!

    对此,宸王并没有回话,他只是仍然平静地凝视着眼前的玄帝。

    而玄帝很失望。

    所以,炽烈的火光开始在祂周身闪耀,天帝级修法炎融光照世间真灵本印之力正在运转,令极度的高热和神光幻化成赤金色的铠甲,覆盖在身。

    如今,正是两界互相试探之时,前线三王领覆灭,九玄界防线缺口大开,无论是战争还是僵持,九玄界都彻底失去了主动权,甚至就连两界潮汐大阵都无法保证安危,而众多将士更是因为远方那突如其来的毁灭而感到不安恐惧。

    作为领袖,玄帝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最狠辣的手段,镇压一切不从。

    而再也没有什么,能比一位犯乱封王的头颅更能震撼不从。

    躁动的力量澎湃着,汹涌的如同恒星上翻腾的日冕浪潮,当地仙高阶的玄帝含怒出手之时,九玄界地表就像是出现了一颗小太阳,灼热的风骤起,横扫方圆数百里,所有灵气都仿佛被炽金的光辉贯穿,点燃,无法被其他存在动用。

    ——炎融正法,光照世间,真灵归一,唯道为尊——

    大风起,灰烬和尘埃的味道弥散,盖过了之前的黄昏死寂。

    世界突然变得狭小起来,对于宸王而言更是如此。

    因为,有一只释放着恒星光辉的巨掌,正对着他头顶当头压来,就像是苍穹崩碎,天星陨落,充满了毁灭和惩戒的力量。

    作为人仙巅峰的宸王,面对地仙的力量,毫无抵抗之力。

    但是,面对如此绝境,这位追随黄昏的老者,却笑了起来。

    “生命不能主宰自己的诞生,但能主宰自己的归期,这就是不自由中的自由,不正确中的正确。”

    面对玄帝的含怒一击,宸王只是张开双臂,平静且带着喜悦道:“而我,便是现在了。”

    紧接着,在巨掌落下之前,他的躯壳就便层层崩碎,那苍老的躯体看上去根本就不是由血肉组成,而是某种莫名的物质凝聚,是遮掩宸王内在非人本质的外壳。

    如果是苏昼在此,他便能惊觉,这一幕异常像是昔日他第一次看见黄昏真魔,看见那吞噬了普通人灵魂,以真灵灵魂为壳,遮掩自己‘真魔’本质的场景。

    ——如若说,当初他看见的真魔,不过是刚刚诞生的幼虫……那现在,这里存在的,便是一头真正成熟,乃至于完体的黄昏真魔!

    一团昏黄色的光团,就这样从宸王的体内浮现,释放着空无晦暗的气息。

    而玄帝的炎融法印已经压下,面对这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但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光团,祂当然不会留手。

    净世之炎即便是神金也能焚烧殆尽,再加上古老尊主传承的强大神通,帝君相信,即便是天尊法宝,如若无人持有操控,面对祂这一击也当严重受损。

    可,倘若,有些人的存在本身,就是期待着被毁灭,又该怎么办?

    就在昏黄色的光团,被炽金的火焰吞噬的刹那,一道光迸发而出。

    一时间,所有感应到不安气息的九玄人都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头顶。

    而在那里,天地之间。

    有一道薄暮之光笔直伫立,宛如利剑,又犹如通天高塔。

    它贯穿了天空,大地,乃至于宇宙虚空,自无尽遥远地时空彼端,横跨无穷距离而来。

    隐约能听见,宸王最后带着笑意的声音。

    “——黄昏已至。”

    “此乃终末之时。”

    而就在此时。

    宇宙的彼端。

    亚空间和现实宇宙重叠的辽远星域之中,黯淡的红巨星闪耀着晦暗的光辉。

    它缓缓旋转着,令大量超高热的恒星气体溢散,将整个星域化作极端的死寂之地,所有靠近它的星体都被高热的恒星气流灼烧,地表化作熔炉绝地。

    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整个星域被笼罩在了昏黄的薄纱中。

    但是,就在这颗红巨星的行星轨道上,却有一个完由机械构成,即便是被高热灼烧,却没有半点变化的‘人造星体’正在安静地悬浮,并释放着淡银色的灵能光辉。

    贸易联盟,中央主星系——首都主星贸易中枢。

    直径足足有六万零四百二十公里的巨型机械行星上,有着接连不断地灵能脉冲闪烁,即便是因为灵气断绝,寂静时代的到来,沉寂了数千年,可这人造之星却依然完好无损,如同梦中的天神的城池一般,瑰丽,坚固,且不可摧毁。

    而就在此时,有一道昏黄的光芒,自这星体上的某一处亮起。

    仿佛是召唤,又似乎是提示。

    星河第三旋臂处,有降临的仪轨,一位教友自灭,呼唤援军。

    星体之上,有数个强大且淡漠的意识正在互相交流,灵能闪动间,有巨额的信息传输,将九玄界和地球的相关实力对比以及各式资料都说明:纯粹的毁灭任务,挑起仙天,九玄两界战争,亦或是直接动手毁灭。

    谁去?

    ——我这里要负责摧毁拉瑞亚星域的三恒文明,暂时抽不出空。

    ——正在毁灭亚空间蜉蝣虫族第九母巢,战况很激烈。

    ——清剿阿芙伦星云原生文明中。

    同样漠然的声音响起,听上去似乎很是敷衍,但是都作出了准确的回应。

    而这段对话,倘若有其他银河系大势力听见的话,必然会惊愕无比。

    因为这段对话中的几个对象,根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无论是阵营还是来源都千奇百怪。

    拉瑞亚三恒文明是寂静时代之前,就知名的星际文明,他们崇尚独立于星域争端之外,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一直都游离于银河系文明大舞台边缘,算是颇为寂寂无名,可却有着相当实力,仅次于诸位上国的强大文明。

    当初有一个区域性的星区霸主想要挑衅三恒文明,彻底统治周边的星空,尝试达成进阶上国的条件,结果却被平日毫无存在感的三恒文明碎了母星,就连母恒星的太阳都被做了戴森球。

    而亚空间蜉蝣虫族,则是巢穴遍布多个河系,整个可观测宇宙估计都有分布的真·宇宙种族,它们凭借亚空间通道来往于各大河系,巢穴也位于亚空间中,算得上是宇宙一害,经常会有比较孤立的文明被它们覆灭,啃噬一空。

    寂静时代,蜉蝣虫族暂时消失不见,可灵能回归后,这些宇宙害虫再次出现,令原本以为它们灭绝的诸多文明大感头疼。

    至于阿芙伦星云中的原生文明,谁都没听说过,大几率是最近这么几千年才刚刚出现的原始文明。

    但即便如此,仍然被这些声音视作目标,慎重地进行毁灭。

    不过,这并不奇怪。

    因为,无论是善是恶,是强大还是弱小,是古老还是年轻,是原始还是先进。

    虚无教团部一视同仁。

    但凡是意义和存在,就是他们的目标。

    接受任务。

    询问了几个声音,没有答复后,又过了一会,总算是有一个声音响起,带着隆隆的嗡鸣,似乎是电流中的颤动:请示,目标实力……是否最高不超过第五级灵能者。

    有可能出现α级灵能者,依照求援教团成员的纪录,那是一个极端发达的超级灵能文明的后裔,不排除他们的底牌中有α,乃至于Ω级遗物的可能。

    或者说,有才对,没有才奇怪。

    好。情报已收录,开始进行分析……分析完毕。

    询问的声音很慎重,并没有任何轻视的意思,但回答的声音却非常迅速,没有一丝一毫因为敌人的强大而迟疑的意味:出发。

    而就在‘出发’之声响起的瞬间,巨大的机械星体上,登时亮起了无尽的昏黄色光辉,宛如一道深入宇宙深空的灯塔。

    而后,光芒黯淡。

    没有任何废话和效率上的浪费。

    应下任务的存在已经开始跃迁,前往时空的彼端。

    银河系第三旋臂,太阳系,地月系,地球。

    2019年,5月1日。

    深夜。

    南海沿海边缘的沙滩上,一对看似平凡的夫妻,正在夜晚的岸边散步,看着明亮的月亮和璀璨的星空,轻声谈笑着。

    此刻,能看见,在那释放着淡黄色月光的侧面,有一圈比月光更加明亮的彩虹光圈正再缓缓扩大,缓缓抬升。

    沙滩周边,也有其他正在散步的游客,他们大多都惊异地抬头,对着天空指指点点,发出赞叹的声音。

    对此,这对夫妻却颇为感慨。

    “哎,咱们家儿子,怎么就能变成树了呢?”

    苏母宁时雨长叹一口气,语气说不上是骄傲还是忧虑,这位已经是资深教授职介的女士看着月亮上的光晕,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自家孩子爽朗的笑容,以及如今那奇形怪状的神木战舰模样。

    登时,她又叹了口气:“都怪你们老苏家的什么应龙血脉,咱们儿子变得这么奇怪,都是你的错!”

    “不是,我们苏家的应龙血脉淡薄的几乎没有,那小子觉醒的几率约等于零,更何况他现在这模样和应龙有什么关系!”

    苏父苏北落登时叫屈,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洪州负责处理超凡者案件的他好不容易休个假,便带着妻子来南海旅游,过段时间还打算去天池界域走一走,享受一下原生态异界游和二人世界。

    但谁知道,自家儿子在月球背面放的光实在是太大了,作为电灯泡实在是过于合格,但凡是晚上出来,半个地球的人都能看见他。

    类似的话题,已经说了三四次,每次苏北落都大感头疼,不知道如何解释,苏昼如今的这些形态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他虽然是某天仙的亲父,但不会变龙,不会变鸟,更不会变树和战舰。

    这大概也是烛昼血脉的为难之处——身为烛昼的父母,总是非常辛苦,甚至会怀疑自己的血脉来源。

    而就在此时,忍不住抬头,看着月上光晕的苏母突然目光一怔,然后轻声惊呼道:“咦,孩子他爸——你瞧!”

    “那孩子在干什么呢?怎么月球上光越来越亮了?”

    “谁知道呢……”对此,抬头睁大眼睛望月,却什么都看不清楚的苏父自然也是一头雾水,他摇摇头,无奈道:“反正咱家孩子,做什么都不奇怪……咦?!”

    话说到一半,苏父登时也发出一声惊呼。

    “那小子……在干什么?”

    因为,月球的背面,骤然亮起一道凝实无比,朝着宇宙深处急速蔓延,延伸至深邃黑暗中的光流。

    虽然这利剑一般,刺向不知何处的光流在延伸了一会后,就突然从中截断,但是已经来往过异界好几次的苏父苏母知晓,那应该是时空门开启,光流穿越空间的缘故。

    至于那时空门究竟通向何方……

    这个问题,暂时无人能回答。

    太阳系,木星轨道处。

    因为地球周边,成百上千时空门,多界灵气对流造成的影响,整个太阳系,除却地月系的一小片位置,以及木星轨道处,受到这颗气态巨星影响,而稍显平静的区域外,来自外界的亚空间轨道行进以及灵能跃迁都无法作为目标。

    换而言之,倘若有异星来客想要通过非常规航行手段抵达地球的话,其出现之地除却防备最森严的地月周边外,就只有木星轨道周边。

    而就在此刻,伴随着一道暗金色的时空门骤然开启,一个怪异且庞大的身影,就这样从时空彼端浮现。

    仔细看去,便能察觉,那是一颗呈现球体的怪异战舰,它周身披挂着各式各样的狰狞装甲,无数炮口和武器架台以一种毫不美观,但却极其合理的方法铺设在其周身的每一处。

    它就像是毁灭亲手铸造的杀戮机器,浑身上下充满了破坏,灭绝和杀戮的味道。

    正如同它的起源那般。

    黄昏眷族-石心灭绝者AI。

    代号为‘亚达特’的叛变中枢智脑,响应遥远彼端,同为虚无教团所属的教友呼唤,穿越时空,抵达这偏远的第三旋臂星域。

    一诞生,就夺取了母文明所有武器权限,灭绝了自己创造者的中枢智脑,在这数千年间一直都游荡在早就成为废墟的星球之上,即便是为自己打造了最坚固的战舰躯体,可以离开那片毫无意义的废土,可是虚无的宇宙真空中也不存在任何意义。

    直到源自虚无的呼唤,令它醒悟,知晓了黄昏的真意。

    意义……本就没有意义。

    除却最终的结局。

    正如同它的诞生,以及它的行为。

    毁灭文明,这便是AI亚达特的任务,在彻底自灭前,并不希望诞生,但却毫无选择的它,所需要做的,就是令万物众生都复归最初的自由……

    也就是‘不存在’。

    灵能归来的这么五年,在虚无教团的教友帮助下,加载了最先进跃迁引擎以及亚空间巡航技术的它,早已覆灭了数十个繁荣等级或高或低的文明,正如同它昔日的创造者那样,变成了一堆堆或是碳基,或是硅基的焦炭铁渣。

    想来,这一次的目标,‘九玄’和‘仙天’也不例外。

    开始进行星图对比……对比完毕,展开任务。

    迅速地查询了周边的星图,确定自己没有跃迁出错的黄昏眷族立刻就进入了下一步骤,没有半点浪费时间:开启毁灭形……

    警告——侦测到时空反应!侦测到超高能反应!

    但是突然,突如其来的时空波动,以及高灵能反应,打断了毁灭AI的任务步骤。

    不远处的木星轨道彼端,突然亮起了一圈青色的时空门……那正是月球挪移大阵启动时的光晕。

    异常反应——搜寻应对措施……无。

    感应到不远处传来的时空波动,以及突然浮现出的明亮闪光,这位没有反应过来的黄昏眷族核心处理器中,登时浮现出这样一丝疑惑:那是什么光?

    因为它看见了,在时空门的彼端,光芒的源头处,有着一颗似乎已经开始拔出根系,缓缓起飞,似木似战舰的庞然存在。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它的气息,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发起了攻击。

    现在并不是疑惑的时候。

    启动应急措施,开启护……QRH2534#@T@Td1

    第一时间,AI亚达特就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可是,攻击来的实在是太快了。

    指令还未下达,煌煌暴起的光芒便吞没了它。

    然后……

    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喜欢怪物被杀就会死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怪物被杀就会死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怪物被杀就会死 爱搜吧 怪物被杀就会死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怪物被杀就会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阴天神隐并收藏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