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几人一听,一蹦三尺来高,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赶紧收拾了一下,乔装打扮,出了沈阳城,直奔河东。

    再说袁崇焕,这段时间忙得是不亦乐乎。上任这么久了,一直没有丝毫进展,现在不费一兵一卒,就向前推进了三十里,多少有些得意。率大军一边往前推进,一边不断发排修筑工事,按他的想法,一定要把这些孤立的小镇都连接起来,形成一道坚固的壁垒,再安上红夷大炮,让那些奴酋闻风丧胆,永不再犯。

    到了河东衙门处,早有下面人把衙门给收拾了出来,变成了临时指挥部。

    白天,袁崇焕四处游走,指挥筑城修建的工事,晚上则回到这里休息。

    第三天夜里,袁崇焕突然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指挥千军万马,杀得皇太极的八旗军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兴奋得睡觉时都咯咯直乐。早上醒来后,神清气爽,身上下说不出来的痛快。

    到了第四天,袁崇灿夜里突然头痛,发了高烧,下人赶紧请来大夫给瞧病,大夫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毛病来,开了两副药,让袁崇焕卧床休息两天,不能再奔波劳累了。袁崇焕也以为是这几天奔波劳累所致,有些水土不服,也就没有当回事,就在家静养了两天。这病说来也怪,一阵好,一阵坏,好时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坏时,头痛欲裂,身抽搐,这可急坏了手下人。

    书中代言,这场病确实不是一般的玻袁崇焕住进河东衙门,屋里院里的风水早被魏宝山给做过了手脚,气场紊乱,阴阳无序,导致袁崇焕萎靡不振,精疲力竭,再加上杜拉尔·果果的拘魂术,这才使袁崇焕突然间就得了一场怪病。

    萨满认为万物均有灵魂,但是又与道教的“三魂七魄”一说有些不同。萨满认为人的灵魂有三个,一是命魂,人与各种生物都有命魂存在。二是浮魂。浮魂有两种形态,分别是梦魂和意念魂。梦魂存在于人和高级禽兽鸟虫中,可以不完依附主体而生存,可以暂时游离徘徊于主体之外,形成梦象;意念魂比梦魂可活跃,占卜、暗示、慧测、灵技等超常的特能都源于这个魂魄的潜力。三是真魂。藏于牙齿、骨窍、头发中,能永世长存,不会随着死亡而消失。在萨满术中有一种招魂术,就可以做法招回死人的真魄与之交流,甚至可以与之对话。

    萨满的招魂术分为三大类:其一是招命魂,如常见的厌魅之术,就可以通过画符、布偶拘魂等手段,折磨人,使人生病,久治不愈;其二是招浮魂,最常见的就是梦占术,或是入梦术,萨满入睡后,在梦中可以占卜过去未来,也可以制造梦境给某人;其三是招真魂,可以招来死人的真魂附体,与之交流对话。

    杜拉尔·果果用的拘魂术,拘的就是袁崇焕的命魂,本来以为借助魏宝山布置好的风水阵法,可以使袁崇焕重病卧床不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袁崇焕的命魂竟然有一缕金光护持,这缕金光极有韧性,几次拘来的命魂又都被其挣脱走,这才导致袁崇焕时好时坏。

    杜拉尔·果果接连尝试了四五天,起初以为是自己不太熟练,没往别处想,不过试过几次后,每次差不多都在同样的关头上功亏一篑,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儿。猜测可能是袁崇焕身上有什么护身符一类的法器,要不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不管怎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定要把袁崇焕拖在这里,最少也得坚持半个月,否则就会坏了汗王的大事,想来想去,杜拉尔·果果咬了咬牙,下决心改用萨满里更为厉害的一种拘魂术——缚魂入骨,再去斗斗那缕金光。

    萨满术施法时对萨满本身的要求极高,不同的巫术有不同的仪式,繁简不一。就像缚魂入骨这种巫术,也是萨满中很复杂的一种巫术。需要施术者不吃不喝,中间不歇地连续跳够三个时辰,那就是六个小时。 别说穿着百十斤重的萨满神衣,就算是轻装上阵,连蹦带跳,一般人也绝对坚持不住四个小时。跳完后,一方面要宰杀大量牲畜祭神,另一方面,需要施术者自我入定,相当于催眠差不多,自身的命魂会交由舍文控制,在这期间,一定不能受到外力打扰,稍有不慎,自己就会命丧当场。

    正因为这种巫术施展起来极为凶险,所以杜拉尔·果果一直没有使用,眼下实在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铤而走险,试试看了。

    第三十六章萨满术缚魂入骨茅山术七煞锁魂

    当夜,月黑风高。

    一座普通的院落里,大门紧闭,天井当中,杜拉尔·果果穿着萨满神衣,法相庄严,迎风而立。对面的香案上已经点好了香烛,备好了贡品。

    魏宝山四外看了看,对杜拉尔·果果说:“果果,你放心吧,有我和师叔在,肯定没问题。前后门都锁好了,别说是人,连只猫都进不来!”

    杜拉尔·果果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折身跪在神案前,默默低颂了几句,然后把案上一字排开的十六盏油灯一一点亮,伸手又打开一坛酒,均匀地洒在地上。神案中间有五个用树根制成的神偶,神偶前摆着七星斗,斗里装着五谷杂粮,上面插三支粗大的贡香,香烟缭绕。

    杜拉尔·果果慢慢地走到天井正中,点燃了早就堆好的一大堆柏叶,不大一会儿,火光忽闪,天井大院都被火光照亮了。一切准备就绪后,开始正式拜神和请神。杜拉尔·果果赤着双足,面对神案跪拜,击鼓开始呤唱。唱了一会儿,就见杜拉尔·果果突然蹿起,急速甩动腰铃,双手配合击鼓。随后,把手中的鼓换成了扎枪,持枪不停地翻转起舞,围着天井正中的火堆转起圈来,开始“跑火”,速度越来越快。

    从掌灯时分一直跳到后半夜,魏宝山和马伯通站着都累得直打晃了,杜拉尔·果果丝毫没有倦怠,仍旧一直跳个不停。一直跳到丑时左右,速度终于渐渐慢了下来,再看杜拉尔·果果,身就像被水洗过一样,汗水顺着脸颊滴滴答答地直往下淌,显然也累得不轻。就见她伸手抄起案上的一把匕首,在火苗上来回燎了几下,然后快速地划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一道血箭激射而出。

    杜拉尔·果果把血滴在案上的嘎巴拉碗中,足足接了小半碗血后,这才掏出一张符纸,点着后,左右晃了晃,把烧尽后的纸灰撒在了伤口上,说来也奇怪,伤口立时就止血了。

    碗放稳后,取出一根三尺多长的红线,放在嘴边“呸、呸、呸”唾了三下,然后结了七个疙瘩,绕在碗口上缠了几圈。用刀尖挑着一枚铜钱在火上烧烤,直到刀尖都有些发红了,这才把铜钱扔进了装有鲜血的那只嘎巴拉碗中。立时,“刺啦”一声,碗中的鲜血开始冒起泡来。

    杜拉尔·果果回身看了看马伯通,点了点头。

    马伯通早就准备好了,赶紧从旁边牵过一头黑羊来,抡起砍刀奔着黑羊的脖子狠狠地就是一下子。

    这把刀也真是锋利,刀光一闪,黑羊头“骨碌”一下便滚到了地上,黑羊尸体栽倒在地上,不时地还蹬几下腿。

    杜拉尔·果果从地上拾起羊头,摆在香案正中,端起那只嘎巴拉碗,把黑羊血接满后,再次跪拜在地,口中念着:“托日,托日,额都特仁,哈希都。阿日嘎度,阿日格拉乌仁。托日,托日,哒格乌萨,贝都马迪仁耶,贝希怒达恩仁!”

    念过之后,院子里突然刮起一阵旋风,绕着天井转了好几圈,然后突然拔地而起,朝着河东衙门的方向刮了过去。几乎就在同时,杜拉尔·果果盘腿坐在了地上,就像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

    先前杜拉尔·果果已经告诉了魏宝山和马伯通,施法之后,她会入定一个时辰左右,在这期间,千万不能打扰她,哪怕是只猫也不行。马伯通和魏宝山丝毫不敢大意,一左一右地分站两旁,一个盯着院前,一个盯着院后,充当起了左右护法。

    按下这边暂且不表,单说河东衙门。袁崇焕莫名发病,卧床四五日,一天比一天憔悴。整天都是昏昏沉沉的,好一阵,坏一阵,这可急坏了手下人。大夫找了无数个,可都没瞧出什么毛病来,只好开了几剂退烧药对付着。

    就在今天下午太阳要下山时,河东衙门突然来了两个客人,一个是瘦高挑的老道,还有是一个胖大和尚。

    老道头上戴着暖帽,身上披着灰色道袍,腰系丝绦,手里拿着拂尘,五绺须髯胸前飘摆,长得是慈眉善目,两只眼睛烁烁发光。看上去,能有六十岁上下。而那个大和尚长得却是膀大腰粗,一脸凶相,肚子往前腆腆着,脸蛋子往两旁嘟噜着,一对怪眼圆翻,穿着灰布僧衣,说起话来粗声大气,看着凶巴巴的。

    这二位正是前些日子从沈阳城铁匠铺逃出来的灯下无影于渡海和铁臂罗汉法能。这二人一直也没有离开沈阳,听说皇太极的军队主动退让了三十里地,袁崇焕领着人过来了,就打算有时间来这儿瞅瞅,顺道拜会袁崇焕。结果,突然收到消息,袁崇焕竟然一病不起,眼瞅着就要一命呜呼了,不由得大吃一惊。两个人一合计,感觉这里面有事儿,这才紧赶慢赶,终于在太阳落山前到了河东衙门。

    于渡海师承茅山教青城真人马青阳,精通正宗的茅山道术。医易两通,自然也掌握一些岐黄之术,要说医术如何高超不敢说,至少把个脉,开个方子还不在话下。

    说起茅山教,很多人都听说过,驱鬼除妖,法力高强。其实茅山教本身源于道教,是道教里的一个重要分支。道教在后来的发展中,逐渐分支出了“宿土、麻衣、众阁、真、茅山”五大分支,其中宿土主修工程修缮、建都立基,后世的一些风水学理论大多起源于宿土;麻衣则主修预测、占卜,大家比较熟悉的麻衣神相实际上就是麻衣理论的沿袭;众阁与真主修武学与修身,其中众阁讲求的是得道成仙、长生不老;真则主张激发人体本源的潜质,移形幻影、飞檐走壁,在真而言,至多算是修得小成。

    喜欢大清风水师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大清风水师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大清风水师 爱搜吧 大清风水师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清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舞马长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舞马长枪并收藏大清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