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你别每次都这样说,这是我的工作。”林嫂换上室内拖鞋走进客厅里,“对了,这里有一封你的挂号信,警卫刚才交给我的。”

    “挂号信?”她好奇的接过林嫂递给自己的信封,怀疑谁会寄挂号信给她。

    “嗨,妍妍,你今天好吗?婆婆有带糖糖来喔,要不要借婆婆抱一下?”林嫂疼爱的逗着妍妍。

    白凌将注意力从信封上移开。看着一脸想又不好意思的女儿,怂恿的说:“妍妍,要不要给婆婆抱一下?婆婆有糖糖喔。”

    “糖糖?”

    “对,糖糖喔。”林嫂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巧克力棒,在她面前晃动着,“借婆婆抱一下就右糖糖吃喔。”

    “要不要?”白凌问女儿。

    妍妍还在挣扎,看了看林嫂手上的巧克力棒,又看了看林嫂的脸,挣扎了好久,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妈妈。”她紧紧地圈抱住白凌的脖子,将脸埋进她怀里。

    “唉,第三十次失败。”林嫂感叹的说。

    “对不起,她比较怕生。”白凌歉然的朝她笑了笑。

    “没关系啦!我要开始工作了,今天有没有特别要我做的事?”林嫂将巧克力棒递给她,热心的问。

    “今天天气不错.我想把房间的床单和被单洗一下。”

    “好。”林嫂点头,“还有吗?”

    “我发现厨房下面的系统柜里好像有蟑螂大便,可能要麻烦你清理一下那部份。”

    “好。J

    “那就麻烦你了。”

    拿着信、抱着女儿走回书房,白凌任女儿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玩着计算机键盘,自己则将那封挂号信拆开来看。

    一拆开。一迭照片顿时从信封里散落下来,掉了满地。

    “妈妈。”

    妍妍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在她大腿上转身抱紧了她.而她却无暇安抚女儿,完动弹不得的瞪着那散落一地的照片——一张张她老公与某个陌生女子互动亲密的照片。

    她抱着女儿,面无血色的弯身将地上的照片捡了起来,然后一一的看过。

    那垒照片里的男主角是她老公涂圣,而女主角是一个看起来有着楚楚可怜动人气质的白哲美人。照片里.他们拥抱、谈笑、牵手、亲吻……

    瞪着他们接吻的那张照片,她的脑袋一片紊乱。

    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照片?

    是谁把这种照片寄给她,这样做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她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气息紊乱。鼻头酸涩,泪水凝聚在眼眶,好像下一秒就要决堤,可是没有,她的泪水竟然滑不下来,反而慢慢地从眼眶里退去。

    她眨了眨眼,觉得不可思议,看见深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的亲密照片,自己不是应该要大受打击、伤心欲绝、痛不欲生吗?

    可是除了一开始在毫无心理准备的状态下,情绪受到剧烈的冲击外,她的心情反而是愈来愈冷静、愈来愈放松.到现在……说真的,她感觉不到一丝伤心耶。

    白凌皱了皱眉头,感觉自己这样的反应好像不太正常,于是又用力的瞪着那张涂圣用唇碰触别的女人唇瓣的照片看了半晌,但平静的情绪还是没有任何改变。怎么会这样?

    难不成她以为自己很爱涂圣,可其实那只是一种自我催眠,因为知道徐圣是她现今唯一的依靠,事实上她根本一点都不爱他?否则遇到这种事,她怎么会感觉不到伤心呢?

    “这下糟了。”她喃喃自语,又迅速换了几张照片来看,但结果仍没改变。

    “这下真的糟了。”她皱紧眉头,又低喃了一句。

    她不爱徐圣吗?

    不可能的,她无时无刻不想他,每次想到他就觉得温暖、幸福:无时无刻不想让他抱进怀里亲吻,感觉他的体温、他的重量、他的味道、他的爱的话,这一切的一切如果不叫爱,那么什么才叫做爱?

    她应该是——不对,她肯定是爱他的,但是自己对这件事的冷淡反应又该怎么解释呢?

    左思右想了半天,白凌还是无法了解自己此刻平淡的心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犹豫了一下,决定出门找救星。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她想,一定有人可以帮她解开这想不透的疑惑的。

    一堆照片摊在咖啡馆最角落的一张桌面上,一群女人围坐在桌边,都瞠目结舌的瞪着那些照片。

    “哇!”这是习小羽看见照片的第一个反应。

    “天啊!”这则是温力雅的反应。

    “这哪儿来的?”这是元芷翎的反应。

    “竟然又来了。”这是湛娜的反应,这让众人在一瞬间转头看向她。

    “湛娜,你说什么?又来了是什么意思?”温力雅率先问道,脸上疑惑不解和惊愕好奇的神情和其它三张脸如出一辅。

    湛娜的表情微怔了一下,接着故作轻松的道:“没什么意思。”

    “怎么可能会没什么意思!”习小羽不相信的大声叫嚷。

    “湛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白凌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湛娜犹豫的看着她,眉头紧蹙,沉默不语。

    “娜姊,你别不说话呀,知道什么就说出来嘛,否则我们要怎么帮白凌姊?”习小羽开口催促,说完又忍不住忿忿地骂道:“涂圣那家伙真是个混蛋,竟然敢背着白凌姊在外面乱搞,真是——”

    “小羽,这事还不能确定,你先别这样说。”温力雅摇头打断她的话。

    “怎么会还不确定,物证都已经摊在桌上了不是吗?”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照片也有可能是合成的。”

    “是合成的吗?”习小羽闻言愣了一下,立刻把照片拿到面前,低下头来仔细的研究着其中真伪。

    “湛娜,你刚才为什么会说又来了?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温力雅继续先前的话题。

    湛娜若有所思的看着白凌,却始终不回答。

    “湛娜?”

    面对温力雅的紧追不舍,她突然用力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才不疾不徐的说:“白凌曾经跟我提过她离婚的原因,当年她也收过这类的匿名信件。”

    “什么?!”温力雅惊愕的叫道。

    白凌和元芷翎同时瞠圆了双眼,连原本认真的想从照片中寻找出合成痕迹的习小羽,都惊愕的抬起头来。

    “湛娜,你说的是真的吗?所以……”元芷翎迅速的看了白凌一眼,小心而犹豫的开口问道:“涂圣是贯犯?”

    “我不这么认为。”湛娜摇头。

    “可是你刚才说,白凌之前离婚的原因和这类匿名信件有关啊。J温力雅觉得她的话前后矛盾。

    “对,可是当年白凌跟我说,这只是导火线而已。”

    “导火线?娜姊,你可不可以把话一次说清楚,不要说一句停一下啦,真是急死人了!”习小羽着急的嚷着。

    “这件事我本来是不想说的。”

    “为什么?!”发问的仍是习小羽。

    “因为她现在过得很幸福。”湛娜小心观察着白凌的反应,“那我又何必将已经被遗忘的伤心事说出来呢?”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说好了!”温力雅冲口道,终于明白湛娜刚刚的用心良苦。都怪自己刚才硬要追根究柢,自己真是个笨蛋!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沉默中。

    白凌突然打破沉静,缓慢地开口。“没关系,你说吧。”

    “白凌!”温力雅阻止的叫道。

    “我想知道过去发生的事。”她以柔和而坚定的语气对好友说。

    “可是……”

    “放心,我只是想知道事实,不会把过去和现在混为一谈。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这一点我会分得很清楚。”温力雅看向湛娜,以眼神示意她别说。她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尤其是令人伤心的事或者是记忆,当然是愈少愈好。

    “白凌,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好吗?”湛娜突然慎重的问:“你觉得你老公对你好吗?”

    “这还用得着问吗?当然好,否则她也不会一直和我讨论减肥的事。”温力雅迅速的说道。

    “你有变胖吗?”元芷翎讶异的问,因为从外表上完看不出来。

    白凌点点头。“四公斤。”

    “哇!”体重是女人一辈子共同的敌人。

    “所以现在的你是真正的幸福,没有半点欺骗自己的成份存在,对不对?”湛娜凝视着白凌。

    白凌不解的看着她,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照片只是导火线,其实你当初之所以会离婚,是因为你们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这是你以前告诉我的。”

    “不幸福?”白凌喃喃重复她的话。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那时好像是这样跟我说的,“我拥有一个帅气又年轻的老公,他有着名医的响亮名声,而我是人人羡慕的医生娘,我住得好、吃得好,不用工作也有钱花,为什么我还不知足、不快乐?”

    “你说别人都说你真幸福,你本来也一直这样以为,可是后来却连笑都觉得好累,一个沉浸在幸福里的人会这样吗?你说你离婚是因为不想再欺骗自己,骗自己说他适合你。”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白凌,想知道她在听了这些话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两个人究竟适不适合,这个问题说简单又很复杂,说复杂又很单纯,看当事人想要怎么做才是重点。

    当初白凌会为了不适合而选择离婚,那现在呢?相同的两个人,在第一次婚姻中发现彼此不适合而分手,难道会在经过了两、三年的分离,以及白凌丧失记忆后.就变得适合了吗?

    喜欢圣手的前妻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圣手的前妻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圣手的前妻 爱搜吧 圣手的前妻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圣手的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金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萱并收藏圣手的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