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全职国医》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死而复生

    草欲报春春忽改,子欲养新新不待。

    青年或许真的被娇惯坏了,可他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真的会这么措不及防的离世。

    二十五岁的青年,他还只是个孩子。

    是的,只是个孩子。

    是不是孩子往往和年龄无关,而在心态。

    父母对子女的呵护太过,事事都替他们操心,导致二十五岁的年龄,依旧没有担当,依旧没有责任感,依旧还只是个孩子。

    孩子或许会叛逆,或许会犯错,或许会撒娇,或许会干出一些种种离谱荒唐的事情,可孩子是离不开父母的。

    母亲的突然离世,真的让青年有些措不及防,这一刻青年有些声嘶力竭。

    “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醒来啊,您醒来啊........”

    青年趴在病床边上,摇晃着自己的母亲,泪水滑落,然而病床上的母亲却毫无回应。

    血浓于水,天性使然,这一刻青年真的是悲从心来。

    他趴在病床边上,喊了一阵,哭了一阵,突然看向方寒。

    “医生,救救我妈,救救我妈,你不是说了,我妈还能撑半年吗,我会改的,我会让她看到我的变化的,求您救他........呜呜呜........”

    方寒静静的站着,默不吭声。

    边上李文军、李小飞也都默默的站着,默不吭声。

    虽然李文军也觉得很突然,可是真的已经失去了生命特征,呼吸停止,心脏停跳,手脚都已经冰凉了。

    逝者已矣,这一刻无论是李文军还是李小飞都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

    医院死人并不罕见,特别是急诊科,死人更是再正常不过,医生们见得多了,也麻木了。

    男人挣扎着从地上做起来,边上的李小飞急忙扶了一下,扶着男人在病床边上坐下。

    男人泪眼婆娑,缓缓的握住了妻子的手,看着边上泪流满面的儿子,突然挣扎着就是一个巴掌,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青年的脸上。

    青年捂着脸,没吭声,继续流着泪。

    “咱们家家境不好,日子穷,但是你妈从来没有难为过你,别人家孩子有的你一样不差,你小时候,家里甚至吃不起肉,吃不起鸡蛋,你妈身体差,我每次回去带几个鸡蛋,你妈都偷偷的让你吃了.......”

    “还记得你上小学那会儿,班上有孩子穿买着的黄胶鞋,你看了想要,把你妈亲自做的布鞋扔了,不愿意穿了,你妈剩吃捡用,给你攒钱买鞋,一双黄胶鞋五块钱,你妈足足攒了半个月.......”

    “上初中的时候学校远,村子里的孩子大多数都自己带馒头吃,你妈知道你身体差,每天都给你带一块钱,一块钱给了你,她在家里吃咸菜.......”

    “你上高中那会儿生病住院,天天都要交医药费,交不上钱,人家医生就不给用药哇,你妈舍不得坐大巴,每天一大早走着去县医院,要走两个小时啊,她每天早上走着去,我晚上下工了去换她,她又走着回去,挨家挨户的借钱,有一次没能借到钱,她就站在病房外面哭,不敢进来,当时你躺在病床上还要吃鸡腿.......”

    “你考上大学,你妈高兴坏了,总怕你在学校受委屈,攒了钱,带了家里的特产,买了衣服去看你,你不见她,嫌她丢人.......”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啊.......你竟然.......”

    男人就坐在病床边上,絮絮叨叨的说着,说着往事,从青年小时候一直说到青年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

    一桩桩,一件件,男人絮絮叨叨的说着,泪流满面,声音哽咽,站在边上的李小飞也禁不住眼睛发红,鼻子发酸,小护士更是忍不住泪水滑落。

    “爸!”

    青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呜呜呜的哭着,这一刻他真的哭的像个孩子。

    事实上,男人这话以前也偶尔说过,大道理也讲过,只不过青年很少听的进去,可这一刻,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的母亲去世了,就在自己面前,男人再说起这些点点滴滴,青年就听的进去了。

    人就是这样。

    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有些事没有发生,他永远觉得不会发生,不可能发生,真当发生了,悔之晚矣。

    “爸,您别说了,您别说了,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

    青年跪在地上,突然举起手,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

    男人讲述着,一幕幕往事就像是影像一般在青年的脑海中划过。

    父亲为了赚钱,常年在外,一年到头也就回家一两次,青年是母亲一手带大的,母亲对他的好,对他的呵护,对他的关爱,一点点,一滴滴,这一刻终于在青年的心头涌现。

    这一刻,青年真的是后悔不已,羞愤欲绝,两只手不停的抽着自己。

    趁着没人注意,方寒缠绕在指尖的金针轻轻一刺.......

    “咳咳!”

    突然,原本已经被宣布死亡,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已经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轻咳。

    “患者.......”

    边上的李文军急忙大喊一声,他惊呆了。

    “让开!”

    方寒也装着很是吃惊的样子,急忙拉开男人,再次开始抢救。

    “银针!”

    原本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小护士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端着托盘上前。

    方寒捻起银针,再次开始抢救。

    “妈 ,妈.......”

    原本跪在地上正抽着自己巴掌的青年也是一愣,急忙站起身来,凑上前呼喊。

    “站远一点,不要影响抢救!”

    方寒一边扎针,一边说了一句,男人急忙一伸手把青年拉远了一些。

    “妈,妈.......”

    青年流着泪,依旧喃喃的喊着。

    从绝望到希望,人的心态是截然不同的一种经历。

    就像是原本已经看透了生死,跳楼自杀的人,第一次他或许有勇气,可当他跳下去之后没死,就很难再有第二次勇气一般。

    这一刻李文军若有所悟,急忙上前问:“小方.......”

    “之前是假死状态,可能是外界的刺激导致患者再次有了意识,不过情况依旧很不乐观,能不能抢救回来很难说.......”

    方寒一边施针,一边道。

    “医生,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妈吧,救救我妈吧........”

    方寒的声音青年听的真真的,急忙开始哀求。

    方寒一边扎针一边道:“还是我昨天说的话,哀默大于心死,这一次哪怕我们勉强抢救回来,你妈的心结解不开,这个病只会越来越严重的,我们医生也不是万能的。”

    “医生,求求您,求求您,我一定会改的,我一定会让我妈好起来的,求求您,您一定要救活她呀........”

    “我只能尽力!”

    ........

    早上六点五十,护士走进了病房,例行查体温。韩磊也醒了!

    “韩制片,您吃点什么吗?”

    徐军航坐在病床边上,他也是刚来,来早了韩磊没醒,影响领导休息,来晚了韩磊醒了,自己又不在边上,他是掐着点来的。

    “喝点粥吧!”

    韩磊接过徐军航递来的水杯,喝了口水,然后把体温表夹在自己的腋下。

    “昨天的小偷抓到了没有?”韩磊问徐军航。

    “暂时还没有消息。”徐军航摇着头。

    “哎,可怜人啊。”

    韩磊叹了口气,他们这种做医药节目的,事实上也不少接触一些贫困的可怜的患者,能上华夏医药栏目的患者大都不怎么宽裕,穷人才能勾起观众的同情心,真要是富豪之类,效果也就没那么好了。

    可昨天青年一家还是让韩磊感触颇深。

    “韩制片!”

    韩磊和徐军航说了会话,大概七点半左右,秦芸和几位节目组的成员一起进来了。

    进了门秦芸就迫不及待的道:“韩制片,昨天的哪位患者今天早上六点左右突然病危,方医生急匆匆敢来,抢救了半个多小时,患者突然去世了.......”

    “去世了?”

    韩磊心中咯噔一下,有些不敢相信:“不是说还能撑半年吗,怎么这么突然?”

    “我也不知道。”

    秦芸摇着头,继续道:“医院都宣布了死亡时间,患者却突然又有了反应,方医生一番抢救,患者又活过来了,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转回了留观室。”

    “死了,又活了?”

    徐军航也惊呆了,这情况说实话在现代已经很少见了。

    假死并不罕见,有时候一些特定的情况,患者呼吸停止,心脏骤停,看上去好像死了,可如果抢救及时,还是能抢救回来了,所谓的心肺复苏抢救的其实已经算是死亡的患者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假死的情况已经非常少见了,如果患者在医院,心脏停跳,呼吸停止,医生们都会采取抢救措施,直到抢救无效才会最终确认死亡。

    死了,又活了?

    韩磊微微沉吟,这该不会是方寒的手段吧?

    喜欢全职国医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全职国医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全职国医 爱搜吧 全职国医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全职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方千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千金并收藏全职国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