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傲世九重天》 第六部 第二百九十三章 魂断亡命湖!

    纪墨与呼延傲波两人双剑合璧,在战阵之中,来回冲击!两人一高一矮,一攻一守,配合得天衣无缝!

    另一边,谈昙与谢丹凤两人就要彪悍的多,这俩人都是主攻型选手,两个人都是一样的疯狂,奋不顾身!

    然后却又在对方进攻的时候忙不迭的替对方补上漏洞,谈昙在谢丹凤左侧,芮不通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在谢丹凤右侧!

    因为谢丹凤虽然参战,但她的真冇实修为,却还不到王座!只是高级武尊而已单单凭着谈昙一个人,是绝对无法在这样全是王座的大战之中保护她周全的!

    所以芮不通在这一战之中的主要责任,就是保护谢丹凤!

    这是楚阳的吩咐!

    这样的吩咐,对于其他参战的王座高手来说,未免自私而残酷;但楚阳却是别无选择

    傲邪云一张俊秀的脸上,已经满是血迹,与头上扎的红巾一般眼色,他的身上,已经有七八道伤口,但他却是半步不退,勇往直前,一路冲杀!

    “嗷呜~~嗷呜~~!~”罗克敌放声大吼,却是身上被砍了一刀,但却更加激发了他的凶性,在极北荒原那九死一生的自我摧残训练的效果,终于在这一刻完全体现!

    他狂怒的咆哮着,疯狂的冲杀!

    直到楚阳出现在他身边,他竟然依然没有看到

    整个战超从两千多人在一起厮杀,减少到一千三百余人在一起厮杀,然后又锐减到不到一千人在厮杀!

    最后,只剩下不到七百人在厮杀!

    楚阳这一方,这第二次接战的伤亡率,竟然远远高于第一次!

    因为这一次,对方已经知道必败,必死!所以,人人都是拼了命!

    而楚阳这一方,却是一上来打了一个开门红,再上来,人数占据了绝对优势,难免心中有些放松,这乃是人之抽!

    但就是这‘人之抽’,却是生生葬送了一百多位本来不应该死去的高手!

    第二次接战,比第一次的决战,还要时间迅速!

    几乎是一开始,没过多长时间,就要结束了

    慢慢的,战圈越来越鞋逐渐分成了三个

    仅剩的不到一百敌方高手,被围困在三个包围圈之中,各自被上百的王座围攻!双方都是两眼通红一片狰狞,打到这个时候,所谓的生死,所谓的恐惧,早已经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仅剩的信念就是:杀死对方!

    拖着对方,一起上路!

    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

    “反正是个死!”敌方一位九品王座大吼一声,突然不闪不避,合身扑了过来!身在半空,同时被十几柄长剑刺穿了身体,但他的右手一抖,长窖手飞出,却也深深贯穿了一位王座的胸膛!

    长剑贯胸而出,带着丝丝的血线,在雪地上空飞射,出去十几丈,当的一声插在雪地上,凌空摇曳,鲜血滴滴落,犹自带着热气!

    楚阳一声令下,兄弟几人同时飞身而起,各自扑进了三个战圈!

    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连串的惨叫同时发出,然后这整个场地中,就是一片寂静!

    整个场地,除了头上扎着红布条的楚阳这一方的人,再也没有别的人站立!

    寂静了一瞬间,才有人猛的俯下冇身子,哇哇的吐血

    这是刚才受了内伤强行忍住的人,在这一刻终于放松,将淤血吐了出来若是在战斗中,这样吐血等于找死……

    呕吐的声音响起,才有人长长吐出一口气,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管地上是断刀还是断剑或者是尸体,就这么晕了过去

    脱力了!

    刚才的厮杀,比之噩梦,更加恐怖!

    楚阳游目四顾,心中倒抽了一口冷气遍观整个战超一千五百多人死在了这里,竟然找不出哪怕一具完整的尸体!

    只有一地的碎碎的血肉!

    地方参战一千一人,己方参战九百九十六人!现在还有不到四百人活着,至于身体残疾的,断胳膊少腿的,更是不计其数而这些幸冇运的!

    现在的这种情况,在这些血肉中,哪怕是最高明的仵作前来,休要说拼凑出一千五百多具尸体,恐怕就连三百具完整尸体,也凑不起来!

    大家都是王座,各自拼命施为,只要中招,就是骨肉纷飞,而将断气没断气的那一段短暂时间,更是遭遇最多打击的一段!

    人人都是宁可在死尸身上补一刀,也不愿意让敌人有躺在地上偷袭的机会!在这样的心态下……想要完整死去?不啻是做梦!

    “点名!报数!”楚阳沉闷的站着,热腾腾的鲜血,犹自从头发上滴落下来

    一番点算,现在还活着的楚阳一方王座高手,连楚阳兄弟在内,只有三百六十四人!

    出战九百九十六,战死六百三十二人!

    战场血雾凝结未散,所有人面对这惨烈场面,都是寂寂无声!

    “来人!将伤残者昏迷者扶回去疗伤,剩下的人,打扫战场将尸体,扔进亡命湖!”

    楚阳眼睛中的血丝慢慢淡去,看着遍地尸体,咬了咬牙,腮帮上,清晰地鼓起一道棱角,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带着腥味的空气,仰起头,长长地,长长地……叹息了一口气

    终于别过头去,一声冷喝下达了残酷的命令!

    这样的决定,若是在寻常,在别的地方,无疑是冷血,无疑是残酷的

    但在这里,在这亡命湖畔!

    不管是被扔进亡命湖的尸体,还是打扫战场的人,都是一种荣耀,一种对敌人的尊敬!

    胜利者才能拥有打扫战场的荣耀!

    英雄尸骨才可以扔进亡命湖,与历代英灵相伴,在两位至尊见证之下!

    这本就是中三天世界,无论生死,最荣耀的地方!

    楚阳明知道中三天人的想法是这样子,但他这么说的时候,心中依然一片翻腾一片怜惜

    因为其中有很多人,就在一天之前,就在片刻之前,还曾经与自己聊过天,说过话在说起这一战的时候,犹记得那位满脸大胡子的谢家王座爽朗说道:“本来这条命就是捡的,若是能死在亡命湖,也不枉这一生再说……老婆女儿,都被傲家几个公子杀了,孑然一身毫无牵挂,早死,也能早团聚”

    现在,这位王座,就静静地,肢冇体不全的躺在不远处

    楚阳焉能听不出,他心中的悲愤:傲家几位公子做了孽,傲家家主补偿了几位公子和他们的背后指使者,都已经丧命!

    可……他的妻子女儿,终究活不转来!

    终究不是亲手报的仇!

    但他却已经无法再报仇或者他也就只剩下‘早团聚’这一个愿望!

    还有一人,是傲家的王座,当时自己与傲邪云站在一起,那个瘦骨嶙峋的王座,曾经对自己和傲邪云说道:“若是战死,若是你们能胜,活下来;回去的时候,告诉我的儿子,这一生,都不要习武练功!请公子给他几亩薄田,让他讨房媳妇种地去吧……”

    如今,那个人,现在也已经躺在了那里只剩下一个头颅,连身子,都找不到了……

    楚阳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种感慨,为何让孩子‘终其一生,都不要习武练功’,但他知道,这人作为一个父亲,这样说,定然是有道理的!

    江湖仇杀,恩怨交缠,多了几分血色绚丽,却泯灭了多少人间亲情,错过了多少平凡天伦!

    “我会帮你把这句话带到的!”楚阳默默地说着

    然后他就扬起脸,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兄弟们,一路,走好!

    若有来生,再为友,再交战!

    ……

    莫天机一声令下,战场救援队伍急速的奔行出来

    但他们却遭遇到了抵抗!

    除了那些已经昏迷过去的人之外,其他的断胳膊断腿的,都拒绝回去休养!

    “我们要打扫战场”

    “我们要留下来!”

    “亲手送我们的兄弟,送我们的敌人,进入亡命湖!”

    “愿他们,从此在下面安居乐业,仇怨永消!”

    “亡命湖下,没有恩怨!”

    面对这些人的执着,战场救援队只能选择将昏迷的人搬走,然后默默回去

    所有人如同在进行一个庄严肃穆的仪式,将地上,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尸体,尽可能的凑完整,然后,两个人一组,抬起来,向着亡命湖畔走去!

    他们的脸色,是如此的沉重悲戚,如此的庄严,如此的尊敬,如此的哀恸!

    刚才还在豁命厮杀,一刀一刀的向对方身上狠狠的猛剁,一转眼就已经是这副样子!似乎再为自己的亲人送丧,肝肠寸断,尊敬与怀念!

    这种场面这种心情的转换,似乎突兀,似乎不应该!

    但在场所有人,包括九大家族和执冇法者,却都感到,这样,才是男儿!这样,才是亡命湖!

    所以,他们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只是静静地尊敬的看着

    三百多人,在慢慢的打扫战超细细的清理,他们甚至连一滴血,也不放过,恭恭敬敬的捧起,送进亡命湖!

    打扫的速度极慢,但大家似乎都在这一刻多了几分耐心与宽容

    亡命湖的湖水,随着亡故的尸体被扔进去,慢慢的泛起波澜一圈一圈的涟漪,逐渐的扩散,练成了一片一片,似乎是逝者,在向生者告别!

    天空中阴阴沉沉的,慢慢的寒风呼啸,竟然下起雪来

    明日,便是皇座的决战!

    又将有一批英雄豪杰的尸体,填充进这亘古都没有任何变化的亡命湖中……

    顾独行静静地站在己方营帐前面,看着这一幕,想着明天应该属于自己的决战,突然心有激昂震荡,剑眉一扬,剑气凌胸!

    锵的一声,黑龙剑竟然自动从绞之中跃出,寒光闪闪,横亘半空!

    所有在场高手,包括九大家族与执冇法者,在猝不及防之下,腰间长浆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几乎都要挣扎出来!

    膜拜王者!

    剑帝出,万剑臣服!

    顿时,一片愕然的目光,从四面八方震惊的看了过来!

    ……

    喜欢傲世九重天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傲世九重天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傲世九重天 爱搜吧 傲世九重天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傲世九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傲世九重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