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一六七章 创世纪

    很多人对此都有了点心理准备。

    也恍然能够了悟秦弈这些时日的“心事”是怎么回事。

    如果大家这个世界,就是居云岫的画界……那这个因果始末可真是能把人脑袋都挠破。

    但确实……回顾很多点点滴滴,似乎真有所指向,包括孟轻影曾经猜疑过的“父神”。她竟然才是看得最接近事实的?是不是因为她是最早的生灵?嗯,冥河“本体”比她略早一点,诞生独立意识的时候确实没她早。

    流苏也想起之前困惑的,秦弈对自身来历猜测思路的“隐瞒”是什么原因,秦弈以前可从来不瞒她的……

    如果说自己当年隐瞒他,是因为不知道算不算妈……那秦弈这个隐瞒的意思是,敢情是不知道算不算爹?

    %&*&¥

    流苏也陷入了懵逼状态,傻愣愣地看着同样傻愣愣的居云岫呆呆掏出画卷的样子。

    刚才懒洋洋好像看透一切的程程其实也是装逼,她心里也在打鼓:“如……如果……我说如果哈,如果失败了,我们是不是没了?”

    如果失败了,世界不是那么回事了,大家还存在不?

    这又是一个神奇的命题,是不是因为大家存在,所以这玩意就必然成功?那瞎叽霸搞都能成功吗?如果直接不做呢,世界还在吗?

    还是说会形成另一个“创世失败”的平行时空?如果没造成本时空的世界,那之前很多点点滴滴的指向岂不是成笑话了?

    秦弈取过画卷沉吟片刻,忽然笑道:“又何须患得患失呢,因为我们的本意不是创不创世,而是想早点结束这场战局啊……尽其所能做好便是了。”

    众人都颔首。

    表面看去,创不创世好像和这场战役无关,其实绝对有关。

    首先得有世界,大家才能找到回去的节点。

    而创世界,本身便是道途的终点体现。

    罗睺半步无上,大家越级,实际上没有绝对的把握真能斩草除根,但如果自己也差不多甚至更高了呢?

    那显然才是真正的终局。

    画卷在前,铺设了这一生的路,似乎指向了一切的始末终点。此时此刻,又有什么必要去患得患失?

    做就是了。

    秦弈将手中画卷随手一抛,画卷进入虚空裂隙,漂浮不定。

    画界之中说是已经自具乾坤,你得穿进画里才有所感受,如同某些自具空间的法宝差不多概念。此前居云岫认为如果经过亿万年的自我演化,那内部慢慢产生生灵,内部生灵看世界,便是一个低层次小世界。

    这确属常规“三千世界”的一类。

    但要自己将它“催熟”,使人们从外部看去都成为一个世界、并且催生内部生灵,那还少了一些环节……

    比如……将芥子之小,化为须弥之大,演化无尽空间。

    与芥子纳须弥的常规空间之法完全颠倒,还掺杂了时间的催化。

    如果凭空这么操作,此时大家都玩不出来,那种凭空创世绝对是无上之能,说不定还得无上高段。但依托已经基本成型的画界,只做“催熟”,那难度就降低了许多。

    秦弈伸指一点。

    一道柔和的光华笼罩在画卷上,画卷渐渐开始抽象起来,渐渐失去了画纸一般,内部的山河湖海从画面立体出来,在扭曲旋转之中急剧膨胀,慢慢的铺遍了整个次元虚空。

    继而似乎吃不住宇宙之力,开始有了要分崩离析的迹象。

    秦弈闭上眼睛,额头隐有汗水。

    那道光华越发壮大了,几乎囊括了整个虚空位面,把画界包裹揉合,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发光的巨大星体,内部全部挤压在一起,天地不分,五行交融,山川河流扭成了一团。

    混沌。

    流苏默默看着秦弈,很多过往浮光掠影地在心中闪过。

    无意中让他走向了混沌修行,本以为是让他去触摸道的源初……没想到真的是道的源初……事实上他以混沌之功战斗都没有几次,仿佛他修行之路的一切一切,都只是为了这一刻。

    秦弈低声道:“轻清者上浮为天,重浊者下沉为地,山川各定,天地遽分,阴阳剖判,框架即成……棒棒助我,这分割剖判,需要你的空间之力。”

    流苏伸手搭在了秦弈后心。

    空间神通骤然绽放。

    “轰隆隆!”交错纠缠的天地阴阳如同被手术刀划过,开始分离。

    光球内部展开了天崩地裂的大爆炸,火山喷涌,岩浆奔流,乱石飞射,狂雷惊天。

    是末世之景,因为混沌就此终结。

    是创世之景,因为天地即将剖判。

    先天五行开始分离,雷电火焰遍布乾坤。

    画纸没有消失,而是化成了界膜。画面镀膜成为天界间隔,画纸底部化作幽冥。

    整个画卷的四方框架慢慢融入球体之内,似有一个方框悬浮在外,远远看着像个……门?

    天地分割之间,似乎隐隐将有创世第一道光诞于源初,那不是来源于宇宙的阳光,而是画界的本源之光,创世纪的见证,神的“要有光”。

    秦弈沉默片刻,忽然丢出了两张画稿。

    他自己画的各类生灵,这两张是龙与凤。

    创世之初,生灵演化……他提供不了龙与凤本身,提供的是那种意,在画卷之中自然演化而出,于是有了生命。

    选择龙凤,是必然的,因为那确实是最强的生命,在他自己的画稿之中也是最强。

    “光光,也帮个忙,开始时间演化。”

    “嗯。”瑶光也伸手按在他背上。

    时间催化,岁月遽生。

    幽冥之中开始有河流轻淌,源于忘川,划过血色与幽暗,贯穿一界,那是此前十年大家已经开始折腾的幽冥意,在岁月的催生之下正式成型。

    明河:“……”

    生灵之意开始诞生,秦弈的画稿落入画框,融合在内,慢慢出现了真正的龙与凤的立体造型。

    孟轻影:“……”

    众人屏着呼吸,手心里都捏出了汗水。这种创世纪的亲眼见证,真的能让人感动得无法呼吸……等等。

    在这灭世创世融为一体的造化之景中,突然冒出了一只球,那球手上还拖着一副光洁的身躯。

    流苏:“!!!”

    秦弈:“……”

    一群人看傻了:“那是啥??”

    不用回答,很快幽灵球变成了一个虚幻的人形灵体,抬头略微测算片刻,又抱着自己的身躯吭哧吭哧到了半空某处,施法继续祭炼身躯,好像在等待什么。

    以大家的目力,即使这实际相距了不知多么遥远的距离、甚至隔了位界……还是能认出,那特么不就是流苏嘛!

    “咚!”一块巨岩砸落。

    流苏灵体狼狈地躲开,似乎不能对这些物体做什么,只能闪躲。

    噼里啪啦的惊雷狂落,烈火扑面,流苏灵体辛苦地保护着身躯,孤独地在这场景里艰难地生存。

    大家不说话了,看着有些小小的心疼。

    天光将临。

    流苏灵体有些期待地让躯体去迎此天光。

    一座巨山飞落,横亘于前。

    几乎可以看见流苏灵体脸上一闪而逝的绝望。

    远处忽然火海翻涌,雷电退避,有人一袭青衫,踏浪而来:“欺负我棒棒!”

    “嘶……”一群人都倒退半步,斜睨着正在创世的俩货不说话。

    秦弈流苏两张老脸都快憋出血了。

    “你们那啥……能不能别看了……”

    “这么感人的场景为什么不看?哗,天演流光来了诶……”

    “哇,顶天立地!”

    “蠢幽灵快沐光啊,发什么呆!很好!成了!”

    “亲她,亲她!对对!哇……感动!”

    “等一下,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这什么环境,他们怎么会有心情在这里来一炮的?”众人叹为观止:“不愧是你。”

    秦弈:“……”

    流苏捂住了眼睛,感觉已经没脸见人。

    ————

    PS:青君立绘出来了,发公号了。

    话说春秋那会儿穿千年前:“太突兀了没铺垫。”问道暗示明示铺垫了一路:“猜出来了没意思。”有时候啊,真觉得看评论就能看见世间百态,不需要出门。

    其实春秋和这个并非“同样的结局”,因为春秋删了那段都不影响全书故事,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插曲,而问道几乎可以说主线就是探索这世界怎么来的。

    嗯,关于这个,其实还是有些写歪了,后记再多说几句吧,这里就不占内容了……快结束了有些舍不得大家呀~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