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一五一章 绿不绿?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玉真人只是很早年前见过鹤悼一面,他纵横天下的时候,鹤悼早就长期闭关了,他和曦月打交道更多……但他一眼就知道来者确实是鹤悼。

    这也是曾经的神州正魔领袖历史性的会面,虽然如今还说什么神州正魔,似乎有点可笑。鹤悼和玉真人相视一笑,都没在这上面多扯,仿佛已经相交多年的老友,而不是万载之敌。

    因为真的没什么意义,反倒有些沧海桑田的喟叹。

    “听说境界跌落,如今看似恢复了?”玉真人给鹤悼上了一杯青冥酒,问道:“这时间并不长,是如今门完整后导致太清更容易了?还是因为跌落重修更简单?”

    “不过是心,执而生妄,何以太清?放下一执,便发现其实也不难……当然,和曾经上过峰顶也有关,见过总是见过,倒是和门关系不大了。”鹤悼笑道:“当然每个人情况不同,门的完整,对真人还是很有用的,将来真人若是欲窥太清之途,应该不会像我这么艰难。”

    “嗯。”玉真人颔首:“敬,万载执着,殊为不易。”

    鹤悼举杯饮尽,反问:“我说放下一执,方证太清,何以反而敬此一执?”

    玉真人淡淡道:“我总觉得,当那一执念在心时,鹤悼才是鹤悼,如今这个已经不是了,说死了也没什么问题。”

    鹤悼抚掌而笑:“有趣。真人又为何觉得,心里贴了标签的鹤悼才是鹤悼呢?”

    玉真人失笑:“因为那是我心里的鹤悼,我心里的鹤悼死了没,只在我自己的看法,于鹤悼本人无关。就好比曦月若是变得滥杀无辜,那多半也会觉得曦月死了,活着的不过是顶着那皮囊的另一个道姑罢了。对不对?”

    鹤悼笑道:“贫道在真人眼中竟是那般浓墨重彩的求不得放不下……竟到了放下即死、已非其人的程度,倒是让人意外得很。不知是否因为,真人在其中代入了一些自己的故事?”

    玉真人道:“显而易见。”

    “所以真人觉得,如果某天自己放下了,自己也算是死了么?”

    玉真人怔了一怔,慢慢摇头:“我大概会觉得,没什么必要活着了。”

    鹤悼眼里有了些复杂。

    当初他大约也是差不多想法。

    当执着了一辈子,其实已经成为活着的意义了。

    如果失去了活着的意义,想要重新找到自己为什么活着,或许都不太容易。

    没有这么一个意义,漫长的生命无非是漫长的囚笼,什么是解脱?长生从来不是解脱。

    放下是解脱。

    可放下谈何容易……

    甚至在他人眼中,放下之后的,可能已经不算是。

    什么是,什么是我,什么是存在,就此成为各人有其道的哲学命题。

    “真人未曾放下,所以这么想。一旦放下了,想法或许又会改变。这是贫道自身感受,愿与真人分享。”

    玉真人抿着酒,沉默片刻,才道:“此来似有其意?专门来点我?”

    鹤悼笑道:“三界之中,惟此破绽,谁都看得见。贫道云游天下,也只在幽冥心惊肉跳,不和真人聊聊,我心不安。”

    玉真人淡淡道:“我还以为真的什么都放下了,却原来还有俗念?”

    “终是此界人,欲得自在,也有前提。若是清歌于漏船之中,自命洒脱,那是白痴,不叫放下。”鹤悼美美地喝了一口酒,笑道:“看,我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随便进入敌人老窝,一脸想教育他的姿态,他还请我喝酒,难道不是自在?”

    玉真人哑然失笑。

    鹤悼打量他一阵,奇道:“虽在笑,眉宇忧色未散。敢情还真有问题……这我真想不明白了,秦弈如今大势已成,流苏瑶光更是只要有点时间就能直达太清之巅,当年天外人也就是被揍回去的份,这不明摆的事么,到底还有什么让难以取舍?”

    玉真人淡淡道:“想多了。祭炼幽冥遇到困难,自然有所忧虑,本座有所执,可不像这么自在。”

    “休得瞒我!”鹤悼忽然低喝道:“之忧在于,祭炼幽冥未必能复活道侣。”

    玉真人眯起眼睛,眼里隐有厉芒。

    这种“实话”,本来属于逆鳞。

    没有人愿意去揭玉真人的疮疤,以为是最后稻草的希望被无情破灭,告诉毕生努力都是白搭,那种感觉确实能让人发疯的。他有希望,就让他保留希望,没有必要去挑战一个本就迹近疯狂的魔道修士能有多少理智程度。

    事不关己认为他必须以绝对理智分析一切的,才是失了智。

    孟轻影早就知道这个道理却不说,当初还提醒秦弈别说,就是为此。因为在这样的时候,玉真人根本不能以道理来衡量,连最熟悉亲近的嫡传弟子都无法估测他会是什么表现。

    结果今天接二连三被揭了疮疤,揭得玉真人心中鲜血淋漓。

    他压着疯狂,眼里已有杀机。

    鹤悼忽然道:“贫道想知道,执的是什么?复活这件事本身?还是相伴。”

    玉真人压着杀意,冷冷道:“废话,复活岂不就是为了相伴?若能相伴,什么方式都可以,又何必执着于复活手段?”

    “唔……贫道是在想,连放下的执着的贫道,都认为已经不是原来的鹤悼了,那么复活了的道侣,是否还是她?”

    “废话!”

    “嗯,复活的或许是……那其他手段……比如创世之神给重造一个算不算?”

    玉真人微微皱眉,杀机还真被这个疑问给转移了少许。

    之前答复过天外人,若是从其他世界挪一个过来,玉真人斩钉截铁地认为那不算。

    可若是有创世之能,替重造一个,一模一样的,算吗?

    玉真人想了很久,犹豫道:“感觉……不算。”

    “那画一个,写一个,哪怕也一模一样……还是不算了?”

    “……不算。”

    “从过去挪到现在,算不算?”

    玉真人再度犹豫了。

    之前和天外人交谈到此,没想太深,下意识就觉得算。

    可被这么七问八问,这个不算那个不算……过去的算不算?

    “过去的……”玉真人犹豫道:“应该和复活的是一个道理吧?同一个人,该算吧?”

    “哪来一个道理?”鹤悼指着他静室的方向:“若过去的是要的人,里面躺着的是什么?日夜守护着的期待着的,不是她能站起来对微笑,而是另找来一个替代?这不是绿她么?”

    玉真人木然喝酒,半晌说不出话来。

    “话说,若是从过去把她弄过来,过去的是不是傻了?”鹤悼挠头:“然后世人传说,玉真人罗隐,老婆被不知道哪来的大能抢走了……不仅绿她,过去的还被自己绿了,别人还不知道是绿的,都当天外人呢……”

    “啪”地一声,玉真人捏碎了酒杯:“闭!嘴!”

    ————

    PS:解释太多,又总嫌水和白。解释少,又总是看不懂。真能把天外人的威胁“我可以不进门就在外面专门给捣乱”,当成是和秦弈对比做生意,一本正经在那对比哪家店信誉好……算了。

    另外现在人们的阅读耐心到底是怎么了,玉真人连决定都没下,连等两章都等不及就“强行”了、就“崩”了……

    话说如果玉真人让事情变得更简单了,说强行制造困难的不尴尬吗?

    现在这种阅读耐心,告诉我喜欢第一卷写法?别自欺欺人了,几章铺垫都等不及还想再来百章铺垫,怕是早被们骂自闭了,天知道我当初怎么熬过来的。为什么这书后期越来越偏向吐槽玩梗、解释得越来越白,真没数吗←_←

    PS2:今天流苏卡牌上线,可以在发现页里找到卡牌活动,明天应该有开屏……答题答案是bcaba,抽卡请量力,我TM自己抽了好多币了就几个碎片,黑得一批……强烈控诉啊,作者应该直接送卡啊!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