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一四六章 床前明月光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瑶光可能不太了解曦月,秦弈可太了解了。

    她哪里是什么获得报应的委屈,分明是有些兴奋嘛。

    看,我也被师父抢男人了,我也是受害者,明河看看,大家都一样的!

    差不多就是这类心情?

    敢情她这是自己强行认师父啊,怪不得,本来没多大必要的说……

    瑶光并未领会曦月如此深层的用意,听了这话倒有点心有戚戚焉的“报应”感,叹了口气道:“所以天意冥冥,茫茫难解。我们以为太清尽知矣,实则未必……对了,说到明河,怎么就一个过来,明河人呢?”

    “我与明河又不是时刻在一起。我刚才是去翠花那儿玩蛇,见天黑了才过来的,不知道明河去哪了,可能是在羽裳那儿交流北冥意?”曦月道:“明河也一直希望找个方案替代幽冥的,她嘴上不说,心里挺关心孟轻影的,而且她觉得这事有她一部分因果在。”

    “原来如此……”瑶光心中叫苦,怪不得让宫女去通知她们别来,还是来了……敢情都不在自己宫里,没通知到。

    这回悲剧了,等会明河显然还会过来的,难道真在这里饮酒论道论个通宵,秦弈在床下趴一夜?

    她面上饮酒,不动声色,心中急寻对策。

    曦月还是觉得很怪异。

    表情语气是看不出什么啦,但邀我来论道的,东拉西扯没正题就算了,动不动停顿下来是在想啥呢?

    她左顾右盼了一圈,没可以藏人的地方,于是又歪头看向了床下。

    瑶光云淡风轻地喝酒,任她看。

    以秦弈的造化金章隐身手段,同级甚至略高级都能瞒过,就算直接站旁边都未必能被发现,当然如果真大摇大摆在屋里晃荡还是有很大几率暴露的,躲起来基本就很难发现了,她才不信曦月这不用神念术法的情况下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可偏偏她这底气十足、很是光风霁月的表现,反倒让曦月心里有了谱。

    正常人待客,见客人莫名其妙一直看床底,肯定会问在看什么啊,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有谁会这么淡定的让一直看,越是淡定就越是说明有问题嘛。

    曦月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蹬蹬蹬搬着椅子到了对面,和瑶光并肩靠床而坐。

    瑶光:“???”

    曦月笑嘻嘻地揽着她:“哎呀,师父归师父,实际就是姐妹对不对,在这里还得喊我一声姐姐呢,咱们亲热一点怎么啦?难道还真要面对面正襟危坐啊?”

    一边说着,小脚就向后往床下悄悄踢:“是不是是不是?”

    秦弈被踩了一脸,也没去躲,心知曦月这肯定是看出来了,躲也没用。索性伸手捉住曦月的小脚,捏了一下。

    曦月脸上飞起红霞,用力一抽,没抽出来,便只得任他捏着,动作再剧烈一点就要被瑶光发现了啦……

    自以为捉奸成功,怎么反过来像是亏大了?被他捉脚玩……嗯,没有没有,还是赚了的,瑶光这厮敢偷情,我就当着她的面偷情,嘻嘻,谁比谁厉害?

    那边瑶光被曦月揽着心虚中,暂时没发现脚下猫腻,反而在挣扎:“是个鬼,我为什么要喊姐姐,喊明河姐姐么?”

    曦月理直气壮:“我和秦弈那啥,比明河早!所以我还是姐姐!”

    瑶光哭笑不得:“还挺得意似的,明河不撕了?”

    曦月笑嘻嘻:“撕过了,一件事不能撕两次的。嘤!”

    不要脸的话说得好端端的,忽然脸色通红一声嘤咛是怎么回事儿?

    却是秦弈除下了曦月的小道靴,隔着罗袜挠了一挠。

    曦月上面捏着小手,人都僵掉了,那欺负徒弟的话哪里还说得下去?

    秦弈大乐,忽然发现挺好玩哒。

    瑶光冷眼旁观,见曦月满脸通红暗咬银牙的样子,那左手捏着酒杯都在发抖,酒液都快荡出来了……

    她瞥眼往斜下方看了看,心中也有了底,不动声色道:“果然脸皮厚一些是有好处的。”

    她也一脚往床下踹了过去,暗道俩当着我的面偷情,给我收敛点啊!

    结果秦弈另一手直接捞住她的脚,顺手就把小绣鞋给除了。

    瑶光瞬间人都软了,眼波里尽是羞恼的媚色。

    “师徒俩”诡异地坐在那里,脚都呈不自然的造型向后蹬着,上半身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两张通红的脸相映成趣。

    明明在旁观视角两个人都极其不自然了,却都还各自告诉自己,没事,对方不知道,当对方的面偷情挺刺激的,嘻嘻。

    “咳咳。”瑶光定了定神,忍着脚上传来的痒痒感,一本正经道:“都按和秦弈那啥的时间,我也同意,反正是今生的姑姑第一,那臭棒子都排到十几名后去了。而且按这么算,我也比明河早,哈哈……嘤!”

    们一个做师祖一个做师父的,背地里辱河还没完了,我家小明河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得帮她教训教训们。

    秦弈抓着那只小脚捏啊捏,瑶光咬着下唇,脑袋都快垂酒杯里去了。

    曦月干咳道:“说起来不是找我论道的么?论哪去了?”

    瑶光赔笑:“就论,就论,说起明河挺好玩的,一时歪了……”

    门外传来明河冷冰冰的声音:“别啊,继续说明河啊,我挺想听的。”

    瑶光/曦月:“嘤!”

    明河大步入内,一眼看见瑶光和师父两人并排坐在床前的样子,也不由愣了一下。

    这是闹哪样,不但坐的方位很奇怪,坐姿更奇怪,歪歪咧咧的样子……而且两个人都脸蛋红红的,这是什么情况?才多久呢就喝醉啦?

    明河半歪着身体往床下看。

    两人的脚都是一收,正襟危坐。

    明河感觉她俩的脚上是不是少了什么……只有袜子没鞋子?甚至袜子都被褪一大半了,挂在脚尖上呢……

    是不是看花眼了,师父和瑶光有这么好吗?

    视角一闪而过,明河人已经板着脸到了曦月边上,附身撑着师父的肩膀,附耳道:“继续辱河啊,师父。”

    曦月僵着脖子道:“哪、哪有辱河,我家明河那么可爱,师父只是表达喜爱。”

    瑶光也忙自救:“对对,只是我们一宗传承团聚,说起小明河,大家都很喜爱……”

    “是吗?”明河拉了张椅子,也挨在曦月身边坐了:“那继续说嘛,我爱听。”

    “不是,为什么要坐这儿,桌子都不搭了……”曦月弱弱道:“坐对面去呀……”

    明河随手一挥,清冷星光闪烁,在桌边接了一道星河,生生把四方小桌变成了长条桌:“这样就可以了嘛,显得我们一宗三代多亲近,对不对?”

    曦月气道:“连为什么要坐这儿都不知道瞎坐什么坐?”

    “就因为要坐这儿所以必然有猫腻啊。”明河理直气壮:“我就看看是不是床下有水鬼,能把本座都拉进冥河深处……嘤!”

    一只无形的手从床下探了出来,捏住她的小脚。

    明河没下意识反抗,眼皮一翻就知道那是谁,连师父和瑶光为什么这副奇怪的姿态也都了然了。

    今天的河已经是身经百战的河了。

    当着我的面,玩偷情游戏,还想把我赶对面?

    想得美。

    她继续把脚往里伸了伸,示意继续。

    秦弈奉旨脱鞋,顺便连袜子都顺了下去。

    明河:“……”

    是不是就我最好欺负啊,怎么不脱她俩袜子?

    秦弈当然也是一视同仁的,双手把曦月瑶光的小脚都拉了进来,三下五除二把本来就挂在脚尖的袜子去掉了。

    眼前从左往右,明河、曦月、瑶光,一宗三代,三只莲足,一个赛一个的晶莹剔透,窗外夜色隐隐洒在床前,玲珑脚趾头如同明珠一样散发着神秘柔和的光。

    秦弈忽然想念首诗。

    床前明月光……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