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一一四章 我要扣押你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天帝小姐姐,这丢回来……

    不是知道这冥华玉晶原来的用途吗?是为了把分割出来封印的诶。

    也就是说这是我想谋害的作案凶器诶。

    我把这凶器丢给,是示好的意思,然后丢回来……常理来说这种丢回来是指不接受示好,决裂对吧,可她说的话是那意思吗?

    看着瑶光气鼓鼓的样子,那胸膛起伏,浴袍掩映之下,春光若隐若现。秦弈神色古怪之极地憋了好一阵子,才试着道:“要么,神魂分离出来,我给重塑一个躯体。”

    “免了。”瑶光冷笑:“真把神魂分离出去,恐怕等来的不是一个躯体,是流苏的折磨吧。”

    这又不行那又不行,闹哪样啊!

    秦弈终于憋不住了:“所以是很喜欢顶着这个和我欢好过的躯体吗?”

    瑶光瞪大了眼睛。

    气氛一时凝滞。

    秦弈眼睁睁地看着瑶光的脸色越涨越红,最后连脖颈都红透了,那原本凌厉冰冷的眼眸变成了杀气冲天:“秦弈……是想死!”

    随着话音,身躯已经无声无息地到了秦弈面前,挥掌就是一推。

    秦弈“嗖”地闪身躲到了门后,这一掌便击在淡蓝光幕上,泛起了一圈涟漪。

    门的那头,两个观察的仆从发现有动静,探头看了一眼。恐怖的能量透门而来,两个人脸都被打歪了,牙都掉了一虚空都是。

    两人无比委屈地抱着脸:“……现在这门对面的人怎么如此暴力,尊主不是说都是俊男美女吗?怎么感觉九婴这种妖兽都比他们礼貌……”

    那边秦弈心有余悸地从门柱后探出脑袋:“瑶光!杀过我一次,还想再杀一次?”

    瑶光的手僵在那里,气氛再度凝滞。

    秦弈以前不想承认自己是门灵,到了现在各种“证据”,已经不知不觉认为自己确实是个门灵了,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遗忘了过往。

    当这话出口,气势也起来了,从门后绕出去揪着瑶光的手腕:“我孕育们出身,沐浴们大道,们的回馈就是把我打爆了,是人?打爆一次还不够,我转世回来,还要再爆一次?”

    “我、我……”瑶光一步步后退,俏脸还是通红,刚才是气的,现在是憋的。

    这与一般杀人确实不太一样,即使她杀流苏,再度面对流苏的时候也是继续撕,可不会有什么理亏弱气感。但秦弈这个……如他所言,什么都是他带来的,没点回馈就算了,反倒还把人家打爆了,这就有点……

    孟轻影的忽悠又在心头浮起:这是天道还报。

    秦弈电音弥漫:“瑶光,欠我的拿什么还!”

    瑶光脱口而出:“都肉偿了还想怎样!”

    秦弈眨巴眨巴眼睛。

    瑶光也眨巴眨巴眼睛。

    这话的意思……被啪了也白啪,算两清?

    可是肉偿的人是李无仙啊,以瑶光的身份肉偿过?没有啊。

    两人同时想到了这么一点,瑶光脸上再度浮起了羞恼:“反正都是这身子,别想让我再偿一次!”

    秦弈:“……我还没说呢,是想吧。”

    瑶光恼羞成怒:“放手!便是流苏在此,我也再杀一次,别以为我不敢再杀一次!”

    “砰”地一声,左手推了出去,正中秦弈胸口。

    秦弈闷哼,嘴角溢出了血迹。

    瑶光脑子里轰地一炸,属于李无仙的感情肆无忌惮地冲击,冲得她头痛欲裂:“瑶光!伤我师父,我和势不两立!”

    瑶光咬着下唇,用力压下自己的精分,勉强道:“……怎么不挡?我没动真的,又不难挡……”

    再怎么没动真的,一位太清中期的恐怖大能随手一推,那也是排山倒海,秦弈连护罩都没撑一下就硬吃,伤得可不轻。

    秦弈有些辛苦地喘了几口气,才低声道:“其实所谓门灵,我自己不记得,也谈不上仇恨,拿这个占据制高点没太大意思。倒是当年我骗了,后来又……虽然其实我是自保,只能那么模棱两可地说话,否则可能早已死在手里……但意难平,也是理所应当。”

    瑶光默默看着他,没说什么,那原本被他捉着的手腕却没再去挣。

    秦弈又喘了几口气,续道:“如果非要说一种制高点的话,那是杀我妻子的大敌,哪怕也可以算是被她重伤同归,大家的仇恨终究并未抹平。棒棒孤苦伶仃地困在暗无天日的棒子里几万年,我怎么对都没有心理障碍……”

    瑶光淡淡道:“是,终究是敌。”

    气氛三度凝滞。

    好像说开了就这么回事,我当年骗瞒,后来试图封印,看似让意难平,可难道不是理所应当?

    在恨什么?

    大家本就是敌。

    但这看似冰冷的话语,却是在挨了一掌吐血的前提下说的,却似又在这冰冷之中带上了别样的温度。

    恩怨分明。

    妻子的仇怨要报,个人的恩义……个人有何恩义?

    “我和并肩共处,周游天下,布道人间……好几个月。”秦弈认真道:“如果不算时幻空间的流速之变,单论正常相处的时间,其实我与明河轻影她们相处都没有和相处得久。老实说,的心胸眼界我很佩服,布道人间,文明传承,分隔大荒,保存薪火,我身为一个人族,也很感怀。大家道虽不同,求同存异可也,如果无仇在先,那我会把当成一个朋友。”

    瑶光的眼波微动。

    其实秦弈的气度和胸怀,那几个月给她的触动也很大。几个月来,和他有过争辩,但从来不会激化,他很豁达也很随和,会尽力去理解的想法,哪怕不同意,也就是一句“做的,我做我的”,似乎那种尖锐的针锋相对从来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那时候以为是他“喜欢将来的自己”、让着自己,后来以为他是怕死、不敢吵。

    或许这两种因素也都有吧……但归根结底是他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情。

    大家道虽不同,只要能找到可以认同的地方,那就求同存异可也……

    人族妖族的万载死仇、冥河凤皇的累世宿敌,在他居中之下居然都已经淡化。甚至连凶魂饕餮,他都敢养……流苏在他身边,也没什么脾气。

    他能成为这场天地之劫的核心枢纽,不是没有来由。

    如果曾经自己与流苏之间有这么一个人在,还会不会爆发如此惨烈的道争?

    很可能是不会的……

    可惜没有如果,当年没有他。

    如今有了……在此天界两分的格局里,他孤身入天宫,明知道随时可能出不去,还是来了,试图争取共同对外。

    瑶光心中暗叹一口气,面上还是淡淡道:“当年怕我怕得要死,模棱两可胡诌一气,不就是怕我杀么……如今怎么敢孤身见我,莫非以为自己太清了无惧于此?”

    秦弈道:“我孤身来此,是因为我知道瑶光是极识大体的智者,外敌未灭,不会先启内衅。”

    “很了解我?”

    “是。”

    “那就错了。”瑶光冷冷道:“我不杀,但我会扣押,连门在内,都别走了。”

    秦弈无奈地笑笑:“扣押我,有任何意义吗?”

    “有。”瑶光眼波流转,也笑了起来:“让流苏以为,在此乐不思苏了,不知会不会气得从昆仑之巅跳下来?”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