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零五七章 抽象画界与农之道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攻击已经悄悄临身了。

    左擎天可以感受到天空中龙凤麒麟鸣啸的声音不知不觉地开始震动灵魂,慢慢地耳朵失去了听觉,魂海却轰鸣如雷震。

    而眼前的远古妖神之景也消失了,变得很抽象的画面,灵魂似乎还能感受到那依然是龙是凤是麒麟,在视觉上却只能看见奇怪的扭曲。

    世界都变得抽象。

    好像一切都是个意象,声音也是,画面也是。

    这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脱离了传统的阴阳五行,时间空间,生命死亡……而是声音与画面,听觉与视觉,从外到内,直沁灵魂,重归混沌。

    这也是混沌?

    也许。

    混沌未开之前,也有可能就是如此抽象。

    左擎天不知道是不是,总之他是真的没有接触过类似的攻击模式。

    效果嘛,也很明显……如果他挣脱不出这种状态,那就一辈子这种状态了。

    处于奇怪的混沌之中,如同进入一个特殊之界一样,成为放逐了的游魂野鬼。

    想到这里,左擎天倒是有了一定程度的熟悉感,放逐与封印,与他的研究还是能扯上共性的。可见世间新道也不可能脱离大道本源,至少在攻防的具体反馈上,伤害削弱控制放逐禁锢封印总是有其一体现,总不会无端端的人没了。

    既然有体现,那就有破解的轨迹。

    左擎天手心里出现了血色的漩涡。

    不知对方画上古妖神之形的具体用意,或许是某种媒介必须,但对左擎天却是个好事。虽然都是假的,但实际上只要具备其形,就有一定灵性,要是妖神们都还有神性,就是神降之途。这对于一位巫神之道的无相者,太过熟悉。

    也可以利用。

    血色漩涡之中,妖神血影不断交缠浮现,那一丝灵性被准确捕捉,化为血肉生命,又由生化死,变成浓郁的死气血凛,轰然破在此界虚空。

    他自己的力量无处着手,却借用此界本身的灵性,化作妖神血戾,成为破开此界的引信。

    虚空之中居云岫也不禁赞叹,巫神之主就是巫神之主,对大道的理解远不是之前接触的那些巫神宗人士可比。若是当年大家遇上的不是贺归魂封不戾而是他左擎天,就算不提力量差距,但论法则理解,现在大家坟草也该三尺高了。

    可就在左擎天破界而出的位置,一团泥巴忽然糊了上去。

    死气与泥巴撞在一起,泥巴变成稀巴烂,却有一粒种子附着血气之上,怎么都挥之不散。

    左擎天已经可以看见前面的虚空之中站着的徐不疑与居云岫。

    他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的种子,皱眉道:“这又是何意?”

    之前那么抽象的,他都没发问,此时这么明白的一粒种子倒是看得他莫名其妙。

    因为种子本身什么力量都没有。

    灵气倒是很浓,或许长成什么天材地宝很有能量,但目前真只是纯粹的种子而已。

    徐不疑咧嘴一笑:“化死气,我塑生机,仅此而已。”

    随着话音,种子忽然发芽。

    左擎天神色大变。

    他发现刚才自己凝聚的妖神血肉尽数变成了这粒种子的给养,这一粒看似不起眼的种子正在疯狂地与他争夺血戾之气,然后他居然还抢不过这种子。

    这里又没有妖神,只不过是画中微薄之灵性,是老子的神通凝聚演化出妖神血戾的,凭什么给这粒莫名其妙的种子抢走了?

    最气的是居然抢不过!

    “若论吸收土壤养分、不顾一切生长破土的能力,人明显比不过随便一棵草。”徐不疑笑眯眯道:“当然了,一般草木和阁下争养分那是没什么好争的,可我也是无相啊。”

    万道仙宫,农之道。

    就这么一句话间,那些妖神灵性已经被吸收得一干二净,种子变成了一片青草,在左擎天手上附着不去。

    继而……开始疯狂地吸收左擎天自己的血肉和法力。

    说好了“塑生机,仅此而已……”可现在开始夺命了。

    左擎天并不意外,他运劲一震,想要将这片青草震开。青草低垂摇曳,却终究没被震离。

    “别看小草娇嫩,能摧折巨木的狂风刮过,人家小草还活得好好的。想要拔除,却发现人家扎根远比外面所见深得多,可不好拔的,何况一片相结。”徐不疑尽责地做着解说。

    其实不解说左擎天自己也看得懂,甚至左擎天还知道徐不疑为什么嘴巴这么贱就是想解说。

    因为他真的很想让世人知道,近古新道是什么,与传统仙术差别在哪,以及……是不是比丢个火球劈个雷电更像仙?

    这是创道者藏不住的比较心,和布道欲望。

    布道布在了堂堂无相身上……

    左擎天也不知道是气还是笑。莫名其妙的画与音,莫名其妙的农之道,与常规仙法画风格格不入,却在根本上没有偏离世之道理。如果是平日较量,左擎天可能会很心喜,有战斗的乐趣。

    然而此刻可是生死战,左擎天虽是好战,那也不是不要命的武痴,老命更要紧。

    他一边控制自己的血肉不被吸收,另一手飞速抓向手上那片青草,直接把自己的血肉都扯掉一大片,鲜血狂涌而出,那片青草却终于再无所依,掉在虚空之中迅速枯萎。

    然而画界封闭,他又处于那种抽象放逐状态,出不去了。

    由始至终,左擎天都在设法破解新道,连个攻击都没发出去。

    他毫不在意自己的鲜血淌流,默默回复了一下体内有些紊乱的气血,忽然道:“们两个都在我这,就不怕天松子屠杀们的门人?”

    徐不疑笑笑不答。

    左擎天懂了:“们两个主要还是为了困我,因为并没有把握杀我。也就是说更期待另一边能够先杀天松子,再会合过来杀我……们还布置了更强手,对付天松子。”

    “倒不是特意布置先杀谁。”徐不疑很老实道:“将们分开隔绝,是赌宗所为,们没能抵抗赌宗奇葩的伎俩,但他们也没法做到精准分配,只能随机掷骰。运气好点,分到我们这,天松子运气差一点……”

    “……”左擎天极为凝重:“到底是谁潜伏于此?曦月?鹤悼?”

    “不是。”徐不疑依然老实:“只不过天松子没马,我们有。”

    …………

    天松子随机分派的位置,和左擎天看见的一模一样。

    龙凤翱翔,麒麟长啸,妖神乱舞,饕餮在打穷奇。

    可见所有区域其实是一个布置……

    “装神弄鬼的壁画而已。”天松子一眼勘破,因为他对这些族群太熟悉了。

    凤凰不是一只。

    为什么孟轻影前世叫凤皇,而不是凤凰?不是有意的通假,也不是纯粹帝皇之意,而是因为它是源初第一只凤凰,身具五彩纹,而不是单色纹。所以它自身便能一化为五。而之后从门中依然在继续诞生演化新凤凰,此时都是单色凤凰,作为它的从属,然后繁衍成族群。

    就自家老大是单身狗,别的都是成双对的,孟轻影回忆前世也是泪流满面,不知道日子怎么熬过来的,太惨了。

    扯远了,总之天宫此时奴役了许多龙凤之属,还有麒麟……都是坐骑。

    天松子的坐骑就是一只麒麟。

    要破这种画,真麒麟出现,假的自然就破了……

    天松子一挥衣袖,祥云升腾,跳出了一只小麒麟。

    好像在说,我也有马。

    “去吧,撕破这伪画。”天松子向前一指:“冒麒麟意,是大亵渎。”

    小麒麟愣愣地看着壁画老半天,忽然狂喜而啸。

    然后……一蹄子踹向了天松子胸口。

    天松子:“???”

    与此同时,天空传来恐怖无比的威压,七彩祥云如聚风雷,一只雪白的麒麟带着狂暴的盛怒,恶狠狠地朝他当头踩了下去。

    这个区域壁画确实长得和别处一样……区别在于其他区域的画全是假的,而这个区域的画……有一点点真。

    龙凤是假的,麒麟是真的。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