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零五五章 鸟倦飞而知还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枉为无相,没胆子与人斗法,竟以山林土地泄愤……道修数万载,为尔等蒙羞。”远处仙音飘传,一名黄衫女子踏云而至,一幅画卷从天际收入纤手,宛若飞虹轻收。

    很多人呆呆看着,总觉得这种出尘缥缈手挥画卷的仙灵气,太吻合自幼想象中的仙子了……然而稀奇的是,修道以来,道姑见得不少,仙子却好像想来想去都没见到几个。

    大家真的在修仙吗?

    正这么想着,就见女子身后探头探脑地冒出了一个小丫头,虽然大眼睛眨巴眨巴很是可爱,却把女子出场的仙灵缥缈破坏了个一干二净。

    女子不动声色地伸手往后一揪,“嗖”地一声把小丫头丢进了宫殿。

    宫殿张开一道口子,一个机器人大手把小丫头接应进去。小丫头一屁墩坐在地上,还是懵的。

    整个过程对方联军都傻愣愣看着,连左擎天和天松子都没有动。

    都觉得去拦截一个修行刚刚腾云的憨丫头实在太丢人了。

    女子不露痕迹地干咳一声,又恢复了缥缈仙灵,敛衽一礼:“云岫见过天机师叔。”

    天机子道:“听闻云岫云游十余年,似乎颇有所得?”

    当然有所得,没见天松子一击都被她不带烟火气地挡回去了?

    徐不疑自己不算的话,这似乎是近古新道孕育出的第一个无相。

    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以画证道者。

    有跨时代的意义。

    不止……

    她似乎是……

    画道乐道双无相!

    竟连左擎天和天松子都一时拿不准,正在观测她的水准,没有贸然出手。

    事实上出手也没用,人家就算打不过,这么近距离遁回宫殿堡垒能有多难?一时半会连人家的画道都未必参得破,还想秒人不成?

    居云岫并无自得,神情还是平淡而有礼,宛若山间遇故,随意闲谈:“十余年来,见海天之远,观建木之盛,看南极之光,睹北冥之夜。涉大荒之茫茫,闻佛音之宕宕。春秋开合,人世悲欢,一一参详,方知山间千载枯坐,非出云,是坐困。往昔错了。”

    天机子稽首:“如今云岫已知道否?”

    “未尽知也。”居云岫微微一笑:“只是倦了……总是要回家的。”

    “云岫如此出尘意,也有故土之执乎?难道不是吾心安处即故乡?”

    居云岫目光落在过客峰上,目光有些迷蒙与怅惘,良久才道:“吾心见此方安,此即故乡。”

    天机子默然。

    居云岫这才转向左擎天:“云岫素知左宗主一代豪雄,颇有气度。怎么也会想出这种毁一地之根的事情,非阁下所当为也。”

    左擎天洒然笑笑:“本座现在不是什么宗主,何必讲气度。”

    居云岫有些奇怪地问:“左宗主雄镇西陲数万载,为何甘愿跑去做人下属?”

    左擎天笑笑:“道途所在,非尔能知。本座不想与做无谓之争,不愿毁了此地之根本,可以,让徐不疑走出那乌龟壳,我在外一决胜负,是非恩怨干脆点了结便是,免得啰嗦。”

    居云岫失笑,一时便如云雾之间有云霞绽放,美得让郑云逸等人尽数失神。

    当年觉得她漂亮,不料这么多年不见,更漂亮了……

    郑云逸觉得自己是个沙雕,当年还有个不靠谱的婚约呢……对方没当回事儿就算了,怎么自己也完全没当回事儿,满脑子只想着搞画,连正儿八经的追求都没想过,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是哪个智障教育自己女人都是骷髅,要勘破的?

    天机子感受到了冒犯。

    左擎天淡淡道:“阁下何故发笑?”

    居云岫笑道:“我只是在想,们居然这么怕仙宫新道,竟连试探着攻打宫阙的勇气都没有?这可不像张狂霸道的巫神宗……还是说,其实们出工不出力,首鼠两端,只是想骗骗天宫的资源而已?”

    左擎天心中咯噔一下,暗道坏了。

    这看似拙劣的挑拨……其实很容易生效的。

    因为这本就切中了要害。

    为什么左擎天压根就没想过狂攻,一直试图打些省力的擦边球?为什么天松子很少说话,就看左擎天怎么操作,搞得真跟左擎天才是领袖似的?

    这本就是应有之义,人家天宫又不是傻子,本来就需要看的表现来建立信任,结果磨磨唧唧根本不想出死力的模样,那还叫投名状吗?

    左擎天偷眼看看天松子,天松子神色平静:“信得过左宗主。”

    话是这么说,其实隐含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再这么墨迹,就不一定信得过了……

    左擎天有些牙疼,想不到这个看似缥缈出尘的女子还挺阴的,不愧是秦弈的枕边人,还是有点共性的嘛?

    他目光再度投向那白玉宫阙,暗道这回被挤兑得……看来是拼死也要闯一闯了。

    恐怕就算能打跑居云岫毁了山,也未必还有多少价值了,因为天松子内心已经不想认这个账了。

    必须见血。

    可是这很麻烦。

    这宫阙要怎么打?

    对于天松子这种远古遗留下来的修士,以及左擎天这种也已经活了六七万年、而且满脑子追寻的都是远古巫神之法的老牌修士而言,看万道仙宫的很多东西他们都非常难受。

    因为与惯常认知有很大的差异。

    什么执迷或超脱这种形而上的事情另说,具体在应用上,要说玩阴阳玩五行、玩诅咒玩巫蛊,他们可以笑呵呵地跟扯一年不带重样的。可跟他们说画画下棋也能是非常强大的技能,那他们可能把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半天也憋不出个屁来。

    没跟说一句“异想天开”就不错了。

    因为术法的运作机理乃至于法则本身,都不是一挂的。就算发现这些东西也能产生能力,最多也就作为兴趣玩玩而已,很难真正认可为一种大道看待。

    毕竟开天辟地之时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这都是人类在文明发展很久后才逐渐成熟的玩意,对于追求“源初”“先天”的修士们而言,那又怎么可能是大道?

    别说他们了,就连一般宗门都很难接受,所以才会有当初乾元各宗排挤万道仙宫的事情,并且隔阂至今并未消除。因为时局变化实在太快,才没有凝聚新的一轮对万道仙宫的发难,要是和平时代安稳一两百年没事干,说不定新一波责难又要诞生了。

    就这样完全不熟悉的对手、不熟悉的堡垒建筑,再加上宫阙之内到底还藏了些什么,根本没人知道。

    这是彻彻底底的不知彼。

    左擎天纵横天下几万年,经验何等丰富,怎么可能贸然去打这种无把握的仗?

    正在左擎天打算撂挑子的时候,天机子忽然说话了:“我勘破了。”

    左擎天豁然转头看他。

    天机子面有得色,捋须道:“原本这个宫殿之内被工匠宗改造无数机关,引动地脉之火与宫阙本身材质的能力,足以让人陷入无相级的攻击,除了们二位之外,谁进去也是死。便是们二位,在这种环境被人突袭,也是非常危险的。”

    天松子道:“有办法破解?”

    天机子笑笑:“能量不是凭空得来,工匠宗的最大弱点就是自己修行不足,全靠外物。只需要我们布下大阵,限制此地地脉流转,这个宫殿立马就废了大半,能发挥的最多就是一点迷宫之用罢了。”

    宫殿中传来徐不疑的声音:“操!”

    居云岫也瞪着天机子怒目而视。

    她虽然刚回来,也不知道这宫殿具体怎么回事,但她知道天机子这话切中了工匠宗最大的弊端,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不合归不合,分家归分家,大家还是有极深渊源,刚才还以前后辈见礼的,真就做个彻头彻尾的叛徒,把万道仙宫的破绽给卖了?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