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零四四章 时代的交替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鹤悼闻言笑笑,似乎根本不放在心里。

    秦弈也知道说了没用,走到这一步的,谁不是有自己极为坚定的想法,不可能被别人三言两语就动摇。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交流,甚至都不是为了交战之中去动摇对方的道心之类,只不过纯粹是“我想说”。

    我想告诉,听不听是的事。

    包括鹤悼会对秦弈这么说,也是觉得“换了我是,估计会上天”。

    也是对各自之道的简短交换了……但南辕北辙。

    秦弈冷笑道:“融回了恶念……恶倒是压住了,却凸显了其它负面。”

    鹤悼淡淡道:“哦?”

    “那是怯懦。”秦弈慢慢道:“当年下凡,开宗立派脱离束缚的雄心;当年妖劫,力挽狂澜定鼎神州的壮志。那一年的天下第一宗,那时候的天下第一人……如今不过是个修行场上的奴隶,怕了这数万年的苦修,害怕再走一次相同的路,居然还以此劝我!”

    说到后面,声若雷霆,群山皆震。

    满座寂然无声,很多天枢门人心神都被牵引,有些气血震荡的难受之感,修行底的差点要喷血。

    这倒不是秦弈欺负他们,而是心情激荡之下的怒意,已经引发了环境共振。

    也有人心的共鸣被引动。

    天枢神阙……已经渐变,不复当年。

    从鹤悼执念不成,求而不得开始……整个味儿就变了。

    曦月坐在椅子上,紧紧捏着椅子扶手,差点捏出了裂痕。秦弈的话,又何尝不是曦月的话?

    “懦弱……”鹤悼笑笑:“身具天帝人皇血脉,传承混沌源初之法,手握天枢演化之兵……世间缘法,已极矣……无需经历数万年头破血流的痛苦,当然可以夸夸其谈,并不腰疼。说硬骨头,贫道眼里倒像个何不食肉糜的。”

    “咦,这么一说好像有几分道理哈。”秦弈也笑:“但前辈好像忘了,刚刚才说过,世间灵气或许不足以支撑我的突破了。”

    鹤悼道:“贫道突破之后,世间灵气越发稀薄。总量或许感觉不太出来,但质量确实已经隐隐不够……只是没吃过亏,认为可以……希望万载碰壁之后,还有如此信心。”

    “我倒不是有信心。”秦弈笑道:“只是我始终认为,就算我不太清,也没什么了不起。那从来不是我活在世上唯一追求的东西,甚至在一堆追求里属于优先级比较低的一项……肉糜?是想要肉糜,我若有道侣相伴,那便一碗清粥足矣。”

    鹤悼不语。

    这才是本质道争。

    不是秦弈得到太易,所以站着说话不腰疼……而是他秦弈根本就不执着修行,不执着永生,那又怎么会被困扰?

    无欲则刚。

    如果从这个方面看,秦弈倒像个修道的,他倒不是。

    秦弈缓缓提起狼牙棒,直指鹤悼:“说懦弱呢,倒不是单纯因为害怕无法突破的事……我在想啊,居然就没有想过,打上天宫,占据灵气,却只是想要和光同尘,靠人赐予?枉称天下第一人,白突破了太清,还不如别突破呢,这点出息!”

    鹤悼终于微微色变。

    狼牙棒忽然在他眼前放大,如同跨越了时空。

    不再是尖利的狼牙尖刺,而是恒星闪耀。天空贪狼,在这一刹那黯淡无光。

    “天枢!天枢!”不少道士失声惊呼:“这真是天枢星!”

    秦弈知道自己此时不是鹤悼的对手,如果不靠流苏帮忙就想赢、或者至少打平的话,那就必须利用各种势。

    没指望道争辩论能乱鹤悼之心,在道争的过程里,秦弈一直默默在沟通此地阵法,这才是杀器。天枢星本来不是苍穹多重要的星,至少地位比起太阳太阴那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然而此地是天枢神阙,他们的阵法核心是以天枢为引,只要手握天枢,就有可能主导他们的大阵,发动天地之力。

    恰好此时鹤悼还意外地真的有点小小的心乱,势之消涨,已经到了极限,这一击不能破敌,那就只能叫老婆救命了。

    周天星斗,汇聚一击。天枢神阙自家的阵法,在这一刻却尽为秦弈所用,反而用来攻击他们的宗主鹤悼。

    一种极为讽刺的意味,在每个人的心中泛起。

    所有人都想起之前秦弈似是无心所言的那一句:“我倒觉得我挺适合天枢之名的。”

    真正的天枢临神阙,就像此时场面上炫目的星光冲向了衰朽。

    不仅是星光……秦弈不仅仅依靠天枢神阙自己的阵法,还融入了他本人的最强之击,混沌之力。

    这是远超于他自身实力的一击。

    在所有人眼中,就像是回到了开天辟地之初,流星坠于世界,天地大爆炸的那一刹。

    那是连回到那时候的流苏都差点没扛住的爆发。

    鹤悼可以么?

    鹤悼身前出现了一把长剑。

    太清VS无相,竟然被逼得动用了本命法宝。

    没有人看得穿这法宝怎么运作的了,连曦月明河都一时看不穿,人们眼中只有一片茫茫的炫光,耳畔都已经被“轰隆隆”的爆炸交击震得没有了声音。

    失明,失聪,连神念都被僵化禁锢,那是这场震荡之中的时空之力,已经把整片空间割裂成独立的存在,就像是用刻刀雕出一副永恒传世的画面。

    曦月明河事先都没想到有这样的一击,她们脑补中秦弈要打鹤悼肯定会借助流苏的力量,不会玩成这样……可秦弈刚得出乎任何人的意料,居然真的拼出了这样的一记,让她们都猝不及防。

    下一刻两人同时冲进了白光之中:“秦弈!”

    鹤悼:“……”

    一个师妹一个师侄,在这种生死难辨的交击中冲进来,喊的是秦弈……

    家都被偷了。

    这数万年苦修,到底图个啥……

    白光之中的画面并不奇特,实际就是秦弈的狼牙棒劈在了鹤悼的剑身上。曦月明河冲了进去,驱散残余的能量震荡,一左一右扶住秦弈,急道:“没事吧?”

    狼牙棒里钻出一只小幽灵,神色也极为复杂地看着秦弈,低声道:“没啥……道基未损。准备双修就是了。”

    秦弈咧嘴笑了一下,整个人往后栽倒,已经伤得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曦月明河左右扶住,转头去看鹤悼。

    鹤悼依然站在原地,只是手中长剑神光渐渐消散了,变成了凡铁,又变得衰朽,最后锈迹斑斑。

    岁月。

    他的本命神剑,都没能扛住秦弈的大爆发。

    与此同时,他的头发变得雪白,脸上有了些苍老的皱纹。

    那太清之意开始崩颓,眼见的似乎开始跌落了。

    未曾稳固、刚刚突破出关的太清境界……跌落了。

    并非道心崩溃导致的跌落,而是被秦弈的时光之道扭回了原点……他还能复苏,但曦月明河都觉得,他说不定复苏不了了。

    因为这一刻他的道心真可能出问题……

    牛逼哄哄的出关,天下第一人,万古第二个太清……出关没一炷香,被一个无相年轻人当面跳脸,喷得狗血淋头,然后……打平了。

    一个受了重伤,但道基未损,一个暂跌境界,确实打平了,甚至可以说秦弈赢了。

    这种心理上的打击,说不定会让鹤悼从此崩颓。毕竟他真的不是当年雄心勃勃的鹤悼了……融回恶念之后的“懦弱”,秦弈的抨击本来就指向了本质。

    他还有没有那份再来一次的心气?

    那是以后的事了,说不定鹤悼不受影响也未可知,曦月明河都没有心情去理会默立原地的鹤悼,两人都手忙脚乱地给秦弈塞丹药:“干嘛这么拼……这是什么必要的决战吗?”

    “因为我看他不爽很久了啊。”秦弈有些虚弱,却笑得很开心:“不揍他丫的,我念头不通达。”

    师徒俩无语地对视一眼,心知不纯粹是如此。

    如果是这样,流苏可以出手啊。

    他都没让流苏出手,本质上这不是私怨。

    是宣示。

    宣示移星换斗,宣示新老交替。

    宣示当今天下的主角,是我秦弈。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