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零三零章 揽……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那边秦弈与曦月的相持进入白热化。

    他发现这橘皮老道姑真的很强。

    这掌上乾坤,棋布星罗,仿佛在与日月星辰相抗手。那浩瀚精纯的太阴之力,真的像一轮辉月,无论用尽多少力气,那月照亘古不移,只能让人绝望。

    太阴铸就牢笼,星辰织成罗网。

    是夜色,是乾坤,是一个人根本无法撕破的苍穹。

    在鹤悼长期闭关的背景下,西镇左擎天,南压玉真人,近万年间这所谓天下第一宗的赫赫威名几乎都建立在她一人手里。

    天枢神阙第一宫,曦月真人。

    这全力出手之下,真与之前小小教训一顿的感觉全然不同。

    斗转星移,所处的乾坤似乎都在错乱,从灵魂到血肉似乎都在温柔的月色里彻底迷失。

    秦弈那轮烈日法相,在这夜色之中根本燃不起什么气势,就像一点萤火在黑夜里闪烁,根本无法与皓月争辉。

    他的太阳之息,不够。

    毕竟不是专修,在他的体系里只不过占据了很小的分量。

    秦弈知道光靠太阳太阴恐怕是没有用的了,对方对此道的浸淫比他深得多,这是人家的道途所在,比什么比。

    太阳都被打成小星星了。

    秦弈知道必须另找办法。

    但他的混沌之力好像都破不了这天罗地网,感觉无处下手似的,根本找不到一个明确的破局点。

    他算是第一次对心中的“板脸橘皮老道姑”产生了敬意,真的强,无愧天枢神阙第一宫之主的赫赫威名。

    流苏酸溜溜道:“要帮忙不?”

    秦弈回应:“再等等,这种僵持,看谁先露疲态而已,我有耐心。”

    流苏鄙视:“以为人家坐地吸……呃,修行万年的清修者,会没的耐心?”

    “总要试试,我研究一下……不知道时光之道用在这儿有没有些特殊价值,毕竟她的核心法算是瑶光一脉相承。”

    秦弈硬顶天地牢笼,试图破局,其实此刻曦月也有些辛苦。

    她发现自己也困不住秦弈。

    虽然眼下看似困住了,但她自己丝毫不能放松,稍微松点力,猴子就跳走了的感觉。并不是镇压住了,还早得很。

    就像是……自己构建了一个天地,但这男人手托日月,正撑着天地。

    就看谁先有所疏忽。

    势均力敌?好像她曦月还能算是胜了一筹,毕竟秦弈出不来。

    可认真论起来,她已经输了啊。因为她这已经是借了地势天时,加上了天枢神阙群山地脉之力,光靠自己的话,已经输了。

    虽然这男人用上了肉身之力,她只是远程施术,看似也不算公平。但这种距离的施法对她没区别的,她又不修肉身,近身来送啊?

    这小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他还没靠那只小幽灵呢,小幽灵钻出来的话,曦月知道要完球。不过此刻秦弈好像只想靠自己?

    他是为了提亲来的,想证明自己的资格,不想靠小幽灵?

    曦月差点忘了自己刚刚还判断过他此来另有意义,反正一股酸水禁不住就往外冒。太浪漫了,踏破神阙娶明河,我还是个大反派,嘤嘤嘤。

    就这么一疏神,精神传来了剧烈的反震感,曦月暗叫一声糟糕,再定神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边秦弈感到了压力微松,立刻找到了破局点。

    本来是混融一体的夜色,星月旋转,无从捉摸,可那轮辉月却似乎发呆了一下似的,周天星图有了一丝不和谐。

    牢笼类的术法,勘破一切表象去解析,归根结底是用不同的能量模式造成空间的束缚,破不了对方的构建法门,无所谓,只要找到了本质、找到了空间的节点,那就是破局之路。

    那一丝破绽虽然很快填补,却被秦弈抓了个正着。

    时光之道,追溯。

    空间之道,凝固。

    “轰!”

    看在外人眼中,又是一轮烈日,直冲月轮。继而日月相撞,在天际撕开了一道裂缝。

    于是夜色破晓,世间黎明。

    有心人发现,此时真正的天时,也恰好是日月交替,太阳彻底升起的时候。

    仿佛一种预示。

    有人捏了把汗:“那人……那人冲破第二宫,进入第一宫了……”

    “宫主不会有事吧?”

    “想什么呢?不过是冲破一个术法牢笼而已,真正打起来宫主怎么可能输?”

    “就是,咱也不吹牛,在外面可能不好说,这人确实厉害。可在第一宫主场,当我们曦月宫主是躺着玩的呢?们该猜那人会不会被镇死在观星台。”

    第一宫。

    这些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秦弈早就如流星般电射而入,直奔观星台。

    他要和老道姑好好谈谈,现在肌肉已经展示过了,够资格坐下来好好说了吧。

    大老远就看见观星台上,一个道姑身影匆匆忙忙地提着道袍下摆飞出观星台,向另一个方向跑了。

    秦弈:“?”

    跑啥?

    我刚才那也不算赢了啊,甚至还怕不理智要发大招弄我呢。

    怎么反而是跑了……

    秦弈来不及多想,嘲风之翼大振,电射而去:“前辈且住,秦某并无恶意,只是来……”

    想想还是先别说天宫之事,便道:“只是来提亲的。”

    只论飞行速度,现在被无相之能加持了的嘲风之翼,真是世间第一档的快,曦月居然根本跑不过他。

    就这么两句话间,秦弈已经追了上去,一手搭在曦月肩上。

    曦月绷紧了一下,终于不飞了,强行传着魂念:“放手,成何体统?”

    秦弈还在暗道这老道姑保养可以啊,背影还挺婀娜的,肩膀感觉也柔腻……被这么冷冰冰一说,也急忙放开,站在身后立定:“前辈,晚辈不是存心碰……晚辈真心提亲,求娶……”

    是是是,不想碰我,只想要明河!

    曦月愤然转头。

    “求娶……哈???”秦弈半截话被卡在喉咙里,瞪圆了眼睛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人都傻了。

    这是真傻了,脑子懵然一片,连个思维都没了。

    岳姑娘?

    “哈哈哈……”流苏在棒子里笑得打滚。

    为什么帮他叩门?

    等着这一刻等了好几年了诶,笑死个球了。

    秦弈一脑门黑线地卡壳了好一阵子,思维才重新启动,第一幅画面就是岳夕姑娘手提葫芦纵酒高歌的景象。

    那千里诛魔,纵酒而歌,笑卧红尘的高士之风,让秦弈倾心相结的洒脱大气。

    继而化为昆仑虚中的缠绵。

    那纤纤素手,那高峰积雪,那一声声腻到骨子里的“好哥哥……”

    她……她是板脸橘皮老道姑?

    脑补中的老太婆影像轰然崩碎,眼前横眉怒目的道袍御姐又熟悉又陌生。

    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只以为是自己对大荒并不熟悉。原来……从来就不存在一个大荒隐秘强宗,这等修行、这等风度,从来不是无中生有变出来的。

    原来她就是天枢神阙第一宫之主,曦月。

    叫了她多久的板脸橘皮老道姑来着?秦弈真觉得自己傻成狗了。

    多少细节,随便一对应就能立刻联系起来的事情,只因为那先入为主,从来就没往那想过。

    怪不得了,轻影捉奸时那种纳闷的表情,和后来再见时欲言又止的看戏。

    还有死棒棒……

    还在笑呢……

    眼前的曦月面如寒霜,真成了个板脸道姑了:“来干嘛的,继续说完啊。”

    秦弈咽了口唾沫,迅速找回了求生欲:“……求娶曦月真人,愿真人成全。”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