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九百八十三章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秦弈去了山脚,才发现村子都已经建起来了。

    自己和瑶光布道人间,不知道具体时日,反正不会少于两三月的,导致瑶光都压制伤势太久了。

    说起来居然和这女人相处了这么久,真是令人意外。

    可实际上两人之间根本没说过多少话。感觉复杂得要死,又是恩怨情仇,又是高大上的道争,又怕说错了什么要被打……

    揣手手。

    太难了。

    当我愿意三杆子打不出个屁吗?实是每说一句话都要想三想啊。

    秦弈神念探了一圈,发现村子里很多人不在,二柱子都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去了幽冥。秦弈想了想,也没多事,把历史记载一股脑儿丢到了守墓的麒麟边上,自己就飞快跑路了。

    反正麒麟肯定知道怎么处理,自己还是别在他们面前多出现了……

    主要是没什么心思,该知道的信息也基本都从瑶光这里知道了,应该是最真实的答案,多问别人也无益。

    别说和麒麟扯淡了,直到遁入幽冥,秦弈满脑子还想着之前和瑶光的对话,都没回完味儿呢。

    话说瑶光这波心理偏差太恐怖了。

    她到最后都没问自己的名字,心理多半是这样的:

    “反正将来会知道。”

    “反正将来这男的还会舔我。”

    “看我吐个血他就忙不迭地扶着喂药,果然是很关心的,嘻嘻。”

    “看到时候怎么气死流苏。”

    秦弈不用猜都知道她最后说“我会给机会”的时候那种心情,肯定就是这样的,摆出一副女神范,心里那点女人的小九九怎么可能瞒得过太清级桃花。

    反正到了自己给无仙治病要封印她的那一刻,瑶光居然没气疯也是不容易。

    恐怕她夺回躯体控制权的时候,第一件事怕是杀了这臭男人,而不是和流苏较劲儿了吧……

    算不算转移了远古矛盾……

    话说如果此时她控制了躯体,当时自己啪的到底是无仙还是她,她那时候有感受不?

    如果有,那时候的她算个女鬼不?

    呃,棒棒也算吧?

    所以自己已经成了宁采臣二代?

    以后在齐武之外还可以起个别名,就叫魏昆?

    算了,思维一发散就没边了……现在还是先看看幽冥,这里女鬼才多呢,比如冥河……秦弈下意识摸了摸桃子。

    转头四顾,如今的幽冥挺漂亮的……像是极幽的夜,静谧神秘,不像将来崩毁之后到处乱七八糟的残景。

    其实幽冥统称“血幽之界”,一半是血色,一半是幽垠,此时秦弈所处的还是血色浓郁,四处恶鬼异兽,有强烈的攻击性,择人而噬。只是他的无相之能已经可以无形无迹,恶鬼们都不知道有人从面前过去了。

    而四处阴风浮动,在所谓的静谧中也可以叫做阴森。

    这种环境,天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漂亮来的……

    可能与心理有关吧……此时幽冥撕逼的两大巨佬,是自家俩老婆,萌萌哒……

    虽然这时候她们不认识自己,但见到她们总是愉悦的。

    至少不像在瑶光身边压力那么大。

    话说此来是找凤皇的,确实有很多事要问她。不过之前只见过破碎位面,这完整一界不知道具体位置怎么走……反正应该要渡河就是了,不知道冥河会怎么刁难自己,听说渡河要给东西,是条雁过拔毛的河……

    我未来给那么多生命精华了不够吗?

    单找一条冥河倒是很好找,这条河贯穿整个幽冥,分隔血幽,生人渡河即为空灵,是最标志性的分界。

    一路往前,就可以看见河水了。

    一条宽广的大河,几乎看不见对岸。河水静谧流淌,却几乎听不见水声,海妖在水中浮沉,曼声而歌。四周阴风阵阵,呼啸回响。

    极目远眺,河的对岸似有鲜花着锦,美轮美奂。花香飘过河水,送遍了空旷幽垠。

    彼岸花。

    似有鬼魂渡河取花,以求超脱。到了河上却飘不起来,只能试图入水而渡,却直接下沉,连个声音都没有就消失不见。

    连没有重量的灵体都能直接下沉,呼救的机会都不会有。

    这是天道的规则。

    无人能渡的河。

    老实说,这种奇诡场面,基本是反派标配啊……怪不得她才是真魔主。

    只不过它不主动害人就是了,只是诚实地体现着位面的意志,要过河,就是如此。

    除非两种,要么很强,挣脱这种法则束缚,直抵彼岸,如凤皇。

    要么交出某种渡资……一般情况就是所有记忆意识,洗干净了过去,如果别有替代之物,也不是不行。

    这是天道给的一线生机。

    至于什么够这一线,摆渡人自会判断,一般人并不敢赌。

    秦弈神念发现了一个熟人藏在远处阴影里,似乎是怕渡河,在观察情况等什么时机似的……气息隐藏得倒是很不错,因为看见他秦弈出现,似是愣了一下,那一刹那流露的少许气息才被他捕捉到了。

    二柱子……

    他果然来了幽冥……之前是说想来找流苏有没有转世对吧,结果河都过不去……

    秦弈摇摇头,暂时没去揭穿他,大步到了河边。

    然后就看见了摆渡人。

    她安静地站在一条灵舟之上,宛在水中央,又如远在天边,不可与语。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似在,非在。

    她就是冥河之灵,也是幽冥之主,位面的化身。

    位面认为的最美形态,整个幽冥无可比拟的美,集所有彼岸花的诱惑与美丽,也难以及她万一。

    当年第一眼就叩开秦弈欲望之门的绝美小道姑……前世今生,姿容神态,从未改变。

    冥河与瑶光情况可不一样的。渡河之日,他不仅是和明河,同时也是和冥河……眼前这美丽绝伦静谧遥远的“女鬼”,是真的和他主动欢爱过。

    此时相见尚不识,那种情绪真的很怪。

    冥河也看见了秦弈,确切地说,她本就是因为发现秦弈欲渡河,特意出现的。

    眼前的少年一身青衫挺秀,安静地站在河畔凝望着她,眉目之间不是惯常所见的惊艳与垂涎,也不是臣服与恐惧,也不是不服规则的挑衅,更不是某只臭鸟一样骄傲地宣示征服。

    他很温柔,神情追念,就像看见了情人。

    人族无相?却穿了一身妖怪精华织就的法衣,法衣之上并无怨气,好像是万妖主动献予。

    谁能办到这一点?天帝人皇都不行吧。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但无论如何,无相者已经算是跳出三界了,不能说洗净就洗净的,对这样的人总要慎重处理。

    两人对视片刻,冥河终于打破沉寂,淡淡道:“公子欲渡河?”

    秦弈笑了。

    好熟悉的对白,却已是两重天地。

    “……是。借问,幽皇宗往哪走?”

    冥河平淡回应:“幽冥无主,孰为幽皇?”

    这酸得,们这时候撕成啥样了?秦弈忍不住笑:“名字叫幽皇宗,又不代表就是幽冥之皇。”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目光不经意略过阴影某处,续道:“要是有谁搞个万道仙宫,难道真有一万个道啊,有十几个就偷笑了好吗?管人家怎么吹牛呢。”

    冥河没去跟他争嘴皮子,淡淡道:“那么……给我什么,让我指路?”

    “幽冥这么现实的吗?”

    “不错,幽冥就是这么现实。”

    秦弈偏着脑袋看着现实的小明河,实在很想笑。

    冥河板着脸不说话。

    秦弈看了好久好久,终于摸出了建木之实:“这个……可以么?”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