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九百五十八章 本我之愿(加更28/142)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虽然秦弈流苏两个人都很清楚这种依赖不好,刚刚都还提过这事儿。

    并且从很早很早以前流苏就已经看见这一层,有意识地培养秦弈的自主能力了,名师确实是名师。

    理论上,秦弈并没有什么依赖性。

    从头到尾,他都是自主行事,棒棒睡觉也无所谓,或者它想做的事而秦弈不同意的,也是秦弈做决定。看上去有它没它一个样,秦弈该做啥做啥,毫无影响。

    但实际上,是有区别的。

    可以睡觉,但不能不在……

    只要在,就是心中的安宁。

    流苏在,就算平时不想靠它,有意不把它的战力计算在内,可它自然而然的就是一个定心丸,潜意识里那还是知道“棒棒在呢”。

    只要流苏不在片刻,秦弈立刻如坐针毡,心都空了半截。

    另外,不算战力、不靠棒棒打架,那也避免不了凡事不决问棒棒,就像刚从昆仑虚出来的时候整理所得,就等着咨询棒棒。其他还有很多事情,反正别人说了都不够有底,非得棒棒说了不可。

    也不知道这算妈宝还是算猫奴。

    或许都不算,只是叫做,太习惯有在身边的日子。

    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风风雨雨二十年,始终有。

    秦弈连想都不敢想,棒棒不在的话自己会不会傻掉。

    看似没有依赖,实则就是依赖。

    原来……这也算是自己内心的负面吗?懒惰、依赖、软弱,集成在这一件事里展露出来。

    甚至是最严重的负面,比他的爱欲还严重。

    烈日普照,不仅阴暗无处遁形,纤毫毕现,同时更是在驱逐。

    秦弈清晰地感受到,识海的暗面正在不断挤压、消退,黑色地带越来越少,如同即将被整个挤出去一样。

    人生七苦,原罪七宗……

    以及这最严重的依赖与软弱。

    是不是真的排出去比较好?或者不说排除,压制比较好?

    真正成仙得道者,至少这些是压制消融,不起涟漪的吧。

    这是不是无相之途的关键环?

    自找这个考验,为的本就是这个吧?秦弈自己也有借助太阳净化来尝试无相的意愿,才有此番吃果子。

    可是……

    如果非要如此的话……是不是以后真没什么色心、没什么欲念了?

    然后看见棒棒也没啥感觉了,有它没它一个样了?

    也许这真有可能无相,可如此无相,活着干嘛?

    像鹤悼一样,就为了太清而活了?

    要的是什么,所求是什么……长生?力量?

    若是放弃了本心,放弃了自己所愿的,那长生何用?无相何益?

    自己仙道求索,为的是探寻世界的奥秘,领略异界的风情,所谓“修仙挺好玩的”便是了。

    世间遨游,寻幽探险,大半都是为了棒棒的身躯。

    除此之外,只愿携道侣们居于山巅云岫、悠游林下、抚琴高歌,一醉方休,此出仙也。或与同伴仗剑除魔、扫尽不平,畅意通达,此入侠也。

    抛弃了这仙侠两意的无相,无相何用?

    然后身边有棒棒。

    永远要有棒棒,哪怕是依赖是软弱是负面也好,我就是要有棒棒。

    无相者,勘破表象,直指内心,从心所欲不逾矩,那才是无相。

    而不是外物压制,自命解脱,那种无相不是道途,至少不是秦弈的道途。

    这是在南离之时就烙在心中的东西。

    “我宁愿大圣已死,也不愿那只猴王盘膝合十,长生为佛。”

    或许大家心中的“大圣”代指的不一样,但本质一致,均指本我,此生之志。

    若失本心,毋宁死。

    秦弈紧紧握着手臂,无意识入定中的身躯却在喃喃低语:“这种无相……我不要啊……我就是依赖棒棒,那又如何?别说无相了,就算送我太清,也比不上棒棒在我身边片刻啊……”

    “若这是我的负面,我宁愿负面永存。”

    这就是我知道错了但我下次还敢的修仙版翻译。

    明明知道是负面的,不好的,却宁愿永存。

    “太阳之息……若能为我所用便用,若是要用棒棒换,那先滚!”

    识海的暗色暴涨,把普照的阳光都压了回去。

    连阳光都在退避这种本我的意志,哪怕那是负面。

    可是要“滚”,怎么滚得掉?

    吃都吃进来了,若是资质不够的,捕捉不到太阳本源,或许留不下太阳之息,可秦弈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本源,不仅看见,体内的太阴之息还自动地缠上去,交融旋转,自演太极。

    太阳之息:“MMP。”

    一边让我滚,一边把我缠上是个什么意思?

    紧接着建木、息壤、混沌神雷、混沌之火、太一生水、先天冰凛,纷纷环绕旋转,太阳之息连个挣扎余地都没有,就被搅拌进了一团大球里。

    归于混沌。

    秦弈睁开了眼睛。

    一只球飘在面前,近在咫尺地盯着他。

    秦弈露齿一笑。

    流苏冷哼一声。

    秦弈一把将它揪了过来,摁在怀里就是一顿搓:“大功告成,撸个猫先。”

    流苏挣扎:“是不是有病,无相失败了还很高兴?”

    “那有啥?”秦弈笑眯眯道:“这次不行就下次,无相之途总在那里,又不会跑。”

    流苏撇嘴,虽然看似挣扎,却没挣脱跑路,还是被他揉啊揉的不说话。

    秦弈撸着猫,随口道:“太阳之息得到了,我是不是不需要再收集相关的混沌所需了?”

    “基本不需要了,从属性上,阴阳五行都齐活了。而抛开属性的更深入道则上,已涉时空,还触及了生死,这种相对只要搞清楚了,都够太清用了。”流苏被揉得都变形了,含糊不清道:“但突破不能指着这些,这只是……”

    “好好我知道啦。”秦弈取出那个仿制品冥华玉晶,放置在扶桑光耀最盛之处:“这玩意这样洗礼可以的吧?”

    “可以,自己接收了太阳之意的洗礼,应该察觉很明显,那种中和洗涤,完全可以把它的魔氛荡尽,成为一个可用的……”流苏有些犹豫:“只是冥华玉晶本身是聚幽冥之华凝成,这个不知道是魔主采集什么材料做的,能不能真正替代……”

    “能。”悲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此乃老衲做的,采集的是忘川精华,和原版冥华玉晶的效果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一个先天凝成,一个后天仿制。仿制的缺陷就是魔意深浓,失了忘川静谧之意,只要洗涤去了,就和原物无差。”

    秦弈点了点头,其实血凛幽髓也属于人工制造了,在各种先天之灵的汇聚之后升格为先天之宝,人造物并不是无法取代先天,只要有条件。

    扶桑树明显就是最适宜的条件。

    这次菩提寺之旅,好像很顺利,如同走个过场一样?

    但秦弈出神地看着冥华玉晶接受洗礼的样子……他隐隐有所感,这不是过场。

    看清了自己的软弱,不是不管不顾就可以当不存在的。

    必须去征服它。

    否则无相就别指望了。阳神求的是灵魂圆满,心灵的破绽必是关键一环,这肯定是他卡着半步突破不了的原因之一,只不知占据了多大比重。

    然而怎样征服?

    不是像悲愿一样剥离,既然宁愿永存,那就得去直面,而不是逃避当成自己不知道。

    怎样直面?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只要把棒棒揍趴了,可能就解决了……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