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八百九十九章 我不是来泡妞的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明河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告诉他“给了我建木之实”这细节。这明显是秦弈将来某天会做的事情,如果事先说了,那这就不是秦弈造就的因果,而是自己让他去做的。

    滋味尽失。

    其实本也差不多……

    秦弈又不傻,只要把事情理顺了,他将来某天回到过去见到冥河,自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不需要说的。其实已经不能算是他造就的了,不过感觉不同嘛。

    难怪那时候他神色很温柔,原来他那时候的眼神分明是在看她明河呀。

    越想越甜。

    这种心思已经是真正的女儿心了,婉转千结,期待着浪漫。这一刻的明河,再也和出家人没有关系。

    秦弈用了二十年都没彻底打破的壁垒,却在今天抡起棒子打算抽她的时候打破了。

    不知这个叫不叫欠揍,嗯。

    不过终究有人更欠揍。

    魔主悲愿,被冥河复苏吓到了,仓惶而退。到了魔渊才醒悟,这个时候的冥河其实没有太强的战斗力,她的融合不可能瞬间完成的,必然有过程。这个过程就是最好的机会。

    秦弈肝胆无畏,愿意直面这种恐怖的敌手,便很容易想到这点,但魔主不行。

    他这种魔是和尚悲愿排出了所有负面的揉合体,除了阴狠恶毒贪婪之外,当然也包含了胆怯畏惧之类的情绪,他见势有异的第一选择是跑,十分真实。但是跑到安全地,回头想想,就越想越不对,懊悔这种情绪又开始蔓延。

    仔细想想就知道完全可以打的啊!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被她那一手法则之力吓到?

    而且她这转世重生,其实自己是可以克制的啊!自己是轮回之盘,本命法宝的具现就是轮回之力,操作得宜的话,说不定可以将她的轮回融合瓦解才对……

    魔主悲愿悔之莫及,刚才还白白伤了本源,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复原。

    没关系,她这一时半会肯定还好不了,再反扑回去不就行了?

    潜至近处一看,悲愿更是狂喜。他发现此时的明河又不是冥河了,虽然可能二者现在有一样的能力,但最根本的法则之力,这个小道姑肯定暂时还不具备。这一项融合必是最长久的一项。

    那就更有利了!

    他的手心隐现一个轮盘之形,正在慢慢旋转。

    同样属于法则的力量正在盘旋,仿佛有看不见的螺旋通道,悄悄覆盖在明河身上。

    这是乱轮回!

    只要对方陷进这种漩涡,那两世灵魂就会彻底迷失方向,不是割裂,而是混乱,前不见往昔,后不见今日,浑浑噩噩变成一个疯子。

    此时的明河,绝对连看都看不破这种玄之又玄的能力,即使看破了,她也不可能抵御得了。

    就在乱轮回之力刚刚释放出去的时候,那边明河正在和秦弈说:“现在换她出来了,有话可以问她。之后我们每次交换时间都会越来越短,直至彻底合一……”

    悲愿:“……”

    轮回之力临身。

    明河的眼眸同时变得幽深。

    “乱轮回?”她低声说着,身躯忽然变得虚无。

    犹如渺渺冥河水,似水似雾,非水非雾,不见其源,不知其深,万物渡河,只余纯灵无念。

    轮回法则如落虚空,根本起不了丝毫涟漪。

    悲愿一惊。

    这怎么回事?冥河就算勘破这法则,也不至于这样一点都不经受啊,难道她根本不是轮回?

    “我亘古恒在,不入轮回,那只傻鸟都不敢用这种伎俩对付我,何况她分离出的一个法则化形?”冥河淡淡说着:“真是不知所谓。”

    随着话音,临身的法则之力尽数消融无踪,就像是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不仅如此,悲愿骇然发现,连带自己的法则似乎也在衰败,好像要被她顺着杆儿磨灭一样。

    渡河者,剥离血肉,剥离记忆,剥离能力,剥离一切一切,只余最纯的灵。

    渡河即空。

    这是冥河与生俱来的法则,说实在的,没谁比这个邪性,也没谁比这个公正,因为管是谁,皇帝也好乞丐也罢,善人也好恶人也罢,渡河即如此。

    当初凤皇与她的争议,就基于此。严格说来,那也许是天地第一场正魔之辩的开端吧。

    当冥河这种魔性到了神性的程度,太清级的凤皇都拿她没办法,别提凤皇分化出来的一种法则之力了。

    悲愿大骇!

    他本体就是基于轮回法则形成,一切能力基于此,一旦这种法则被磨灭消融,他就等于实力尽失,连命都不确定还在不在!

    悲愿奋起所有的能力,忽然伸手一招。

    不远处的扶桑树化作一轮烈日,光耀旸谷。

    这树……名为旸谷之宝,实际上从来都是他暗中掌控的东西,幽日族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供奉实际上是在为魔主养法宝。

    它是菩提寺中的菩提投影,也是致使空间混乱的根源之一,它的投影虽然都是幽寂之意,但本源终究是扶桑,从寒门到明河到秦弈都能感觉出里面有烈日的意味,只是很淡。当然淡,因为太阳本源都被魔主悲愿化用,成为他修行的养分,所以扶桑枯萎,需要建木之实化作的“冥河之心”来提供生命力。

    前因后果便是如此。

    这也就意味着,魔主悲愿随时可以化用扶桑投影,将它的太阳真意尽数释放。

    若说世间有一个最克制冥河的东西,不是凤皇火,而是太阳真火。

    普照世间的煌煌,与流淌冥界的幽寂,它们才是最相对、最相克的。

    烈日普照的瞬间,冥河就眯起了眼睛,有些辛苦地相抗。她能力未复,暂时挡不了这样的先天之源。

    悲愿脸上露出笑容。冥主又如何?克制得宜,果然可破。

    可他笑容才刚刚牵出那么一丝,一道迷蒙的光华不知从何而来,迎向了空中烈日。

    那烈日一碰到光华,还没做任何冲突交锋,就莫名其妙地消散了,重新变回了死气沉沉的扶桑。

    时光之道,回溯。

    从悲愿偷袭、冥河化解并反攻、悲愿化扶桑为烈日,一切都只是瞬息之间。那边秦弈又不是死人,一愣反应过来,迅速插手。

    一直掐在手中本来打算回溯冥河用的术法,凝聚了很久很久的力量,一股脑儿甩到这里来了。

    时光悠悠,烈日归寂,一切平息。

    悲愿又惊又怒:“时光之道,到底是谁?”

    “真的悲愿会认得我,可惜只是个山寨货。”下一刻一根狼牙棒越过时间空间,转眼就到了悲愿的脑门上:“居然真把我秦某人当个空气,难道真以为老子是个来这里泡妞的小白脸?”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