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八百七十五章 被遗弃的树(月票8000加更)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种居高临下,并不是她太装。

    一是性子如此,或者道如此。二是……她心如明镜。

    至少她很清楚,她想要去看看扶桑木,是肯定不会有什么森严守卫导致大战的。

    若要导致不可避免的冲突,除非是她想对扶桑木做些什么。光是看看的话,还触不到幽日族的底线。看完就走,幽日族会松一口气才对。

    她很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也很清楚自己想要干什么。所以不需要像常规交流一样好我好,反正将来便再也不见,怎么看我,与我何干?

    包括我的法号,为什么要告诉呢?

    大家根本就是平行线。

    烈千魂是聪明人,很快想明白了。

    但想明白没用啊,遇上这种人实在太蛋疼了,真的找不到和她好好交流的切入点,根本不知道怎么引导她进入自己想要的节奏里。

    但既然如此,倒也未必有什么坏事,她真就只看看扶桑木就走的话,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是了。

    烈千魂冲着四处隐蔽的族人们使了个眼色,便有人去通知禁地守卫,不要阻拦。

    明河知道,也没管,安静地直抵扶桑。

    她留意到……所谓的逐日族禁地,守卫竟然……都是僧人?

    北冥之地,旸谷交叠,他们居然信佛吗?

    乍看上去,这树好像是死树,没有枝叶没有活力。细看的话,不是死,而是寂与冷。

    本应亮泽的树干,灰暗得像是灰铁的色泽一样,内里明明还残存着太阳初升的朝气意味,可表面怎么看都像是幽界的植物。明明应该很温暖的所在,只能感到渗透骨髓的寒冷。

    怎么说呢……有点像是被放逐了的感觉。

    或者索性说,世界上已经不需要它了,日出日落,自有天时,岂出自区区一树?

    这是被遗弃的造化。这旸谷之中也是一群被遗弃的人。

    仿佛能感到数万年前的过往,有女子头戴冠冕,流苏覆面,迈步轻踏,万里扶摇。

    “三足之鸟,出于扶桑,因而成日?宇宙不是这样的。这是假的。”女子手摘日月,驱逐金乌:“凭们这些假货,也敢曝晒人世,干涸乾坤?真以为们死了,天下便无日月了?锤死!”

    金乌坠落,天地洞开。

    这不是天圆地方,不是如同幕布一样的天穹。

    它是假的。

    可以撕开的。

    撕开之后,才是宇宙之大,无尽之广。

    天上自有日月,天枢自有仪轨,不是一块帷幕。

    “原来天地是个球啊,嗯这形状挺可爱的,与阳神之本同形,丹者,一也,圆也,天地蒙蒙,阴阳轮转,此即太极。”女子拍拍手,踏日而去:“上下四方,乾坤之大,原来如此,吾道证矣。”

    下方有一群逐日而来的问道者,个个目瞪口呆。

    不负责任啊,证道走人了,剩棵树呢?

    话说我们追逐的太阳没了……

    我们这辈子到底在干啥?我们的道是什么?是个球吗?

    逐日者迷茫着,绕树而居,形成了新的族群。

    万载之下,有僧人不远东来:“此大日之意,足证菩提。尔等迷茫于道,不妨跟吾修行。”

    过往一闪而过,明河感到了这棵被抛弃之树的无奈。

    可既然被僧人当做菩提带走,又为什么到了这北冥之地?

    并不是那女子干的,她压根都懒得理这些……

    如今这深浓的魔性,沉堕不起的意味,深寒的魂灵,嗜血的杀机,刻骨的憎恨,却都又是因何而起?这里面的冰凛,犹如冥狱般的冻结,又是何物?

    明河伸手轻触,感到里面有火之灵。

    但不是真火,是冥火。

    九幽冥火,明河很熟悉。

    她觉得越发有意思了。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正常应有的扶桑木的逆向投影,不像真实。

    真是因为缺了炎阳心吗?

    确实少了点东西,空有魔气,却失之灵性。在这树下修行,只会越来越产生负面情绪,堕落成魔。甚至可能失去一切理性的思考,被憎恨和杀戮所支配……

    但这里一定还有什么外因,不可能单纯是缺失炎阳之心的影响。比如……交叠的另一块幽冥碎片?

    但如果要找到根源,显然也必须找回炎阳之心才能确知始末。

    明河慢慢开口:“刚才说……炎阳之心,在冰魔之处?”

    一直站在后面冷汗涔涔的烈千魂大喜过望。不管的出发点是怎样,反正搞了半天,不也是想找炎阳之心嘛!

    他立刻道:“正是在冰魔之处,曾经一场大战被它们夺取,我们打了好几次,都没能夺回来。”

    “们因何而战?只为夺东西?”

    烈千魂有些尴尬。

    抛开小心思不提,单论因何而战的话有什么可说的,大家都是魔,那种征服欲独霸欲,难道不够说服力吗?

    当然在美人面前不好说,说了恐怕那点并肩作战夺得芳心之类的念想就别指望了。烈千魂想了想,便道:“为了守护!”

    本以为道姑会有些赞许,结果迎来的是仿佛没听见般的漠然:“带我去冰魔之地看看。”

    烈千魂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然召集人马去了:“道长且稍待,我点齐精锐,随道长去。”

    其实明河自己就是从冰魔之地来的,但她不知道。

    她感知了这边的幽冥与交叠,却不知道之前自己盘坐修行了好一段时间的地方就在冰魔地盘里,还采了花呢。

    虽然知道那里是师父斩冰魔的地方,但也和之前秦弈想过的一样,冰魔又不是不会逛,在哪里斩的不代表哪里就是冰魔的地盘。

    大家的感知,敏感方向不同,故所得不同。

    所以当明河发现一群幽日族人带着自己去的就是自己之前修行的地方时,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北冥这么大,为何来来去去就这两个地方?

    其实很正常,正如秦弈所言,这两族一冰一火,就是此地交叠的代表,棋眼都在他们身上,自然重要之事都会集中在这两个地方。

    不过秦弈与冰魔们交锋的位置也只是海面上,实际冰魔的魔窟是在万丈冰川之底,无际深渊的极寒之处,真正具体的入口也是时常变幻,连宿敌幽日族人也必须经过一场特殊观测才能确定的。

    “道长且住。”烈千魂喊住明河,笑道:“冰魔就在底部深渊,我们要进行些仪式,找到具体入口方位。”

    明河淡淡道:“们当着他们的海面上行施法仪式?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特别自信?”

    烈千魂笑笑:“明人不说暗话,因为我们对道长的实力特别自信。”

    明河不理他,美眸淡淡掠过周围的冰山。

    她本能地感觉到一丝不对。

    之前在此修行,冰山是死的,就是真的冰山,没别的感觉。

    可如今再临,却觉得似有活物一般,好像每一座冰山都藏着恶意的眼神,每一道豁口都像是森然的狞笑。

    让人有些惊悸感,仿佛陷入了什么陷阱似的。

    其中还有一座冰山看上去特别讨厌,看了就想揍一顿的样子,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哪来的……为什么能觉得一座冰山色眯眯的?

    是此地已有幻术,极寒之意开始入侵灵魂?

    明河悄悄握住了本命神剑,准备给那色眯眯的冰山来一记狠的。

    身后幽日族人正在结阵施法,似是浑然未觉冰雾深处凝起了幽蓝的眼眸,带着刻骨的恨意。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