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八百四十三章 心中住不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秦弈没去理流苏的怂恿。

    之前为什么要故意先和安安折腾一道才开始入梦?就是不想做太禽兽的事情。

    无论是自己心里的坎也好,还是为了青君的心情也好,他是真的不能对无仙乱来的。说白了现实里的无仙也未必愿意让他乱来,只不过人家以为是做梦,以为是假的,所以比较随便。然而自己知道这不是假的,真要上了,这跟那些骗色的邪道采花贼有什么区别?

    可是这样缩手缩脚,面对天帝这种级别的对手,又怎么赢?

    现在的情况,看似无仙的状态正在日渐好转,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濒死状态了。可实际上她反而是开始每天都做梦,越来越多地想起往昔。

    也就意味着瑶光的记忆复苏也已经越来越多,再这么下去,不要几天,瑶光大约就可以独立思考了,再过几天,就换人了。

    所以当初棒棒才会认为,索性连无仙一起抹杀了,才可以对付瑶光。一旦束手束脚顾忌无仙,那就输定了。棒棒的判断确实没有错误……它太了解对手了。

    但凡对手是个稍微莽一点的,可能早就摆平了,然而那是瑶光。

    一个为了自己的目标掀起了仙神大劫几乎摧毁了所有太清无相的征服者、兵解之前还能折腾得叛徒们头疼无比的布局者,秦弈甚至不敢肯定她还留有多少复苏的暗手,随时可能爆发。

    说实话,只是棒棒自己恶趣味想看瑶光被骑而已,如今秦弈冷静下来,真不觉得这招有太大用处。

    如果第一天就上,也许有用,可现在已经错过了机会,瑶光的潜意识绝对是有所准备了,尤其是经过刚才那一刹的转换,她还能再吃这种计谋那她就不是天帝。

    或者也可以这么说:两次差点把她逼出来,两次都是瞬间退回去,这一刹的时机根本没法抓,至少自己的能力可能是不太够的,把握不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就算还能逼出第三次,也未必就抓得住,搞个不好还得误伤了无仙。

    必须换策略了,这招很可能没用。

    秦弈反思了一下,叹了口气。

    这招说白了,可能只算是给自己的禽兽小心思找借口,并不是真正的破局之策。只是之前自己不愿意承认,还抱有冠冕堂皇吃豆腐的心态吧。

    还是收收那点不可告人白虫吧,那是对无仙的不负责,也对不起青君。

    可真正的破局之策是什么呢?

    毫无头绪。

    见他一直愣神不动,李无仙有些苦恼。这师父又开始了,每次浅尝辄止都没问题,一到关键时候就不肯。连个做梦都这么难实现,这就是人们说的“做梦都别想”的意思吗?

    梦中都不行,现实里就更不行了,现实有姑姑在,师父更是不会妄动的。

    不行,一定要在梦里实现幻想,现实如何且不提,谁家少女连个做春梦的权力都没有啊!朕太难了!

    李无仙下定了决心要在梦中尝尝滋味,便继续摇晃着勾搭:“师父,真的不要嘛?”

    秦弈:“……”

    “我还是第一次哦……”

    “……”秦弈叹了口气:“无仙,确定真的喜欢师父吗?”

    李无仙愣了愣,挠头道:“这师父怎么又要听我心声了,有意义吗?”

    秦弈道:“有啊,谁家少女做春梦是直入主题的,难道没有点儿爱环节?”

    李无仙“咦”了一声:“好像有点道理啊,这就是我的春梦一直没进展的缘故?”

    “嗯嗯。”秦弈用力点头。

    李无仙无奈道:“可我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师父,做个春梦而已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啊。”

    “因为是李无仙,古往今来最了不起的女帝,所以与别人不同。”秦弈说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好像把握到了什么,却一时不太分明。

    人皇,天帝……秦弈虽不知远古人皇是流苏,那厮一直没说,但秦弈能感觉得出,人皇与天帝这二者之间一定会有立场的差异。

    前世今生为何能相融?因为受前世胎光的影响,大家的性情是有一定程度接近的,或者都能找到参照点。便如明河与冥河很多方面很相似,在轻影还不知道鸑鷟之前,大家都觉得她挺像冥火凤凰的,这便是了。

    无仙亦然,她的自我与野望、统治欲和掌控欲,都和天帝是一脉相承的。

    两世本属相同本质,当然可以无间相融。

    然而两世毕竟是两世,虽然根源一致,但大家的经历不同,可能导致三观的绝对差异,进而产生排斥。今生的轻影走的是魔道,与鸑鷟的正直已有不同,所以她佛魔兼备,当年就扪心而问,是魔是佛?她的答案是……若我是魔,佛就是魔。

    这意思指向的是求自我,这是最明显的例子了。

    人皇与天帝之间肯定也是这样……若能强调无仙的立场与三观,灵魂就会与天帝产生极大的排斥感,引导这个方面,说不定才是真正的破局之策。

    自古以来人们的认知都是,解决前世今生的问题,只能靠自己。

    没错,只能靠她自己的排斥差异,坚决地割裂。

    李无仙好像也被秦弈这句话说服了的样子:“好,朕是古往今来最了不起的女帝,所以朕的一切都与常人不同,便是征服一个男人,也是选择去征服最麻烦的伦理。”

    秦弈:“……”

    李无仙翻了个身,从撅着的样子变成了随意坐在地上,拍拍身边的草地:“师父坐。就算不配合我那啥,给我靠靠总是可以的吧?”

    秦弈这回没去拒绝,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李无仙便很开心地靠在他肩上。

    这是远古的草地,远古的风,清新自然,灵气浓郁。两人坐在草地上,都觉得有了种远离了皇宫的静谧,对李无仙同样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师父果然还是过来人。”安静了片刻,李无仙忽然笑了:“这感觉挺好的,比单刀直入的好。”

    过来人用在这里很尴尬的说……秦弈无奈道:“原本就不该自以为是梦就瞎胡来……连自己喜不喜欢都不知道,就乱来,帝王格调都掉光了啊……”

    “嘻……”李无仙笑道:“帝王才不需要考虑这种事情,若是男帝,要宠幸哪位女子难道还需要先谈个爱?女性帝王在这个方面都吃亏,真要如男子一般,后世风评都不堪入目了。”

    秦弈点点头,这倒是的,说此世女性颇有地位,可这种事情还是很难完全相等。

    “要说喜不喜欢师父,说真的我并不是太确认。”李无仙靠在他身上,有些出神地看着天空:“只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在我心中烙印最深的男人就是师父。知道的,我生而与人不同,灵光初开之时的记忆是最深重的,就如凡人学语,烙在心中,几成本能。”

    秦弈还是点头,可以理解。人们三观的建立都是从小开始的,也许小时候学的东西都忘了,但已经烙在了灵魂深处,想改都难。李无仙对“师父”的依赖,也差不多是如此。

    “救我的是师父,教我仙法的是师父,为我铺下夺乾之路的是师父,就连那丝大乾气运,都是师父与魔女交易而来。”李无仙轻声道:“我的整个人生,贯穿的都是师父的轨迹,喜不喜欢师父,不好说,但有师父在前,其他男子在我心中就很难留下任何痕迹。”

    秦弈摇头:“比我好的男人到处都是。”

    “并不是说比不过,因为根本就没去比……我心中住不下别人,看别人就如同看着一阵风过,一截木头,一块石头,根本就没往心里去,连个对比的由头都没。”李无仙悠悠道:“师父说,他们要给我招婿,我会找一根木头一块石头为婿么?”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