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七百六十六章 窥伺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此时的南海确实非常乱。

    秦弈控制飞艇在极高处,往下看去,经常都能看到有人在斗法。

    都已经发展到有队伍抓了一只蚌女试图带走,另有一批人直接上来就抢了。

    一只蚌女,意味着源源不绝的蚌珠,根据吸收的“沙子”属性不同,蚌珠属性也会各异,运气好还能变异出很特殊的法宝来。在此间海域莫名催生出来的海族妖怪中,抢到蚌女是最吃香的。

    不知道这次南海大规模成妖的起因是什么,既能影响这么大范围,效用级别显然也很高,这些蚌女成妖就是妹子模样,可见直接就是化形期,等同人类琴心。这种级别制珠已经很不错了,起码作为法宝配件已经很有价值。

    其他妖种就没蚌女的好命了,被直接剥皮抽筋都是常事。

    尤其是鲨族这类凶悍族群,往往会先被屠戮,以免坏事。

    南海上常见妖尸翻滚,海面隐现红色,已经变成了炼狱模板。

    安安看得怒火填膺,就要去营救被捉的蚌女。秦弈摆摆手制止了她,悄悄给争夺的双方下了个印记:“救一个,只是冲动短视之举,下个印记,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的窝点,说不定能救一群。”

    安安猛省,歉然道:“是安安冲动了。”

    羽裳安慰:“不是的错,刚才我也想动手来着……”

    安安抽着鼻子,伤感地看着下面被绑在飞行法器上的蚌女,低声道:“我们这天赋,也不知道算是福还是祸……”

    流苏道:“当然是福,有利用价值总比死了的好。”

    “可是……”安安顿了顿,低声道:“要是被囚禁着只为了制珠而活,那或许还不如死了的好。”

    流苏“切”了一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活着还有机会,死了能干啥?蠢。”

    安安怔了怔,感觉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秦弈安慰道:“留得青山在,总有机会脱险,我们这不就来救人了么?”

    说话间,却见下方捉住蚌女的那伙人已经击退了对手,哈哈大笑地带着蚌女上了飞行法器,向远处飞掠离开。

    秦弈便操纵飞艇悄悄跟了上去。

    被捉的蚌女不知道是什么蚌种,五短身材胖乎乎的倒是没有海中禁地常见的蚌女美貌,却也不像象拔蚌那么夸张,普普通通。

    坐在飞行法器上的修士们对她显然也没啥兴趣,他们只对蚌珠感兴趣。

    一条大汉喝着酒,斜睨着缩在一角瑟瑟发抖的蚌女一眼,忽然笑道:“听说她们连哭都是珍珠?”

    另一人答道:“传言有误,之前捉的几个,哭了也不是珍珠。”

    秦弈忍不住看了看安安。

    这货好像哭了是珍珠……蚌女公主果然非同凡响嘛?

    安安浑身不自在地扭了一下,却见喝酒的大汉长身而起,笑道:“我试试。”

    话音方落,大耳刮子就扇在了蚌女脸上。

    秦弈脸色都变了,这委实太过分了点。安安脸色铁青地站起,看着那蚌女泪水簌簌而落,紧紧咬着银牙,纤手紧紧捏着,身躯都有些发抖。

    “晦气,果然不是珍珠。”大汉沉吟道:“那她们的血如何?”

    安安差点忍不住要阻止,忽听下方又传来怒喝声:“们太过分了!”

    秦弈转头看去,只见几个少年男女御剑而来,拦住大汉一伙,戬指怒道:“尔等所为,与禽兽何异!”

    这些少年看着很热血,实力倒也不弱,居然都是腾云,甚至还有一个晖阳初期……不过这个晖阳,秦弈感觉到了玄阴宗的功法气息。

    应该是玄阴宗新晋晖阳,果然是玄阴宗在居中组织。

    这些大汉实力也是差不多,一个晖阳,几个腾云……看在如今的秦弈眼里都是菜鸡互啄,可在广义上其实很强悍。

    要知道晖阳已经是万道仙宫这种大宗门的领袖地位了,放在普通宗门里往往都是宗主长老一级,能有一个晖阳带队,几个腾云,这已经是因为此番南海形势很复杂才迫出来的强者队伍了,琴心什么的在这里根本没法混。

    只是秦弈自己身边的造化太过离奇,显得连晖阳腾云的队伍都成菜鸡了……

    大汉懒洋洋道:“听说最近有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修士到处做圣人状,就是们了?”

    有少年怒道:“我们不是圣人,只是有良知的普通人!我均是修道之士,岂不闻上天有好生之德?”

    大汉嗤笑:“们这么正义,为何不去诛杀那些吃人的鲨鱼?”

    少年道:“我们杀过那些鲨鱼!那些牲畜会吃人,诛之也就罢了,这些蚌女何辜?们只是为了取蚌珠,莫要借着诛妖大义之名,令人作呕!”

    秦弈听得默默颔首,这些少年男女看着年轻,其实年纪肯定不小,随便也是几百岁,毕竟是腾云……并非之前以为的初出茅庐热血上头,人家见事挺清楚的,只是善恶观比较分明。

    谁当诛、谁无辜,有时候很难分辨,可至少在这件事上是很好分辨的。这些大汉说是人与妖的世仇,其实放在这件事上,无非是贪图私利而已,借着个诛妖大义的名目罢了。

    蚌女何辜?

    大汉被骂得脸上挂不住,神色一沉:“们是谁家门下?”

    少年抱剑:“家师无上真人!”

    秦弈:“……”

    没听过,道号倒是挺牛逼的,哪里的散修?

    话说回来这里应该大部分都是小宗门或者散修。大宗门估计懒得掺和这事,所谓蚌珠收益老实说也不在大宗门眼中。要是真有大宗门插手,很容易会演变成两强对峙格局,各有顾忌之下反而会僵持下来,不会这么乱了。

    目前来看应该最多到晖阳级宗门和散修为止,并没有一个绝对强势的势力镇压局面。

    但继续这么打下去,谁没有几个亲朋好友啊,血仇一起,牵扯一广,难免就可能牵扯到乾元级宗门下场了……也不知道快到这程度没有。

    听了少年的话,大汉倒好像是认识的:“还当是谁呢,看在师父面上,老子不杀,快滚快滚!再罗里吧嗦,那牛鼻子师父的面子可不好使。”

    辱到师父头上了,如何忍得住?少年们很快就祭出飞剑,打成了一团。

    玄阴宗那位晖阳修士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很热血地冲了上去,和对方为首的大汉战在一起。

    双方倒是一时势均力敌,过不多时,双方都有人带了伤。

    秦弈没有出手,他的神念笼罩万里,一直在感知附近的状况。

    这里是大汉带着蚌女回窝点的路上,已是相对偏远的地方了,周遭倒是无人干扰,但秦弈的神念还是很清晰地察觉到,有人借助宝物的遮掩,潜伏在下方海岛里。

    无论窥伺者是干什么的,秦弈知道自己不能出手。他的目标终究是顺藤摸瓜营救更多蚌女,不会在这一地自我暴露,因小失大。如果无人窥伺,他说不定会悄悄出手救人,凭绝对的修行差距完全可以不暴露……但既然有人窥伺,就必须憋着。

    秦弈发现自己也变得有了些冷漠感,会因为更重要的目标而默默看着下方正义少年的受伤。羽裳安安都露出了跃跃欲试之色,他却始终面如平湖。

    这还只是属于将帅视事的角度,其实当这种角度无限的放大,说不定就是冥河所谓的“天心”了。秦弈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那一天,可以平静地看着世人如蚁。

    那曾经是自己与明河、与轻影,都辩驳过的道。当时间推移,修行越高,自己是否还能一如往昔的把自己视为凡人之心?

    希望可以,道途不移。

    正这么一走神,下方战局已经有了结果。

    少年们成功了。

    他们以两个重伤的代价,成功夺到蚌女。玄阴宗晖阳修士拼死护着受伤的少年,远遁而去。

    “追!他们受伤了逃不远!”对方为首的晖阳大汉气急,驾着法器掉头就追。

    正在此时,一道黑影以秦弈都差点没捕捉到的速度,骤然闪现,划过了大汉的咽喉。

    秦弈一直顾忌着的窥伺者……终于出手。

    一击必杀!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