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枢神阙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当曦月回到天枢神阙,却发现鹤悼已出关。

    他站在紫微殿里,看着石墩不说话。

    鹤悼已经很久没用过石墩了,因为对他几乎起不到作用了。他最期待的是能再有一块新的石墩,合成大柱子,或有所益。在此之前,这个石墩子都是奖励给宗门核心各自参悟,当年曦月参悟过,鹤鸣参悟过,后来明河也参悟过。

    还有一些核心高层都参悟过。

    他倒没有敝帚自珍过,风范还是不错的。

    其实曦月觉得,纵使有大柱子,也未必能太清的。

    完整的门什么效果,曦月不敢说,但这种缺失的碎块,效果即使翻倍也有限得很,终究只是一种辅助作用。要证道,关键依然在“证”,光靠帮助感悟、引导“圆满”,那多半不是最终通途。

    远古之时,据说众妙之门完整时,并不需要在附近,全天下人都能有所悟,那时候不也是只有那么几个太清?难道还人人太清了不成?

    辅助确实有帮助,这不能否认,但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自己的天赋、自己的努力、自己的证道之路。

    当然了,完整的门能给完整的天道体悟,那效果自然不同凡响,所以当时有太清,还好几个,而如今一个都没有。

    惊才绝艳如鹤悼者,也万年未得寸进。而天上人更是个笑话,掠天下资源,实力却不过如此。

    所以他们都认为是缺了门的缘故。

    不管怎么说,门确实还是很重要就是了,鹤悼想多弄几块,可以理解,鹤鸣想黑了两块跑路自立门户,同样可以理解。

    指不定气运到了,就是仙神之劫后的第一个太清。

    她站在鹤悼身后,鹤悼一直在看石墩,良久都没说话。她知道,鹤悼已知鹤鸣陨落,天枢神阙的命牌碎了。而以鹤悼的天机卜算,通过这一点来找到凶手是很容易的事。

    以致命伤来说,“凶手”是她曦月。

    “杀了他,必是他要杀。”鹤悼终于开口:“但我不解,一块碎片,根本不值得他这么做,因为他回来也有一块随时可用,总不会仅仅因为不是他私有?这么点得益,就对下杀手,难以理解。”

    曦月淡淡道:“如果带回那一块,从此就是抱着两块闭死关,他要排队不知道多少年。”

    “但那也有盼头,将来他也可以抱着两块不是么?”

    曦月沉默。

    加上秦弈那一块,鹤鸣自己就可以直接抱着两块走了,足以开宗立派威震一方,甚至超车。这才是根本。

    她不会说出秦弈那块,只是道:“他可以自己称尊,没必要在这里做个老三,等着排队。”

    鹤悼叹了口气:“总觉得鹤鸣心境,不会这么浅薄。我不管事,也不弄权,他排第一还是第三到底有什么区别?”

    曦月淡淡道:“事不到头,谁都看不清自己。如果师兄当年也这么想,或许就没有今日天枢了。”

    鹤悼默然。半晌才道:“所以们内斗,那一块被摘了桃子?”

    曦月道:“不错。”

    “天宫?”

    “是。”

    鹤悼抬头看着穹顶,默默算了一阵子,轻声道:“我希望在骗我。如果没有骗我的话,说明天宫的门已经快要齐了......只要有个门型,效果会很可怕,众妙皆出其中,非石墩子石柱子可比。”

    曦月道:“天宫拿了昆仑这块,还有我们这里一块,混乱之地一块,裂谷妖城一块......还差挺多吧,凑不起来?”

    鹤悼淡淡道:“忽略了一件事......以前他们不想大张旗鼓,仅仅暗中寻找的话,混乱之地那块不好找,裂谷妖城那块也不能强行取,所以看起来平静。可一旦只缺一两块的程度,只欠东风,这几处明知存在的就必将引发武力强夺,要么强取妖城,要么犁平混乱之地,或者......攻打我们天枢神阙。”

    曦月心中一动,反而道:“这是好事。”

    “嗯?”鹤悼终于转头看她:“好事?”

    曦月笑笑:“有孚挛如,位正当也。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

    若以诚信得天下,九五居中,其位正当;鸡叫取代凤凰,虚音登天,又怎么会久长呢?

    鹤悼眯着眼睛:“翰音登天......知道了什么?”

    曦月笑而不语。

    有些事情,以前大家是真不知道。可时光长河那一场电影,她至少知道了,不过一群窃徒而已,德不配位,沐猴而冠。

    此翰音于天,不可长也。

    “他们若真敢武力强夺,反是激发人们警觉,届时自有英雄于时而起,乘六龙以御天。”曦月转头而去:“希望此人会是师兄吧。”

    鹤悼看着她的背影,默然不语。

    曦月这话有一点含沙射影之意,既是在说天上人,也是在警示他鹤悼——若起意去强夺,那翰音于天者似乎不仅仅是天宫了......

    要是稳稳做的正道魁首,将来说不定会是救世主呢。

    过了好久,鹤悼才轻轻摇头,暗道:“眉眼已开,行若拂柳,想不到师妹也有男人了,不仅骗我,居然还为他而警示我......真是稀奇,什么男子竟能入师妹之眼,莫不是太清?”

    “不过师妹也把我瞧得忒也轻了。”他有些萧索地叹了口气,传音于外:“即日起开放紫微殿,本宗有才德者,依次进入修行。”

    曦月露出一丝笑意。

    身后传来鹤悼的声音:“那徒弟,已经越来越像冥河了。这件事必须好好把握。”

    曦月脚步顿了顿,又大步离去:“我会处理。”

    到了自己的天枢第一宫,明河高坐观星台,闭目盘坐。

    身后就是幽幽星河,浩瀚且神秘,有星云流转,在明河身后形成了一个法相。

    清寂的河水,灵魂氤氲。

    是银河泻于九天,也是黄泉冥河,静谧东流。

    并不是明河被前世之意影响侵袭到了这个程度,实际上是因为,天枢神阙的道和意象,太接近了。

    无偏无倚的天心,亘古流淌的明河,与冥河。

    太像了。二者本来就是天与地的倒影,本质是一样的东西。

    一旦修行越深,自然而然就会走向这遥远的意。而接触了前世记忆之后,这种修行自然也一日千里,觉醒得比谁都快。

    曦月很怀疑,明河想起前世的事情,说不定比拥有凤羽的孟轻影想起得更多。毕竟鸑鷟与幽影还算是不同的意,孟轻影今生之道和前世还是有不小的差异,不像明河,简直就是重修一遍。

    再这么下去,明河会走向两种方向。

    一是以前世为主导,起了幽冥意,甚至记忆都整体侵占复苏,成为冥河之主;二是以今生为主导,以前世为最佳的意象融合,修行一日千里。

    鹤悼指的就是,绝对不能成为前者,那和天枢神阙就完全没个关系,甚至可以认为明河死了。让曦月好好把握,引导成后者。

    而不管哪一种,都代表着她越来越清冷,越来越遥远,就像曾经孤悬的曦月一样。她曦月可以照耀世人,世人却不可能摘得到月亮。她潇洒随性,却不代表内心与世人没有距离,相反,距离越发遥远,就像看尽沧桑的老者,虽在闹市纵酒而歌,内心却恍如出世。

    表现不同,一清淡,一洒脱,实质却是一样的。只是前者着相,而后者无相。

    曦月曾经想让徒弟走自己的路,当勘破此相,明河也无相了。

    可是如今看着徒弟的俏脸,她一肚子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不管怎么说好像意思都会变成:好好修炼,练到师父这么牛逼,也可以随便找男人。

    说得出来不?

    曦月头疼地捏着脑袋,如果说明河有第三条路,是不是现在就去找男人?

    ————

    PS:不打王者的可以参加配音活动,具体看书评区,参与有上万起点币奖励的哦。我自己也有配几段,轻点笑。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