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七百三十九章 还叫岳姑娘?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曦月始终忘记了一件事。

    她曾经没收了徒弟的比翼鸟羽毛,于是一对翎羽,一个在秦弈身上,一个是在她身上……

    这东西效用只有一个:若是相持的双方有情,可以助放开俗世困扰,终成眷属,不使抱憾。

    她以为自己是道心洒脱,实则总在无意识地去回避明河的关系,这是比翼鸟的羽毛一直在隐隐生效。

    这里有个关键,比翼鸟羽毛生效的前提是,自己真的有情。它不是邪道之物,不会扭转或强加的情感,反而是根据自己的情感,帮放开桎梏的。

    如果没有这羽毛的影响,曦月自己就算再洒脱,也未必会和秦弈进展到这样随便的关系。这与心境修行虽然挂钩,却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否则无相归无相,也不可能随便跟谁都肯肌肤相亲,也不会因为动了点情思就真连女性天然的矜持都不在乎。

    可如今影响到了,曦月自己并未意识到这些,只会认为是道心洒然,已经挣脱了此前短暂纠结的儿女态。

    这是自己的无相心境牛逼。

    于是更加随性,反正之前唇对唇都贴过了,他发现就发现了,那又咋地?

    继续不就是了。

    她一把摁住秦弈,再度贴上了唇。

    之前还是老老实实只渡清气的,这次还故意作怪地动了动嘴唇,好像在品尝。

    秦弈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真就强吻我?

    堂堂秦先生,纵横数十年桃花,怎么可能乐意当个角先生?

    怎么也要争取个主动权啊!

    秦弈的大手二话不说地往上搭。

    “啪”地一声,手被拍开,曦月轻轻松松地把他两手一起制住,仿佛有无形的气,生生将他双手掰正了,摆出了一个五心向天的造型。

    “乖乖的,别乱动。”曦月一手摁着他的后脑固定住。

    秦弈悲愤。

    这个动作真的很像蹂躏小受啊。

    他又挣了一下,又被摁了回去,只剩“呜呜呜”的声音,什么都说不出来。

    脑子里闪过以前看过的电影,男的可怜巴巴地缩在榻上,女的心满意足地披衣而起:“我会负责的。”

    却听曦月含糊不清地说着:“运功凝神,感受阴阳之泰,演丹田太极,滋生机之盛。脑子里别转那些有的没的……”

    秦弈怔了怔,此时灵魂相通,脑子所想的念头好像能被她感知?

    那还是真别多想有的没的了……有的事情被看见不好。

    话说岳姑娘好像真的是为了疗伤……可疗伤还品尝个啥……

    算了此时虚弱,没法跟她争上下,还不如老老实实地疗伤。

    不得不说,清醒过来主动运作,效果比之前昏迷时更好许多。

    因为秦弈自己精通双修功法,理论上这种阴阳交泰和双修功法的性质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还更高级。

    不仅如此,还有催化剂,就是此时的叶子蓓蕾之中,如处混沌之始。

    见秦弈再度入定,曦月眼里反而闪过了笑意,最后循环了一次气息,咂巴咂巴嘴唇:“看人间话本,什么会触电,完全没那感觉啊……他总是想亲明河,两次都被我拉开了,就为了这?”

    她伸出食指,在自己嘴唇上点着,无意识地咬了咬:“难道是因为心思都在疗伤,没感觉到什么妙处?”

    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下,看着入定的秦弈,曦月做贼似的左右看了一眼,再度慢慢凑了过去,好像是打算真正品尝一下什么滋味。

    还没接触到,她忽然顿住了。

    “我到底在干嘛啊……”曦月触电一样倒弹三尺,靠在了身后的叶壁上,死命揪着头发:“啊啊啊~”

    挠了一阵又放下,披头散发地随意坐在那里,瞪了秦弈半天,又摸出一个酒葫芦喝了一大口,才勉强平复了心绪。

    一个闭目入定,一个喝酒瞪眼,时间慢慢地过去,黑暗的蓓蕾之中,只有一对美眸熠熠生辉。

    不知过了多久,秦弈再度睁开眼。

    伤势没好完整,但能够感觉修行大踏步提升,这一层都快修满了。哪怕再没有经验,也知道这造化有点离奇。还没双修呢,比双修的效果还牛逼,这不是他自己掌控的事,应该是岳姑娘的手段达成的。

    他看向靠在壁上喝酒的曦月,试着问:“是岳姑娘的清气助我提升的么?”

    曦月懒洋洋道:“太阴之息,助体验先天之阴阳。此乃演世莲叶,恰好有很好的促进孕化之功。真当我偷亲?”

    话说着有点脸红,这个不算偷亲,但之前那一下还真的差点就偷亲了。

    “不是……”秦弈神色有点古怪,还是试着问:“这个,好像有点传功的感觉了,不是一般的修行。”

    “差不多可以这么算吧……”曦月撇撇嘴:“强行夺取,叫采补。主动赠予,叫传功。”

    秦弈瞪大眼睛:“采、采补?”

    曦月失笑:“我没传力量给,只是传了太阴之意,别想太多。怎么,难道还想说要靠自己的努力打天下,不吃软饭之类的话?”

    “呃……”秦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曦月懒懒地起身,伸手轻扬,叶子分开。

    外面依然是暗影蒙蒙,秦弈忽然发现似有暗影兽在侧,他下意识摸出棒子就要出手,却见暗影兽老实巴交地蹲在一边,脑袋垂得低低的,动都不敢动一下。

    “别紧张。”曦月道:“这是我捏的暗影兽。”

    “捏的?”

    “嗯,聚周遭暗影,做了两个守卫而已。”曦月走出莲叶,再度伸了个懒腰。

    秦弈越听越傻:“聚周遭暗影,做了两个生物?这是造物好吗姐姐。”

    曦月转头看了他一眼,眼里又有了些笑意:“倒也不算造物,不过是启灵……嗯,我因祸得福,吃了的建木之实后,突破了无相。”

    “这样……”秦弈神色有些变了。

    无相。

    在没有太清的现在,无相就是最强天花板,哪怕是初入无相,那也和最强的巅峰站在了同一个层级上,没有维度之差了。

    怪不得如此神奇,能传太阴之息,能演化阴阳太极,能启灵暗影,如创生命。

    “那个……岳姑娘……”

    “怎么?”

    “我想通了,我不想努力了……”

    曦月扑哧一笑,横了他一眼,眼中竟然有了些媚意:“那……还叫岳姑娘?”

    秦弈只是在玩梗呢,结果曦月随口一句居然还配上梗了。确实以大家如今的关系,喊岳姑娘是生分了点,这种是萍水相逢的称呼,如今生死相依,还姑娘?

    可秦弈想了半天,竟然发现不知道怎么称呼比较合适。

    这就不得不说双字名的好处了,如青君轻影,喊着就够亲密了,单字怎么喊……夕儿之类的明显亲密得过了,好像没到那份上,而且这种称呼有点尬……

    秦弈可不会老老实实在那想称呼,心念一转觉得不好喊,直接就不去想了,反倒上前一步,就要去环她的腰。

    口中道:“说喊什么,就喊什么……”

    曦月倒退一步,伸手抵着他胸膛,有些慌了:“、又动手动脚干什么!”

    秦弈眨巴着眼睛,有些无辜:“我都说我想通了,所以不是来伺候了吗……”

    曦月半张着嘴愣了好半天,哑然失笑:“这打蛇随棍上的本事,我终于知道明……明明那么骄傲的羽裳怎么栽的了。”

    秦弈被抵着胸膛,没法抱过去,便很顺理成章地按着她的手背,轻轻握住。

    在曦月瞠目结舌中,拿起她的纤手,在手指上轻轻吻了一口。

    曦月这回真知道,明……是怎么栽的了。

    什么是无相级桃花啊!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