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六百八十一章 这就是你的解释?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秦弈这句话没几个人听见。

    因为就在他喊话的同时,门外正好传来大笑声:“羽人侍卫何在?还不把他赶出去!”

    声音极响,把秦弈的话声都盖过去了。

    这特么哪来的憨憨?秦弈都不知道该感谢它还是该发火,这正不知道怎么跟师姐解释呢,这打岔算是缓解尴尬?可它说的话不是好话啊……

    转头一看,却是一只龙首狼身的怪物一摇一摆进了门。

    睚眦。

    这货是真的小气啊,特意来搞事的?

    它难道没听见师姐说了“还不如十年前”?傻子也知道是自己人,搞事有啥意义啊?

    睚眦还真没听见师姐说的话,它刚来,只听见师姐最后一句“快点把他们赶出去”,然后囚牛在应和要赶人。

    原先囚牛的音乐会,兄弟们是不来的,大家没这细胞,听了打瞌睡。可睚眦知道这次羽人倾巢而出,连羽飞绫都来了,心知这是羽人要和囚牛谈事。平时囚牛很少见客,这是羽人的好机会。

    睚眦貔貅对羽人做的事并不是龙子共识,囚牛肯定不会同意和羽人翻脸,一旦羽人和囚牛说了始末原委,它说不定反而要被囚牛揍死。但这里比较微妙的是,羽人没有证据表明是它在使坏,未必能取信囚牛。

    到时候就要对质,海妖蚌女是肯定不会为羽人作证的,自己不承认就完事了,羽人还能咋地?

    当然若能在此之前让囚牛对羽人也产生看法,那就最妙了。说不定还能借此说动囚牛,一起压得羽人不得不臣服——睚眦相信所有龙子内心都有这种念头,只是都觉得有点下作,不好公然表达。若是此事能够成为一个引线,引发大家共识一起做,那就坏事变好事了。

    要怎么让囚牛对羽人也产生不满呢?

    睚眦没什么主意,拿凤羽说事吧,囚牛本来就知道羽人认的还是凤皇,说这个没用。

    正满脑子都是这种念头在建木上徘徊,就听到守卫巨人在摇头晃脑:“这笛子好听。”

    “是啊,想不到蚌女这次居然请得了高手。”

    “那人类好像是羽人姑爷吧,怎么会跟蚌女一起?”

    睚眦听了心里一个咯噔,坏了。

    它比谁都清楚囚牛对音乐的喜爱,若是这个羽人姑爷真能以音乐和囚牛搭上线,志同道合起来,那他到时候在囚牛面前说的话可比谁都有分量。囚牛认这个,可胜过认弟弟。

    凡人修道都要脱离红尘,它们妖修哪来多少血缘之亲,暗中较劲可不比谁少的。

    真被这人类和囚牛搭上关系可就要出事了。睚眦心急火燎地想来看看情况,结果刚来就听见里面喊:“把他们赶出去!”

    睚眦大喜。

    看来这人类的演奏崩了?

    这是个好机会。不仅是他在囚牛面前大为丢分,而且现在内部侍卫是羽人,羽人丢自家神使?她们做得出来吗?

    做不出来的话,是不是连带着羽人一起得罪了囚牛?

    大好机会,睚眦想也不想地就下了眼药,强化羽人的矛盾:“羽人侍卫何在?还不把他赶出去!”

    结果本来还挺为难的羽人们,听了它这话反而连为难的表情都没了,一个个跟看白痴一样看着它。

    本来为难,是听得出那是姑爷的熟人,不知道要不要配合一下,姑爷反正不会生气,还能顺便揩姑爷的油呢。

    这跳出来是要干嘛?

    傻子都听得出人家那是自家人吵架,外人来现眼呢?

    睚眦发现所有人看它的目光都变得很怪异,正自不解,就听囚牛慢慢道:“向来不喜音乐之道,怎么忽然跑这来了?”

    睚眦道:“我虽不喜音乐,但敬重大哥嘛。这蚌女上次就敷衍了事,这次又找个人类来乱吹一气,简直是对我们龙子的挑衅。羽人胳膊肘向外拐,身为侍卫,让她们叉人出去却站着不动,听谁的呢?大哥就是人太随和……”

    囚牛脸上一抽一抽,看了看左右的羽飞绫和羽裳。

    之前羽飞绫就暗示说音乐会之后有事相谈,囚牛本来不知道何意,现在大致知道了。

    羽裳忽然道:“五大王说我们不肯叉人出去?”

    睚眦笑道:“莫非肯?”

    “当然!”羽裳大踏步上前,一把拖住秦弈的胳膊,压低了声音:“里面那女人是谁!跟我出去说清楚!”

    秦弈:“……”

    眼见乐会都要成滑稽现场了,囚牛终于忍不住道:“此人音乐是神州之技,非我所知。究竟这笛曲吹得如何,还是请本王上卿下个评语再说吧。”

    睚眦道:“那位刚才不是说拖出去?”

    屏风后沉默了一阵,声音莫得感情:“吹得太好了,让我想起了家乡,一时不快。单论曲艺,当为此番乐会之首。”

    羽裳:“……”

    睚眦:“???”

    坑我?

    屏风后居云岫面无表情地捏着手,还没教训那个臭弟弟,就来个傻缺逼着老娘做歪屁股裁判。

    还有什么脸笑明河……

    就这破笛艺,还之首呢,真特么该把他拖出去弹到死啊啊啊!

    清茶抬头看着师父阵青阵白的脸色,心中提前为师叔念了遍往生咒。

    …………

    外面音乐会仍在进行,囚牛没喊停,在它心中好好听完一场音乐会,比其他什么鸟事都重要。睚眦没有走,坐在一边旁听,准备事情一结束就先拉着囚牛说事。

    而秦弈已经被“上卿”请进了屏风。

    羽裳跟在旁边,安安小心翼翼地缩在背后,前面是安坐在古琴之后的师姐,师姐旁边站着清茶。

    秦弈右手正在擦冷汗。左手被羽裳挽着,抽出来又不对,不抽又不对,表情尴尬得要死。而羽裳和居云岫互相瞪着,气场仿佛凝滞。

    清茶对着师叔挥手,想打招呼,就被自家师父一个暴栗敲在脑壳上。于是挥手变成了挥拳,张牙舞爪地站在了……安安面前。

    她看得出这个好欺负,师父要撕那只鸟,聪明的清茶就来对上这只蚌好了。

    势均力敌!

    安安摸摸清茶的脑袋。

    清茶龇牙。

    安安递过一颗珍珠。

    清茶收下了。还给安安一杯柠檬茶。

    安安接过茶,两人转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抱着茶杯看戏。

    达成和平共识。

    狗子跳了出来,向清茶伸出短手。

    清茶好奇地看了狗子好一阵子,摸了摸它的蝴蝶结。

    狗子继续伸手。

    清茶递过另一杯茶。

    狗子心满意足地喝了。

    从头到尾,三货都不敢说一句话,因为那边气场太可怕了,还是不要引火烧身的好。

    居云岫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所以,说听解释的意思是,其实泡的不是那只蚌,而是这只鸟?”

    “……”这解释好像没什么不对……秦弈发现自己竟然没什么可以解释的了。

    居云岫叹了口气:“千山万水,远跨重洋,为的不是求道,居然是来追一只鸟?”

    羽裳大怒:“羽人不是鸟!”

    好像有乌云在上空凝聚。

    秦弈想哭。

    这次的音乐会筹备了好久,既怕别人搞事,又怕囚牛不满,和安安折腾了那么多天,就怕音乐会要出乱子。

    结果没想到,BOSS没有,想象中的一切为难一切艰险都不存在……可自己还是要被打死了。

    根本想不到,最终的BOSS居然是自家师姐,最大的艰险是修罗场。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