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五百七十八章 人心笑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秦弈饮尽杯中酒,继续给曦月添了一杯,问道:“我本以为姑娘已经离开,或者回了自己的淑女国。为何还在此逡巡不去,无心神才没死多久就赶了过来?”

    曦月一时发现不太好圆。

    因为她确实已经离开了很远,是心有所动,观星有感,知道有族将灭,掐指一算便应在了贯胸国这儿,便过来瞧一眼。

    要是一个晖阳修士,没这么快的速度,她离开起码上万里了……她是无相,几乎不怎么受时空之限,非秦弈所能理解。

    甚至可以说,过来瞧一眼都是因为这个“没成的徒婿”,否则她未必过问这种事情。因为怀疑这件事与“徒婿”相关,才特意来看看情况。

    应该说出发点是一种关心,结果看见他在玩女人。

    那一刻曦月心里是MMP的。

    还想要明河,去死吧。

    试探“是不是要拿我开心开心”“我得罪是不是也要这样”,无非是给自己一个废了他的理由。

    结果……

    被这么一番交流,却一点反感都没了。

    这种感觉也是有趣,仿佛这个男人有一种“让人生不起气”的光环似的。明明知道他女人无数,明明看见他会调那个教,却偏偏感觉光风霁月。

    她来大洋彼岸是为赴昆仑虚的,与秦弈一点关系也没有,本也没想过会偶遇秦弈。

    在贯胸国偶遇,愕然发现这货居然来了这里,临时来了点兴趣,便故意装作误认“君子国人士”,请他喝杯酒接触一二,看看这个十年就完成了她的晖阳之约的“徒婿”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接触之下,意外发现居然还有些道合。

    这个男人在某些方面,和她挺像的……她知道明河为什么会被吸引。她的行事和观念对明河当然有很大的影响,但师徒俩最大的不同在于,她早已超脱,身处红尘而不染。明河刚刚起步,还处于抽离红尘,默默旁观的过程里,不敢轻沾,故而遥远。

    故明月能相照,而星河悬于天。

    很早很早年前,曦月也和明河差不了多少……明河如今只不过是在走向她的路上。在千百年后,可能会是另一个曦月,也可能会走出她自己的路来,谁也未知。

    曦月修行途中见惯了世情,故嬉笑怒骂,尘世沽酒。而明河才刚刚开始,就一头撞上了秦弈。

    可以理解明河为什么会栽,但是……对别的女人怎么玩是的事,大不了不说啥,当是的个人癖好,但想玩我徒弟还是算了吧。

    想象一下明河被绑柱子上那么搞的状况,简直不寒而栗。

    这鸳鸯是坚决要棒打的,这还想让我同意,门都没。

    曦月心中转着发散念头,口中答道:“观星偶得,有彗星陨于贯胸国之上,特来看一眼。”

    秦弈道:“这贯胸国行事很恶劣,无心神也不是多强的神,这种族群还能存在这么多年,等我来灭,倒也挺稀奇的。”

    曦月笑笑:“若是看不顺眼就灭,这世上还有人活着吗?何况在族群层面的龃龉,此方大地有共识,小摩擦可以,大战不行。”

    “为什么?”

    “此方大地各族群的繁衍能力都很低,一旦大战掀起,可能就没多少人了……”曦月道:“这边的无相之神自有共识,轻易不会许可族灭的事情发生,推演到普通民众层面,那就是各国各族互不干涉了。”

    “原来如此……”秦弈有些无语:“不会是我杀个无心神要惹无相?”

    曦月笑道:“那倒是不会……他要杀,被反杀,清晰明了,这种若是都不许,哪来的道理?有人质疑,我替为证便是。”

    秦弈道:“可他杀我被反杀,是我刚刚告诉的,不怕是我骗?”

    曦月举杯,一饮而尽:“我想相信,那就相信。酒。”

    秦弈定定地看着她,终于没说什么,只是继续为她添酒。

    曦月看着杯子渐满,随口笑道:“其实相比于现在幽冥之变,个人导致的一个小族之事,别人也没什么心思理了。”

    秦弈奇道:“幽冥整合,无非是恢复本来就该有的东西,算不得什么坏事吧?为什么们一个个都很慎重的样子?”

    曦月抬头想了一阵子,低声道:“因为幽冥在或不在,对不同的人有好有坏,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主持此事的人是著名魔道,可有些自命为正的,却忙不迭的去帮他,有些自命魔道的,却不与为谋。无相者各自顾忌,至今无人给出一个确切的谕示……”

    顿了顿,又笑道:“以往魔道要做这么大的事,早就要掀起正魔大战了,可偏偏这回很微妙……真算是把人心笑尽。”

    秦弈沉吟片刻,问道:“那姑娘站什么立场?”

    “我只看。”曦月再度伸了个懒腰:“我只是一个淑女国的小小辅神,这种天地大变之事,与我何干?”

    秦弈却敏锐地察觉,她这看似和以往没区别的洒脱之意里,实际有点不同。因为如果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这件事,就不会处处提起。

    她或许是无意提的,只是因为无心神的事有些相关,顺口说到这里。但这就证明,她心中挂着这件事情,才会随口都往这里提。

    她心中必有立场,只是也必有顾虑,不会公然表达,更不会在萍水相逢的路人面前说出来。

    所以她说笑尽,而不是算尽。

    她自己也是可笑者之一。

    秦弈第一次感到,这个洒脱自如的御姐其实也有很多心事,并非外在表现的那么轻松。

    说来万象森罗宗做这件事,在神州倒也没这么大波澜,神州修士大抵都是觉得与自己关系不大。可在这彼岸,或许有很大的影响,摆在面前的就有好几族貌似与幽冥相关了。

    秦弈自己对这事本来也是无可无不可,没觉得幽冥是崩是合有什么关系,但此时却兴起了对孟轻影的担忧。

    她好像阻力很大……

    “哦,对了。”曦月忽然笑道:“羽人族对此事持强烈的反对态度。”

    秦弈愣了愣:“为什么?她们和幽冥怎么看也扯不上关系吧?”

    “因为她们坚决认为,这种位面通道一旦建立,这方大地就会和海的对面连通起来,那海之阻隔就再也没有意义。”

    秦弈微微颔首,倒也能理解羽人族的立场。

    她们和海中心既然有所关联,作为信使存在,当然不会愿意看见一个牛逼哄哄的禁地变成谁都能绕过去的笑话。

    曦月再度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善恶之分或许容易评判,立场之分没有道理可讲。所以秦兄,想要自在解脱,快意恩仇的,只有两种人。”

    秦弈抬头看着她。

    曦月顿下杯子,慢慢道:“要么就是什么都不知道,要么就是什么都知道,并且站在一切之上。”

    秦弈笑道:“达到了么?”

    曦月叹了口气:“没有。”

    秦弈道:“我忽然觉得,喜欢喝酒,好像是不想让自己太清醒。因为无法站在一切之上,所以宁可不要什么都知道。”

    曦月眼里闪过一丝异色。

    秦弈笑着取出一壶酒:“那就喝酒吧,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挺好。”

    曦月饶有兴致地托腮看着这个新葫芦:“之前只肯拿诗酒飘零,为何现在另取好酒?”

    “之前是一个想要向我兴师问罪的人,而如今是一个想要相信我的人。”秦弈拔开葫芦塞子,浓香四溢:“那便不再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是朋友。”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