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五百三十二章 饕餮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饕餮大脑袋“咚”地砸在地上,又跳了起来,继而暴怒地咆哮起来,化成了茫茫的黑色雾状,烟雾呈异兽之形,雾中有狰狞的鬼脸,像极了很多早期青铜鼎刻上的图案,也有点像当初流苏变的鬼脸模样。

    血色的眼瞳居然还是盯着彼岸花,不是盯着敲它的秦弈,可知对彼岸花的贪欲是多重。

    这黑雾便是凶魂。

    它没有实体,那个雕塑不是它的实体,是封印。

    它也需要血凛幽髓来演化实体。

    血是血液,幽是幽冥,是塑造肉身的部分基础,只不过流苏需求的肯定不止这么点基础,人家金贵。

    秦弈这时候心中闪过的居然是这样的念头,觉得这饕餮没牌面,我家流苏要七个东西,只要一个。

    辣鸡。

    饕餮在扑彼岸花。彼岸花却忽然消失,进入了秦弈的戒指。

    换成了狼牙棒再度敲上了黑雾饕餮的脑袋。

    没有交击的响声,也没有劲气的迸发。

    空间仿佛静止。

    外面其他人已经看不见截天之门里面的状况了,唯有左擎天和曦月能够感知。

    这仿佛完全没有效果的一棒,却让两位无相大能都微微有些动容。

    狼牙棒是实物,饕餮此时是魂灵,乾元之魂。

    实物不该能伤魂灵,至少乾元之前,晖阳修士并没有以实物破魂的水准,要么就用神魂方面的术法,要么就涂抹相应的符文符水,要么索性直接魂体对攻。

    换句话说是物理免疫的。

    但秦弈好像办到了。

    这绝不是流苏出手达成的,在无相面前流苏不敢露面。这是秦弈自己达成的……

    他的攻击好像超出了实体的分界,这一棒之中直接附带了破魂之威。

    这是他对魂体的认知远超一般晖阳……他从踏上修行之路起,天天在跟灵魂玩……都快玩出花来了。然后借助他仙武合丹的混沌特殊性,对敌人的魂体造成了物理法术结合在一起的混沌式震荡。

    这是很精微的法门了。隔着血幽之界截天之门,等于位界相隔,两位无相能感知到里面的战局已经超凡脱俗了,却也感知不了这么细微处,不知道秦弈具体怎么达成的。

    饕餮的黑雾身躯微微被砸得有些凹陷下去,血色的眼瞳里终于兴起了怒意。

    疼。

    这一棒居然真的震散了它的魂力,让它更加虚弱下去。

    如果说刚出来那时候有乾元初期之威,现在它最多只有晖阳巅峰。是它一时贪彼岸花的结果,也是实在小看了秦弈。

    这不是一个晖阳初期的小角色……是能对它造成威胁的大敌!

    血口怒张。

    秦弈瞬间感到自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血海。

    就像是已经进入了谁的胃里,血液就是胃酸,能直接将他消融。

    这也不是实体伤害,是消融魂灵,真被这“血液胃酸”消融,的魂力就被它吞噬,连带着的能力都归属于它了。

    秦弈狼牙棒驻地,闭上了眼睛。

    黑暗的天幕笼罩了血海。

    从流苏那里学会的……让封不戾都饮恨的,魔天降临!

    吞噬,我覆盖。

    以魂术对魂术。

    秦弈闷哼一声,微微淌出了血迹。

    不是嘴角,是眼角。

    魂术的对撞极为凶险,他的魂力远远不及饕餮,但没办法,只能硬扛。

    就为了扯住饕餮的魂力。

    然后……

    一缕火光突兀地出现在饕餮的血口之中。

    红莲劫火!专克这种魔物妖邪!

    饕餮眼中的凶戾竟变成几分畏惧,想要避开这红莲,却一时动不了。

    秦弈的魔天化作囚牢,死死将它拉住。

    灵魂秘法,黑暗天囚!

    秦弈的魂力并不足以困住饕餮,光是这么一下,就让他七窍都开始流血。秦弈死死扯住饕餮,再烧片刻都好……

    红莲劫火什么都好,但需要持续烧灼,秦弈没有把握一直烧,更因为需要持续烧灼而无法作为致命一击使用,只能用这种方式,能削弱它是第一要务。

    只要它再削弱到一定程度……

    红莲劫火烧灼这么一息,饕餮的身躯肉眼可见的再度变小,魂力再降。

    “轰!”

    饕餮终于挣脱秦弈拼死的拉扯,迅速离开了火焰的位置。秦弈飞速倒跌,在半空之中眼中厉芒爆现。

    一柄古朴的木剑化作巨大的剑影,向饕餮轰然碾过。

    人类是有法宝的!

    诛魔剑,同属诛魔驱邪之用,在对凶魂的效果上比湛光合适得多。只是威力较缺,秦弈不断虚弱饕餮,为的就是诛魔剑能行致命之效。

    饕餮果然泛起惊容,鬼脸都变色了,魂体闪现,就要离开诛魔剑的范围。

    身周佛光隐隐,无数佛珠绕着它旋转,形成了如位界之隔的阻挠。

    欢喜佛珠。

    秦弈自己都不知道,为啥自己浑身上下都是这种克制魔物的东西。

    在饕餮的厉吼之中,诛魔剑飞速碾过。

    黑雾消失,再度变成了一个没有身躯只有脑袋的凶脸狗子……

    秦弈栽倒在地,聚起最后一点力气,打算指挥诛魔剑碾回来,让这饕餮彻底归位。

    但一动念,脑袋就跟针刺一样疼,诛魔剑掉在地上,居然已经无力驱使。

    这场战时间很短,但魂力的对撞太凶险太伤了。秦弈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宫主和澄元和尚对撞那么短短一刹就两败俱伤,这回自己终于尝到了滋味。

    地上只有脑袋的狗子还在弹啊弹,不肯归位,显然还能重生。

    秦弈无力地躺在地上,在跟它争取谁恢复得更快。

    外面两个无相大佬面面相觑,两人都颇有些震撼感。还真就晖阳二层和乾元初期的凶魂两败俱伤?

    虽然这凶魂一开始贪吃彼岸花,被直接一棒子震荡得只剩晖阳巅峰,可那也是晖阳巅峰啊……等它反应过来反击,大家魂力差距明显很大,按理秦弈输定了,可居然还能达成这样的结果。

    这秦弈怎么回事儿,不仅一身都是克制魔物的东西,好像很清楚这种凶魂模式的饕餮应该要怎么打,步骤很清晰,就像是打过好几次相当有经验一样。

    搞得饕餮实际上从头到尾只出了一招,这一招还是本性下意识吞人用的,也就是说它实际上还有很多大招没发呢,就成这样了……

    冤不冤呐?

    不管怎么说,他自己的魂力也很强,很凝实。否则光是那一下对撞拉扯,他就可以去死了,什么战术什么宝物都没意义。知道怎么打,起码也得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去实施才行。

    天才见得多了,晖阳初期能达成这种战力的,没见过。

    围攻玄皓那个不算的话,这是秦弈晖阳后的第一次正式战局,若是传出去,足够他名震天下。

    “饕餮是人间贪欲的具现,只要人间贪欲尚存,饕餮就不灭,因此它的恢复一定比秦弈快,他偷偷吃药也没用,魂力的复苏没这么容易。”左擎天转向空中的曦月,笑道:“虽然他这一战很了不起……可好像还是我赢了。”

    曦月眼里有些复杂之意,她已经在考虑出手把秦弈拉出来了。

    虽然赌局说了秦弈输了就送命,按理她已经不能去救……不过若是不救,不知道徒弟会不会和自己斗气,人间不值得。还不如跟左擎天赖账呢,打一架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

    左擎天好像也猜到了这死女人在想什么不要脸的念头,负在身后的手微微一动,已经准备阻止。

    眼看无相又要开战,里面形势突变。

    里面饕餮也在和秦弈面面相觑,各自争取恢复的时候,饕餮居然说话了:“要怎么才肯把彼岸花给我吃?”

    秦弈道:“我现在最讨厌听见们这种灵魂传播的声音,听不出男女很难受。”

    饕餮:“?”

    流苏:“……”

    秦弈遮掩本意,胡扯道:“要是只雌的,可以考虑。雄的免谈。”

    饕餮道:“我无性,哪来的雌雄?”

    “那就没得商量。”

    饕餮道:“喜欢女的我穿个女装不就完事了?”

    秦弈瞪大了眼睛。

    外面的左擎天曦月愕然。

    是上古凶魂!知不知道在说什么?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