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二百七十三章 郑家秘传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当洞府重新开启,踏步出门,看见的是夜晚的清辉。

    山间竟已有了点点白雪,挂在树梢,左右的松树童子脑袋上都是雪花。

    入冬了……

    清新的夜风送来山间的芬芳,秦弈深深吸了口气,问左右松树:“我闭关了多久?”

    “禀峰主,三十三天了。”

    三十三天,并不意外,可能光是腾云突破的过程就二三十天了,只是在自己认知里一晃而过。

    “修仙真是没时间概念……师姐该回来了吧?”秦弈悄无声息地腾云而起,飘向琴棋峰。

    那个手帕,终于彻底沦为收藏品。

    临近琴棋峰,峰顶一片漆黑安静。秦弈刹住了身形,才醒悟这是半夜三更。别的修仙者没有白天夜晚,对居云岫可是有的,依她的性子此时多半在睡觉,再想见面也得天亮了再说,哪能半夜闯门的?

    他想了一想,转头去了那片枫林山。

    之前和师姐在那边逛的时候就想过去郑云逸洞府偷看一下,也不知道这个月郑云逸回来过没有,反正此时既然无事,就去看看再说。

    到了枫林山间,寻得洞府,门外也有两棵松树立在外面,也是看门童子。秦弈在云端想了一阵,这里此时理论上还是郑云逸的洞府,大摇大摆闯了不好看,便化作一个蚊子悄悄从门缝飞了进去。

    腾云之后的造化金章修行变化,比之前更随心所欲了。

    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以前自己不能飞,变成蚊子也只能变个样子,扑棱棱两下就要摔地上。而现在才是真正具备了蚊子的功能,不但可以飞,而且体质构造都很接近真正的蚊子,配合无色界的隐藏气息,一般情况不会被人看穿本体了,除非别人刻意去用类似真视的术法去勘探。

    眼下这两株看门松树,当然看不穿秦弈的变化。

    等到修行再高,别人刻意去看破都未必看得破了……

    但是现在的变化术,还是有很严重的缺陷。

    首先是这只蚊子不可能有秦弈人形的实力,会受到形态的很大影响。如同变大了能够增加力量,变小了当然也会孱弱很多,这种低级形态不能随便变,不小心被人拍死可哭都来不及。

    但这一点随着修行的提升,到了晖阳,到了乾元,就有改善的余地,变大能增强,变小不会弱。那时候变小的实用价值就更大了许多。

    其次是生物特性还暂时无法获取,变化术有个很大的实用价值就是生物特性,有时候修行很高也无法适应的环境,变成当地生物就可以轻松适应。这种特性的获取,随着等级升高也能逐步完成——甚至连天敌的相克性都可以被继承。

    但是,变化术不是万能。比如高等级异兽的特性几乎无法获取。变成乘黄也不会有增寿效果,变成螣蛇也不会有惊悸与天火。这是妖修血脉自己的珍贵之处,不是术法可以替代。

    变化成非动物形态时,这种隔膜就更明显了,比如变成一颗晶石,肯定没有晶石里储藏的能量,变成一颗丹药,肯定没有药效啊……

    不知道真的到了“造化”的程度行不行?那时候也许可以。

    那种时候才是千般万法,自成天地。

    秦弈在郑云逸的洞府里找了好一阵子,很多地方都是刚刚还有人住过的模样,看得出郑云逸还没回来取东西。他吁了口气,落入主洞里,变回了原形。

    这个洞府原本是郑云逸之父所有,天机子的师兄,前任的谋宗之主,腾云巅峰的修士。他去世之后才是天机子接任谋宗,继而又突破晖阳,变成了整个医卜谋算大系之主。从天机子过往的表现看,他还是挺尊敬这个师兄的,对郑云逸也如嫡传看待,作为本代首席弟子。

    谋宗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情味,天机子对周云城耗费了珍贵的龟甲替死就可以看出来,其实这个老道并非一无是处,所以这次随他走的人挺多的,谋宗一个不留。

    但郑父好像并没有对天机子完全敞开秘密,比如那幅画就只传给了儿子。

    也许真是想让郑云逸和居云岫结个亲?

    反正如果有遗书或者其他什么记载,郑云逸肯定没带身上,上次偷窥他戒指就知道了没这些东西,多半洞府里能有所得。

    流苏也飘了出来,放开魂力陪他一起搜索。它对这件事也是挺感兴趣的——其实它对一切好玩的东西都很感兴趣。

    “在这里,笨蛋。”流苏指了指洞府墙边:“有暗格。”

    正在别处摸索的秦弈走了过来,笑道:“对这种事怎么特别有经验似的。”

    “杀人夺宝,劫掠洞府,这事我没少干,要不要教育我?”

    “……算了。”秦弈按在暗格上,感应了一下禁制,法力透了过去,运起了夺灵术。

    很快禁制解析破除,秦弈揭开暗格就看见了两个玉简。

    一个记载了谋宗历代看相望气卜算的核心法,这个在意料中,秦弈没去拿。他本来就不是来偷东西的。

    另一个记载了郑父生平见闻,算是个经验相传。

    秦弈神识探入玉简中,很快探索到了自己需要的内容。

    郑父是好人,记载都是大白话:“……今日云逸出生,很高兴,不少老友来贺喜,送了些礼物。别情兄送的东西最有意思,是他那宝贝徒儿居云岫的画像。看得出是近期所画,画中内容却是数百年前云岫凤初之景,颇为有趣。我想别情兄是觉得徒弟长大了没有年轻时可爱了?其实长得没变化嘛。不对,我儿子出生,他送女徒弟年轻画像,莫非是想结亲?”

    秦弈“呸”了一声,继续看。

    “年轻时我也曾涉猎琴棋书画一系,对画道也有些识见。待客人散去,仔细琢磨别情兄画意,便觉得此画意未尽,当是成套之物。成套之物取其一赠我,是什么意思?提醒我去收集?”

    “我便留了个心眼,关注此事。很快发现别情兄近期赠送了不少画,其中一张山魈图给了仙宫内库,一张山水图给了凡间一个国度,还不知道是否有其余分散的。我特意找了个借口去看山魈图,确定那与云岫画像是一套。”

    “若我所料不差,成套之后必然指向一个很贵重的线索,或是宝地,或是宝物。我就奇了怪了,我与别情兄交情没到这份上,他的寻宝线索为何分我一份?再说了,他寿元虽差不多了,可也没死啊,为什么不自己去取宝,要玩这种隐秘?”

    “更出乎我意料的是,别情兄没多久就坐化了,按说他的寿元还有几百吧……因为突破乾元出了问题?”

    “我总觉得这与他分割画卷有关系,因为他临走什么都没带,却珍而重之地带走了一份日月图。”

    “那份日月图,至少有腾云之意,是个宝物。我有些想去取了,可心中忽然惊悸,总觉不祥,于是按捺。”

    “光阴匆匆而过,我终究没能突破晖阳,坐化在即。给自己寻墓之时又想起别情兄……我未到晖阳,要坐化都还有数十年拖延,别情兄都快乾元了说坐化就坐化?他会不会没死?”

    “云逸将来若想凑齐画卷秘密,可慢慢图之,比如内库的山魈图,那本身就有试炼之意,可以先取……叶别情墓穴中的日月图一定不能早取,等拖他娘的千余载,什么分魂也总该成灰了,那时候便手到擒来。”

    秦弈丢下玉简,疯一样地冲出了洞府。

    居云岫师父可能没死!

    日月图有坑!

    喜欢问道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问道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问道红尘 爱搜吧 问道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问道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问道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