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恐怖复苏》 第七百八十四章可怕的七个房

    老旧的二楼走道内。

    阴冷的风吹刮在走廊上,那散落在地上的红色信件纸屑,被吹卷了起来,散开的满地都是。

    一张张红色的碎纸片,此刻犹如厉鬼附着在上面一样,二楼的所有信使都有一种避之不及的感觉,甚至都不敢触碰,生怕沾染到了什么诅咒,然后死于非命。

    二楼的信使之中有不少经验老道的人。

    刘明新,就是其中之一,他从成为信使的那一刻,接连送了足足五封信,足足五次都接触到了真正的灵异。

    而且一次比一次恐怖。

    按照正常的情况,他再送一封信就能成为三楼的信使。

    但是没想到,意外发生了。

    撕碎的红色信件将给这一层的所有人带来一次最恐怖的危机。

    厉鬼将要袭来。

    走廊内的灯光闪烁,阴冷的气息笼罩,周围好像都变的有些昏暗了,有种黑色的薄雾逐渐侵蚀,覆盖在这个楼层。

    最恐怖的是。

    这一层七个房间的房门部都在一瞬间猛地打开了,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一些房间里,似乎传来了一些古怪的动静。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怕死么?如果你想找死你自己去,何必拉我们下水。”刘明新强行镇定,他大声的质问杨间。

    “我刚才就应该一枪干掉你,免得被你这家伙害死。”

    “这个新人哪来的,有种报地址,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你家暴毙。”

    不只是他一人,其他的信使也非常暴戾起来,恨不得将杨间撕碎。

    毕竟他们都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在没有面临绝境之前谁都不会去主动撕碎信件。

    昏暗笼罩。

    杨间的身形在阴暗之中有点模糊不清,但是他一双眼睛却散发着诡异的红光,他声音冷漠的几乎没有感情:“你们如果对我不满意的话,可以现在就在这里干掉我,不用在那里叫嚣,毕竟为了生存搏命,我也能理解。”

    “所以,要是我被你们杀死了,那是我活该,不怪你们,但如果是你们死了,也希望你们不要怪我,毕竟来到这鬼邮局,你们也没办法活着出去,与其死在送信的路上,倒不如我帮你们一把,减少点痛苦的过程。”

    “那么,现在有谁想动手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沿着走廊,一路路过27,26号房间,准备回到之前呆的21号房间去。

    李阳的鬼堵门,需要进入房间才会有效果。

    所以杨间打算在房间里抵挡这次厉鬼的袭击。

    走廊上的不少信使皆是目光死死的盯着杨间,似乎想要动手,但却有存在着忌惮。

    他们都不蠢,看的出来,这个叫杨间的人太过特别了,神情过于镇定,而且看起来冷漠的好像是没有感情一样,最诡异的是,他那一双眼睛,一直散发着淡淡的红光,被起盯上宛如被厉鬼窥视一般。

    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如果不是这个人还站在这里和大家说话,有些人甚至以为眼前的这个根本就不是人。

    杨间路过这些人的身边,当他们是空气一般,直接无视。

    鬼邮局的二楼,不值得他多待。

    “砰!”

    忽的,一声枪响。

    那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男子脸色有些狰狞的从背后开枪了。

    “装什么装,真以为我不敢动手么?想害死我,我先干掉你。”

    说完。

    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这么近的距离根本不存在有打偏的可能。

    “吕跃,快住手。”那个叫蔡玉的男子脸色骤变,急忙吼道。

    其他人见此一幕顿时怔了一下。

    居然真的动手了。

    虽然吕跃动手可以理解,但是这个干撕碎红色的信件的人真的好惹么?

    不过,一楼来的新人再怎么特别,中了这么多枪应该也会完蛋吧。

    毕竟再这么说,他也只是一个人。

    不可能和厉鬼一样打不死。

    很多人是这样想的。

    但是现实就是,杨间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一双红色的眼睛看向了那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男子。

    枪声停了。

    众人悚然。

    这个人打不死?

    吕跃也惊愕了,他睁大了眼睛,似乎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但旋即。

    他想到了昨天夜里,21号房间的动静。

    难怪21号房间的陈星被干掉了,面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守得住那个房间。

    下一刻。

    吕跃猛的一惊,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只冰冷发黑的手掌就已经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两百多斤的壮汉,就这样被杨间这个略显瘦弱的人轻而易举的提了起来。

    吕跃满脸通红,奋力挣扎,但是无济于事。

    这个人的力气大的惊人,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这种恐怖的束缚。

    “咔嚓!”

    随后,一声清脆的裂骨声响起。

    杨间手臂一甩,神情冷漠的将这个人从二楼的走廊上丢了出去。

    尸体坠落,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无声无息。

    死了。

    这个二楼的信使,比较有威慑力的吕跃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干掉了。

    其他人此刻都默不作声了。

    但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并不难接受。

    一个连枪都干不掉的人,已经脱离了普通信使的范畴了,在这个楼层几乎就是无解的存在,他想杀人的话没有人可以反抗,简直可以为所欲为。

    于此。

    没有人再敢去指责杨间的这种撕信行为了。

    所有人的不满都消失的干干净净,纵然是有,也得深深的埋在心底。

    “的确是一个不能得罪的人。”那个叫蔡玉的信使,心中逐渐的蒙上的一层阴影。

    和这样的人在同一个楼层,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啊!”

    然而就在这个气氛凝重的时候,突然一声惊惨的叫声骤然响起。

    一位站在走廊上的男子突然身体被什么东西拉扯了一样,整个人竟往后倒飞了出去,正好撞进了身后那扇打开的23号房间内。

    已经熄灯的房间内昏暗一片,甚至有些漆黑,看不到什么。

    但是很多人明显感觉到那个房间里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有某种无法理解的恐怖正盘踞在里面。

    “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23号房间的大门这个时候再次突然的关上了,被什么东西拖进里面的男子惨叫声戛然而止。

    似乎人已经被什么杀害了,又或者关上的房门隔绝了里面的一切声音。

    “什么?”

    旁边的几个人,刚刚从杨间和那个吕跃的争斗之中回过神来,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诡异时刻瞬间惊恐了起来。

    “是鬼,房间里有鬼,撕碎信件后的代价要来了。”刚刚从一楼上来的万兴此刻有些情绪失常的大叫道。

    他浑身都在颤栗,恐惧笼罩身。

    因为他留意到了一个最绝望的事情,那就是这邮局的第二层,空间很小,几乎无处可逃。

    “鬼已经入侵到了信使的房间里了么?开什么玩笑。”二楼的信使蔡玉眸子一缩,下意识的离开了身后的房门。

    那昏暗的房间此刻不但没有办法给信使提供安的保护,反而成了一个恐怖的来源之地。

    走廊似乎是安的。

    因为走廊内还亮着微弱发黄的灯光,尽管这灯光还时不时的闪烁着,但终究是没有熄灭。

    “鬼在房间里?”

    其他人顿时悚然,浑身都一阵冰凉。

    因为他们之前可是在房间里待了一整晚,以前也待过。

    如果这次杨间撕碎了红色的信件引来了厉鬼袭击,那么这厉鬼总得有一个来源吧。

    难道说,房间里原本就有鬼?

    意识到这点的人,内心都涌出一股莫名的恐惧和后怕。

    和鬼同居一房许多天?

    这要是提前知道了的话,那谁敢在这可怕的房间里多待。

    但是现在似乎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杨间脚步一停,因为他现在就站在了21号房间的门口,但是目光却看向那个刚才关闭的23号房门。

    “杨队,屋子里好像真有动静。”李阳站在旁边,他神色微变,觉察到了21号房间的深处传来了某些异常。

    这是驭鬼者的感知。

    “具体位置在哪?”杨间问道。

    李阳说道:“大概是在.....卧室。”

    卧室?

    杨间目光一凝:“昨晚那个叫钱蓉的女人所待的地方?”

    “是的。”李阳猛地意识到了:“她刚才一直都没有走出房间。”

    “跟我进来。”

    杨间猛地大步冲进了21号房间内。

    李阳也立刻紧随其后。

    熄灯的21号房间笼罩在一层黑暗之中,不过这黑暗并不浓郁,勉强可以看清楚房间里的墙壁,座椅,房门的轮廓。

    卧房的房门此刻紧闭。

    不知道是之前打开过,还是没有打开过。

    “方位。”杨间问道。

    李阳立刻指向了卧房的位置。

    杨间眼睛一眯,散发着淡淡红光的双眼此刻无视了黑暗的阻挡,他看到了扇房门上残留着一道道淡淡的痕迹。

    那是血痕。

    地面上甚至还掉落着几片连着皮肉的女人指甲。

    血迹和残留的指甲盖都很新,是刚刚发生不久的,应该不超过五分钟。

    “那个叫钱蓉的女子被鬼拖进了卧房么?”杨间目光动了动。

    他立刻走了过去,来到了卧房的门口,贴着房门似乎听听里面的动静。

    安静。

    一点杂音都没有,当然也不存在呼救声和惨叫声。

    死了么?

    杨间心中这样想到。

    那个女人,自己昨天救了她一次,这次到底还是死了。

    虽然间接是因为自己撕碎了红色信件的原因,但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杨间不撕碎信件,那么就要去送信,送信的话,外面闹出灵异事件会死更多人。

    “看一眼。”

    沉吟了一下,杨间试图打开卧房的房门,

    木质的房门虽然紧闭,但并没有锁死,很轻易的就推开了一道缝隙。

    一股渗人的凉意飘荡出来,其中还夹带着淡淡的尸臭味。

    但里面依然什么动静都没有。

    杨间目光探了进去,窥视到了房间的一角。

    他看到了那个叫钱蓉的女子。

    睁大了眼睛,脖子吊在床头上,满是血迹的手伸向了房门的方向,似乎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但是气息已经没有了,身体正在迅速的冰冷着。

    判断没有错。

    这个女人的确死了。

    她的求生欲很强,可依旧无济于事,普通人卷进这类事件当中生存的概率实在是不大。

    杨间目光收了回来,他没有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她,也没有愧疚。

    因为这就是选择的代价。

    不调查清楚鬼邮局,就没有办法阻止信使在外闹出的灵异事件,不撕碎红色信件,福寿园的事件可能会再次重演,只是这一次可能是会在大川市。

    他清楚很多信使是可怜和无辜的。

    可是那又如何,灵异事件当中谁都是受害者,杨间也不例外。

    “死了?”李阳问道。

    “嗯。”

    李阳道;“死了也好,算是解脱了.....”

    但是话还未说完。

    杨间脸色骤变,他感觉到了房间的大门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拉扯力,房门将要再次打开,里面有什么无法理解的灵异力量正想要将自己吸进去。

    “李阳,关门。”

    他在抵抗。

    脚下的黑影晃动。

    为了不被瞬间袭击,杨间稍稍动用了一点鬼影的能力。

    不求对抗,只要拖延一下就行了。

    李阳立刻冲了过来,他伸手接触到了那老旧的木质房门。

    瞬间。

    “砰!”

    又是一声关门的巨响,房间里的房门当即就关上了,而且关的严严实实。

    同时里面传来的灵异力量也被阻隔了。

    鬼的袭击被李阳强行中断。

    “危险程度怎么样?”杨间立刻询问道。

    李阳堵住了房门,似乎将一只未知的厉鬼关在了里面,他说道;“不清楚,我没感受到鬼在和我对抗,它似乎放弃了.....不,好像是不在了。”

    杨间眉头皱了起来:“在不在不重要,重要的是顺利的渡过这次袭击,我是第二次撕碎红色的信件,引来的厉鬼危险程度应该不算低,这次你顶下来,等上了三楼之后我再做其他的布置。”

    “放心,队长,这次我应该顶得住。”李阳点了点头。

    他也看的出来,上次大海市走一趟之后,杨间的状态不太好,有被厉鬼侵蚀的迹象,所以不能随意的使用厉鬼的力量了。

    “啊!”

    然而话还未说完,外面的走廊内却传来了一个惊恐的叫声。

    又有一个人因为离的某个房间比较近,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直接吸了进去,在发出一声惨叫声之后,便在砰地一声关门声之后一起都戛然而止了。

    “是万兴。”王善看见之后眸子猛地一缩。

    被盯上的人是和他一样从一楼上来的万兴,他托杨间之前那封红色的信件的福,没做什么事情就上了第二层,没想到还是死在了这里。

    “鬼就在七个房间里的某一间,而且是随机移动的,大家小心。”那个叫蔡玉的二楼信使,似乎留意到了什么信息,大声喊道。

    他看出来了。

    鬼只能通过某个房间的大门将人给吸进去杀死。

    而且23号房间附近的人受到袭击的时候,其他的房间是安的,附近没出现被袭击者。

    一点规律,无法救人。

    因为回字走廊就是由七个房间组成的,怎么样都会靠近一个某个房间。

    不,不对。

    有安的地方。

    回字走廊的四个角。

    那里是两个房间的交界,是分割线中间,或许是死角也说不定。

    蔡玉目光一凝,迅速的往最近的一个墙角靠过去。

    “小心?怎么小心?蔡玉你说的倒是轻松,这里根本没有地方逃,七个房间怎么样躲避不了,除非跳下楼去。”那个刘明新的中年男子咬牙道。

    “不快点想办法的话,鬼会杀光所有人的。”有一个女子开口了,她带着眼镜,看上去文静而又干练。

    她叫杨小花,是一位律师,也是二层的信使,目前在二层送了两封信,和蔡玉一样算是这一层的资深信使了。

    “不,不要!”

    这个杨小花一说完,她身旁的一个信使就突然惊恐的大叫起来。

    身后几米远的房间大门敞开,黑暗笼罩的房间内,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出现,直接将其往后拉扯着。

    尽管这个人抓住墙壁不放,但无济于事,依旧是被迅速的拖了进去。

    只留下绝望的眼神和凄厉的惨叫。

    手指滑过了地面,留下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砰!”

    大门紧闭。

    一切的动静再次回归了平静。

    “关闭后的房间段时间内不会再出现鬼袭击人的事情。”杨小花又留意到了一个细节,她大声道。

    之前死过人的房间是房门紧闭,而接下来的受害者都是靠近了那些没有关门的房间。

    这就意味着现在关了门的房间前面是安的。

    这个规律很及时。

    可以拖延时间,争取活下来的机会。

    剩下的信使已经不多了,他们疯似的争抢那些已经关上了房间的房门。

    “她是对的,还是我是对的?”蔡玉站在墙角,神色变化不定。

    他和杨小花的判断不同。

    他觉得回字楼的四个角是活下来的关键点,而那个杨小花则是觉得死了人的房间门口暗示安。

    只是两则都是猜测,都没有证实。

    想要证实,需要拿命尝试。

    “不改了,就在这里呆着。”蔡玉一咬牙,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王善此刻徘徊不定,他犹豫而又挣扎,因为他留意到了蔡玉和那个杨小花各自不同的做法。

    而一个人只能选择一个方法活下来,不可能两个都用。

    喜欢恐怖复苏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恐怖复苏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恐怖复苏 爱搜吧 恐怖复苏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恐怖复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佛前献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前献花并收藏恐怖复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