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恐怖复苏》 第七百七十九章镜子和狗

    清晨。

    杨间睁开眼睛从床上清醒了过来。

    他又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一天,只是他并没有那种迎接崭新一天的活力,因为这代表着他的生存时间又减少了。

    生命的倒计时依然在继续。

    好在他已经能够承受这种死亡的巨大压力,不至于和其他人一样因为这种压力而精神崩溃。

    “现在我身体里鬼的相互克制达到了某种界限,似乎某些失去的情绪又回来了一些。”杨间沉吟了起来,他微红的双眼看了一眼身旁。

    一个成熟,温软的女人蜷缩在怀中,正在熟睡中。

    杨间不说话,他推开了这个女人,坐了起来,抬头看了看窗外。

    阳光照进来,给这略显寒意的屋内增添的一份温暖。

    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这么早起来么?不多休息一下?”

    张丽琴醒了,她伸出白皙的胳膊搭在了男人身上,试图挽留。

    杨间说道:“我的身体状况和普通人不一样,不需要睡很久。”

    张丽琴支起身子,她红晕未褪的脸蛋贴在杨间的后背,将其抱住,感受到了那份骨子里传来的阴冷,这种阴冷是她无法用体温驱散的。

    “那你就不能多陪陪我么?毕竟,我可是你的女人。”

    她语气温柔,带着几分懒散的娇媚。

    “你只是现在属于我而已,等我死了,你会有新的生活,新的感情,甚至是新的男人,而这一天不会太久,也许明年就行了,因为大部分的驭鬼者都很短命,我也不例外,哪怕是想要停下来也不可能。”

    杨间语气生硬而又冷漠。

    张丽琴顿时抱着杨间更紧了,她说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时间会冲淡一切,你也好,江艳也好,都只是抱团取暖的普通人而已,所依靠的不过是我身上一点生存火光,一旦这点火光熄灭了,你们自然也会离开,然后去寻找新的火光继续依靠。”

    杨间转而看着她:“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们之间不过是互取所需罢了,如同一场交易,而且还是一场非常短暂的交易。”

    “普通人谈个恋爱时间长一点都可能两三年,而我们之间的交易甚至无法跨越这个时间。”

    “你不需要为我做什么,只需要在我还活着的时候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等我死了,你会拿到一大笔钱,然后重新开始,江艳也一样。”

    张丽琴怔了一下,她没想到杨间会是这样的想法。

    难怪江艳跟着他这半年来一直不冷不热的。

    因为杨间从心底里就认为自己和他是无法长久了,很快就会因为死亡而分离,所以杨间根本就不会花太多的时间和感情在自己和江艳身上。

    根歪了。

    又怎么可能有结果呢。

    “你真是一点都不懂女人。”

    张丽琴很伤感,她想要哭,但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资格哭。

    因为她无法让杨间相信,自己可以永远做他的女人。

    “懂不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活不久,我的危机很快就会来,我能感觉到,上次饿死鬼事件你应该很清楚,那个时候我就差点死了,只是运气好活了下来,而这样的危机我经历了不止一次,但不是每次我都有那么好的运气。”

    “只有又一次,我就会彻底死去。”

    杨间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你的艰辛和痛苦,我只是想问你,那你讨厌我么?”张丽琴问道。

    杨间说道:“你们只是普通的女人罢了,你有自己的优点,身材好,人漂亮,做事认真,努力上进,当然也有自己的缺点,缺乏安全感,爱钱,虚荣,有点小心机......但是这都很正常。”

    “因为这样才算是人。”

    “没有缺点的完美女人,只存在于幻想之中,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并不讨厌你们。”

    张丽琴抿了抿嘴,鼓起勇气道:“杨间,我决定了。”

    “你决定什么?”杨间问道。

    “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张丽琴大胆道,她说完自己都觉得面红耳赤,心碰碰直跳。

    杨间神色微动,转过身来打量了一下她,同时又有几分思索之色。

    不管张丽琴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和目的说出的这么一番话,但这话倒是提醒了他一点。

    “这事情你做得到再说。”

    杨间没有拒绝,随意的回了一句之后便起身离开了。

    他没有去公司,而是来到了一号安全屋取了一些东西。

    他要为接下来的生存做准备。

    一号安全屋偏小,里面放着的是一些灵异之物,以及关押的厉鬼。

    有鬼镜,当初王小强身上的鬼骷髅,还有冯全身上分离出来的坟土,当然也有染血的旧报纸,诡异的八音盒,红色的绣花鞋,替死娃娃,鬼烛,鬼瓷......一些特制的武器。

    除此之外,他手中还有诡异的柴刀和棺材钉。

    严格说起来,他个人手中的资源并不少,甚至有些丰富。

    然而每一样东西,都是代表着杨间经历的一件又一件的恐怖灵异事件。

    得到这些东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鬼眼的正在复苏的边缘,鬼邮局的信使任务还在继续,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我得带上八音盒。”杨间目光微动,他取下了一个黄金盒子。

    打开之后。

    一个红色油漆的老旧八音盒呈现在了眼前。

    还未打开,阴冷的气息就笼罩在周围。

    杨间的脑海里下意识的回想起了那段恐怖的怪异铃声。

    八音盒的诅咒是非常棘手的。

    他之前去大海市的时候没有带就是怕自己一不小心没忍住就用了出来。

    这玩意如果再次打开了的话,杨间不认为自己还能活下来。

    灵位已经没了,被鬼童吃掉了。

    想要再次重演一次王小明的实验,几乎办不到。

    虽然鬼童也有转移意识的能力,但是别忘记了,鬼童自身就是异类,杨间如果再开启八音盒,意识转移,就缺少一个载体。

    而这个载体需要用到灵异照片。

    换句话说,杨间还要一个活人被鬼相机拍摄进去,作为替死的存在,来抵挡八音盒的诅咒。

    同时自己身体里的鬼也需要压制。

    然而。

    就算是满足了这些条件,看问题是,鬼眼复苏,八音盒的诅咒解决了,复苏问题还在。

    这也是一个死局。

    除非......杨间看了看那根锈迹斑斑的棺材钉。

    除非是最后用棺材钉自己钉着自己,让身体里所有的鬼陷入沉睡,包括八音盒的诅咒。

    各种想法在脑海里浮现。

    杨间感觉每个方案都不可行,都有致命的缺陷。

    而这个缺陷,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厉鬼复苏。

    “八音盒带上,染血的旧报纸也带上,还有一个替死娃娃,白色的鬼烛也带一根......鬼瓷关键时候还是很有用的,也带上,现在自身能力不行,得靠这些东西活命了。”

    杨间心中无奈一叹。

    自己这是在大量消耗资源啊。

    颇有一种千日砍柴一日烧的感觉。

    “总部还欠我三根红色的鬼烛,还有那把鬼剪刀,回头催催,希望他们尽早送过来。”杨间又想到了自己还有一笔外债没有收回来。

    整顿了一下之后。

    他准备离开安全屋。

    可最后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揭开了遮盖鬼镜的那块黑布。

    透明的镜子呈现在了杨间的面前。

    这镜子上面有一道裂缝,是当初他上吊自杀,厉鬼和鬼镜冲突留下的痕迹。

    不过杨间并不在意这点,他看了看镜子内。

    自己没有影子。

    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发生。

    里面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映照进去。

    “果然,还是没有办法留下影子,一个人难道只有一次复活的机会么?看来这玩意只能给冯全,童倩他们用了。”杨间心中暗道。

    这件灵异之物自己暂时已经用不到了。但是却可以给团队的其他人增加一次复活的机会。

    “带出去吧,放到公司的办公室去,将鬼镜的存在公布出来。”杨间觉得这东西不能再藏了。

    该拿出来发挥作用了。

    他是队长,也要为团队的生存做一点考虑。

    以前之所以藏着捏着,是担心这些东西守不住,现在和叶真打了一架之后,估计敢来打自己主意的人应该是没有了。

    将黑布遮盖住了鬼镜。

    杨间将其带出了安全屋。

    下午的时候。

    杨间再次来到的公司,他向其成员公开了鬼镜的存在。

    “一面留下影子,可以让死人复活的诡异镜子?队长,你居然还有这东西。”黄子雅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灵异之物时感觉到了震惊。

    不仅仅是她。

    冯全,童倩,李阳等人也都睁大了眼睛,感觉到了匪夷所思。

    “事实就是如此,但是这一切是有代价的,鬼镜里面关押着恐怖的厉鬼,数量很多,而且未知,一个人复活从鬼镜之中复活了,作为交换,一只鬼将会被鬼镜释放出来,同时,复活的人记忆,状态会停留在照镜子的那个时间段。”

    “也就说,中间的一段经历将会缺失。”

    杨间说道:“这是我目前发现的规律,至于有没有其他的诡异能力我还不知道,这需要慢慢去尝试。”

    “腿哥,你以前用过么?”冯全问道。

    “用过一次,是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之下进行的,对了,我的朋友张伟也用过。”

    “张伟?”

    黄子雅眸子一转:“就是公司里那个没事,整天溜达的傻小子?”

    “阿伟是我同学,以前帮过我很多,不准这样说他,而且他不傻,只是玩心重而已,某些时刻还是机智的一比。”杨间认真道。

    “抱歉。”黄子雅立刻道歉道。

    杨间撇开了这个话题:“这鬼镜作为团队使用,留下影子的方法也是具备一定的危险性的,不能在镜子前面站太久,否则人会被吸进镜子里的,同时,镜子摆放的地方不能有任何反观的东西。”

    “不然,里面的鬼会顺着其他反射之物,离开鬼镜。”

    “至于你们什么时候用,具体怎么用,我就不管了,大家掌握分寸就行。”

    童倩说道:“这么危险的东西也许你不该拿出来,复活一个人,放出一只鬼,这代价太大了,而且没有复活驭鬼者的先例,说不定人活了,身体里的鬼被剥离没了,而一个普通人活下来也意义不大。”

    “除此之外,这鬼镜还得有人守着才行,否则复活在镜子里的人很快就会被里面的鬼杀死。”

    她说出了很多缺点,认为鬼镜弊大于利。

    冯全看了一眼说道:“童倩,这可是复活,真正的让死人重新活过来,这些代价在我看来都不算什么,逆转生死本身就是禁忌,这面鬼镜能有这种诡异的能力价值是不可限量的。”

    这个世界,死容易。

    想要真正的复活过来,最顶尖的驭鬼者都做不到。

    昨天熊文文的事情严格说起来并不能算是复活,只能算是苏醒。

    因为熊文文的意识本身就存在的。

    而鬼镜却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中生有,将死去的人拉回来。

    “那得谨慎使用,无意义的人不该使用鬼镜,不能救一个人,放一只鬼,那样会死更多的人。”

    童倩非常在意这点,她道:“杨间,不介意这鬼镜让我管理吧,说实话其他人管理我不放心。”

    “万一随便拉个普通人都在照镜子,那岂不是乱套了。”

    她是以大局为重的想法,不想让鬼镜的复活泛滥,酿成一件又一件灵异事件。

    真要复活,也得是那种非常重要的人员才行,值得花这么大的代价。

    不过复活的诱惑很大。

    私心重的人,说不定连家里的一条狗,一只猫都会来照一下镜子,根本不管会对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当初民国古宅的那个主人,留下鬼镜却又锁在房间里,不是没有原因的。

    既想留下一点希望和帮助,又担心被后人滥用。

    “好,你来管理鬼镜。”杨间思考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童倩的性格他放心。

    “队长,我要第一个照镜子,我要保留我的这份美丽,万一我死后复活了,被剥离了身上的鬼,那我也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黄子雅急忙说说道。

    她为了自己的美貌,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我认为现在的你还不够资格。”童倩公事公办的拒绝了她的要求。

    黄子雅顿时一幅可怜兮兮的看向了杨间。

    杨间说道:“团队成员的使用权应该保留。”

    这是增加团队凝聚力的方法,他拿出来也是为了稳定这团队。

    利益团结昨天完成了,现在是生存团结。

    鬼镜是关键。

    一切都是有考虑的,他也不是乱来。

    童倩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下,最后郑重的点了点头:“有道理,那就让她试试吧,顺便也让大家熟悉一下这危险的东西,杨间,你觉得呢?”

    “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杨间道

    “爱你哟,队长。”

    黄子雅向杨间丢了一个媚眼,然后迫不及待的想要使用一下鬼镜。

    其他人打算观察观察,看看这鬼镜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

    昏暗的安全屋内。

    鬼镜被摆放在了里面。

    遮盖在上面的布解开了,黄子雅有些紧张的站在了鬼镜面前。

    哪怕是在这昏暗的环境之中,鬼镜的镜面都看的很清楚,显得有些光亮。

    镜子里,没有黄子雅的身影。

    “失败了?”黄子雅疑问道。

    “没有,已经来了。”

    杨间沉声道,他微红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的显眼。

    众人看见。

    镜子里的深处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身影。

    仿佛地狱深处的厉鬼,正在由远而近的走来,并且试图通过镜子这个媒介,入侵到现实的世界中来。

    那身影一开始的时候很陌生,不像是黄子雅。

    但是随着渐渐的拉近。

    那身影在扭曲变形。

    黄子雅的轮廓出现了,随后镜子里她那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也长了出来,要知道之前镜子里的那个可怕鬼影可是没有头发的。

    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黄子雅站在鬼镜前面而发生着改变。

    “不可思议。”冯全眸子一凝。

    这样子简直就像是镜子里的鬼在模仿,复制镜子外的人。

    很快。

    镜子里的人越走越近,最后彻底形成了黄子雅的身影。

    只是镜子中的黄子雅面无表情,麻木阴冷,身体僵硬,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而且最让毛骨悚然的是,镜子里的黄子雅,和现实之中咬着嘴唇略显紧张的样子截然不同。

    镜子内外的两个人是两种不一样的表情。

    但是很快,镜子里的黄子雅又在发生改变。

    那阴冷麻木的表情在逐渐发生着变化,脸颊僵硬的抽搐起来,显得非常的怪异,但是很快,这种僵硬消失了。

    活人的神情浮现了出来。

    黄子雅和镜子里的身影越来越像了。

    一些细节上正在不停的重叠。

    “够了。”杨间忽的一喝。

    童倩立刻反应过来,直接捡起了地上的黑布迅速的将鬼镜遮住了。

    诡异的变化停止了。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鬼镜中的影子一旦和你现实重叠,那么你就会被拉进鬼镜里,而镜子里的鬼会取代你出现在这里。”杨间凝重的说道。

    “的确危险,这鬼镜存在太多的禁忌了,一不小心,就完蛋。”童倩看了看旁边的镜子,心情很承重。

    这东西有着复活的诱惑,但也有释放灵异的恐怖。

    简直如同一个潘多拉魔盒。

    其他人也沉默了,心有余悸。

    此刻。

    张韩忽的开口道:“杨队,能不能让我也使用一下鬼镜,我的孩子才一岁,如果能复活的话,我想多陪陪他。”

    “可以,我之前说了,团队具有使用权,这是我作为队长给大家的照顾,但是童倩的话也很对,这东西不能滥用,所以仅限于我们这几个人。”杨间点头道。

    “我明白,多谢杨队。”张韩感激道。

    他认识杨间很久了,是当初在小强俱乐部认识的,一起经历过黄岗村鬼棺事件,也经历过饿死鬼事件。

    如果不是杨间的几次照顾,他早就死了。

    所以他做好了决定,留下复活的机会,这条命就无所畏惧了。

    童倩心中叹了口气。

    果然,复活的诱惑没有人可以抵挡的了。

    没办法,杨间既然拿出来了这东西,那就只能使用了,希望大家团结在一起,以后能够处理足够多的灵异事件,如此才不浪费今天的这次机会。

    黑布再次被掀开,鬼镜第二次被使用了。

    镜子里已经是空白一片,里面什么都没有。

    只要不反光,就不会有异常。

    “我的影子消失了。”黄子雅说道。

    杨间道:“等你死了,它就会出现了,顺便让张韩试试看能不能一次性存两个人的影子进去。”

    “等等,那是什么。”

    忽的。

    童倩目光一动,伸手一指鬼镜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有什么异物在镜子里呈现了。

    像是一条腿,但却不是活人的腿,上面布满一层黑色的毛发。

    “有什么东西在镜子里。”童倩说道。

    “不,是有什么东西被鬼镜呈现了出来,这不是镜子里的东西。”杨间说道:“没有人使用鬼镜的话,不可能有灵异浮现,我确定过好几次的。”

    冯全立刻走了过去,从后面转动了镜子,调整了鬼镜的方向。

    鬼镜逐渐转动,其他人都让开了位置,避免被照到。

    很快。

    角落里那不起眼的异物彻底呈现了出来。

    立刻。

    所有人都震惊了。

    那是一条匍匐在地上,浑身长满黑色浓毛的狼狗。

    是的。

    一条狗。

    但是那条狗在沉睡,没有动静,宛如死物一样。

    “腿哥,镜子对着的是房间里的那口棺材。”冯全惊异道。

    棺材没有呈现在镜子中,因为棺材不反光,是死物,不能在镜子里留下影子,但是棺材里的东西却被照射了进去。

    不,应该是呈现。

    这条狗没有在镜子里面,也没有在外面,影子是浮现在镜子表面。

    鬼镜,似乎可以呈现一些肉眼看不到的鬼。

    这是另外一个新发现的能力。

    “队长,你在棺材里养了一条狗?”黄子雅诧异道。

    杨间也是心中惊异。

    他棺材里放在的根本不是一条狗,而是一具死尸,是厉鬼的尸体,代号鬼梦的存在。

    为什么,尸体会变成一条狗呢?

    而且这条狗他见过。

    “看来我那个死去父亲残留的记忆,真的是要让一条狗去驾驭这无解级的鬼梦。”

    杨间神色变化不定,似乎意识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眼下这条狗还在沉睡,可能还在梦中和厉鬼做着对抗。

    一旦对抗取胜。

    这条狗将苏醒。

    然后狗将成为驭鬼者,驾驭鬼梦,化作厉鬼。

    而且最恐怖的是,这条狗不存在于现实的世界里。

    是一条看不见的狗。

    “不用理会,把镜子转过去,不要对着棺材,那异类正在孕育,等其苏醒之后你们会明白的。”杨间收回了种种心思。

    “既然是虚惊一场,那没事了。”冯全转移了鬼镜,不让鬼镜对着那口棺材。

    张韩松了口气,他继续按照黄子雅之前的样子开始留下影子。

    保留一个复活的机会。

    他希望自己复活之后能变成一个普通人,然后恢复正常的生活,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

    哪怕是鬼镜复活存在这某种禁忌他也无所谓。

    很快。

    张韩成功的留下了影子。

    熟知规律和禁忌的众人避免了很多危机,没有失控的可能。

    “还有人要用么?如果没有的话,这镜子就封存在这里了。”杨间道。

    其他几个人摇了摇头。

    冯全讪讪一笑:“我还是观望一下吧,不是不信腿哥你,是这事情有点邪乎。”

    他存在顾忌,想要看看黄子雅和张韩能不能顺利复活。

    万一出现了纰漏。

    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嘛。

    这种灵异之物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一旦副作用都没有。

    “也行,你们选择观望的也是正确的。”杨间并不会感觉不快。

    这是正常人的想法。

    只有黄子雅这为了貌美可以牺牲一切的家伙才无所畏惧。

    张韩是想赌一个未来,他希望借助鬼镜剥离身体里的鬼复活,然后恢复普通人的生活,在家陪着妻子孩子。

    鬼镜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之后。

    杨间这几天也算是无所事事了,只是忙于一些团队的琐事。

    比如联系总部,让他们送来十几部卫星定位手机,方便自己团队联络,又比如,催促总部赶紧将三根鬼烛和鬼剪刀发货,自己还等签收。

    接着就是让团队的众人彼此熟悉一下对方的情况。

    了解一下各自的能力。

    而在三天之后。

    陈淑美却联系了杨间,让他去二号安全屋看看。

    因为,熊文文这三天之内熟悉了纸人的身体,他可以开口说话了。

    杨间一个人来到了别墅前。

    他看见陈淑美已经早早的站在那里等待了。

    今天陈淑美穿着一条淡色的长裙,脖子上系着一根丝巾,给人一种温柔贤淑的美态,犹如一位贤妻良母。

    “杨队。”

    她今天心情很好,美眸之中闪烁着身材,毫无前几天那憔悴,劳神的样子。

    “陈阿姨。”杨间打了个招呼:“熊文文恢复正常了?”

    “是的,文文已经没事了,多亏了杨队帮忙文文才能平安无事。”陈淑美很客气的说道。

    杨间道:“那去看看吧,如果熊文文真的恢复了正常,那就放他出来。”

    陈淑美找自己当然不是为了叙旧,而是让自己去确认熊文文的情况,把他释放出来。

    “杨队。”

    屋内,张韩负责监查情况,他见到杨间和陈淑美走进来,打招呼道。

    “我和他去看看熊文文,这几天辛苦你了,如果一切平安无事的话,我想可以不用戒备了。”杨间说道。

    为了以防万一,他安排张韩这几天一直盯着。

    就怕灵异事件出现。

    所以要杜绝这个苗头。

    张韩这段时间一直比较宅,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喜欢呆在小区里陪着老婆孩子,这事情正适合他。

    “好,那杨队你小心一点,出了意外的话立刻叫我。”张韩道。

    杨间点了点头,便和陈淑美一起来到了地下安全屋的第三层。

    那个关着熊文文的房间大门还是紧锁着。

    这说明熊文文这些天没有试图出来。

    很配合。

    越是如此,就越证明他的状态是正常的。

    “文文,是我,我来看你了。”陈淑美敲了敲大门喊了一句。

    “妈,妈妈。”

    里面传来动静,一个略显怪异的声音响起,但从语气依旧听的出来,这是熊文文。

    陈淑美道:“杨队也来看你了,他说你一切正常的话就放你出来。”

    “杨间,快放我出去,你这个没良心的,我陪你出生入死,现在居然把我关起来。”熊文文大喊道。

    “很精神嘛,不错。”杨间点了点头。

    熊文文又喊道:“你再不会又想问我一加一等于几吧,我告诉你下次要问,至少得问三位数的乘除,或者是四则混合运算,这样才显得我比较聪明。”

    “区区小学生,还挑三拣四的,信不信我让你解方程式。”杨间说道。

    这一刻,他拿出了高中生的威严。

    熊文文顿时语塞。

    那些题目,他不会.....

    “可恶,我还没学,等我学了,你难的到我?”熊文文不服气道。

    杨间和他交谈之中确认了他的确是熊文文,而不是厉鬼。

    “行了,我放你出来,不过以后得听我的话,现在外面的局势已经不一样了,你这样的小孩没有人照顾,通常会死的特别快。”杨间说道。

    “不过我这个人向来心地良善,就勉为其难的关照你一番。”

    说完他打开了门。

    顿时,熊文文从里面气鼓鼓的走了出来:“你会有这么好心?我才不信,妈,你是不是和他正在交往?”

    “没,没有,文文,你别乱说。”陈淑美瞪了她一眼。

    熊文文不屑的瞥了一眼杨间;“就知道你不行,我都给你机会了,你都追不到,和一个废物一样,现在还是一条单身狗吧。”

    “我看你这个熊孩子是缺少一番成年人的毒打。”

    杨间捏了捏拳头,嘴角在抽搐,忍不住想要暴揍这家伙。

    “我不管你追不追的到,反正你要照顾好我妈,要不然以后我肯定不会听你的话。”熊文文又趾高气昂道。

    “文文,不要乱说话,杨队很照顾我,这次把你救回来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陈淑美说道,她感觉这个儿子让自己丢人。

    随后她又向杨间道歉:“对不起杨队,小孩子不懂事,就喜欢胡言乱语,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管教管教他。”

    “妈,我说的是真的,只有杨间才有能力照顾你。”熊文文理直气壮道。

    他虽然是个熊孩子,但是也多少懂点事。

    他也希望自己的妈妈以后能生活的很好,有个人保护。

    而转了一圈,熊文文就认可杨间。

    “你还说。”陈淑美此刻有些不好意思,她虽然是个母亲,但也是个女人。

    哪有当着别人的面,一直拉红线的,

    真是没大没小。

    杨间说道:“我照顾你妈妈也可以,先叫几声爹来听听。”

    “我曹......”熊文文睁大了眼睛,内心受到了一万次暴击。

    这下自己挖坑差点把自己给埋进去了。

    “你怎么也跟着孩子一起胡闹。”陈淑美捏着拳头,有些气恼的对着杨间锤了一下。

    不痛不痒,反而显得有几分亲密。

    陈淑美意识到之后,脸蛋瞬间就红了一片,目光有些闪烁,不敢再看杨间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她此刻也考虑过这个问题.....难得熊文文并不讨厌杨队,比较听从杨队的管教。

    而且杨队对自己还很照顾。

    其实真在一起,也不是不能接受。

    越想下去,陈淑美的心就越乱,狂跳不止。

    万一杨队真的就开口过来了,自己是该拒绝呢,还是答应呢?

    应该......拒绝不了吧。

    “我只是觉得熊文文得好好管管,免得整天在外面得罪人。”杨间说道:“陈阿姨你觉得呢?”

    陈淑美回过神来,脸上带着红晕道:“如,如果杨队愿意管教的,那当然最好了,毕竟文文还是比较听杨队你的话。”

    “陈阿姨你开口就行,我一定帮你好好管教管教。”杨间露出一丝微笑,看向了熊文文。

    “妈,你不能这样,我可是你的亲生儿子,这杨间肯定会把我揍死的。”熊文文大惊失色,他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一片黑暗。

    如同再次被关进了照片之中一样。

    陈淑美却不站在熊文文那边了,而是带着几分嗔怒道:“再不好好管管你,以后还得了,杨队如果要揍你,那我肯定不会拦着。”

    “我现在去好好读读还来得及么?”熊文文小心翼翼的问道。

    妈妈和杨间统一战线了。

    自己以后要完蛋了。

    他想去读书,想去上学,想念以前的小朋友。

    可惜,那逝去的青春已经一去不复回了。

    “杨队,你还没吃饭吧,待会儿要不要去我那里吃个便饭,你帮了我跟文文这么多,我还没有好好答谢一下你呢。”陈淑美此刻发出了邀请。

    杨间没有拒绝:“也好,那就打搅陈阿姨了。”

    “别这么客气,是我跟文文给杨队你添麻烦了,而且以后说不定还要继续麻烦杨队呢。”陈淑美歉意道。

    “这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现在这种情况活着已经不容易了,哪里还会在意那么多。”

    杨间摇了摇头:“既然确认了熊文文没事,那我们出去吧,顺便让其他人也知道熊文文活过来的消息,以后他可是我们团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成员。”

    “嗯。”陈淑美轻声点了点头。

    “对了,不知道杨队平时喜欢吃什么.....”

    “我什么都可以,没那么多讲究。”

    熊文文道:“我要吃鸡腿。”

    三人互相聊着,然后离开了安全屋。

    外面不认识的咋一看去,还真的有点像一家三口。

    喜欢恐怖复苏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恐怖复苏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恐怖复苏 爱搜吧 恐怖复苏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恐怖复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佛前献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前献花并收藏恐怖复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