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恐怖复苏》 第七百四十章熄灯的邮局

    从这个叫万兴人的口中,杨间大致明白了所为的信使是怎么回事,和预想中的倒是没有相差很大。

    首先,万兴也好,之前遇到的那一行出现在老家的李跃等人也好,甚至是之前调查过的一个叫张涛的人也罢,他们都是信使,这一点可以确认的,然而在成为信使之前他们都是普通人。

    之所以会被选中成为信使,是因为一封意外信件的缘故。

    一封没有署名,没有封口的黄皮纸信封。

    每个人都是拆开那封信之后然后就成为了信使,然后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来到了这邮局内。

    进入邮局之后他们的任务就是送信。

    邮局之中出现的信件是没有规律的,可是只要出现了,这些成为信使的人就会被带进邮局内,然后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将信件送到一个指定的地点。

    任务很简单。

    简单到和普通的快递员一样,接到快递,然后送达,任务就完成了。

    然而这看似简单的任务之中却隐藏着许多可怕的东西,以及一些没有明确提醒的规矩。

    譬如,不能撕毁信件,否则会遭受厉鬼的袭击。

    这对信使来说是,被厉鬼袭击一次是致命的,但如果能够扛过那次的袭击那么就等于拒绝了这次的送信任务,可这种撕毁信件的行为不能重复进行,否则出现的厉鬼将会一次比一次恐怖。

    杨间在老家的时候碰到过李跃一伙人,他撕毁过一次信件,这等于间接的帮李跃他们完成了一次送信任务,不过引来的鬼却已经入侵到了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身上。

    其次,送信的是有时间规定的,如果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没有将信件送达,所有这一层楼的信使将会部死亡。

    没有例外。

    也就是说,如果你无法完成送信任务的话,只能选择撕毁信件了。

    “你送了几次信件?”杨间冷冷的问道。

    万兴依旧躺在地上,被一旁的孙瑞用金色的手杖压着胸口,他抹了抹脸上的血迹:“我送了两次,很快就要送第三次了,所以我来到了这邮局内等待信件的出现,那个女的叫钱蓉,是当初和我一起出现在邮局内的,不过同一批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这七间房都没有住满,不过还有一个人。”

    “我不知道他名字,只知道他住在第七号房内。”

    “一层楼就你们三个人?”杨间皱了皱眉。

    “其他人上次送信都死了,按照正常的规律,这会儿应该会有新人加入......用来补充死去的信使。”万兴说道。

    孙瑞此刻道;“整栋楼就你们三个人?我不信,楼上怎么回事。”

    “楼上也是信使,送信只要三次之后,下次你就会出现在二楼,成为二楼信使,同样的道理,二楼的信使送信三次之后就会去三楼,以此类推。”

    万兴目光动了动:“这一点我也是听其他人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不敢肯定。”

    他不敢将话说的那么死,免得以为自己是欺骗他们,稀里糊涂的被干掉。

    “三次送信上一层楼,大楼一共有五层楼,一层楼七个人,七个人应该是一个小队。”

    杨间面带思索之色:“类似于选拔机制么?淘汰废物信使,保留精锐,层层赛选,最后来到五楼的信使必定是心智,头脑都是顶尖的家伙。”

    “没有过硬的本事根本扛不住十几次的送信任务。”

    孙瑞此刻又问道:“去楼上有什么好处?”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一楼的送信时间都不一样,只知道越高层的信使,送信的时间就越长,任务间隔的时间也越长,如此一来自身也就越安,同时也能拥有更长的安时期。”

    万兴继续道:“像我的话,一般一个礼拜左右会有一次送信任务。”

    “失踪的人数和这死亡的频率对不上。”孙瑞皱起了眉头。

    他调查的是大汉市一天会有大概九个人十个人失踪,而且每天都是,这如果七天送一次信件的话,按理说最短也是七天死光一批人才对,而且还不一定每次都是团灭,怎么样也有一些人可以活下来。

    “我暂时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其他的信息真的不太清楚,如果几位去楼上的话,楼上的信使一定会知道更多消息的。”万兴又道。

    孙瑞重重的敲击了一下他的胸膛,差点没有把他的肋骨敲断:“呵呵,你想骗我们去楼上,好放过你对不是?心思挺多的,不过我们和你们这些废物不一样,你们不过是倒霉的普通人,我们可是专业人士,处理的就是这些鬼东西。”

    “我们所看到的的楼上,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楼上,是一种扭曲的鬼域。”杨间此刻抬头往楼上看去。

    他的鬼眼在窥视。

    结果鬼眼内的视角是漆黑一片的,被黑暗笼罩,根本没有二楼,三楼,四楼,五楼,那些都是假象,亦或者是这些楼层不存在你所看到的地方,存在于另外的一个灵异空间当中。

    类似于......鬼域中的鬼域。

    层层叠加,交错扭曲。

    杨间神色有些凝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根本不敢随便入侵进去,因为指不定入侵进去的就不是二楼,三楼了,而是直接迷失在鬼域之中。

    所以最稳妥的方法是自行被拉进二楼去。

    “建造这栋鬼邮局的人绝对不简单,把漏洞都堵死了,而且这种信使的选拔机制也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否则的话不可能会让信使一层层的上楼去,只是我很好奇,到底有没有身处于五楼的信使?”

    杨间看着那层最高的楼层。

    毫无疑问,那一层的信使是最接近这栋鬼邮局秘密的人。

    敲门鬼生前就是从五楼掉下来摔死的。

    这是不是说,敲门鬼生前就是五楼的一位信使?

    “得想办法去这栋楼的五楼看看才行。”杨间心中做出了这个决定。

    但随后他的疑虑就出现了。

    鬼眼的鬼域无法强势入侵到这邮局的第五层,那么该用什么方法上去呢?

    送信?

    别开玩笑了。

    七天送一封信,那得送到什么时候。

    杨间可不想做打工仔,辛辛苦苦的去等上个半年,一年的,老老实实的送十几封信出去慢慢的上楼。

    “杨队,我觉得这栋大楼没那么简单,我能感觉到这栋大楼内的某个房间之中,有一只很恐怖的厉鬼。”这个时候,李阳走了过来,他脸色十分沉重的说道。

    “嗯?”杨间立刻回过神来:“你确定?”

    李阳说道:“不会有错的,我对门后的东西有感应,只是这地方很古怪,我受到了影响,所以位置分辨不清楚,但我依然可以肯定,这楼上个的某个房间里,一定是有厉鬼的,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的活人信使。”

    孙瑞眯了眯眼睛:“所以说,三十五个房间里,已经有鬼混进来了?这就有意思了,信使和鬼一起送信,这还怎么玩?杨队,你怎么看?”

    “不,这不可能。”

    突然,万兴一下情绪激动了起来:“这房间是给信使住的,人死了房间就会被清空,恢复到原先的样子,不可能有鬼混进来,如果真是有鬼的话,房间被清空的同时,鬼也会跟着一起消失离开,所以房间才是最安的地方。”

    “哦,你这一楼的信使也知道的这么清楚?”孙瑞打量了一下道:“你还说你没有隐瞒?”

    “不,不,不,你别误会,我没有想要隐瞒,这是楼上的信使传递出来的信息,所有人都肯定过了的,是铁律,绝不会有错的。”万兴说道。

    杨间平静道:“或许你没有说错,但这是建立在邮局的运转正常的情况之下,可如果这地方已经失控了呢?某些地方出现了漏洞呢,鬼混来也不是不可能,况且,你接触到了灵异之后居然还这么天真,那么相信这鬼地方。”

    “本身就不合理的鬼邮局,所为的规律,铁律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把戏罢了。”

    “有道理,如果需要撕开信封才能进入这里成为信使的话,那我们的出现已经打破了这规律。”孙瑞点头道:“这鬼地方什么都不值得去相信,信得多,死得快。”

    杨间赞同他这个观点。

    相信灵异之地的规矩?

    这让他不禁联想到了人皮纸和鬼橱。

    也是有着类似的规矩,人皮纸说着真话,但却暗藏可怕的陷阱,鬼橱的交易规则却让交易者无法摆脱诅咒。

    涉及到灵异的东西哪有那么纯洁无害。

    “不过这鬼地方靠我们三个人可不好处理,让人炸掉?指不定这楼里的鬼就跑出去了,可是放任不管的话,这地方难免不会继续失控,到时候又得我顶上去,想一想,真是有够麻烦的。”

    孙瑞握着手杖,一瘸一拐的往前走了走。

    “况且这栋鬼邮局已经涉及到了鬼域,就算是真炸了,肯定也起不到作用,杨队,这次可是你带队来调查的,拿个主意吧。”

    杨间目光略带思忖之色。

    的确,这鬼邮局很特殊,想要处理的话是几乎不太现实的。

    “我想要去五楼看看。”杨间随后认真的开口道。

    “去五楼?那得去送信,这要送到什么时候啊,这我可不干,杨队,不是我怕死,而是这事情太麻烦了。”孙瑞楞了一下,随后摇头道。

    杨间说道:“我知道,但是这里的重要信息藏在楼上,一楼的话问这些新人,什么都问不出来。”

    瞥了一眼那万兴。

    送过两次信,还是一楼的信使,的确算是新人了。

    万兴脸色变了变,不敢应话。

    这个时候他多少看的出来一些了,这三个人不是被鬼邮局带进来的新人,而是有目的性的冲着这邮局来的。

    是专门在调查这事情。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万兴忍不住问道。

    “嘿,现在不猖狂了?”

    孙瑞戏虐一笑;“我是大汉市负责人孙瑞,这位是大昌市负责人杨间,总部的队长之一,专门就是负责灵异事件,真把我们当普通人欺负了?还敢用枪,杨队说的没错,放外面你敢这样做够死十次了。”

    说完,微微举起手杖拍了拍他那消瘦的脸颊。

    “老实配合我们的话,说不定你还有活路,不送信,或许不会死,但是得罪了我们,必死无疑。”

    “两位负责人来到邮局了,看来这地方到底还是引起了外面的注意,你们想去五楼?我有一个方法可以不按邮局的规矩来,快速的前往五楼,只是要承担相当大的风险,就是不知道几位敢不敢。”

    忽的。

    另外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的17号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二十不到,看上去比杨间还年轻一两岁的青年站在门口,脸色冷静的看向了这边。

    “你就是万兴口中那个七号房的信使?你叫什么名字?看来了解一些灵异圈的事情。”杨间立刻转过头看去看向了他。

    那青年说道:“我叫王善,来这里之前是个学生,还在读高中,因为某些人我进入过灵异圈,了解过一些事情,但是不多,后来比较倒霉被一封信带进了这鬼地方,成为了一位信使,不过我比他早来一段时间,目前只送出了两封信,还差最后一封信就可以去二楼了。”

    “我虽然不认识几位,但是也知道负责人的身份和地位。”

    “一个高中生,来到这鬼地方还这么冷静,并且成功的送出了两封信,你比很多人强多了。”杨间盯着他看了看。

    这个人的精神状态很好。

    万兴这面颊消瘦,为人恶劣狠辣的的样子明显是受到了严重的精神折磨,毕竟不是谁都可以有那么大的心脏可以无视灵异事件的影响。

    “运气而已,比起几位负责人我根本算不了什么。”王善笑了笑,十分谦虚起来。

    杨间说道:“不要浪费时间了,说出你的方法。”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马上六点就要到了,晚上六点之后邮局会熄灯,那个时候人如果还逗留在邮局内没有回房间的话会被游荡在邮局内的鬼给杀死。”王善提醒道。

    “游荡在邮局内的鬼?他不是说没有鬼么?”杨间皱了皱眉瞥了一眼那个王兴。

    王善说道:“我推测是有的,但却不是刚才那位大哥说的那样,这鬼一直存在于邮局内,并不是躲在某个房间里,然而只有等到熄灯之后那鬼才会活动,时间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早上六点。”

    “唯一安的是房间。”

    “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杨间问道。

    王善说道:“我也接触过楼上的信使,所以知道这点,还剩下十分钟了,我想有些事情不如等到明天再说?”

    仿佛为了印证他说的话一样。

    老旧的邮局内,原本就发黄的灯光这个时候开始逐渐闪烁起来,并且灯光越发的黯淡了,逐渐有熄灭的趋势,除此之外,原本站在这里抬头可以看到五楼的阳台,但是这会儿五楼已经被一片黑暗笼罩了,完无法看清楚了。

    那黑暗从楼上一路侵蚀下来,笼罩了五楼之后又笼罩了四楼,很快就要来到三楼了。

    照此下去的话,这里马上就要彻底的陷入一片诡异的黑暗之中。

    “杨队,暂时离开这里比较好,这地方有很多无法理解的诡异,我们不是信使,没必要留在这里冒不必要的风险。”孙瑞压着声音提出建议道。

    “安为上的确没错,可是我来这里是有目的,在没找到答案之前暂时不想离开,而且我们三个人联手,真的有鬼袭击难道就一定会死?你胆子太小了,今晚就在这里呆一晚,等明天再说。”

    杨间做出了决定,准备留下来。

    他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心中多少是有点底气的。

    而且他认为这里虽然诡异,但是危险程度绝对也是有限的,毕竟普通人都能在这活下去。

    另外,邮局的目的绝对不是无脑的杀人。

    真要杀人的话,怎么会无聊,弄出一个送信的信使出来?

    “好吧,你带队,你做决定好了。”孙瑞耸耸肩,不和杨间争论。

    免得争着争着打起来,打着打着,自己就死掉了。

    仔细一想,那多冤枉啊。

    “我们是没有接到信件硬闯进入这邮局的,所以我们三个人最好是待在一间房间里,确保可以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杨间目光微动,指着王善道;“今晚我们三个人就在你房间里过一晚上。”

    王善顿时脸色微变,急忙道:“这,这可不行,几位,不是我拒绝你们,而是一间房间最好是住一个人,如果人多了的话,听说会有一些恐怖的事情发生,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就听说过两个人已经上待在一个房间里过夜,第二天的时候有人会诡异的死,房间里疑是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会作怪。”

    “就这么决定。”

    杨间冷着脸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也是我们去处理,和你没关系。”

    他态度强硬,不给拒绝的余地。

    王善没有说话了,他知道自己在这几位负责人面前是毫无话语权的。

    就在这说话争论的功夫。

    十分钟的时间以及快要到了。

    头顶上的黑暗以及入侵到了二楼,正在想着一楼蔓延过来,而一楼邮局内的灯光黯淡的几乎要熄灭了,周围只能看到一些墙壁,建筑的轮廓,再暗一点的话那可就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灯快灭了,几位赶紧的,我可不想被游荡在邮局内的鬼盯上。”王善语气有些焦急道。

    杨间不说话,只是示意了一下。

    三个人立刻往七号房走去。

    至于那满脸是血的万兴还有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那个叫钱蓉的女子在反应过来之后则是急忙往各自的房间奔去。

    “砰!”

    随着关门声响起,没过一分钟,邮局内的灯光彻底的熄灭了。

    黑暗笼罩整个邮局一到五层都陷入了死寂般的黑暗之中。

    就连门外那招牌旁边的霓虹灯都黯淡无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寂静的可怕的邮局内却回荡起了一个死沉的脚步声。

    那是尸体踩在木板上发出来的声音,一下一下,嘎吱,嘎吱的飘了过来,若有若无,而且声音很奇怪,在四楼的时候就只在四楼回荡,楼下是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哪怕是竖起耳朵都听不见。

    可是偶尔,脚步声却又出现在了二楼,直接就越过了一个楼层,仿佛凭空[孤城读书 ]出现一般。

    然而最后这种死沉的脚步却又出现在了一楼。

    飘忽不定,无法理解。

    似乎正如那个王善说的一样,邮局内存在着一只飘荡在黑暗之中的厉鬼,只有晚上六点熄灯之后才会出现。

    喜欢恐怖复苏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恐怖复苏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恐怖复苏 爱搜吧 恐怖复苏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恐怖复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佛前献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前献花并收藏恐怖复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