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恐怖复苏》 第六百六十六章打主意的人

    :..co

    “砰!”

    一声沉闷的巨响,这是一个箱子用力关上的声音。

    随着这一声的响声回荡,游荡在外半年之久的恐怖敲门鬼,这一刻终于被关押了,不管这个布满尸斑的老人什么身份,也不管它有多么的恐怖,但最终还是被掉进了陷阱里。

    刚才那顶着盖子的枯瘦手臂,更是被杨间硬生生的用诡异的柴刀砍断了。

    不知道缺少了这条手臂的鬼还能不能继续敲门了。

    也许以后这敲门鬼要变成独臂鬼了。

    当然,柴刀的肢解也只是暂时的,也许在这口箱子里面,鬼已经将自己的胳膊给取了回去。

    “现在看起来我之前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柴刀直接接触厉鬼也能具备将厉鬼肢解的能力么?如果用手印,或者是脚印当做媒介话,却可以无视距离,对鬼造成伤害,而那样的话自身会承受巨大的柴刀诅咒。”

    “这个诅咒以前我是需要用掉一个压制鬼的名额去抵消,我挥了两刀,一刀砍在凯撒酒店那个神秘房间的血手印上,一刀砍在了方世明身上。”

    “但是这一刀却有所不同,我没有使用媒介,而是直接让柴刀和鬼进行接触,作用依然明显,但这代价会是什么?”

    杨间看着手中那把锈迹斑斑的柴刀面露思索之色。

    一旁的长泽也留意到了杨间手中的那件诡异之物,他眼中露出了惊容,因为他也看见了那鬼的手臂被砍断了。

    这一幕有点颠覆了他的想象。

    在灵异事件当中,面对鬼的袭击光是活下来就已经很困难了,要抗住鬼的袭击,找到规律,最后关押鬼那只有最优秀的一批驭鬼者可以做到。

    而如杨间这边不但正面对抗鬼,还对反过来对鬼造成了一定的伤害,让鬼在活人面前败退了一次。

    不可思议。

    匪夷所思。

    长泽愣在了原地,似乎今天受到了刺激有点多,亦或者他如井底之蛙一般,无法想象这个画面的出现。

    “真一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男人,连鬼都要在他面前败退。”

    “暂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似乎一切很正常。”杨间沉吟了少许,检查自身情况。

    那一刀砍下去之后他好像没什么感觉,就如同正常的挥舞了一下,和之前触发媒介的时候完不一样。

    “是不需要承受后果么?还是说我现在这种状态可以抵挡这近距离使用这柴刀的代价?亦或者说,潜在的诅咒还没有爆发出来,需要一点时间酝酿。”

    他猜测,心中也在忌惮。

    因为灵异之物都是有非常恐怖的代价,从接触到的鬼镜,鬼橱,八音盒,乃至于那把鬼剪刀来看,无一例外都是如此。

    “杨先生,您怎么样了?没事吧。”

    长泽发现杨间沉思的时间有点久,因为他出了问题,忍不住提醒道。

    杨间此刻回过神来,他的鬼眼关闭了,鬼域也在迅速的消失,然后道:“鬼现在被我关进了这口箱子里,这种关押并不够稳定,随时都有失控的风险,你通知三岛社长,让他派人过来再处理一下。”

    他拍了拍脚下的箱子,沉闷的金属声回荡过来,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口箱子的厚实程度。

    这个时候不是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了,虽然已经关押了敲门鬼,但是这里并不是就是绝对安的地方,他需要尽快将这东西运走,免得遭遇其他的灵异事件袭击,在现在的神户市内就至少还残留着三件大小不一的灵异事件。

    壁橱里的撕衣鬼,人头气球事件的源头,厉鬼复苏的酒井。

    而且这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没有发现的恐怖指不定有多少呢。

    “好,好的,我立刻联系三岛社长。”

    长泽抹了抹满是汗水的额头,脸色如同死人一般难看,但是他神情却是轻松的,仿佛在地狱之中徘徊了一圈。

    急忙拿起手机,他开始负责联系三岛那边。

    忽的。

    杨间收起了锈迹斑斑的柴刀,他站了起来,脸色冷漠的向着周围扫看过去,似乎在他的鬼域收回之后,附近的某个地方有一个诡异的眼神在暗中窥视着自己。

    这种感觉并不强烈,只是一种本能,一种第六感。

    若有若无,自己也不能肯定。

    “是错觉么?还是说附近还存在着未知的灵异事件?”杨间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背。

    要再开启一次鬼眼确定一下情况么?

    他有些犹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附近的街道上却有一辆车辆从远处疾驰而来,一路上横冲直撞,丝毫不担心撞到路人之类的。

    “应该是三岛社长安排的人。”长泽这个时候放下了手机,挥手示意道:“这边,我们在这边。”

    “躲起来。”

    杨间瞥了一眼附近的鬼童,给它下了隐藏起来的命令,他不想这东西被太多的人知道。

    虽然这个长泽看见了,但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的事情和自己看见的事情是两码事。

    很快,车辆停了下来。

    来的人不多,只有三个人。

    为首的一位是一位身体强壮的光头男子,旁边跟着一位消瘦的皮包骨的男子,以及一位有点熟悉的家伙,那个人没记错的话应该叫田野,对,就是之前在机场的小酒屋里,被杨间差点用筷子干掉的家伙。

    “是山崎。”一旁的长泽见到为首的那个强壮光头男子脸色一变,显得十分的在意。

    “他是谁?”杨间随口问道。

    “我们国内最顶尖的几位驭鬼者,大概相当于贵国队长一个级别的人物,也是评为有资格成为“玉”的人物之一,地位非常高。”

    长泽低声说道:“但他是一个非常强硬,霸道的人物,所以非常的危险,连三岛社长都没有办法干预他的行动。”

    “另外一位是谁?那个瘦的皮包骨的人。”杨间瞥了一眼说道。

    那种瘦骨嶙峋的体型显然很不正常,这应该是被鬼影响了,但是那个叫山崎的光头大汉却依然如一个普通人一样,一点都看不出哪里不正常,但是身上的气息却也的确处处透露出诡异,可见驭鬼者中状态很好的那一类。

    “不清楚,我和山崎这类人接触的不多,非常抱歉,让杨先生失望了。”长泽道歉道。

    这个时候下车后的三人走了过来,为首的那个山崎咧嘴一笑,打个招呼:“杨先生,幸会了,这次你做的很好,三岛社长请你过来处理这件事情的确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你辛苦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还请交给我们三个人来处理吧,杨先生可以回去享受那位惠子小姐的照顾了。”

    说完,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杨间脚下的那口箱子上。

    真正的鬼就被关在里面。

    危险已经没有了,而且这次时间掐的很巧妙,相信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比自己更快来到这里了。

    毕竟之前的神户市靠近就意味着死亡,只有特别的人才有进入这里的资格。

    长泽此刻快速的翻译那个山崎的话,几乎做到了同步,让杨间快速的知道了其意思。

    杨间听完之后神色微动:“你们接手自然没有问题,神户市就在这里,想去救人的话应该还来得及,毕竟这城市里还有不少的幸存者,但是这玩意不行。”

    他指了指脚下。

    “我的东西,这是之前和三岛社长说好的。”

    “杨先生只怕是误会了吧,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除灵社的,包括那口箱子,还希望杨先生不要让我难做,毕竟我们对杨先生还是非常敬重的,关于杨先生的报酬也是一分都没有少给,甚至于那个惠子,杨先生觉得可以的话也能尽管带走。”

    “可是,不在协议内的重要东西,却不能被无缘无故的带走。”

    虽然这个叫山崎的光头男子说话比较客气,甚至还是带着笑容,但是眼神却透露出了一种危险的警告意味,就如同凶恶的社团成员,威胁普通一样。

    言语没什么问题,语气却不对劲。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弯弯绕绕的,也不太怎么会说客套话,出学校之后就没遭遇过社会毒打,脾气也不好,所以你可以笑着喊我杨先生,我却只能冷着脸骂你狗东西。”杨间语气冰冷而又生硬。

    “这东西想要?拿命来抢,我不介意在这里干掉了敲门鬼的同时再解决掉几位除灵社的成员。”

    “我们那边的总部队长我都敢杀,你觉得我会在意你们么?”

    长泽听到杨间的话,刚刚平复的心情一下子又猛地紧绷了起来,他看了看杨间,嘴巴动了动,感觉自己一把这句话翻译出去的话,双方打起来都有可能。

    但是他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这句话翻译了。

    毕竟,山崎也不是笨蛋,从语气之中估计多少也能猜到什么。

    果然,话音一落。

    那个山崎脸色一僵,笑容开始收敛,随后阴鸷的眼神盯着杨间,似乎被他的这句话给激怒了。

    “混蛋,你怎么敢这样和山崎先生说话?”一旁的那个田野当即大声的怒斥道。

    “连命都不在自己手中的家伙,没说话都资格,要么闭嘴,要么我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杨间瞥了一眼,对这个叫田野的人毫无忍耐限度。

    上次已经看在了除灵社的面子上放过了他一次了。

    但是面子只能给一次,给多了就不值钱了。

    真有动手的打算,杨间会毫不犹豫的送走这个家伙。

    田野虽然狂妄自大,但却并不愚蠢,他此刻感受到了杨间身上一颗颗鬼眼在盯着自己看,仿佛下一刻就会有非常可怕的事情发生一样。

    这一刻,他既不敢说话了,哪怕是山崎在旁边撑腰也没起到作用。

    可这短暂的被震慑之后,田野又觉得自己的表现太丢人了,很没有尊严,他有些恼羞成怒,此刻想走上前几步,来证明自己并不恐惧。

    但是山崎却手臂一伸,拦住了田野。

    山崎虽然脸上凶悍,但并不鲁莽:“不要乱来,对方可是名气很盛的鬼眼杨间,你这种态度只会更加的失礼。”

    田野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难看的看了一眼杨间,然后退后了几步。

    “真是一个危险的家伙。”山崎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杨间。

    他同样感觉到了杨间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伙明明行动了两次,引来了两次敲门鬼,虽然第二次关押了,但和鬼的对抗肯定是实实在在的。

    两次对抗之后状态还能这么好,一点损伤都没有,也没有厉鬼复苏的迹象,这的确不一般。

    按照山崎的想法,他本打算落井下石的,趁着杨间的状态不好,投鼠忌器,从他手中带走那关押着鬼的箱子,接着将这件灵异事件的功劳抓在自己手上。

    至于杨间。

    山崎没打算起冲突,只希望他能乖乖的拿着报酬滚蛋,不要妨碍自己就行了。

    没想到,这个杨间的态度十分强势,甚至有点狂妄。

    “他并不是说大话吓唬人,而是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虽然有虚张声势的可能,但几率很小,他的状态太好了。”

    山崎也判断出了这种形式,心中明白自己的这次的计划只怕是要失败了,所以不打算让眼下的形势恶化下去。

    杨间此刻有点不耐烦道:“如果不想和我动手的话,你们几个就从什么地方来回什么地方切,不要来妨碍我,我能容忍你们的次数不多,也许下一刻我的心情不好就把你们给干掉了,到时候对三岛社长说你们死于灵异事件,这又有谁会知道呢?”

    山崎这个时候笑了,笑的很冷,透露出一种阴冷的麻木,让人感到心中发怵,他看了看杨间脚下的那口箱子,似乎做出了选择。

    “杨先生还请冷静一下,我们之间并没有那么深的敌意,不是么?”

    “既然杨先生有安排,那我们只能给依着杨先生的意思了。”

    “而且,我们只是前来办事的而已,并不是对杨先生你有什么敌意,刚才的事情就当是没有发生过,希望我们彼此不要产生了什么奇怪的误解,现在我还需要确定这座城市的情况,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我们先告辞了。”

    他选择了妥协和退让。

    道了歉,打了一个招呼之后这个叫山崎的人便带着旁边两个人返回了车上,然后从另外一条道路向着市中心而去。

    “真是恶心的家伙,想要来个渔翁得利,一口部吃下,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杨间目光冷冷的注视着这几人离开,他也没动手。

    不是不敢动手,而是事情没有严重到必须要动手的地步。

    真正闹翻了,对谁都没好处。

    只是态度必须摆出来,不过强硬的话,退后一步就是输。

    “幸亏没有动手,要不然麻烦就大了。”

    长泽长松一口气,同时心中暗道:“不过真的交手的话,死的是山崎或许输的可能性要高一些吧。”

    尽管不想承认,但是见识到了杨间的能力之后,他更加相信这位杨间多一点。

    开车进入神户市之后。

    车上的山崎脸色格外的难看,他虽然选择了退让,却并不代表着他完咽下了这口气,尤其那个杨间骂自己狗东西,更是刺激到了他,他怕继续在那里多待下去的话会真的忍不住动起手来。

    所以,理智告诉他,自己得走。

    否则场面将失控。

    “杨间并没有对抗厉鬼付出太大的代价,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山崎先生的选择是正确的。”负责开车的那个瘦的皮包骨的男子开口道。

    “我知道,除灵社内,我和那位杨间都被评为有成为“玉”的潜力,但玉只有一块,我暂时还不想破碎在这里。”

    山崎闭着眼睛,身形仿佛隐藏在黑暗之中,阴沉的有些可怕。

    “山崎先生也没有把握对付那个杨间么?”一旁的田野惊异道。

    “不,他只是请来的外援,我和他对抗的话,最后的结果就是两块玉双双破碎,便是没碎,也已经产生了裂纹,所以只能到此为止了,我的退让并不吃亏,毕竟只是一次试探,不能成功也不会有所损失。”

    山崎说道,脸色逐渐恢复了冷静,但模样依然凶悍。

    “既然无法完成的这次目的,那也不能让这次的行动毫无收获,毕竟我也是要面子的,所以,随便解决一件灵异事情回去吧......车停下,就从这里开始查探吧。”

    很快,一行人在之前杨间那个点燃鬼烛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

    三个人下了车,本想要观察一点什么情况。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异常。

    那是一个人,一个背对着走在马路上的人,似乎正准备从另外一条街道上离开,消失在这城市的某个角落。

    “站住。”那个叫田野的男子大声道。

    山崎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止田野的这种鲁莽行为,毕竟最危险的鬼在杨间那里,现在即便是有一些残留他也相信自己可以应对。

    这一喊是喊个活人听的,因为活人听见声音后才会回头,死人亦或者鬼的话,是不可能搭理田岛的。

    然而下一刻。

    前面的那个人停了下来,然后猛地转过了头来,

    那是一颗半腐烂状态的死人头,一双灰白色的诡异无比,嘴角微微弯起,像是嘴巴要裂开似的,又好像是要张口说话。

    这半腐烂的死人头欲言欲止的样子,显得更为悚然。

    鬼?

    这一刻,三人一惊,这简直太巧了吧。

    才一下车就碰到了游荡在城市当中的厉鬼。

    “就拿它交差吧。”那个消瘦无比的男子说道。

    然而还不等山崎说话,一旁的那个叫田野的人就普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一颗人头脱离了脖子,滚落在了地上,并且向着前面的那个人一路滚过去,人头上田野的一双眼睛睁开的老大,但意识已经失去了,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猛鬼回头,瞬间就杀死了一位驭鬼者。

    但袭击却并未停下来。

    那鬼的灰白色目光在转移,似乎在盯看下一个目标,又像是在重新的聚焦。

    “不好。”

    山崎惊骇,感到了巨大的危机从心底涌来,宛如自己就要被这厉鬼给杀死一般。

    鬼,在看向自己。

    一旦被盯上的话,山崎觉得自己可能会和田野一样死于未知,而又无解的厉鬼袭击。

    逃!

    没有犹豫,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但一转身山崎却又僵住了。

    后面的街道上也站着一个人,同样是背对着他,但随后那个人似乎有所察觉了,开始回头看向这边,那人的脖子上依然是一颗半腐烂的死人头。

    前后两个人仿佛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分别。

    :..

    喜欢恐怖复苏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恐怖复苏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恐怖复苏 爱搜吧 恐怖复苏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恐怖复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佛前献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前献花并收藏恐怖复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