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恐怖复苏》 第六百四十四章诡异的瓷器

    :..co

    “章队,这边已经确认情况了......”

    尚通大厦一楼大厅,一位工作人员拿着对讲机报告着情况。

    而在旁边有好几位身穿西装的特殊人员正在等待着,他们中间围着一口保险箱,似乎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

    工作人员在向章华通报之后得到了确认。

    “你们可以上去,不过你们这次的接触属于私人行为,对此产生的任何后果我们都不负责任。”工作人员非常严肃的说道。

    “麻烦你了,非常感谢。”为首的一人弯腰鞠躬道。

    大厦顶楼。

    章华放下对讲机道;“杨队,楼下的人身份已经确认了。”

    “是什么人?”杨间一边吃着早点,一边道。

    “是岛国那边驭鬼者总部的工作人员,带队的是一位叫王信的人。”章华说道;“我和他之前在一次工作上碰过面,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

    王信?

    杨间想到了之前一个被自己干掉了的人,那个人叫王野,

    名字都差不多,这应该是为了方便在这边活动取的假名字,当然也有保密的因素。

    “杨队之前和其他总部的工作人员有过接触?”章华问道。

    “没什么接触,只是见过一面而已。”杨间说道。

    章华道;“在岛国那边,他们的总部又被称为除灵社,虽然称呼不同,但性质是一样的,不过他们那边并没有实行队长计划,依然还是以负责人的方式划分,而在那边也曾出现过一件S级的灵异事件,至今还未解决。”

    “听说他们因此损失很大,折损了不止一只队伍,这次上门送礼未必没有请杨队去帮忙的打算,所以还希望杨队多加考虑一番,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拒绝接见他们。”

    “鬼寺事件的档案我看过,透露出来的信息很少,危险程度很高,我可不会去参与那种灵异事件,更何况还是去给别人帮忙。”

    杨间说道:“我同意见他们只是打消他们的念头而已,省的以后还试图打我主意。”

    章华点了点头,觉得也有道理。

    各国总部之间相互拉拢各自的驭鬼者是很常见的问题,这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也并未阻止,算是默认允许了。

    毕竟大国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能开出更高的条件,自然不会去禁止。

    “杨总,需要我和江艳回避一下么?”张丽琴这个时候走到身边,低声说道。

    杨间示意了一下:“你们去隔壁那个安屋待一回儿,等我喊你们出来你们再出来,接下来的事情估计有些啰嗦,和你们没有关系,最好不要露脸。”

    “放心,我们保证躲的远远的。”江艳连连点头,然后拉着张丽琴就走进了旁边的安屋。

    这里的安屋还是上一位的公司总裁留下来的,如今算是被杨间捡了便宜。

    不到一会儿。

    一队身穿黑色西装的陌生人员出现在了这个楼层。

    为首的是一位四十多的男子,身材不高,略显瘦小,光着头,脸上皱纹很深,第一时间就给人一种威严而又凶悍的感觉,但走到杨间的办公室外时这样的一个人却立刻换上了笑脸,显得十分的热情还有激动。

    “这位想必就是有着鬼眼之称的杨间阁下吧,您好,今日很荣幸能够见到杨队。”

    一进来,王信就弯腰鞠躬。

    不仅是他,身后的七八位身穿西装的属下都一起弯腰行礼。

    整齐的礼节,给人一种很高规格的待遇,让身为社会底层的普通人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很容易满足一个人极大的虚荣心。

    杨间坐在沙发上,他用吸管喝着咖啡杯里的豆浆,眼皮微微一抬:“我前不久杀了一个叫王野的人,你认识么?”

    王信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

    他自然知道这事情,王野组长在社团内是很有智慧的一个人,他自己都很佩服那个男人,前几天收到王野组长的噩耗的时候他也感觉很不可思议,后来弄清楚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被这位代号鬼眼的驭鬼者给干掉了。

    “王野是我们社团第二组的组长,他一定是有得罪阁下的地方,还希望杨队不要因为他个人的失误就对我们产生误解,我们这次是带着非常大的诚意前来拜访阁下的,同时也为王野的事情向杨队道歉。”王信说道。

    杨间说道:“为了一个死人在大昌市守株待兔,等我回来,然后登门道歉?这事情也就是骗一骗三岁小孩罢了,我这个人对你们国家的印象不太好,当然,某些可爱的女性除外,所以你们最好长话短说。”

    “我不希望待会儿这里一不小心又死上几个人,毕竟死人多了是很容易闹鬼的。”

    说完,他又低着头喝着豆浆。

    王信闻言浑身下意识的紧绷起来,额头上冒出了一丝冷汗。

    说实话,和这样的一位驭鬼者打交道是极其凶险的一件事情,更何况之前王野还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绝不敢欺骗杨队,这次的确是为了赔罪而来,箱子里的这件东西就是赔礼,希望杨队能够收下。”王信也不敢继续言语讨好了,免得引起反作用,他示意了一下属下。

    立刻。

    一口宝箱箱摆在了茶几上。

    “之前检查过了,里面没有爆炸物品,也不带任何的金属,确认没有危险。”章华一旁压着声音道。

    尚通大厦的保安部都是特殊人员,看上去很普通的一栋大楼,其实安保级别是很高的,就连附近的好几处写字楼,都有他们的行动队,为的就是配合杨间随时出发,应付各种诡异案件。

    杨间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打开来看看。”

    “那么失礼了。”王信又鞠了一躬,然后拿出了一部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杨间听不清楚电话里说什么,但应该是一个口令什么的,很快王信放下电话,在保险箱上输入了刚刚得到的密码,然后才把箱子给打开了。

    “还真是够严密的。”他微微摇了摇头。

    物品和密码分开,就算是丢失了物品也无法打开,但也只是防一防普通人而已,真碰到了驭鬼者的话这东西就是白给,任何的保护都没有意义。

    “杨队,请看。”

    王信将箱子转了过来,里面的物品呈现在了杨间的面前。

    那里面是一个瓷器。

    瓷器颜色古怪是黑色和红色相间,显得阴暗而又怪异,而且瓷器的形状也很特别,那是一个张口,伸手抓向天空,模样狰狞而又痛苦的人,这个人仿佛是在求救,又仿佛遭受了巨大的折磨无法摆脱。

    “一件瓷器?”杨间目光微动,额头上的鬼眼缓缓的睁开了。

    一个被红色覆盖的视野出现在了脑海里。

    鬼眼窥视着这个瓷器。

    鬼眼的视线是和普通人的视线不一样的,杨间可以过滤掉一些可以被看透的东西,比如墙壁,茶几,地面,但也有一些无法被过滤掉的东西,比如黄金,比如厉鬼。

    杨间通过鬼眼看见这个瓷器上面一股阴冷的黑气徘徊不散,这团黑气形成了一个人,和瓷器的样子一模一样。

    那个怪异的瓷器小人眼睛在转动,目光诡异的盯着杨间,彼此之间相互对视着。

    “不是鬼,但却很诡异......像是截取了鬼的一部分灵异力量用了某种特殊的方法封存,类似于鬼奴,但更偏向于一种人为的灵异之物。”

    杨间心中暗道,分析猜测了一番。

    “和鬼烛,替死娃娃一个类型的人造灵异之物,属于实验室的产物,应该是可以量产,但却只能使用一次。”

    “这是什么东西?”猜测归猜测,杨间还得询问。

    “杨队您可以称它为,鬼瓷。”王信带着笑容道:“它是我们社团最大的研究成果,目前为止仅有我们社团少部分的驭鬼者手中拥有,是非常珍贵的东西,放在市面上的话至少值十个亿。”

    杨间脸色很平静:“不怀疑这东西真的值十个亿,我想知道这玩意具体有什么用,既然是人为的灵异之物那么就应该有一定的特殊性。”

    “是的,杨队之前也应该接触过类似的东西,我就不在这里卖关子了,它能帮助驭鬼者抵挡鬼的袭击,保护驭鬼者的生命。”王信说道。

    “保护类的物品?类似于鬼烛?”杨间问道。

    “和鬼烛大有不同。”王信回道。

    杨间说道;“说实话,我对这东西并不是太放心,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试试看,给你半分钟的时间准备,半分钟的时间一到我会立刻让鬼袭击你,看看你手中的这件瓷器能不能保护你的生命。”

    “如果不能,那么还请你去死,如果成功了,这礼物我算是收下了。”

    “什么?”王信顿时睁大了眼睛,显得很惊讶。

    杨间不说话,只是看了看时间:“还有二十秒。”

    “如此珍贵的东西不该用在我这种普通人身上,只有杨队这类人物才配使用。”王信立马道,语气有些惊慌。

    “还有十秒。”杨间不回答,但是在他的身后却一个黑色的无头人影却已经缓缓的站了起来。

    鬼影一出现,还是大白天,周围的光线就立刻黯淡了,同时一股阴冷的气息已经弥漫开来。

    “他不是开玩笑,这个人是认真的。”

    王信冷汗直冒,他觉得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疯了,之前还谈的好好的这个时候竟然要拿自己的性命做尝试,来检验这件瓷器的真假。

    “证件,快,给我我的证件。”

    这一刻,他没有犹豫了,而是带着几分惊恐的喊道。

    身后的属下匆忙的从手中的公文包里翻找,很快找到了一份王信的证件,那证件上有他的名字,不过不是叫王信,而是叫长谷川信。

    “快点。”

    王信焦急无比,看见属下取出了证件之后一把抢了过来。

    “时间到了。”杨间声音冷漠,说半分钟就半分钟,不会给他宽容一秒的时间。

    鬼影动了。

    宛如厉鬼在行动,快速的向着王信走去。

    周围的光线在变暗,眼前的黑影遮盖了他的视线,阴冷的气息渗透到了皮肤之下,让人冷不住打了个寒颤。

    王信没有理会迅速迫近的鬼影,他拿到证件之后立刻将保险箱里的那瓷器拿了出来,然后压在了证件上。

    整个过程完成了,他似乎松了口气。

    “媒介么?”

    杨间目光微动。

    灵异之物要发挥作用需要一个媒介,并不是凭空就能起作用的,比如替死娃娃,需要你滴一滴鲜血在上面,然后替死娃娃才能代替你死一次,比如鬼剪刀,需要用到你的照片和名字作为媒介,又比如鬼柴刀,需用活人的脚印,手印作为媒介触发。

    刚才王信那种行为应该是在满足条件,主动的触发媒介。

    杨间的鬼眼看见。

    那被鬼瓷压在下面的王信证件此刻正在被一股诡异的气息感染,并且在逐渐的移动着。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那证件。

    最后,王信的那证件居然从那瓷器的下面消失不见了,明明瓷器并没有缺口,但那证件却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出现在了瓷器的内部,被那里面封存的灵异力量给彻底浸染了。

    杨间在观察,但是袭击却没有停下。

    无头鬼影抓住了王信的胳膊,没有过多的行为,只是轻轻的拉扯着。

    鬼影可以拆解活人的身体并且拼凑出新的身体,是非常可怕的厉鬼,接触到活人之后哪怕是轻轻的拉扯都能将活人的胳膊轻而易举的给卸下来。

    但是鬼影的这次袭击却并没有奏效。

    王信脸色发白,他胳膊仿佛失去了知觉,但却依然还在他的身上,没有被活生生的取下来。

    “杨队,注意分寸,毕竟是国外总部的人,无缘无故的在这里干掉的话多少有些说不过去。”一旁的章华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他急忙提醒道。

    动手可以,需要一个理由,否则总部那边不好交代。

    杨间没有说话,此刻倒是略感兴趣了,这个王信身为一个普通人在借住了这件灵异之物的情况之下居然抵挡了无头鬼影的袭击。

    虽然只是试探性的袭击,但这已经很不错了。

    “看看你的极限在哪。”

    杨间没有说话,无头鬼影开始入侵王信的身体。

    王信睁大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身体失去直觉的地方在迅速的增加,仿佛身体的控制权在被厉鬼掠夺。

    随着入侵的加剧,王信的那没有反应的胳膊出现了动静。

    那被鬼影覆盖的发黑胳膊在逐渐的扭曲,变形。

    而与此同时,那个狰狞怪异的瓷器小人也出现了动静,在瓷器小人的一条手臂上开始出现了一条条细小的裂痕。

    “咔嚓,咔嚓。”

    王信手臂被扭断了,发出骨头断裂的声音,而桌子上的那个瓷器小人的手臂也在不断的崩裂,那裂纹由细变粗了。

    明明看见手臂已经扭曲了,可是王信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手臂在变形,身体在失控。

    “一定程度上可以抵御厉鬼的袭击,的确不错。”杨间觉得这件灵异之物让人感到有些惊喜。

    这比鬼烛好用多了。

    鬼烛必须保持无时无刻不在使用,而且附近有鬼就会被消耗,虽然价值巨大,但耗费严重,关键时候鬼烛可能会提前耗尽,但是这东西只有被鬼袭击的时候才会被消耗,没有被袭击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变化。

    “混蛋,够了,请你立刻放过组长,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一位属下很忠心,见到王信如此被你折磨此刻鼓起莫大的勇气站出来,同时拔出了手枪对着了杨间。

    杨间看都没有看一眼,他的目光依然在观察着那件诡异的人形瓷器。

    “退下,这里轮不到你插嘴,这一切都是杨队对我的考验。”王信还能说话,他立刻呵斥属下。

    虽然恐惧自己会死在这里,但在没死之前他不能破坏这次的任务。

    那属下也是头脑一热,此刻被这一喝冷静了下来,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他的手枪急忙收了回来,不敢再拿出来了。

    杨间此刻开口道:“的确是不错的东西,抵挡我的鬼影袭击完没有问题,普通人拿着这件东西至少可以在一件寻常的灵异事件当中轻松活下来,不过我想知道的是,这瓷器如果受到了损伤的话,你自己会不会也受到伤害?”

    说完,他拿起了送餐车上的一把水果刀,然后就对着那瓷器小人上的一条手臂砍了过去。

    已经出现了一条条裂纹的瓷器小人这个时候被杨间砍了一下之后立刻就崩断了一条手臂。

    而与此同时,王信的那条手臂也如瓷器一般立刻就破碎了,裂开成了一块,一块,但是这种碎裂却又在无头鬼影的影响之下保持了一个相对的完整性,如果不是鬼影的话,他的这手臂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我的猜测很正确,这瓷器被毁坏了,牵连的人也会受到相应的损伤,与其说是一种保护驭鬼者的灵异之物,倒不如说是一种另类的诅咒。”杨间说道:“但在某种危险的时候到也可以使用,最起码多了一层保护。”

    “只是我想知道这种另类的保护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如果是永久性的那就危险了,以后自己的生命就得和这瓷器绑在一块,而且这瓷器也并不是真正的源头,真正的源头应该是一只鬼,而那只鬼应该是在岛国总部的控制之中。

    要是暂时的那可用性就很大。

    “只需要将媒介取走,就可以解除这种状态。”王信忍着恐惧和不安道。

    “是这样么?”

    杨间目光微动,他脱下了手套,然后伸手一抓。

    发黑的鬼手硬生生的将瓷器里面王信的证件给取了出来。

    媒介消失的同时鬼瓷器的保护也失去了作用。

    下一刻,王信的手臂被鬼影非常轻松的取了下来,如同塑料小人一般可以随意的拆解。

    “可以了。”

    杨间戴上了手套,同时鬼影迅速的收了回来。

    王信手臂掉落在地上,碎裂成好几块血肉,没有鲜血流出,就像是破碎的瓷器一样。

    “一旦没有鬼影拼接,他的手臂还是没办法恢复,这种损伤是永久性的。”杨间又确定了一条信息,

    虽然方法有些残酷。

    但他认为用王信的一条手臂弄清楚了这一切的信息,很值得。

    章华见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只要杨间不在这里干掉王信这些人就行了,至于这种试探和伤害,他并不会去管,而且也没有人会因为一条手臂的折损就闹出事情来。

    因为这点小事根本上不了台面。

    “好了,东西我收下了,你的赔礼我接受了,你们现在可以走了。”杨间站了起来,将这残缺的鬼瓷收了起来。

    虽然不完整,但还是可以下一次使用的。

    王信此刻才从死亡的阴影之中恢复过来,他听到杨间开始赶人了,当然不愿意就这样离开,他顾不得纠结刚才的事情,咬着牙道:“有一份灵异档案还希望杨队能够看一看。”

    说完,他示意了一下。

    立刻,身后的一位属下拿出了一份文件夹,急忙打开放在了桌子上。

    “我只接受你们赔礼道歉,至于灵异事件,我现在并没有兴趣......”杨间脸色冷淡道。

    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当他看到那份档案资料上的图片时却又目光一凝。

    档案是中文写的,上面第一页就是一个事件代号:鬼敲门。

    同时配图是一张身穿长衫,满脸尸斑,双目死灰的可怕老人。

    这照片他很熟悉,是隔着玻璃窗拍的,应该是以前他浏览的那个论坛上的图片,以前以为那帖子已经删除了,没想到这些资料还是被挖掘了出来。

    这是鬼敲门事件。

    “杨队曾遭遇过这起灵异事件,并且成功的活了下来,相信杨队对此并不陌生。”王信说道。

    “这鬼现在在哪?”杨间直接问道。

    他以前就有过寻找敲门鬼的想法,只是时机不对,在加上自身出了问题,所以不敢去主动的触碰这个老人,哪怕是知道这个老人的口袋里有着一些秘密也不得不放弃,毕竟活命最重要。

    “神户市。”王信立刻回道。

    杨间轻轻一笑,他的笑容很冷,不带一丝感情:“原来这鬼跑到你们那里去了,难怪这么心急,上次那个王野也说请我帮忙让我替他处理一件级别为A的灵异事件,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鬼敲门事件了。”

    “你们总部的驭鬼者不能处理么?居然得想方设法的求助我。”

    他不认为鬼敲门事件可以威胁到他们。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件灵异事件升级了......那老人变的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加恐怖了。

    :..

    喜欢恐怖复苏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恐怖复苏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恐怖复苏 爱搜吧 恐怖复苏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恐怖复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佛前献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前献花并收藏恐怖复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