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恐怖复苏》 第六百四十一章记录

    :..co

    一辆豪华越野车驶出了机场,开往新城区的观江小区。

    江艳自告奋勇的要展示车技,正在充当司机,不过她眼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一动不动,像是木头人一样,左右后视镜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而且整个人都快趴在方向盘上了,仿佛要将脑袋伸出窗外去。

    这种开车的姿势,很危险。

    “我靠,那个人会不会开车啊,突然就从后面冲出来,要不是我开车稳差点一个变道就撞上了。”江艳吓了一跳,发现旁边突然多了一辆车,而且还贴的很近。

    后面一辆车跟了有一段路了,似乎鼓起了勇气,终于下定决心从右侧超车了。

    杨间看见那个司机在超车完成之后明显松了口气。

    “车贵还是有贵的好处。”他看见很多车辆都不敢跟的太近,不由自主的保持着一段距离。

    毕竟是价值几百万的豪车,多少是有点路权的,这对江艳来说轻松了不少。

    坐在旁边的张丽琴微笑道:“杨总,江艳她虽然很早就拿到了驾照,但是没有开车经验,是新手。”

    “没事,让她多练练吧,反正也不急。”杨间说道,然后看向了车窗外的这个城市。

    和饿死鬼事件之后比起来,城市又焕发了一些活力,不再冷清,死寂了,路上的车辆还有城市里的灯光都增加了不少,看样子人气正在回升。

    这是一件好事。

    杨间也不想自己负责的这座城市是一座死气沉沉的冰冷死城。

    “现在这个时候我妈睡了没有?”忽的,他又问道。

    “阿姨最近不在家住,她说回老家去看看了,去了有几天了,上次你来的时候阿姨就刚走。”张丽琴回答道。

    杨间回想起了老家。

    大昌市,杨镇,梅山村。

    老家并不远,开车也就是三十分钟左右,只是他小时候父亲死后没几年母亲就和家乡的那些叔伯闹掰了,然后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回去几天,平时不回去,所以他和那些亲戚也很疏远,几乎等同陌生人。

    至于为什么会闹掰,杨间有些记忆,是一些土地产业的纠纷。

    以前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在农村置办了不少东西,什么大鱼塘,一片林子,一大块菜地之类的。

    放在现在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因为没有开发的价值,但是放在当时贫苦的农村却是妥妥的土豪,但自从杨间的父亲死后没几年这些产业却被某些位大伯给占去了,母亲张芬为此争吵了好几次,当然,孤儿寡母的最后也没什么结果。

    这要是放在古代,就相当于吃绝户。

    杨间那个时候在读书,年纪又小,也就没话语权。

    “对了,马上要过年了,我妈回农村也正常。”杨间记起来了。

    虽然吵归吵,闹归闹,但是根不能断,该回去的时候还是得回去。

    不过细细回想起来,他和母亲在城市里生活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这种经历也造成了他的性格缺陷。

    “哪天抽空得回去一趟,把以前的那些陈年旧事给解决了。”

    杨间觉得以前的事情得有个结果,虽然对他而言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对母亲张芬而言或许是横在心头几十年的刺。

    而且他对自己父亲的身份也感到了好奇。

    在总部的时候那个秦老提起过,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如果是真的话,自己父亲的死因是牵连到了灵异事件,那么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的,而这个线索大概率是会在老家那边,所以这一趟很有必要走。

    “杨间,在想什么呢?”

    张丽琴轻声问道,她靠坐了过来,偷偷的伸手挽着杨间的胳膊,同时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江艳。

    江艳连后视镜都不看,又怎么会留意自己呢。

    不过张丽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认为江艳有权利喜欢杨间,自己也有权利喜欢,而且杨间又不是什么已婚人士,也没正式交谈女朋友,就算是哪天自己和杨间的关系被发现了,大不了公平竞争嘛。

    自己也不是十八岁的小姑娘,没必要矜持,成为一个成熟的女性,该出手时就出手。

    “有什么事情么?”杨间回过神来说道。

    “没什么事情,就想问问你明天去不去公司,我不是你的秘书么?好提前安排啊。”张丽琴眨了眨眼睛道。

    杨间说道:“明天再说吧,我才刚回来,很多事情并不着急。”

    张丽琴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问了。

    很快,车辆开回了观江小区。

    别墅内虽然没有人,但依然灯光璀璨。

    这是江艳和张丽琴两个人经历了灵异事件之后留下的一个心理创伤,比较怕黑,比较怕一个人独居,总觉得身处于黑暗很不安,随处都有鬼出现,所以她们不管在哪都喜欢把灯部打开。

    不过这种小毛病并不算什么,很多人出现了精神病那才可怕。

    “你们先下车回去,我去王珊珊那里一趟。”杨间忽的说道。

    “有古怪。”看着杨间把车开往小区深处,江艳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有什么古怪的?”张丽琴纳闷道。

    江艳鼓起脸;“这么晚了还去万珊珊那边肯定是有古怪,说不定不回来了都有可能。”

    “没那么夸张吧,杨间并不喜欢王珊珊,他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张丽琴说道,她虽然不知道王珊珊身上发生的事情,但身为一个女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就是同学才危险,这说明他们之间认识了至少三年,哪像我就只认识了半年。”江艳说道,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

    张丽琴笑道:“别想那么多了,外面这么冷,我回去洗澡了。”

    此刻。

    杨间再次来到了那栋已经重新翻修过的民国老宅内。

    王珊珊并不在这里,房门紧闭。

    不过他也并不是完是来找王珊珊的,而是安置鬼童,毕竟这鬼东西放在家里是不安的,只有放在这民国古宅要稳妥一点,远离小区,远离人群。

    “不准离开这个房间。”杨间下达了命令。

    但旋即他觉得不妥。

    鬼童困在这里的话发挥不出最大的价值,应该暗中保护这个小区才对,毕竟杨间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留神,而鬼童可以长时间的不眠不休,是一个非常称职的保安。

    “保护这个小区,有陌生的驭鬼者进入小区的话直接赶走。”

    他下了新的命令,同时这个命令会覆盖之前的命令。

    鬼童歪着脑袋看着杨间,它背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着一颗腐烂的死人头。

    停顿了少许之后,鬼童很快就开始活动了起来,它在周围游荡,跑来跑去,没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也附近的绿化带之中。

    “先就这样吧,虽然这鬼童出现可能会吓到一些人,但也好过他们遭受不清不楚的灵异袭击,毕竟能对付鬼的就只有鬼,想要绝对的安就必须依赖鬼童的力量。”杨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至少鬼童失控的迹象还没有出现,现在还是值得信赖的。

    杨间离开古宅之际,又看了看古宅的第三扇门。

    他皱了皱眉,心生忌惮。

    这里的古宅有三道门,房门的材质也各不一样,放置鬼镜的房间是木门,放置鬼橱的房间是铜门,而这个房间却是金门。

    黄金浇铸而成的一扇门。

    不仅是门,墙壁也是黄金。

    “像是一个民国时期的安屋,又像是一个关押鬼的容器,不知道打开之后里面会有什么。”杨间虽然好奇,但却没有作死去开门。

    因为最糟糕的情况是,里面关押着连古宅的上一位主人都没办法解决的可怕厉鬼。

    只要不去人为破坏,以这房子的坚固,还有那黄金材质的稳定性,再过上几百年都不可能被打开。

    杨间很快返回了住处。

    他来到了五楼卧室,洗了个澡,然后坐在床上开始记录着这次出差的经过。

    “我乘坐飞机,飞往大J市,在飞机上我遭遇了一件灵异事件,那是一只可怕的死人手掌,也是鬼的手掌......”他书写的飞快,描写详细,哪怕是飞机上遇到了什么人都清楚的记载着。

    这本笔记既是杨间的经历,也是一本很特别的厉鬼档案资料。

    他觉得这些资料哪天迟早是用的上的。

    就在他记录着资料的时候,房门却被人打开了。

    杨间笔一停,猛地抬头看去。

    这是一种几乎与本能的警觉,尤其是在他回想着之前经历的灵异事件时候。

    “杨间,是我,我看见你房间里的灯没有关,所以过来看看。”张丽琴站在房门口,她穿着一件浴袍,似乎刚洗完澡,脸上还带着几分红晕,显得诱惑十足。

    杨间缓缓的收回了目光,继续书写。

    张丽琴见此轻轻的关上了房门,然后走进了房间,她一声不吭的钻进了被窝。

    “你不用来陪我,我对你的兴趣不是很大。”杨间头也不抬道。

    “没关系,你就当我是来暖被窝的好了。”张丽琴说道:“反正我是你的人,以后赖上你了。”

    杨间不说话,依然自顾自的在记笔记。

    张丽琴也没有打扰,只是撑着脑袋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很安心,哪怕是知道杨间身体里寄生着可怕的厉鬼,但她却一点都不感觉到害怕。

    “杨间,你是对我没有了兴趣,还是对所有人都没有了兴趣?”

    过了快一个小时,张丽琴见到杨间差不多要写完了,突然问道。

    “有区别么?”杨间发现她还没睡着,看了一眼说道。

    张丽琴伸了个懒腰:“当然有区别了,前者是你不喜欢我这类型的女人,后者嘛.......”

    说着她悻悻一笑,不敢继续说下去。

    杨间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一把将其搂了过来,抓着她的手放在了心口:“感觉到了什么没有?”

    张丽琴没有反抗,任由杨间搂住,她愣了一下;“怎么了?”

    “是心跳。”

    杨间平静道:“把你这么一个女人抱住正常男人肯定会心跳加速,产生一些想法,但是我心跳很平稳,没有任何的变化,所以我的情绪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化,没有情绪波动,就没有感情波动。”

    “长时间下去的话,我的情感会逐渐消失,直到彻底没有,到最后女人和男人在我眼中都仅仅只是活人而已,没有任何的区别。”

    “现在影响我最大的不是情绪,而是记忆,如果等我的记忆都开始变的模糊了的话,那么最后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都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试图找回你的感情?”张丽琴问道。

    杨间说道:“找回的速度跟不上失去都速度,说句难听话,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还不能不能哭出来了。”

    “就算是没感情了,那也有感觉。”张丽琴抿嘴笑了笑,她伸出手臂,将房间里的灯关上了。

    :..

    喜欢恐怖复苏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恐怖复苏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恐怖复苏 爱搜吧 恐怖复苏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恐怖复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佛前献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前献花并收藏恐怖复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