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恐怖复苏》 第六百五十九章陌生的情绪

    :..co

    杨间带着鬼童返回了市郊别墅,他认为自己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八音盒的诅咒虽然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折磨了他好几天,这种每天都聆听着死亡音符的感觉可不好受。

    比起身体上的疲累,更多是精神上的蹂躏。

    普通人或许找就情绪崩溃,发癫发狂了。

    “看来刘小雨已经离开了。”杨间打开门进来之后,发现别墅空无一人。

    大厅的茶几上还放着一堆的金灿灿的金条,这是当初贺天雄给他的赔偿,不过一直放在这里没有收拾,颇有一种无脑炫富的感觉。

    “我记得这房子里的地下室是一个小型的工作室。”杨间想到了什么,他拿了几根金条走去了地下室。

    地下室内存放着各式各样的冶炼工具,还有很多的模具,是以前贺天雄用来自己制作一些工具的地方,通过熔炼黄金,以及现成的模具,任何人都可以制造一些比较特别的器具,这些器具是用来关押厉鬼的。

    毕竟朋友圈的人和总部不一样,他们没有总部的后勤,所以更多东西都要自己想办法,不像以前的杨间,只要打个电话,总部立刻就会送来关押鬼的箱子。

    杨间自个捣鼓了一番。

    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空心的金球,有点像是个金铃铛。

    这东西里面装着人皮纸并不是一件简单的物件,杨间又弄了一根比较结实的金链子挂在了鬼童的脖子上。

    “还不错,挺合适的。”

    杨间看了一眼,调整了一下链子都大小,让这东西不容易掉下来。

    打量了一下,看上去还挺搭配的,如果再在上面刻上,长命百岁,荣华富贵之类的字,那就更贴切了。

    这次,他不再是将人皮纸放在盒子里了,而是直接焊死了,一点缝隙都不留,并且让不吃不喝不睡的鬼童整天看着,就不信这玩意还能跑出来。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杨间将鬼童关在了一间房间里,下了命令不准他出来,然后自己就去睡觉了。

    虽然和鬼童待在一起让人很不放心,但王珊珊的成功经历告诉杨间,现在的鬼童还是可控的,不会无缘无故的袭击活人。

    这一觉睡的很安稳。

    但醒来的时候却并不是很自在。

    早上大概八点不到的时候,杨间床头边的手机响了。

    他的个人手机知道的人非常少,大多数的情况之下是不可能会有人会打电话给他的,所以一般电话响起的时候多半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谁?”

    杨间立刻睁开了眼睛,然后接通了电话。

    “杨队,是,是我,我是陈淑美,熊文文的母亲,上次我们见过面的。”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杨间立刻想起来了,他道;“陈阿姨,有什么事情么?”

    “我有点事想要见见你,你现在有空么?”陈淑美的声音很紧张,显得非常的拘谨。

    “是熊文文的事情?”杨间问道。

    “嗯。”陈淑美那边小声的应道。

    杨间想了想,虽然熊文文的母亲上次拒绝了自己的请求,但是这几天过去了说不定主意又改变了。

    “好,陈阿姨你说个地址,我这就过去。”

    “我现在就在家,地址你应该认识。”陈淑美道。

    杨间道;“行,那待会儿见。”

    他觉得熊文文还是要尽可能的争取一下,这熊孩子的预知能力太重要了,关键时候有他在的话可以避免很多危机,用的好的话是能够救命的。

    “在离开这座城市返回大昌市之前应该将组队的事情处理完,邀集一些有实力的驭鬼者,对自己以后也有帮助。”

    朋友圈的是让杨间改变了主意。

    虽然驭鬼者大多数都短命,可是聚在一起生存率却能得到提高。

    杨间很快又返回了市区。

    只是刚刚进入市区之后,他就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眼皮仿佛一直在跳,让人很不安,跳动的眼皮并不是他自己的双眼,而是鬼眼附近的皮肉。

    这是一种预警。

    “今天,这座城市很不对劲。”

    杨间坐在出租车内,他往窗外看去。

    天空昏暗压抑,乌云密布,尽管还是大白天,但外面并不算明亮,不断的飘落着小雨,空气非常潮湿,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但说不出来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杨间留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很正常。

    和平时一样都市内热闹喧哗,上班的上班,堵车的堵车,没有任何的异常发生。

    “是我多心了么?”

    杨间微微摇了摇头:“不去想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处理完一些事情之后我就返回大昌市,总部那边我已经算是辞职了,八音盒的诅咒也解决了,就算是真有情况发生,也牵扯不到我头上。”

    带着这个想法。

    他坐车来到了熊文文所住的那个小区门口。

    杨间并没有把鬼童带出来,那玩意在身边溜达还是存在很大危险的,当然这危险不是针对自己,而是针对周围的行人。

    不过真要将鬼童招过来也方便,只要鬼域覆盖到了别墅,鬼童瞬间就能出现在身边。

    来到熊文文的家门口。

    还未敲门,就看见大门立刻就打开了。

    “杨队,你来了,快请进。”

    一个约莫三十左右,成熟貌美的女子打开了门,她脸上带着笑容,可是眉宇间却只有忧愁,看不出来有半点喜悦的样子。

    “阿姨好。”杨间点了点头,礼貌性问候。

    当他进了屋,看了看空荡荡的客厅,问道;“熊文文呢?还在睡觉么?”

    陈淑美关好门,她听到杨间的话,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不见了:“熊文文他还没回来......杨队,你先坐,我给你泡杯茶。”

    杨间并不知道熊文文已经参与鬼画任务去了,只当这熊孩子不知道去哪里玩了。

    “客气了,我刚才电话里听阿姨说有事情找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

    陈淑美拿了一杯热茶递到了杨间的面前,然后才缓缓的坐下,脸色带着几分愧疚道:“上次的事情我应该向杨队你道个歉,因为一时激动,态度显得有些恶劣,希望杨队不要往心里去。”

    杨间挥了挥手道:“没关系,不过是一些小事而已,我没放在心上。”

    “那就好。”陈淑美捧着一杯热茶,显得有些沉默。

    杨间说道:“陈阿姨,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说,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拐弯抹角。”

    陈淑美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开口道;“那杨队,我就直说了,正如刚才电话里说的那样,这次我约杨队见面主要是还是为了熊文文的事情。”

    “这我知道,除了熊文文,相信阿姨也不会主动找我聊什么私事。”杨间道。

    陈淑美强行笑了笑,然后又有些担忧道:“事情是这样的,上次杨队你走之后没有隔两天,总部一个叫李军的李队来到了我家。”

    “李军?我认识,和他打过交道,是个不错的人。”杨间点头道。

    他虽然和李军是两路人,但对刘军这种性格人还是比较欣赏的。

    “李军告诉我说,你最近和一个叫姜尚白的人打了一架,出了点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电话打不通,现在看到杨队没事我就放心了。”陈淑美说道。

    杨间有些诧异:“这事情李军居然也和你说了,不过这似乎并不是重点吧,陈阿姨想说的是熊文文的事情吧。”

    “李军登门拜访肯定是有任务,所以.....熊文文出任务去了?”

    “是,是的,杨队你猜的很正确。熊文文跟着李军已经离开了两天了,算上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心里很担心,所以想要找杨队你问问情况。”陈淑美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问情况?

    杨间目光微动,打量了一下陈淑美:“这个时候就没有必要隐瞒了,陈阿姨你是找我救人吧。”

    熊文文跟着李军出去了,多半是处理鬼画事件,现在两三天没见人,鬼画事件也没有得到解决,他之前的别墅里那副鬼画还存放在那里就是最好的证明。

    身处于灵异事件好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意味着什么杨间心中非常的清楚。

    “我,我的确是想拜托杨队帮忙把文文给带回来,文文走之前和我说过,如果他遇到了情况,让我打电话向你求助。”陈淑美厚着脸皮,一咬牙认真道。

    杨间沉默了一下,然后道:“虽然被人寄予希望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但是陈阿姨你要清楚,熊文文并不是我负责的,他跟着李军走了,就说明他加入了李军的队伍,以后负责人是李军,而不是我。”

    “或许陈阿姨你还不知道真正的内幕情况,但是我心中很清楚,熊文文参与的事情很凶险,我无能无力。”

    熊文文现在和李军他们十有八九在鬼画里,如果是在普通的事件当中熊文文肯定打电话给他妈妈了,而鬼画的世界杨间去过。

    非常的凶险。

    他上次仗着有八音盒的诅咒才敢硬闯,饶是如此都死了一次。

    这一次,杨间好不容易摆脱了诅咒,要是再进入鬼画,说不定真就出不来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鬼画的面前,他的鬼眼被克制,无法使用鬼域,找人困难,救人更困难。

    “杨队,你别这样说,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求求你帮帮文文,这次文文回来之后我同意让文文加入你的队伍,不再反对。”陈淑美急忙恳求道。

    杨间摇头道:“不是这个原因,而是我自己都没有信心能够带熊文文回来,甚至我去救他自己死了都有可能,你只能相信李军了,毕竟现在这事情还没有结果,熊文文不一定有事,说不定过两天就有消息了。”

    他拒绝了这个请求。

    熊文文是一个不错的队友不假,但是鬼画事件很复杂,自己也不是他的监护人,也算不上是队友,真为了熊文文去硬闯鬼画世界。

    这事情杨间做不出来。

    “可,可是......”陈淑美

    “陈阿姨,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杨间打断了她的话,准备起身离开。

    自己不想答应她的请求,又不愿意卷进这要命的灵异事件当中来,只能眼不见为净,选择抽身离开了。

    “杨队,你等等,先别急着走,多坐一会儿吧。”陈淑美急了,一把抓着杨间的胳膊,不想让他离开。

    她知道。杨间这一走,下次就不可能再出现了,毕竟这次打电话约来也是撒谎骗过来的。

    杨间说道;“陈阿姨,你拉着我也没用,熊文文的事情我真没办法。”

    “杨队你再想想办法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想失去他,而且我也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帮忙,只有杨队你一个人的电话,所以还希望杨队无论如何都要帮帮熊文文,他还是个孩子,不该这样。”

    陈淑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

    但面对陈淑美的恳求,杨间脸色如常,没有任何的变化,对于这种强烈的感情,他发现自己居然感到有些陌生,甚至有些无法理解。

    似乎,这些感情他自己已经失去了很久了。

    杨间看着她,沉吟了一下,然后又坐下来道:“陈阿姨,我这么和你说吧,假设熊文文现在还活着,他身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我要去救他的话就必须也深入那个危险的地方,这样一来就有一个前提了。”

    “万一熊文文已经死了呢?说不定我也会白跑一趟,还有可能把命丢在那里。”

    “不会,不会,文文一定还活着,他肯定还活着,我能感受到。”陈淑美急忙道。

    杨间瞥了一眼,又道;“好吧,假设熊文文还活着,那我进入那个危险地方之后先得找到他,很有可能我在找他的路上遇到危险死了,结果最后熊文文安然无事的活着回来了,我白死了。又比如,我找到了还活着的熊文文,那么我们两个人不一定能够活着回来,一起死的机会很大。”

    “这么说陈阿姨你明白了吧,不是我不愿意顺手救熊文文,而是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变化又多,我无能为力,说句难难听话陈阿姨不要生气,熊文文的命很珍贵,我的命也很珍贵,更何况熊文文不是由我负责。”

    “话说回来了如果当初熊文文加入了我都队伍,由我负责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杨间的话有些刺耳,但却很现实。

    “我可以给杨队你钱,大概有几千万。”陈淑美认真道。

    “陈阿姨,这不是钱的事情,我的意思你难道没有听懂么?不确定的因素太大了,如果可以非常明确的去救人的话,我想也等不到我行动了,总部那边早就行动了。”杨间说道。

    他觉得熊文文的母亲根本就没有理解自己说的话。

    或许理解了,只是依然在恳求自己。

    陈淑美咬着嘴唇道:“只要杨队答应去救文文,我,我愿意做杨队你的女......朋友。”

    她想说女人,但内心的矜持实在是开不出这个口,只能鼓起勇气委婉的说道。

    以她这个年纪做杨间的女朋友意味着什么已经很清楚了。

    但为了熊文文,陈淑美已经豁出部了,什么尊严,矜持都不要了。

    “......”

    面无表情的杨间此刻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陈阿姨,你不需要说出这种话,你这样一说我只会更加的难堪,如果我不救,是不是显得过于冷血无情,胆小懦弱?如果救了,以后传出去还不得被同行笑话,说我馋你的身子,下贱。”

    “实际上我们这类人有几个还对女人感兴趣?如果需要,身边也不会缺。”

    :..

    喜欢恐怖复苏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恐怖复苏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恐怖复苏 爱搜吧 恐怖复苏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恐怖复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佛前献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前献花并收藏恐怖复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