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明月照红尘》 第 47 章.11

    离开的那一瞬间,那被抱起的人侧过脸来,青珞不禁全身一震,叫道:“锦心,锦心!”

    可是那两人早已去的远了。

    林子骢在城门口遇到巡街的官差,将被掳一事如实道来,官兵立刻围山。孟云龙拒捕被杀,其实一干人犯全部落网,为控告梁醒三又添了几个人证。

    韩相国亲自坐堂,主审荆如风叛国通敌一案。因为证据被全部推翻,荆如风无罪释放。

    而林子骢的证词又牵扯出一宗官商勾结的贪污大案来,於是韩相国向朝廷奏表,要求主审这案中案。

    有韩相国坐镇,梁醒三虽然在朝廷还有靠山,却人人为了自保,谁也不敢在背後耍什麽花招,更别说出面干涉了。

    人证、物证俱全,梁醒三伏法。朝廷为了杀灭这股贪风,一律重判,所有涉案的官员,重则问斩,轻则流放。

    林子骢一介草民,勾结官府,按律当诛。念在出首有功,又有按察司大力护航,死罪可免,家产抄没,流放岭南。

    钦念林夫人年事已高,不忍其客死异乡,恩准留在京师。

    结案之日,荆如风也向按察司宋大人请辞,从此不再过问朝廷中事。

    这一天,林子骢踏上流放岭南的征路,林夫人和荆如风在城门外十里长亭给他饯行。

    荆如风问道:“子骢,你可怪我?”

    林子骢苦笑著摇头:“是我自己做错了,还能怪谁?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险些害你性命,你不要怪我才是。你就在京城,好好照顾我娘。”

    荆如风道:“你放心,姨母就与我的娘亲一般。”

    林夫人垂泪道:“子骢,到了岭南,好好做人,再不要做那旁门左道的事了。”

    林子骢含泪点头。

    那一边青珞问阿端:“你真的要跟那姓林的到岭南受苦?”

    阿端看了一眼林子骢,点点头:“我当初跟子骢立下同心之盟,无论是福是祸,我总跟著他便是。”

    “你想好了,你们现在无钱无势,到了岭南,可还要吃很多苦头呢。”

    阿端淡淡一笑:“哥,我听了你跟荆大哥的事,心里很受触动。你为了荆大哥,连性命也不顾。我才明白,原来幸福这东西,不是自己跑来的,要去用心去经营才对。我想过了,我终究是舍不得和子骢这份情意,既然如此,我愿意和他重新开始,吃苦头也不怕,只希望有一天,能像你和荆大哥一样,心心相印,再无芥蒂。”

    青珞看著自己的弟弟,这一次变故,真的让阿端长大了。他掏出一个包裹:“这个给你。”

    阿端打开包裹,只见那里面赫然是几个金元宝,惊道:“这……这怎麽行?”

    青珞向林子骢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笑道:“没关系,反正我这也是从哪里来,再送回哪儿去。”那初林子骢给他的那些金子,买下店铺的时候曾用去不少,青珞也没有打算还给林子骢。只是他心疼兄弟,怕他路途窘困,便把剩下的金子拿了出来。

    阿端却不知道这金子的故事,奇道:“怎麽回事?”

    林子骢尴尬的笑了。

    他偷偷地将荆如风拉到一边,道:“如风,你要好好照顾青珞。”

    荆如风一呆,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实在奇怪。

    林子骢叹道:“我和阿端都亏欠了青珞许多,这一辈子只怕都没有机会偿还了。你是我表弟,我只好把这心愿嘱托给你。他是最应该得到幸福的人。”

    马蹄款款,纵有千般不舍,最终还是要上路了。一步一挥手,一步一回头。

    青珞见身旁的林夫人一直在偷偷抹眼泪,忍不住道:“别哭了,大不了我吃亏一点,给你当便宜儿子。”

    林夫人一怔,先是想哭,很快又绷起脸孔,道:“谁要你当儿子,我儿子不知道比你强多少倍。”

    “哈,你这个老太婆,要不是看你可怜,我才不会过来安慰你,嘴还挺硬!”

    “谁稀罕你安慰?没了子骢我还有如风,八竿子也轮不到你!”

    “你当你我稀罕麽?我……”

    前方大军未行,後院已然起火。林子骢正想回来劝解,荆如风笑著将他拦住:“放心吧,他们是越吵越亲。”

    他回头看看那还在争吵的两人,心想:未来的日子肯定会很热闹。

    尾声

    “青珞,你有话跟我说麽?”被青珞偷偷摸摸拉到房间的荆如风问道。

    青珞确定门关得严严的,没人来偷听,这才插著腰道:“你能不能受累把你那位姨母请走?就算林家的宅子被查封了,你自己家不是还有老宅子麽?为什麽天天跑到我这里来?一句话也不说,见了我就瞪起那双牛眼,瞪得我浑身发毛。”

    荆如风双手一摊:“没办法,谁叫你跟她说我们是情人。我姨母说了,她不能看著儿子侄儿都被男人拐跑。子骢远在岭南,她管不了,就只能管我们了。”

    青珞咬牙切齿:“这老……老太婆,真是闲的没事干!”

    “不过话说回来。”荆如风道,“为何我要跟姨母说我们是情人?”

    青珞结结巴巴地道:“为了、为了……为了气她嘛,这都不明白!”他逃亡的时候,不知在心里发过多少次誓言,若能有命跟荆如风相见,一定把心中的情意如实以告。可是现在危机过後,在心里想过几百遍几千遍的话竟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可是,我听子骢和小石头他们说,你为了要救我,费尽周折,好几次连性命也不顾了,这又是为了什麽?”

    “因为……因为你也救过我啊,我要报恩!”

    “就这样?”

    “就这样!不跟你说,我还要去招呼客人!”

    青珞起身想走,却被荆如风拉住了手腕。一个没站稳,跌进了他的怀里。

    “吓,你们在做什麽?”

    房门忽然被推开,林夫人怪叫著冲了进来,等看清房里的情形,眼睛都直了。“你们……你这个男狐狸,青天白日的,居然勾引如风!”

    荆如风忙道:“姨母,你误会了,我们……”

    话说到一半却被青珞堵回嘴里,青珞挑衅的笑道:“我就是勾引他了,怎麽样,老妖婆?”

    说著,揪住荆如风的衣领将他的身形拉低,然後将自己的唇狠狠印了上去。

    “你……”林夫人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抖声道,“如、如风,你还不快点推开他!”

    可是一看到自己侄儿一副晕晕然陶醉其中的样子,就知道没指望了。

    青珞将林夫人推出房门,当著她的面将房门关上,上锁。“下面我们要做的事,你看不得。”

    他拉著荆如风,两人一齐坐在床上,丝毫不理门外林夫人的敲打叫嚣声。

    “我们……”

    “我知道。”荆如风抢先道,“你只是想气气我姨母,其实我们什麽也不做。”

    青珞朝天翻了个白眼:“傻子!”再一次对准荆如风的双唇,吻了上去。

    不知从何时开始,蜻蜓点水般的细吻变成了难解难分的深吻,林夫人的叫喊声已然听不见,只有彼此浓重的喘息声。不知是谁开始,互相脱去了彼此的衣裳。

    荆如风用尽最後一点残存的理智道;“我姨母……我姨母还在外面。”

    “让她听见才好,也好让她明白你如今是谁的人……成天跑到我店子里来闹,如今坐实了,她就踏实了。”

    青珞懒懒地说完,一伸手,将那帐子拉了下来,掩住了一室春光。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青珞今天是精神焕发,眼角眉梢掩不住的春情,嘴边唇勾遮不了喜意。

    尤其是林夫人终於承认败北,乖乖回老宅子去,再也不会来这里盯梢似的盯著他了,更让青珞在饱享战果之余,大大松了一口气。

    眼看著店里的生意红火,夥计们都殷勤待客、没有偷懒,青落坐在柜台前笑得脸上像开了花。一转脸,正跟前来帮忙的荆如风四目相对,两人先是一阵脸红,随即又甜蜜的笑了起来,各干各的事去了。

    朱小毛拉过忙得晕头转向的阿桂:“你觉不觉咱们小老板和荆少爷之间很不对劲儿?你看看他们,一个眉来,一个眼去,一个含春,一个带笑,时不时还脸红一下,简直像极了我跟小翠刚认识的那会儿。”

    阿桂嗤之以鼻:“你胡说什麽,两个男人之间能有什麽?快些干活,小心小老板骂。”

    朱小毛都囔道:“男人又怎麽了?那麽多小官儿馆给谁开的。”

    “小老板,生意可好啊?”

    青珞忙把视线从荆如风身上拉回来,只见一个老者正笑容可掬站在柜台前,连忙招呼:“韩管家,您来了,可是又给相爷置办酒菜?”

    那韩管家笑道:“是啊,你知道,相爷就喜欢吃你们家这一口,不过要小老板亲自下厨,可辛苦你了。”

    “哪里,给相爷做菜,是我的福分才是。其实不用劳烦韩管家你跑一趟,想吃什麽,跟我说一声,我差人送去就是。”

    韩管家道:“难为你为我著想,不过给相爷的酒菜,我总要亲自看了才安心。”

    青珞笑道:“知道,知道!”

    不一会儿,青珞将酒菜备好,那韩管家收在篮子里,回相府去了。

    他进了相府的门,一路小跑直奔相爷的书房,小心翼翼地将篮子放在桌上,这才道:“相爷,酒菜买回来了。”

    韩相国正在看书,眼睛瞥到篮子,严肃的脸上忽然露出温和之意。

    “那孩子好麽?”

    “很好,我看见他的时候,脸上笑得跟开了朵花儿似的。”

    “那就好。”

    韩管家忍不住道:“相爷,小人真是不明白,您好不容易找到小少爷,为何不跟他相认呢?”

    韩相国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书卷:“阿喜,你从小跟著我,应该是最明白的。”

    “您是怕小少爷跟大少爷和二小姐一样……”

    韩相国点点头,脸上一片苦涩:“自我步入官场以来,一直以肃清朝廷为己任,也因此可以说是步步杀机。刚儿不满七岁,就在咱们举家南迁的路上,遭遇匪徒袭击,夭折了……还有这阿青,当年我身遭诬陷,被逐出京城,前路未卜,後有追兵,只好留下血书,将他抛在路旁的草丛中,希望有好心人能将他拾去,免予劫难。哪想到这一别,就是二十多年,一场洪水,那望柳庄竟没了人烟!可怜夫人她心心念念就是这个孩子,临死竟没能瞧上一眼!”

    他一边说来,韩管家一边抹泪,道:“如今相爷您是万人之上,再没有当初的顾忌,就算把小少爷接回来,也不怕什麽。”

    韩相国摇头道:“你忘了柔儿?这孩子我不容易盼她平安长大,觅得夫婿成家立室。哪想得到那些奸官无孔不入,竟处心积虑将绍延引入歧途!到後来,我不得不亲自斩了绍延以正国法,可柔儿,柔儿竟然痴心地随他去了!”

    说到这里,韩相国虽然刚强,也禁不住老泪纵横:“天可怜见,让我垂暮之年,寻回了阿青!如今朝廷之中不知有多少人对我恨之入骨,尤其梁醒三这案子,势必又得罪了不少人。我若是认回阿青,这孩子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不知有多少人要对他下手。我不指望他叫我一声爹,只希望他能平安快活得过完下半辈子,能让我时时看著他,知道他的消息……”

    他话音一顿,坐下来,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赞道:“好吃。”又接著道:“让我能时不时尝尝他做的饭菜,我便已经心满意足了。阿喜,你别站著,也坐下来尝尝,好吃,真的好吃啊。”

    “是。”韩管家也坐下来,夹一口菜放进嘴里,也跟著称赞,“真好吃!”

    他揉揉眼睛:“相爷,您多吃点,回头我再给您去买……”

    阳春三月,鹰飞草长,转眼又是一年春了。

    “咱们不是要去看望子骢和阿端麽?你怎麽绕到这里来了?”荆如风好奇地问道。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往淞阳的路。“我以为,你不会想回到淞阳去。”

    青珞轻声道:“的确。可有一件事,如果我不去做,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什麽事?”

    青珞不答:“你到了就知道了。”

    “就是那里,果然桃花都开了!”伴随著青珞欢快的声音,荆如风一抬眼,赫然看到了一片红霞。细看时,却不是红霞,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桃树,那花儿无比绚烂的开著,恍然间让人以为来到了桃花源。

    青珞欢呼一声,跳下马车,拉著荆如风飞奔过去。

    “你在做什麽?”

    荆如风好奇的看著青珞双目紧闭,两手在胸前合十,一副念念有词的样子。

    “许愿。”

    “许什麽愿?”

    “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荆如风听了,倒真不敢逼问他。两人一齐往外走,迎面来了一个尼姑,向两人合十行礼,含笑问道:“二位也是来赏桃花的?”

    荆如风笑道:“不光赏花,还许了愿呢。”

    青珞嫌他多嘴,狠狠白了他一眼。

    那女尼愕然道:“两位一定是外乡人吧?不错,本庵的确求姻缘最是灵验,不过一定要情侣一同来,那才能应验。”

    荆如风看著青珞,一向不解风情的大脑终於也明白些什麽了。

    青珞的脸窘得通红,跟这满树桃花有一拼,死命拉著荆如风道:“走吧!”

    哪知荆如风却反拉住他的手:“不行,我也有个愿要许,一定要回去!”半拖半拽的将青珞拉了回去。

    马车上,青珞斜眼看向荆如风,半晌,终於忍不住问道:“你刚刚……到底许了什麽愿?”

    荆如风悠然道:“你许什麽愿,我就许了什麽愿。”

    青珞道:“你怎麽知道我许了什麽愿?”

    荆如风道:“我就是知道。”

    他转身拉开後车帘,两人一同向远处望去,只见那桃花的颜色已经渐渐淡去,终於凝成天边的一抹云霞。那云霞之上,似乎也铭刻著两人的誓言。

    “愿我和如风,生生世世,永远相爱!”

    “愿我和青珞,生生世世,永远相爱!”

    长舒一口气,终於完结了,再不完结我真要吐血身亡了。

    本来计划要写一篇小白文的,(不知道大家怎麽理解这个意思,事实上在我看来不是武侠不是权力之争,就可以当作小白文了。因为我可以省下很多脑细胞,不去想那些繁复的武功招式和阴谋诡计。)结果这篇文章出乎我意料的难产,尤其是後来的修改过程,简直要让我吐血!事实上当我说要修改的时候就已经後悔了,可惜话已说出口,不好意思再收回。那时刚好工作很忙,於是就借故停文了一年,结果回来发现还是有很多读者支持这篇文,只能咬牙写下去。在此对一直不离不弃追文的大人深鞠一躬,是你们让这篇文终於坚持到了大结局。

    现在我想回过头来说说写这篇文的初衷。这篇文的灵感来的偶然,全是受天下一剑大人《燕云劫》的启发。记得当初我在追剑大的《五方帝》(这文因为太长了,追一段就放弃了,汗,我是没耐性的人~~),看到新文《燕云劫》就点了进去,不过两个主角都不是我的茶,又出来了。後来过了一段时间,有人跟我说《燕云劫》里的云悠然很让人心疼,我想想主角似乎不是这个名字,便缠著那人讲剧情梗概,这才知道我把最精彩的给cut掉了。重新拜读《燕云劫》,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觉得剑大不管是无心插柳也好,还是故意为之也好,这种写法一定要学上一学,於是乎就有了《明月照红尘》。哈。

    最後说说我的主角。青珞这个小朋友没别的毛病,就是别扭。话说我还是很喜欢这种别扭人的,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也有点别扭,哈哈,所以写著青珞特别开心。後来干脆又加进两个别扭人来,就是林夫人和锦心,写他们的时候也很开心,下笔很轻快。我常常在想,这文应该改个名字,叫《别扭人的别扭事》。

    这些角色当中,最难写的是阿端,因为他最没个性,也最难写。青珞是别扭倔强,荆如风是憨直,林夫人任性但善良,林子骢是个铜臭气很足的商人,可阿端是什麽样子呢?哭哭啼啼,窝窝囊囊?这样角色对我来说真的很难。所以第七十章的时候有人觉得阿端是小宇宙爆发,突然长大了。其实是我自己实在受不了他的窝囊个性,再写下去我都要憋闷死了。不得不郁闷地说,功力不够啊。

    总之,这篇明月照红尘终於结束了,一直白看文的大人,是不是也要有一些表示呢?有什麽话,就写给我知道吧。

    -------------------------------------------------

    TXT免费下载吧----引领电子新时尚

    :om/

    :om//

    会员 (发书会员用户名)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

    -------------------------------------------------

    喜欢明月照红尘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明月照红尘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明月照红尘 爱搜吧 明月照红尘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明月照红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流水潺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水潺潺并收藏明月照红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