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秦苒基本上没发过微信朋友圈。

    也从来没有注意过微信朋友圈下面有没有带附近街道的消息。

    微信朋友圈只有三条非常冷漠的类似于新闻的官方消息。

    言昔的MV这两天没有拍完。

    他除了录歌之外,就熬夜填歌词。

    秦苒的这条微博是他写歌词写累的时候,随手拿起手机一翻,就翻到秦苒发的那条朋友圈。

    底下显示的地址正是魔都的某处地址,言昔记下这条街道去手机地图上查了一下位置,跟他隔了一条江,但也不算太远。

    他就给对方发了两条微信。

    “言昔,明天上午还有最后一个镜头配合……”言昔的经纪人在外面敲了敲门,然后进来,一眼就看到言昔靠坐在桌子边。

    睡是没睡,而且他看起来也没有打算要睡的样子。

    手上罕见的拿着个手机,低着眉眼,一张清冷的脸上,此时表情严肃的拿着个手机在戳着——

    言昔搞音乐的,几乎各种乐器都有涉猎,一双手指极其修长流畅,骨节分明。

    这样子,像、像是……

    像是在等什么人回消息?

    经纪人被言昔这动作愣了一下,后半句“要早点睡”就吞入腹中。

    言昔在娱乐圈没人设,也不走人设这条路,虽然有个微博,都是经纪人帮他打理,除了广告就是他发新专辑。

    经纪人也不会帮他发微博搞人设。

    言昔用了几年时间,彻底在这个圈子站稳了,如今已经不需要刻意建立人设来帮他稳住人气。

    他是个彻彻底底的音乐狂人,眼中除了音乐就是音乐。

    很少见他对着手机是这个表情。

    经纪人愣了愣,小心翼翼的旁敲侧击:“言昔,是在干嘛?”

    莫非是跟某个小姑娘聊天?

    要真是的,微博上要炸了吧。

    “江山也在魔都。”言昔微微眯了眼,伸手翻了翻手机,对方还是没有给他回消息。

    经纪人本来以为是某个小女生。

    听到言昔的话,愣了好半晌,他怀疑言昔说错了,“说谁?”

    “江山邑,我的编曲。”言昔抬了抬眸,看向经纪人。

    娱乐圈谁都知道,天才歌王言昔背后,有个神编曲江山邑,言昔在娱乐圈有如今这个地位,他那个神仙编曲功不可没。

    言昔第一首在网络走红的黑暗系风格的摇滚曲就是江山邑作曲编曲。

    没有江山邑,就没有言昔的今天。

    只是江山邑这个人比较神秘。

    别说网友连ta一个毛都拔不出来,连言昔都不清楚江山邑的信息。

    虽然说江山邑不是娱乐圈的人,也从来没有露过面,但却是圈子里最神秘的一个人!

    甚至有人怀疑,江山邑是言昔身后的大金主,不然为什么言昔什么广告都不接,还这么火,娱乐圈还没人敢得罪他?

    无数粉丝跟音乐人都好奇他的真面目。

    有人甚至拿大价钱砸言昔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江山邑的联系方式。

    毕竟只要联系到江山邑,就有可能得到他的编曲作曲,他的曲风众所周知,就没有哪个不火的。

    钱砸的是多,工作人员也心动,可惜……他们哪里能知道江山邑的消息!

    假如说今天江山邑本人曝光了,肯定会跟言昔或者秦修尘曝光情的差不多的热度。

    言昔经纪人对江山邑的了解还停留在神秘的层面,对方基本上固定时间联系一次言昔。

    基本上不发关于三次元的任何消息。

    距离上次江山邑发给言昔的作曲,还不过半个月,不管怎么说,经纪人都没联想到言昔是在等江山邑的消息。

    “大神也在魔都?”经纪人张了张嘴。

    “嗯,”言昔看着手机,对方还是没有回,他眼眸微微眯起,“我约了他面基,但是他还没有回我。”

    听着言昔的声音,经纪人嘴角扯了扯,“言昔,大神怎么可能会跟面基?”

    上次江山邑找言昔要一套全套专辑,都让言昔先寄到云光财团。

    也是云光财团前台收。

    私人信息半点也不暴露。

    言昔却是不死心盯着微信,等着江山邑给他回消息。

    然而等了一个小时,对方动都没动。

    **

    与此同时。

    顾西迟的庄园,程隽屋中。

    他住在第二间房,秦苒在第三间。

    从秦苒房间回来后,他也没有睡觉,只是伸手打开了窗户,半靠在窗边。

    十二月的魔都温度没零下。

    但将近十二点的风,却凉彻骨。

    刚好浇熄他心头不断翻涌着的热度。

    房间灯没开,程隽半靠着窗户坐着。

    指尖捏着根烟,是点着的,点点火光明明灭灭,一张清雅出尘的脸掩映在昏暗中,看不清表情。

    好半晌后,接近十二点,他才掐灭烟,关了窗户。

    走到开关边,打开了灯。

    白炽灯亮起,整个房间都被照得一片雪白。

    程隽有些不太适应的,微微的眯了眼,然后走到桌子边,打开了房间里自带的电脑。

    顾西迟家电脑这些东西几乎都是同一套的,黑色。

    开机速度很快,打游戏无论开多少个网页也从来不卡,陆照影不止一次说想要回去的时候把着电脑带上。

    电脑开机后,程隽直接登陆了一个账号。

    很快电脑屏幕变黑,电脑屏幕显示连接中。

    很快的连接到一个视屏。

    视频另一边是一个黑色的大圆桌。

    圆桌周边有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

    “老大。”为首的接近三十岁上下的男人看到视屏亮了,立马退到一边,开口。

    程隽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屏幕,“程火呢?”

    “他去整理交易数据库,在总部,”男人叫程水,三十岁,碧蓝色的眼睛,头发微微带着卷的褐色,是个混血儿,顿了顿,又问:“您的伤没事了吧?”

    闻言,程隽往后靠了靠,一双氤氲着雾气的眼睛眸色深,低笑两声,“有人躁动了?不用管,对了,打一笔钱到那老头卡上。”

    吩咐的挺熟练。

    程水不用问也知道他说的那老头是谁。

    他点点头,“还是以前那个数字吗?”

    程隽漫不经心的“嗯”愣一声。

    “对了,程木前几天问我跟程火的消息,”说到这里,程水小心翼翼的看了程隽一眼,“老大,您还没跟程木说?”

    “没,不用告诉他。”程隽摇头,又吩咐了几句,就伸手关了视频。

    视频另一头,程水跟程隽说完,就出了大门,往外走了几步,先吩咐人转了一笔钱到医学组织,轻车熟路的,显然没少干这件事。

    然后去找程火。

    手机又响了几声。

    他低头看了看,程木还在他们群里疯狂发那位秦小姐的消息。

    程水看着程木疯了一样,不由摇了摇头。

    京城人都认为程木是程隽最信任的一个,所以到哪都带着程木……

    连程木似乎都这么以为……

    实际上,他们老大只是看不过去程木那个智商,傻白甜也不为过,才没把他打发出去做事……

    程木也似乎没发现,他们老大好像没让他做个实事……

    惨,真惨。

    **

    顾西迟家,三楼。

    江东叶已经昏昏欲睡了,他手支在下巴上,头小鸡啄米一般。

    一抬头,顾西迟还在实验仪器面前忙来忙去。

    这个点,小二也自己找个地方充电去了,江东叶就下楼端了两杯水上来。

    “顾哥,怎么还不睡?”江东叶把一杯水递给顾西迟,打了个哈欠。

    顾西迟随手接过来喝下去,“明天早上医学组织会发声明,我抓紧时间再试验一遍。”

    医学组织那边的临床结果也发出来了,跟顾西迟预想的差不多。

    他这边最后再做一次,预计要到明天晚上才能出结果。

    “都不累吗?”江东叶是真的困了,眼睛几乎有有些湿意,哈欠一个接一个的。

    一直走在医学最前端的顾西迟,一想起自己研究出来的再生组织就兴奋的不行,怎么可能会困?

    “不累,我还有一段时间。”顾西迟伸手把白衬衫的袖子卷上去,因为常年不见阳光,他的手腕真的很白。

    实验室内那电脑又亮起来了。

    顾西迟折身回去接起,看到视频那边的脸,他从兜里摸出来一根烟叼在嘴里,含糊不清的开口:“老师,怎么现在找我?”

    难道是明天医学结果发有问题?

    老头罕见的对的顾西迟露了一个笑脸,“小迟,速度真快,刚跟说完没到两个小时,那钻石大佬就把钱发过来了,替我转告他,只要他以后有什么事,我们医学组织一定随叫随到。”

    医学组织穷是穷了点,但却是世界医学联合会。

    世界上惜命的人多,谁也不想跟医学组织交恶,但能得到医学组织交好的人却不多。

    顾西迟听完,搭在桌子上的手指都顿住,眯了眯眼:“老师,您说什么?”

    “就那大佬把钱转过来了。”老头依旧笑眯眯的。

    他那边也忙着明天发布会的事情,又跟顾西迟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他挂断之后,顾西迟咬着烟,一张精致的脸上迷茫了一下:“……”

    江东叶知道顾西迟身后的三个大佬,听的也不算太迷糊。

    见顾西迟这样,不由挑眉问了一句:“怎么了?”

    “啊,”顾西迟反应过来,摇头,“我就是在想……”

    他一直在实验室,好像、、似乎、仿佛、根本就没有联系那钻石大佬啊?!

    那老头刚刚说什么?!

    **

    次日一早。

    程木神清气爽的去把众人的早餐从外面接过来。

    小二自己断电,然后一个一个的敲门喊他们下来吃早餐。

    秦苒一下楼就看到了起的挺早的杨非。

    “没事了吧?”她说的昨晚他被下药的事。

    杨非捏了捏自己的手腕,一张精致的脸上抬了抬,“早上一起来好像跟以前没什么两样,顾先生给我的药很好用。”

    他非常有眼见力的没有问顾西迟那些人是谁。

    昨晚进顾西迟家门的时候他就已经被震惊过了,这件事撇开,他就跟秦苒聊起了昨晚那场游戏的事情。

    直播杨非也看了,还在九点九赔率的时候把全家财产搭上去了,赢了一亿个豆子。

    两人聊着就聊到了神牌。

    这也是秦苒第一次跟他说神牌的有些隐藏技能,都是她昨晚在赛场上用过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小二端来了早餐,秦苒抬手拿了瓶牛奶,然后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她朝左边看了看。

    程隽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正坐在不远处看着两人说话,见她往过来,他往后靠了靠,笑了声。

    秦苒收回了目光,低头喝牛奶。

    顾西迟也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

    他是被江东叶催下来的。

    秦苒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最后做的实验结果还没出来。

    秦苒低了低头,拿起手机,就看到各大浏览器各大软件都在推送顾西迟那条“组织再生”的医学报告。

    顾西迟的结果还没出来。

    秦苒暂时也就还不能回云城,果然跟程隽之前说的一样,要到星期二,她想了想,打开微信言昔的头像——

    【地址。】

    ------题外话------

    **

    老头(一脸沧桑):我也想要有姓名。

    高大花:排……排队……

    晚安^_^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