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Yan还没想完,外面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进来的是教练跟秦苒等人。

    休息室里其他替补队员跟OST战队的工作人员全都站起来,一窝蜂的似的围过去。

    “教练!”

    “教练!”

    “我们赢了!”

    口中叫的是教练,但目光却是看着秦苒的方向。

    他们各个组群里,已经将秦苒一区那个账号的截图传遍了。

    就算是OST战队,除了几个老队员,也很少有一区的账号,但却听过一区的传说。

    也都看了易纪明的采访。

    知道这是以前OST的老队员,老队员都有谁?!外人不知道,可他们OST内部却清楚的很。

    一个个看着秦苒的目光是已经有压抑过的狂热。

    秦苒拉上了黑色的卫衣帽子,半遮住了额头,她目光在整个休息室扫了一圈,低声笑了笑,“我找yan,其他人没事出去吧。”

    教练跟在她后面几步,见那些人似乎愣住没动,“都出去。”

    哗啦啦——

    一行人全都出来休息室的大门,终于缓过神。

    “卧槽刚刚那是……是那位吧?”

    “应该好像差不多就是她……”有人缓缓开口。

    屋内,Yan下意识的收起了手机,从电竞椅上站起来,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秦苒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不安。

    “教练。”他朝教练喊了一声。

    教练只看了他一眼,目光挺冷淡的。

    “说吧,”秦苒没坐,只是半靠在门边电竞椅的扶手上,直接将目光转向yan,眉峰挑着,“为什么要对杨非下药?”

    教练跟易纪明这些都跟在秦苒后面。

    尤其教练的态度,yan不是傻子,他能意识到,就算事对待杨非,教练也没有这么礼待过。

    Yan心里一沉,他抿了抿唇,“说什么,我不知道。”

    “宿舍一定会装监控,杨非的东西拿去测定,指纹一查就知道谁是谁,”秦苒往后靠了靠,她捏了捏手腕,“杨非手这次落下隐患,以后再也不能打比赛,就算是赔偿金也会拖死。”

    教练一直觉得杨非就是被人普通暗害了。

    过这一段时间就好。

    眼下听到秦苒的话,几乎失声开口,“秦小姐?!……说杨非的手……”

    易纪明想也没想的,低垂着眉,走到yan面前,朝他的脸狠狠的就是一拳。

    他垂眸的时候,不复刚刚受采访时的风轻云淡,眸底是一片血红色,一头平日里看上去浪荡不安的黄毛此时也显得十分冷肃。

    “为什么要害阳神,要害OST?”OST一路维持到现在并不太容易,当初秦苒离开,基本就是他跟杨非一直坚持下来的。

    易纪明平日里在队伍里的形象就是不着调的,跟教练还有杨非的老成不同,第一次看到他变脸。

    由此可见,杨非的手可能真的……

    Yan愣了一下,他往后退了一步,心脏狂跳,脊背上冷汗滚滚,“不、不可能,他们告诉我那只是让杨非今晚不能上场而已,怎么会从此以后不能打比赛……”

    听到这里,秦苒点点头,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向教练,“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了。”

    这件事云光财团会处理好。

    至于yan,这种品行的人,就算云光集团不插手,以后也没有任何电竞战队会收他,再无前途可言。

    教练“嗯”了一声,但背后还是一层冷汗。

    秦苒走后,他目光转向易纪明,“杨非他……他……”

    “情况我不清楚,不过送到秦神的朋友那里了。”易纪明狠狠的看了yan一眼。

    教练给云光财团那边打了个电话,杨非跟yan都需要云光财团处理。

    尤其杨非,按照易纪明说的,送到医院都没救,也只能云光财团能有门路。

    教练的电话很快就被接起。

    是助理的声音。

    “他的手可能有后遗症?”听到这句话,助理显然也愣了好半晌,声线紧张,“没事吧?他现在人在哪?我马上让人联系M国……”

    教练又说了在秦苒那,马上让人把杨非送回来。

    那边的助理已经让人连线M国的人,听到教练的这句话,他又忽然放下手。

    “怎么说?”易纪明没听到几句。

    见教练挂断了电话,表情似乎有些古怪,着急的问了一句。

    教练把手机放回去,“他们那边的人说……在秦小姐那里,那……”

    那手断了也没事……

    易纪明:“……”

    两人最后还是担心杨非的情况,给杨非发了一个视频。

    杨非此时正半躺在顾西迟实验室的椅子上,接到易纪明视频,他笑了笑,“们晚上那场比赛打的可以啊。”

    尤其秦苒,微博晚上爆了两个热搜,都是关于秦苒的。

    “嗯,现在怎么样?”易纪明看了一眼镜头,原本他以为秦苒的朋友家就是一个普通的地方。

    谁知道镜头后面竟然是一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精密仪器。

    易纪明被吓了一跳。

    这那是普通朋友家,这特么是一个实验室吧?!

    **

    与此同时,秦苒他们也回到了顾西迟家。

    秦苒直接朝三楼的实验室走去。

    杨非还半躺在病人椅子上。

    看到秦苒回来,他手撑着椅子,立马站起来,精神有些不振,“秦神。”

    秦苒侧身看了他一眼,侧身拿起放在他身边的单子看了看,一份医学组织内部花里胡哨的报告单,秦苒看不懂,精致的眉蹙着,挺烦的丢给了身后的程隽。

    程隽随手接过来看了一眼,微微往旁边靠了靠。

    那边的顾西迟拿着试管忙碌着。

    “不用看了,这朋友没啥毛病,等会儿我配个药给他就好了。”顾西迟把试管放到架子上。

    又拿起显微镜观察着培养皿。

    听到他的话,秦苒放下心,看来是没多大问题。

    就程隽一开始在休息室里说的话有些吓人。

    程隽也看完了,抬手把单子扔到了桌子上,似乎知道了秦苒在想什么,他眉头略微抬了抬,挺不满意她的怀疑:“我没危言耸听。”

    杨非也就放在顾西迟这里,不然随便搁其他人那,这双手以后能不能打游戏真的难说。

    秦苒拿手摸了摸鼻子,低头不再说话。

    实验室中央的那台电脑视频又发过来了。

    顾西迟拿着显微镜,正要往另外一台仪器那边走,此时又要折回去接视频。

    江东叶本来坐在杨非身边,挺高冷的在翻微博,余光一直注意着这边,见此,立马站起来,“顾哥,您别动,让我来!”

    他接过顾西迟手中的显微镜拿到另一个仪器上。

    顾西迟摘下了医学手套,按了接听。

    “小迟,们的报告确定明天发布?”视频那头的依旧是医学组织老头的脸,他拿着一张报告单,推了下鼻梁上架着的眼镜。

    “赶紧发了吧这个月别再找我要另外的研究了!”顾西迟有些妖的眼镜微微眯着。

    老头炸起来,“这孽徒……”

    程隽见秦苒不看他,也插着兜慢悠悠的走过来,语气轻漫,“唔,我的名字就不要署了。”

    “爱徒,还在啊,”看见程隽,老头立马换了个和蔼可亲的语气,狰狞的脸收起来,“这次又不署名吗?”

    程隽当初在医学组织跟人一起做了不少研究,当然,他一般就随口动动。

    自然有人跟在他后面抢着进行实验。

    第一批学员,有一大半花国学生的毕业研究,灵感都是程隽提供的。

    但他从来不署名。

    程隽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他伸手接过顾西迟晚上打出来的报告,垂着眉眼看。

    视频里的老头找了支笔出来,把程隽的名字划掉。

    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孽徒,又跟那大佬说资助的事情吗?我跟说,我们医学组织,穷的快要接不开来锅了……”

    他抬头,看了眼顾西迟,开始大吐苦水。

    顾西迟跟老头确定完时间,就转身准备去给杨非配药。

    听到这一句,他又侧了侧身,眉头拧着,“不知道,我晚上试着联系联系?”

    那钻石大佬神出鬼没,虽然两人也是朋友,顾西迟也不一定能随时找到他。

    除了马修,其他道上传言的,两个罩着顾西迟的大佬,顾西迟本人都很少见……

    程隽正伸手从小二的托盘中拿了杯水,低头抿了一口,听到这句话,眉不动声色的挑了挑。

    顾西迟给杨非配好了药,直接让他吃下去。

    “小二,水。”顾西迟打了个响指。

    小二就又托着一杯水过来。

    杨非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但从踏进顾西迟家的时候,他每一秒都在被震惊着。

    就着水把药吞下,杨非目光不由落到小二身上,“这机器人哪里买的?”

    他也想买一个。

    江东叶之前就想问顾西迟这小二的事情。

    他准备回京城也在家弄一个全自动化的懒人大厅,听到杨非的问话,他目光不由移过来,竖起了耳朵。

    顾西迟白衬衫的袖子卷起,认真的给杨非检查,闻言,含糊不清的开口:“买不到的,私人定制。”

    另一边,秦苒放下杯子,风轻云淡的开口:“们聊,我回去睡觉。”

    **

    晚上。

    秦苒洗完澡。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背包里拿出电脑,打开来一看,已经十一点多。

    她最近心里有些不安,虽然早上已经给陈淑兰打过电话,这会儿还是想要给陈淑兰发个视频,确定陈淑兰的状态。

    可看看现在的时间,她还是放下了电脑。

    拿起手机,微信上易纪明给她发过来OST的官网。

    秦苒点进去链接。

    就自动关注了官网,似乎还发出了一条什么朋友圈分享。

    她还没来得及去看,门就被人敲响了三声。

    十分有礼貌、又绅士的三声。

    秦苒头发已经半干了,顾西迟家又是常年恒温24度,她随手把毛巾扔了就去开门。

    门外是程隽。

    他半懒散的斜靠在门框上,似乎在低头思索着什么。

    听到开门声,他才微微抬了头,看向秦苒,他一双桃花眼挺亮,似乎还反射着细碎的笑意,映着灯光都显得极其的柔和。

    秦苒咳了一声,又沉默了一下。

    “唔……”程隽就笑,他也没换姿势,半侧着头,嘴角漫不经心的勾着,“我是来听解释的,秦神。”

    秦苒:“……”

    半晌后,她侧了侧身,“进来说。”

    “第一次登我账号就认出来了吧。”程隽坐到沙发上,白皙的手指搭在一边,似乎很不经意的问。

    秦苒给自己跟程隽都倒了一杯水,闻言,头更低,彻底放弃自己:“是吧。”

    她原本以为问了这些,程隽一定会继续问她三年前的事情,她漫不经心的捏着杯子,在想对策。

    可没想到,问完了这一句,程隽再也没有说什么。

    他喝完一杯水,就站起来要出门。

    秦苒有些愣的放下杯子,顿了顿,也跟着站起来。

    程隽开门出去,在一只腿要跨出去的时候,才转了转身,伸手虚抱了秦苒一下。

    房间灯光不是很亮,程隽的声音又低又缓,还带着几分沉沉的沙哑,几乎咬牙切齿但又隐忍着莫名情绪的开口:“爷等了三天!”

    “砰!”

    门被关起来。

    秦苒有些愕然的站在原地。

    好半晌,她才抬头,慢吞吞的往沙发的方向走,坐回到沙发上。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亮了一下。

    秦苒没理会。

    又亮了一下。

    秦苒就伸手拿过来,是言昔的消息——

    【截图】

    第一条是她那张朋友圈的截图,上面是她分享的OST官网号,下面显示着她在魔都的某条街道。

    言昔——

    【兄dei,也在魔都,面个基?】

    ------题外话------

    **

    啊……真的不太会写感情戏,花花的书真没啥感情戏,们提些感情戏上的意见,比如说想看啥场景,我看评论试着拯救一下我寄几……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