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65宁晴觉得这世界玄幻了!(三更)

    宁晴眼中,陈淑兰一直是个普通的老人形象。

    第一次见她有这种态度跟这种气势。

    宁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陈淑兰在说什么。

    她几乎有些失态的站起来,看向陈淑兰:“怎么可能?妈,您疯了吗?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秦苒怎么可能会写得出来?!她到现在都没有考过级!”

    “秦语是什么水平自己不知道?”陈淑兰看了宁晴一眼,她坐起来,轻轻一哂,“以她的格局,写得出来这样的曲子?”

    面容清淡,几乎看不出来什么表情。

    从之前秦语开始问她秦苒曲谱的问题,到魏大师亲自打电话给她,陈淑兰心里隐隐就有了预料。

    她找宁晴要了秦语的比赛视频。

    跟魏大师一样,她对秦苒其他的曲目可能印象不深,但对秦苒在生日宴上拉的这首印象极为深刻。

    秦语改动了一些,大大不如秦苒的原曲,反响却依旧深刻。

    能让戴然忽略她本身的技术,破例选了秦语就能看出来原曲给人的印象会有多深刻!

    “妈,我知道不喜欢语儿,可也不能这么偏心,怎么就知道语儿写不出来?!”宁晴站起来,她握紧了手中的包,抿抿唇。

    “妈,我回来不是跟您吵架的。”宁晴也觉得烦,她心里乱,因为她清清楚楚的记得魏大师之前也说过。

    她不敢也不愿意往深处想。

    没有再跟陈淑兰辩解什么,直接找了医生,问陈淑兰最近的情况。

    得到了结果后,就回了林家。

    没有看到,她转身之后,陈淑兰看着她渐渐失望的脸。

    “咔嚓”一声,门被关上。

    陈淑兰伸手拿起自己的手机,给魏大师打电话。

    她看着通话页面,一双浑浊的眼睛眸光极深。

    刚开始来云城,她只希望秦苒留在林家,不想她死了,以后秦苒真的孤家寡人。

    只是这么多年没见,宁晴也靠不住了。

    响了两声,就被接通。

    “魏大师,”陈淑兰手撑着床站起来,走到病房的窗边,看着楼底下,“虽然有些冒昧,但还是想问您能不能来云城一趟,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进京城,但我想亲自看着苒苒拜您为师。”

    秦苒从上次回来,陈淑兰就知道了她的决定。

    更知道,若不是因为自己,秦苒早就去京城了。

    而不是跟自己一样,只能被囿于宁海一个小镇。

    三年前,魏大师听闻许家的事,为了秦苒,不惜远赴宁海镇,在楼上住了半年。

    若不是京城有事,他可能还会住下去。

    十几年,陈淑兰对魏大师的品性有了足够的了解。

    京城,听完陈淑兰的电话,魏大师一顿。

    “魏大师?”身边的人叫他

    魏大师清醒过来,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直接吩咐身边的人:“去给我买一张去云城的机票,最近的一班。”

    他一直知道陈淑兰生病。

    可今天,陈淑兰的话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总觉得……陈淑兰是在托孤。

    魏大师捏紧了手上的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着身边的人,“收拾几件行李,尽快出发。”

    **

    林家。

    宁晴回来后,发现林家很多人都在。

    林麒、林老爷子,还有林家的其他人。

    一进家门,林家所有人都站起来,林老爷子也满脸和煦,“京城呆的还习惯吗?语儿跟戴老师相处的如何?”

    之前林婉要带秦语去京城的时候,林家人对宁晴的态度就有改观。

    眼下秦语拜师成功,还是戴然,身份一跃而上,而宁晴也算是半个京城圈子的人。

    在林家的身份一月而上。

    林家之前对她的农村出生还有续弦的这个身份颇为看不上眼,宁晴在林家等于一个透明人。

    只是现在,连林老爷子都对宁晴笑脸相对。

    在林家待了十二年,宁晴终于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一切都好。”宁晴笑了笑。

    林老爷子点头,顿了顿,又开口,“至于大女儿那件事……因为心然的事,她可能跟我们林家有了嫌隙。”

    这种事,之前林老爷子都没准备跟宁晴提起。

    因为觉得没必要。

    此时却不一样了。

    宁晴点点头,她从最近一段时间林家的作派就能看出来,林家跟在秦苒跟秦语之间有了抉择。

    “只拜了戴老师,若是能拜在魏大师门下就好了。”宁晴坐在餐桌边,吃到一半,忽然开口。

    秦语说的对,京城卧虎藏龙,水很深,沈家不过是摸了京城圈子的一个边。

    就连她一直敬畏的孟家,在京城也排不上名号。

    戴家不一样,戴然是名门之后,祖上也是宫廷乐师,在京城小有名气,沈家人给他妈科普过京城的形势。

    京城分三六九等。

    普通人在九。

    沈家、孟家勉强算六。

    可京城真正的圈子却在三。

    若要将这个三分一个金字塔,那么戴家能够的上金字塔的最底层。

    可魏家却是能够的上金字塔的第二层的,更别说魏大师的人脉直逼第一层的圈子。

    至于魏家之上还有什么沈老爷子没说,但宁晴从沈老爷子的叹息中明白,魏家在京城那个圈子,是摸到了顶层的边缘。

    秦语仅仅是拜了戴然做老师,就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甚至于宁晴在林家的地位都变了。

    宁晴不敢想象,如果秦语成功被魏大师收为徒弟了……

    **

    云城市中心一家酒店。

    秦苒坐在酒店的沙发上,今天不上课,她带了个背包过来,趴在窗边的桌子上写简谱。

    顾西迟摆弄着仪器,不时的对比自己检验结果。

    “这要是在我的实验室就好了,”顾西迟盘腿坐在地板上,手上拿着刚打印出来的数据,“带的小仪器结果太慢了。”

    秦苒低头,不紧不慢的写着自己的曲谱。

    都是刚写了两个音符,又圈掉。

    反反复复,好多次才进入了状态。

    低垂着的眉宇又冷又燥,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偏了偏头,“我该跟程隽打多少钱?”

    她说的是程隽给宁薇做手术的那件事。

    “按照行规……”顾西迟手撑在地上,然后侧头看秦苒,摸着下巴,“两百万。”

    程隽那双上帝之手不是开玩笑的。

    “了解。”秦苒点点头,继续写简谱。

    顾西迟放在一边医药箱子里的通讯器响了一下,他也没避开秦苒,直接接起,“马修长官。”

    目光还是看着机器出的结果页面。

    马修那边说了一句话,顾西迟眉一抽,有些不可置信的:“那江东叶是有毛病吧?!”

    他抬手直接把通讯器扔到一边。

    听到江东叶,秦苒抬了抬眸:“怎么了?”

    “江东叶那狗逼封锁了各大云城的各大关口,还找了黑客联盟搞我,五百万,我这么值钱吗?!”顾西迟端着一张精致的脸,忍不住爆粗口。

    秦苒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听到这一句,她又收回目光。

    继续写着曲谱,声音不紧不慢的:“放心,再来五百个黑客联盟,也没用。”

    “说的跟Q一样。”顾西迟挂上了他的口头禅,又坐回地板上,机器刚好打印出来一张检查单。

    顾西迟随手抽过来。

    随意一瞥,看到上面的检测结果,捏着这张纸的手倏然一顿。

    面上却半分不显的,把这张纸随手混在一堆纸里。

    秦苒终于把言昔的曲谱细节完善了。

    又拍了张照发给他。

    已经是五点了。

    她把笔还有一本书装进背包,又伸手把写废的纸扔进垃圾桶。

    才走到顾西迟那边,蹲下来,问他:“还没出结果?”

    “问问它,”顾西迟往身后的桌子上靠了靠,抬腿踢了仪器一脚,含糊着开口,“早晚有一天,我得换了它。”

    秦苒随手在纸堆里翻了翻。

    这里大部分结果都挺专业,她也没看,拿着背包去了医院。

    宁薇跟陈淑兰都在医院,她有些不放心沐楠一个人。

    顾西迟拿着鸭舌帽,把秦苒送到了电梯口,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地上,从一堆纸里翻出了刚刚那张。

    然后躺在床上,喃喃开口:“到底是什么……辐射这么大?”

    矿石?

    化学元素?

    微生物?

    最后,顾西迟把这张纸盖在了自己脸上,好半晌后,有些无力的叹息一声。

    **

    医院,秦苒先去看了宁薇。

    没进去,只在窗外看了一眼,沐楠正在给她盛饭。

    宁薇精神状态都还行,因为顾西迟的保证,秦苒对宁薇没有那么担忧。

    看了几分钟,秦苒才离开,去楼上看陈淑兰

    宁晴晚上吃完饭也过来了一趟。

    “怎么现在才来?”宁晴也是刚到,正在帮陈淑兰倒汤。

    看到秦苒,她忍不住开口,“不知道外婆现在什么情况?”

    秦苒随手拖了一张椅子坐下来,手支在扶手上看陈淑兰,她有些烦躁,但语气不咸不淡的,“哦。”

    这一个“哦”让宁晴不想再说什么。

    陈淑兰一直说秦苒懂事,不会给她添麻烦,宁晴几乎都想笑,从小到大,秦苒惹的麻烦还少?什么早慧,明明就是她本身性格有缺陷!

    陈淑兰都这样了,她好像个没事人。

    宁晴想的深远,从小秦苒就跟秦语不一样,秦语重情,秦苒却不,当初她跟秦汉秋离婚,秦语大哭的不行,秦苒就冷冷的站在一边,不说一句话。

    所以后来她跟秦汉秋都争夺秦语的抚养权。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秦苒目光狭隘,前前后后,有多少机会她都没有牢牢抓住。

    宁晴一开始还会提醒秦苒,还会劝说,还会想着秦苒。

    可对方全都不领情,她一腔热血也全然消失,一心都扑在秦语身上。

    陈淑兰说她偏心,可她也不看看,这些都是她一个人的错吗?

    宁晴抿了抿唇,心里有了决策。

    陈淑兰睡下,秦苒曲着手,撑着下巴看陈淑兰,一双漆黑的眼眸清又浅。

    宁晴拿起包,压低声音,“跟我出来一趟。”

    秦苒觉得自己跟宁晴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为了不吵醒陈淑兰,她压着眉跟着宁晴出去。

    **

    走廊,电梯口。

    “过两天我就去京城,照顾妹妹,”宁晴看着秦苒,又拿出一张卡,“这里有十万,从高中到专科,估计是够了,以后缺钱,我都会往这张卡里打,也算是尽到我的责任了。”

    她这么做,是为撇开关系,也有些是因为陈淑兰说的那张曲谱。

    秦苒低头,看着这张银行卡,仰头笑了笑。

    “笑什么?”

    秦苒往后靠了靠,没拿那张卡,眼神凉薄,“不用了,宁女士,以后我不会找,也希望不要找我,就这样吧。”

    她对着宁晴,微微点了点头。

    眸色平静到可怕,不喜不悲的。

    转身往陈淑兰病房走。

    宁晴没想到秦苒这个反应,她一愣。

    叮——

    一直在上升的电梯门开了。

    露出了里面苍老又威严的一张脸。

    宁晴下意识的往后看了看,看到魏大师那张脸,不由觉得玄幻,魏大师会在云城?!

    “魏……魏……”

    魏大师却没注意到她,他一脚刚踏出电梯口,就看到了转身的秦苒,他立马抬手,十分自然的叫了一声:“苒苒。”

    ------题外话------

    **

    万更完。

    终于不下雨了,今天天气这么好,是不是该投票庆祝一下!

    晚安^_^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吧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