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秦苒几乎都能想象到那个场景了。

    钱队没来得及想宁薇说的配方是什么。

    他做一行这么多年,什么嚣张的人没见过。

    这会儿也忍不住,怒气在胸中翻滚,周围的空气几乎被点燃。

    “恩,听到了,”钱队笑了笑,眸底却不见笑意,他淡淡开口:“胆子挺大,也够嚣张。”

    这两人一句、我一句的,听的宁薇胆战心惊。

    “小姨,沐楠到底去哪了?”秦苒把档案还给钱队,一个字一个字的,仿佛带了火。

    宁薇沉默。

    门外却传来一道清然的声音,“在家,”程隽靠着门框,声音听得出沉闷,“所料没差,应该是跟那边的人谈判。”

    跟秦苒想的不差。

    她面色有些沉,看了眼宁薇,“小姨,安心呆着,”又侧头看了眼钱队,几乎听不出情绪的声音:“我们走。”

    宁薇抓住了床单,“苒苒,们俩要干嘛?别冲动!”

    “放心,我没冲动。”秦苒没回头。

    冲动?

    别说129没参与,就光是钱队,那些人也一个跑不了。

    她直接跟钱队离开。

    程隽没有跟两人一起走,这种不入流的塑料厂,钱队去都是大材小用了。

    他只是走到宁薇的病床边,一伸手就勾起了宁薇床尾的病历卡。

    他微微靠在床头,随手翻了一下,眉头微拧,难怪发这么大的火。

    想了想,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然后看向宁薇,先非常礼貌的跟她打了个招呼,“宁阿姨。”

    他看着她,顿了顿,然后继续温声开口解释:“刚刚那人是钱队,云城刑侦部的大队长,国内刑侦界排的上前三的大佬,别说那个厂长,就算是他撑腰的那个大地主也跑不了。”

    宁薇见过程隽,上次陈淑兰生病的时候,这年轻人长得好看又有礼貌。

    眼下听着程隽说的这些,她愣了愣。

    刑侦队她当然听过。

    加上前三这两个前缀她就不太清楚了。

    大佬?

    苒苒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人了?

    宁薇还没反应过来。

    就听到病房的门被人恭恭敬敬的敲了几声。

    程隽转过身,微微弯腰,把病历卡又重新挂上去,不紧不慢的开口,“进来。”

    一瞬间,呼啦啦的医生往里面涌过来。

    宁薇还在怔愣着,就看到比昨天专家会诊更多的医生都进了病房,态度严谨又恭敬,细看,还带了几分狂热。

    为首的医生偏老,胸前还挂着“院长”的牌子,一院的院长?

    “具体身体报告给我。”程隽一伸手,院长立马把一堆资料递给他。

    程隽接过来翻看着,他翻的很快,偶尔会看宁薇一眼。

    十二页的报告,他不到三分就翻完了。

    然后把资料还给院长,心中有了思索。

    旁边立马就有人递过来一件白色的手术服递给他。

    “会诊准备好,病人身体状态检查好,二十分钟后推到二十二楼……”程隽披上白大褂,一手给自己扣上扣子,一边往外走,不慌不忙的吩咐着,可动作却是快。

    没之前那么懒懒散散的样儿。

    宁薇则还在怔愣中,就这么被人推去手术室,“……们是要截肢了吗?”

    “不是,”带着蓝色口罩的护士,温和的开口,“宁女士,不要害怕,有程医生在,就算两条腿被绞了,他也能让活蹦乱跳的站起来。”

    昨晚秦苒先是跟自己说,自己本来被断言的要截肢的腿不会被截。

    今天这护士又忽然跟自己说她能活蹦乱跳。

    再加上钱队的事,宁薇在被打上麻醉后,彻底懵逼了。

    **

    这一边。

    沐楠家在一个老旧的小区。

    六楼,没有电梯。

    小区里往日人很多。

    今天沐楠家的这栋楼却是没什么人敢接近。

    楼下停了两辆黑色的面包车。

    钱队把车停下,又按了手机,“人都从河海塑料厂撤离了?”

    他下了车,跟手下说了沐楠家现在的位置。

    秦苒从另一边门下来。

    她眉眼垂着,眸底都是看的见的血色,冷的煞人。

    秦苒长得好看,沐家她又来的勤,周围的邻居大多都认识她。

    一个拎着菜篮子从菜市场买菜回来的白发老奶奶,看到秦苒要上楼,立马叫住了她,“小姑娘,可千万不要上去啊,刚刚一群人上去找表弟了,那一群人身上还有纹身,凶的狠嘞!”

    衣角被拽住,秦苒低了低头,看着老奶奶浑浊的一双眼,眸底藏不住的担忧,她深吸了一口气。

    “谢谢奶奶,我在外面看一眼,就走。”

    钱队挂断了手机,“他们跟我们差不多时候出发,在河海塑料厂找到了监控,不过已经被毁了,还有十分钟到。”

    秦苒点点头,“把监控发到我手机上。”

    别说被毁掉的监控,就是被粉碎了,她也能当着面恢复给那些人看。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顺着楼梯上去。

    老奶奶站在两人身后看了半晌,然后摇着头叹息着离开。

    **

    六楼。

    “两万,给妈的赔偿金。”一个微胖的脸上有纹身的中年男人抽了一口烟袋,偏头看了身侧的人一眼。

    身侧的人立马扔下来了一小沓钱放在桌子上。

    屋子里挤了一堆黑衣大汉,撩开袖子,上面都是青色的纹身。

    沐楠没有看钱,只是看向络腮胡,眼眸极深:“们是故意的?”

    中年男人嗤笑着看沐楠一眼,还没出声,大门就传来开锁的声音。

    这时候还有人回来?

    中年男人还有他的手下都不由看向门外。

    沐楠想到一个人,面色也变了变,他猛地抬头。

    秦苒走的时候拿了宁薇的钥匙,她直接开门跟钱队一起进了屋。

    她卫衣的帽子也还是扣在头上,没有被拉下,今天她特地换了一身黑色的外衣,连校服外套都没套。

    一双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扫了屋子里所有人一眼,眸中没有丝毫意外或者其他神色,只有无尽的深冷。

    她伸手把帽檐拉低,遮住了眸中几乎掩盖不住的血色。

    看到秦苒,中年男人眼睛一亮,钱队不动声色的往前站了站,挡住了中年男人的目光。

    人都到屋子里了,中年男人也不急,反而好心的回答沐楠的问题,“是不是故意的不重要,年轻人,别这么愤怒,工厂出个意外什么的可再简单不过。”

    沐楠抿了抿唇,指尖陷入掌心。

    他抬头,把中年男人这张脸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

    “不怕我报警吗?”沐楠声音压着,有些沙哑的,但听得出来,很冷静。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中年男人摇摇头,似乎很同情的开口:“觉得我会让们能拿到监控?没有监控,谁又知道们是不是凭空捏造想要拿我们的赔偿金?毕竟妈本来就是个废人,到时候买个水军,网络上带拨节奏,妈碰瓷,说倒霉的是谁?”

    听到这里,沐楠两只手都在颤抖。

    “别这么愤怒,”中年男人笑了笑,把烟袋往桌子上敲了敲,“们要报案,就随们报,当然,能不能成功……”

    他目光转了转,停在了秦苒身上,眼眸眯了眯,“这是妹妹?”

    向沐楠跟宁薇这种小虾米,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废了宁薇一条腿,既是警告,也是因为不屑的缘故。

    看到中年男人目光转向了秦苒,沐楠内心一紧,“等等,我把东西给,赶紧走!”

    然后回到房间,拿出一张已经有些泛黄的纸,递给络腮胡。

    “果然比妈聪明。”络腮胡接过来沐楠手中的纸,眼睛一亮,“妈要是有这么识趣,还用受这苦头?”

    他又抽了口烟袋,把这张纸铺在桌子上,细细查看。

    越看,眸中贪婪的神色就愈发严重。

    然后把纸规规整整的叠好,塞回自己的兜里。

    沐楠伸手,指着门外,面无表情的开口:“现在们可以走了吧?”

    “走?”中年男人点点头,“走当然是会走。”

    他站起来,往秦苒身边走了两步。

    目光有些邪淫,“不过妹妹要陪我走一趟。”

    沐楠猛地往前面走了两步,面上青筋暴起,“敢!”

    “把这两个男的都给我抓起来。”中年男人懒得理会沐楠,只吩咐了一声。

    手下立马扣住了沐楠的双手,还十分轻易的扣押住了钱队。

    这个时候——

    秦苒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低头看了眼,是顾西迟。

    “到了?”她似乎不知道现场情况紧急似的,淡淡开口。

    那边的顾西迟已经在出租车上了,他戴着宽大的黑色墨镜,“一院是吗?哪个病房?”

    秦苒说了宁薇病房的名字,“有人在,小心点。”

    她说的人,自然是郝队、程木还有陆照影他们。

    顾西迟勾着眼镜,漫不经心的笑了下,“放心。”

    挂断了电话,秦苒抬了抬头,全屋子的人都在看她。

    连中年男人都十分意外,秦苒这声音太淡定了,跟人通话的时候,语气都没有变一下,似乎在跟人说今天天气真不错。

    她是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紧急,还是傻的?

    中年男人顿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他往前走了一步。

    秦苒却当先绕过他,朝桌子边走去。

    随手把桌子上的钱拂到地上,拖出一张椅子坐下来,她低头展开了自己的手机,变成了微型掌上电脑,调出来刚刚发到自己手上的监控。

    开始恢复。

    “在干嘛?”中年男人没有反应过来。

    这些人不是专业人士,手法粗糙,秦苒恢复的非常快,闻言,她抬了抬头,然后往椅背上一靠,淡淡开口:“想知道,过来看看。”

    中年男人看着她那张冷艳到极致又散发着致命危险的脸。

    走过去,低头看了眼掌上电脑的屏幕。

    上面赫然是已经被毁掉的案发现场的监控。

    他跟几个员工在宁薇工作的机床上做手脚历历在目,同时还有好几个其他已经被他毁掉的视频。

    中年男人面色一变,他伸手就要抢秦苒的微型电脑。

    秦苒却快他一步收起。

    她不紧不慢的,低头,把微型电脑合回去。

    然后伸手把头顶卫衣的帽子拉下来,又从手腕上取下黑色的皮筋,将满头散着的头发扎起来。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偏头,看了眼钱队,云淡风轻的开口:“证据足了,我现在可以动手了?”

    **

    与此同时。

    郝队跟乱周阿姨到处都没找到钱队的踪迹。

    不过打听到了程隽现在正在一院,秦苒的小姨似乎是出了事。

    两人从院长那里拿到了病房号。

    他跟陆照影就驱车来到了一院,想要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整个刑侦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宝蓝色的车停在医院门口。

    一辆出租车也停下。

    上面下来一个穿着白色休闲服的男人,男人鼻梁上架了宽大的黑色墨镜,但掩盖不住那张称得上是精致的脸。

    陆照影双手插着兜,等郝队停车,目光随意的一瞥,然后顿住。

    ------题外话------

    **

    刚刚看了眼,月票红包依旧没领完狗子们!

    发完改错字。

    晚安^_^

    爱搜书(www.aisou8.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