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叫c的同学?

    “不用管。”秦苒拧开低着脑袋,认认真真的洗手,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常宁。

    昨天晚上何晨应该跟他提了她在京城的事。

    这次行程紧张,秦苒一个都不想见,她把她的位置范围控制在音乐厅跟京大周边范围,遇见何晨完全是意外。

    唯一没有预料到的是一直在做战地记者的何晨突然回来了。

    秦苒从旁边抽了一个毛巾,擦了擦手。

    再出去的时候,常宁的视频电话已经自动挂断。

    程隽还在慢悠悠的翻着她的书,那是一本外文小说,写的内容很空泛,总体背景很压抑。

    他翻的快。

    陆照影看了一眼,深奥复杂的数字看得他头疼,于是就随手抽出她压在下面的纸看。

    上面是一堆混在一起挺乱的简谱。

    写了划掉,划掉又重写。

    陆照影挑了眉,没想到秦苒还有这细胞,学过音乐?

    想到这里,他摸了摸下巴,想起来魏大师找秦苒的事。

    三个人一起出门,秦苒带了件深色外套,穿在卫衣外面,又把卫衣的帽子扣到头上。

    **

    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知道秦苒今天要腾出时间去看古建筑,陆照影自告奋勇带路。

    虽然不是什么节假日,可来京城旅游的人一样不少,大多是老爷爷老奶奶旅游团。

    正门人多到不行,还限流。

    只是程隽跟陆照影带她去的不是正门,而是走的一个偏门。

    看门的是个老爷爷。

    老爷爷应该跟陆照影这两个人很熟,看到他们,懒懒的抬了眼皮,就把门打开了。

    连句话都懒得说。

    “这里不对外开放。”程隽慢悠悠的走在她身后。

    “因为住的不太远,我们小时候经常翻墙进来。”陆照影小时候看的多了,没多大兴致。

    秦苒不是很喜欢这些,但还是拍了不少照片。

    “回去带给明月看,”秦苒每个景点都会停下来一次,然后认认真真拍下来,低着眉眼,“她很喜欢这些。”

    程隽本来就单手插兜看着她拍照,没有半点儿的不耐烦。

    她尽量拍的好看点,不过效果一般般。

    后来程隽看不过去,就伸手接过她的手机帮她拍。

    秦苒站在他身后看他拍的画面。

    “拍的似乎比我高?”她指着那个楼阁,靠近他,开口。

    “恩,”程隽耳朵轻轻动了动,面上却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拍完自己也看了一眼,不太满意的,“还行,一般般吧。”

    “要不要来一张,”程隽顿了顿,懒洋洋的笑了下,“来京城,打个卡什么的?”

    她微信加的人多。

    打个卡不就全知道她在京城?

    秦苒摸了摸下巴,摇头,“麻烦。”

    然后就跟在他后面看他拍。

    “隽爷学过摄影,”陆照影压低声音,跟她解释,“买了好几个单反,不到半年就放仓库了,兴趣爱好特别多。”

    “潘明月很喜欢这些?”解释完之后,陆照影想起来,明月就是秦苒的那个朋友。

    微微挑了眉。

    “恩。”秦苒拉低头顶卫衣的帽子,漫不经心的解释。

    宁海也是一座古城,不过没被开发。

    两人初中一起逃课的时候,她去网吧打游戏,潘明月就到处去古建筑流浪。

    然后晚上一起回家。

    期末都是全班倒数第一。

    全校老师都认得她们俩。

    陆照影点点头,“那她可以考京大考古学,程木上过,还可以。”

    他记得潘明月的成绩,一中论坛以前经常说衡川两宝,就是徐摇光跟潘明月,不过现在又多了一宝秦苒。

    考古本来就是冷门,潘明月考这个绰绰有余。

    “以前她还想去全球流浪……现在她要考检查官。”秦苒看着程隽拍完,去下一个景点,语气淡淡的开口。

    听到这个答案,陆照影不由摸了摸脑袋。

    检查官?

    跟她本人相差还真大。

    接下来的秦苒似乎沉默了不少,三个人逛了一圈,拍完了全部的照片,出去吃饭的时候,秦苒的情绪才回升了不少。

    下午陆照影还要带她出去玩。

    秦苒就说她要睡觉,明天早起回云城。

    **

    楼下,车中。

    “隽爷,跟说个事,”陆照影在前面开车,看着后视镜半眯着眼睛的程隽,“秦小苒那天晚上不是说找亲戚吗,然后说她亲戚是卖艺的。”

    程隽“恩”了一声,伸手扯了个毯子,反应不是特别大。

    “然后知道那卖艺的是谁吗?”陆照影啧了一声,“魏大师。”

    程隽这会儿没“恩”了,他抬了抬下巴,又坐起来,“魏琳?”

    “就是他,秦小苒昨晚就是听他的演奏会了,”陆照影想了想,又问:“说,魏大师什么时候成了秦小苒亲戚了?”

    陆照影没追问秦苒,但好奇是肯定的,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秦苒跟魏大师都不搭边。

    程隽思考了一瞬,然后给了陆照影三个字:“魏子杭。”

    魏家是书香门第,虽说在京城没什么实权,但声望极高,几个家族都愿意给魏家面子,这一点连姜大师都及不上。

    **

    此时的秦苒翻了程隽拍的照片,然后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发了个视频给常宁。

    她戴了耳机,把手机靠在不用的杯子上。

    自己拿了笔,又拿了那张还未打完草稿的纸,写写画画。

    “还在京城?”常宁正在看所有报名人的信息,看到她的视频,就暂时放下来。

    能看出她背后的装潢是酒店。

    “恩。”秦苒没抬头,一直在改编曲,给言昔的编曲她一向十分郑重,这个曲风她脑子里构思了好几个月,但一直没有下手写。

    这会儿写起来,也得心应手。

    常宁放下手中的鼠标,看着镜头她那张十分年轻的脸,还是不习惯的开口:“什么时候走,有空见一面?给说说这次的招新,要不要过目一下名单?”

    “明天的飞机,暂时没空。”秦苒写了一半,又放下笔,拿起放在一边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

    “为什么不告诉我帮安排好行程?”常宁有些失望,他耿耿于怀,“是为外婆药的事情来的?”

    秦苒把矿泉水瓶随手扔到一边,“不是,有其他事,”想了想,她又开口,“马修认识吗?”

    常宁往椅背上靠了靠,挑眉,“说的哪个马修?”

    “国际刑警,”这是顾西迟的形容,秦苒了解的不多,她重新拿起笔,想了想,又开口,“应该是吧?”

    她只是帮陆照影解决掉几帮挺麻烦的人,对他的个人生活没有太大入侵。

    也没有刻意调查。

    “要他的资料?”常宁动手回到129的主页。

    众所周知,129拥有全球最大的情报网。

    不过这些资料只有在129大厦的范围内才能查看,还不能下载。

    这是所有人削尖脑袋想要挤进129的目的之一。

    “给我一份。”看到常宁找到了,秦苒就低头继续写着曲谱。

    秦苒确实没有要见面的想法,常宁其实知道她住哪个酒店,但不敢擅自过来。

    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他上次让人调查的一件事,“对了,记得上次国内的药物突然被转到境外吗?”

    秦苒拿着笔的手一顿,听着常宁的语气,她眯了眯眼,扔了笔,“有内情?”

    若不是何晨正好在境外,陈淑兰绝对撑不过去。

    外人也绝对不会知道,林家都弄不来的实验药她能拿得到。

    “有点奇怪,”常宁手指敲着桌子,沉吟了一下,然后道:“第一实验室的人,就是他们院长,这些药物是为了送到边境实验,理由牵强。外婆认识这些人?”

    “我知道了。”秦苒点点头,没回答,挺冷酷无情的卸磨杀驴,“没什么其他事,我挂了。”

    挂断电话,秦苒也有些写不下去了。

    她靠在椅背上,沉默了好半晌,又放下笔。

    把曲谱继续压在书下面,然后拿了外套跟背包出门。

    走到门边的时候,她想起来放在柜子上的黑色口罩,又折回去拿起来。

    这是程隽走的时候丢给她的。

    **

    京大。

    秦苒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四点,还没下课,校园里人不是特别多。

    她一路往医学系的方向走。

    卫衣的帽子扣上,口罩也戴上,连下巴也看不到了,但依旧很冷。

    个人风格极其明显,见过一次就能认出来,门禁卡处的看门大叔认得她:“对了,是。教授出差了,说要来,就让我把这个给。”

    说着,他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外卖袋子。

    递给秦苒。

    秦苒接过来,打开一看。

    里面放着一瓶透明的水,瓶子上还有着白纸被撕掉的痕迹,底下压着一张写满了字的4a纸,字迹既潦草又很飞。

    “谢谢。”秦苒把东西全都装进背包,拉下口罩,很礼貌的道谢。

    门卫摆手说不用,又问她,“不是医学院的学生吧?”

    如果是,那他以前不应该没见过,这种学生,见过一次肯定有印象。

    “不是。”秦苒拉上口罩,然后往外走。

    与此同时。

    京大校门外。

    秦语林婉跟宁晴在等林锦轩出来。

    “这学校真好。”宁晴站在京大校门外,对着校门拍了好几张照片。

    宁晴身边不少人跟她一样。

    都不是京大的学生,来旅游专门拍照的多。

    国内高校。

    自然是以京大跟A大为主。

    在宁晴那个时代,能考上京大,全乡的人都会列队庆祝,只是他们那个地方,五年镇上能难得出一个京大的高材生。

    主要是地方穷,教育又落后。

    算起来,这也是宁晴第一次看到京大。

    搁以往,林婉势必要轻嘲一番。

    但秦语的拜师宴在即,按照戴然对秦苒的态度,是当做了亲传弟子,宁晴也算是借着秦语,半只脚踏进了京城这个圈子。

    林婉对她的态度没以往那么随意。

    就转了话题,淡淡开口:“京大当然好,明年语儿也能来。”

    秦语只是紧张的看着校门口。

    林锦轩出来的不算慢。

    他身高腿长,面容清俊,走在人群里也是鹤立鸡群,应该在学校人气很高,出现的地方会有人小声议论,一眼就能看出来。

    林婉是来亲自告诉林锦轩秦语被戴然看中的消息。

    又跟他说明天有个拜师宴。

    “看情况吧,明天我跟封辞有桩生意要谈,不一定来得及。”林锦轩没一口答应。

    知道秦语要成为戴然的弟子,也只是稍微的看了秦语一眼,表情不算惊喜。

    他目光随意的看着。

    这两天都没有联系到秦苒,他不知道对方还在不在京城。

    因为只在京大看过她,所以走在路上,他都会下意识的寻找她的人影。

    两天没找到,他觉得对方应该是离开了。

    却没想到,眼睛一扫,还真让他在校门口给逮到了。

    不过对方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男生。

    两人似乎很熟,正低头说话。

    林锦轩一直望着一个地方,其他三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秦苒,还有她对面的男生。

    那男生似乎递给秦苒一摞东西。

    能看到那男生的侧脸,林锦轩一愣。

    秦语没来得及掩饰惊讶,直接开口:“姐姐还没走?她不是跟魏子杭在一起吗?她身边那个人又是谁?”

    这么冷的天,林婉依旧只穿了个旗袍,肩膀上搭着狐裘披肩。

    秦苒身边的人都挺乱七八糟的。

    她淡淡的移开目光,不太感兴趣的,“谁知道是什么人。”

    宁晴面色微沉。

    林锦轩回过神来,他看了三人一眼,“宋律廷,去年云城市状元,国家卷第一名,不认识?”

    ------题外话------

    **

    宋大哥终于有张侧脸了……

    晚安,有票记得奶高!大!花!啊!

    然后,布洛芬跟eve是个好东西,我高大花为它们正名!有痛经的妹子千万不要忍,不然好不容易睡觉被疼醒真的贼难受了,吃完就跟正常人一样了相信我⊙?⊙!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