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每三个月秦苒都会规定的给言昔发。

    有时候是言昔写好了词给她,有时候是他自己填词。

    不过这一次因为陈淑兰,秦苒挺长时间没有发编曲了。

    她手拿着手机。

    一边打了个字回去,一边往陆照影这边走。

    “不远,”陆照影手搭在方向盘上,从后视镜看后座的方向,“开车十分钟。”

    他在前面开车,秦苒就在后面翻着手机。

    言昔可能知道她有事,并没有催她。

    秦苒往下翻了翻,就看到顾西迟之前给她发的那份文件。

    之前因为程木等人的打断,她没来得及看,现在才翻出来。

    顾西迟发的是一份名单,还有一份简单的资料,没什么需要太保密的东西。

    秦苒还真的在上面翻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微微眯眼。

    不到十分钟,车停在一处会所。

    处于闹市,但整个会所却是极其清幽。

    陆照影直接带着她去顶楼。

    **

    顶楼,只有两个包厢,每个包厢空旷异常,各种娱乐设施都有,每间包厢门外都站着四个服务人员。

    在陆照影来的时候,微微弯腰,面带笑容,目不斜视。

    包厢人不多。

    对面是电视,挺宽敞的桌子上摆着牌九跟一堆大冒险游戏工具。

    然后就是一堆稀奇古怪的酒。

    程隽坐在靠里面的沙发,他就着扶手坐着,手轻轻搭在扶手上,整个人往后靠着,眼眸半垂着,嘴里咬着根烟,长外套脱了,随手放在了桌子上,黑色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

    似乎挺没精神的。

    周围的人没几个敢大声说话的,也就江东叶在跟几个玩牌九。

    听到服务员的声音,江东叶微微侧了头,“来了?”

    说着,还往旁边侧了侧,让了个位置给秦苒还有陆照影。

    其他人也纷纷叫了一声“陆少”,然后眼睛不由自主的打量秦苒。

    暗暗想着这位是不是就是最近传言的陆照影的那个妹妹。

    秦苒跟在陆照影身后停了停。

    她看了程隽那边的方向,咳了两声,没继续往前走。

    “跟着陆少来的?”波浪卷大红唇的女人白皙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微微侧头,瞥了秦苒一眼,吐出一道烟圈。

    秦苒低头把顾西迟发给她的文件保存起来,情绪不太高的回答:“是吧。”

    女人上下扫了她一眼,又俯身,把烟灰弹到烟灰缸里,意味不明的笑:“还在上学吧,现在的学生可真……”

    陆照影坐在了江东叶让开的位置上,见秦苒没跟上来,“秦小苒。”

    他叫了一声。

    “坐这里。”然后指了下程隽旁边的位置让她过来,他坐的位置正好临近她身侧。

    说完后,又伸手敲了敲桌子,抬了抬下巴让服务员过来,“一杯热牛奶。”

    来这里的什么稀奇古怪的要求都有,服务员不敢打量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收到要求后就去拿热牛奶了。

    秦苒就往陆照影那边走。

    她身边的刚刚在抽烟的女人脸色一白,拿着烟的手都抖了抖。

    程木坐在程隽对面的沙发上,与他一起坐着的还有程金,他已经让服务员给他上了一套茶具。

    这会儿正在研究怎么泡茶。

    听到陆照影的话,他面无表情的看向他,“不喝茶了?”

    “不是,”陆照影往后靠了靠,翘着二郎腿,“我们家老爷子昨晚还在说喝茶睡眠质量不好。”

    想了想,他又偏了偏头,看向程隽,“是吧,隽爷?”

    程隽已经稍微坐正了些许,现在正一手十分严谨的把松散的一粒扣子扣上,一手正在把烟往桌子上的烟灰缸怼。

    听到陆照影的话,他就懒洋洋的“恩”了一声。

    别说程金看的一脸懵逼,就连江东叶也僵硬的转头,看着突然一本正经的程隽。

    看起来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没睡好的模样,芝兰玉树形相清癯,清雅从容,锋芒半点也不突出,半点也看不到斯文败类响彻圈子的模样。

    “程木,昨天没来女神的宴,真是太亏了,”不远处,一金发男人拿着台球杆漫不经心的走过来,他拍拍还在执著泡茶的程木,“们知道有件惊爆的大事吗?”

    关于欧阳薇,程木抬了抬头,眉眼一动,“什么事?”

    “昨天才放出来的消息,知道今年的出题人是谁吗?”金发男人笑着看了坐着的人一圈。

    看到坐在一边小口漫不经心的喝奶茶的秦苒,他眼睛一瞪。

    其他人没发现他的异样,全都被他说的那个出题人给吸引了。

    陆照影没理会他。

    江东叶却是笑了笑,“张向歌,可别卖关子了,到底是谁?没看隽爷也好奇?”

    张向歌,陆照影大学时期的校友,他这个人比较会来事儿,就一直跟陆照影交好到现在。

    以至于,通过陆照影搭上了程隽的这个圈子。

    张向歌看到程隽确实朝他这边看了看,他紧张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我也是听欧阳小姐说的,听说是129的一位大佬出的题。”

    129的大佬,从上往下数,也就是第一代那几位。

    陆照影本来不打算跟张向歌说话的,听到这一句,他有些忍不住好奇心。

    “哪位大佬?晨鸟?渣龙?”陆照影显然是跟129打交道深了,说的都是经常活动的一些大佬。

    张向歌都摇了摇头。

    陆照影皱眉,“难道是常宁亲自出题?”

    “都不是,们绝对猜不到的,”张向歌神秘的摇了摇头,然后扔下一个炸弹,“是孤狼。”

    “卧槽!”陆照影显然被炸了一下。

    他手中的就酒杯翻到在桌子上,猩红色的酒顺着桌子没入地毯。

    对这件事不太感兴趣的江东叶也挑了挑眉,“就那个死活不接我单子的NO.1?”

    江东叶也给129下过不少单。

    都是追查顾西迟,三倍下单,然而别说接单,129连他这个单子审都不审。

    “这次热闹了,”程木忍不住抬头,放下手边的茶杯,“冲着孤狼去的人就不少吧?难怪我女神今天没来,今年压力应该比往年大。”

    程隽也靠着沙发,微微眯着眼看张向歌。

    “我出去透口气。”秦苒低头,本来在认认真真听着几人讲话,听到这里,她不由伸手摸摸鼻子。

    程隽看了她一眼,这个会所安全,服务员懂眼神,顶楼也不是一般人能来的,没人敢随意得罪人。

    “恩,别走远了,”程隽手敲着茶杯,不急不缓的开口,“外婆让我看好。”

    秦苒走后。

    程隽看了包厢里的人一眼。

    陆照影也反应过来,“,还有,”他伸手点了几个人,“把烟都给我熄了,还有高三生在场。”

    说完,又让服务人员进来开了通风口。

    张向歌一看到秦苒,就意识到陆照影说的那个妹妹八成就是她了。

    眼下看到两人这番动作。

    他心底更沉。

    **

    顶楼走廊尽头。

    一位西装革履男人堵住一个背着摄像头的女人,女人面容稍显清秀,镜片后的一双眼睛却是黑,声音挺冷:“瞿子箫,我都说了,我查129的资料不是因为的小情、人,有病听不懂?”

    “不是最好。”男人让开了一步,冷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他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男人立马拿起来,接起,声音顿时变得柔和,“薇薇……好,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

    “上次说的我答应了,一年之后,协约自动结束。”他瞥了女人一眼,直接转身去按了一下电梯门。

    电梯门关之后。

    女人把摄像头换了一边背,拿起手机拨常宁的电话。

    却正好看到不远处的人,她手顿了顿,然后揉了一下眼睛,“卧槽,疯了吧。”

    她拿着摄像头往前走了几步。

    “小同学,”走近,确实是本人,何晨把刚接通的常宁电话挂断,“怎么来京城了?”

    “才来,”秦苒也没想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何晨,她顿了顿,“不在边境了?”

    “我也才回来,跑跑小新闻,”何晨去捏秦苒的脸,“啧,真嫩,话说,来京城一趟不call我不call常宁,皮痒了啊?”

    “就处理私事,后天就回去了,没想打扰们。”秦苒就让她捏了一下,眉眼轻佻。

    “不打算见其他人了?”何晨摘下眼镜,笑,“除了我跟常老大,还没人知道就一个小妞。”

    秦苒把手机塞回兜里,“有机会,下次吧。”

    两人说了几句。

    刚刚包厢里的张向歌就拿着手机出来了。

    他是专门找秦苒的,一眼就看到跟何晨说话的秦苒。

    “秦小姐,”张向歌朝这边走来,看到何晨,顿了顿,“这位是……”

    何晨偏了偏头,看了眼张向歌,伸手把眼镜戴上,“啊,那我就先去忙了。”

    “秦小姐的朋友挺酷,”张向歌笑了笑,他看到了何晨线衣肩头的一根线头,随口问道:“她干什么的?”

    秦苒礼貌的看向张向歌,“狗仔。”

    “……哦。”张向歌点点头,不提何晨了。

    然后就给秦苒十分认真的道了个歉,主要是为了昨天没有去陆照影饭局的事。

    “没事。”秦苒转了转身,眉眼散漫,挺酷的开口。

    两人一同回到了包厢。

    张向歌当场自罚了三大杯红酒,当着众人的面,给秦苒跟陆照影又道了歉。

    “秦小姐打桌球吗?”喝完了三杯酒,张向歌主动陪玩,把球杆递给秦苒。

    秦苒低头,似乎在看手机。

    程隽就把球杆放到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她不会。”

    张向歌更震惊的收回来了手。

    **

    因为有秦苒这个高中生在,不到十二点,一行人就散场了。

    等程隽一行人走了之后,张向歌才缓过神来。

    “江少,那位秦小姐是什么人?”张向歌开口,他数遍京城姓秦的人,也没找到符合这一位的。

    “云城人,”江东叶不紧不慢的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衣袖,“一个普通高三生,隽爷罩着,没事别往外传。”

    张向歌点点头,“难怪,不过她怎么会认识狗仔?”

    “狗仔?”江东叶眯了眯眼。

    “就刚刚我去外面找她的时候她正跟她朋友说话,秦小姐说她哪位朋友是狗仔。”张向歌说完,发现江东叶十分沉默,于是又叫了一声,“江少?”

    “没事。”江东叶风清云淡的往车子边走。

    他只是想起了“卖艺的”。

    这真是个“狗仔”?

    张向歌也没说话,只是朝程隽那一行人离开的方向看了看。

    “张向歌,那位秦小姐就是陆少的妹妹吗?”旁边有人小心翼翼的问,“不是说他妹妹是云城人?怎么会跟隽爷在一起……”

    “是啊,连欧阳小姐……”

    “没听到江少的话?再提这件事的后果不用我说了吧?”张向歌打断了他的话,瞥了他们一眼,“可能也就一时,反正这件事没过就不要往外提。”

    当然,他自己也挺想不明白的,不过那秦小姐长得确实好看。

    **

    次日。

    秦苒起的早,也睡不着,就拿着笔,又找服务员拿了一张空白的纸,开始写给言昔的简谱。

    写了没多久,外面就有人敲门喊她。

    陆照影程隽知道她今天不走,一大早就来找她出去玩。

    “稍等,我去洗个脸。”秦苒开了门,把纸压在书下,在卫生间洗脸。

    “嗯。”程隽坐到窗边,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翻着她的书,漫不经心的开口。

    陆照影靠在桌子上,看着她摆在桌子上的手机亮了,扬声,“秦小苒同学,有一个叫c的同学给发视频了!”

    ------题外话------

    *

    们想什么呢,秦语肯定留着给苒爷自己收拾~

    晚上见~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