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心然的手彻底僵住。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A区的票,”孟心然反反复复的,把这张票看来看去,“那我的票呢?”

    嘴里喃喃着,似乎不敢相信这件事。

    手里的力道几乎要将这张票撕碎。

    林麒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他一句话也没说,直接上前一步,把孟心然手中的票拿走,递给秦苒。

    他有些不敢看秦苒的眼睛,“苒苒,叔叔……叔叔羞愧。”

    一开始他没弄清楚状况,觉得秦苒先挑事情在先,对她不予理会。

    甚至于责怪她浪费了孟心然的时间。

    后来又因为内疚,想要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觉得那是给秦苒的施舍,算是他对她的歉意。

    他甚至觉得秦苒会因为他的不追究而感觉到幸运。

    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从头到尾秦苒就是一个无辜者!

    她被孟心然诬陷,又被孟心然砸坏了桌子,扔了书。

    秦苒自己心里是清楚她根本就没拿孟心然的门票,所以孟心然的那些举止跟言辞都极其可笑。

    若之前林麒对秦苒把孟心然的桌子跟书从五楼扔下来不喜,眼下却觉得秦苒这个动作再正常不过。

    甚至于秦苒再狠一点,林麒都不觉得过分。

    林麒心中的羞惭愈深,他向秦苒弯了弯腰,表示歉意。

    秦苒只是转过身,随手收起门票,语气风轻云淡,“没事。”

    林麒听着,心却猛地下沉。

    事情果然在朝最坏的方向发展。

    乔声就站在高洋身边,从头到尾没怎么开口,只在秦苒拿出票的时候皱眉看了孟心然一眼,又震惊的看了秦苒一眼。

    “心然,给苒苒道歉。”林麒顿了顿,朝孟心然开口。

    孟心然抿了抿唇,冷着脸没开口,“可我的票就是被人偷了。”

    林麒捏了捏眉心,似乎挺累的。

    他张口,还想说什么,这时候门被敲响了。

    进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

    秦苒站位最靠近门。

    她斜靠着桌子,腿懒洋洋的搭着,头微偏,侧着的眉眼略显不太耐烦。

    中年妇女一进来,最先看到的就是她,似乎是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她,眉头下意识的拧了拧。

    “张嫂?怎么来了?”林麒目光一偏,看到张嫂,惊讶开口。

    张嫂想起来正事,立马从包里拿出来东西,递给林麒,“是这样的,林先生,晚上我给表小姐的房间换香氛的时候,看到角落里的门票,后来他们又说这门票对小姐很重要,我就立马送过来了。”

    话说完,整个房间都安静了。

    张嫂一顿,“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难道那个佣人骗她?

    晚上张嫂在孟心然房间发现门票的时候,她准备放到化妆台。

    旁边一个佣人开口说孟心然正在急着找这个,还给张嫂说了地址。

    张嫂就匆匆忙忙打车赶过来。

    “没,没说错话。”林麒现在连看都不敢看秦苒了。

    闹了半天,这一切就是个闹剧。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么多年的修养让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高老师,今晚真是麻烦了。”

    孟心然接过张嫂递过来的四张门票。

    四个连号,一个不少。

    到了现在,谁最无辜谁被谁牵连,已经一目了然。

    想想之前孟心然说的让林麒管好秦苒,当时说的多嘲讽,现在就有多打脸。

    孟心然一张脸也通红,被乔声还有高洋的目光看着,头也不敢抬,直接离开。

    林麒又对秦苒说了一声抱歉,就逃一般出了门。

    宁晴手指捏紧了包,想要跟秦苒说什么,秦苒却并不看她。

    **

    “卧槽,苒姐,到底哪里来的票?!”秦苒回去的路上,乔声终于反应过来,他挠挠自己的头发,侧了侧身,看身边的秦苒。

    秦苒手里拿着个手机,不知道跟谁在发短信,眼眸垂着,沉默又冷淡。

    乔声在耳边咋呼咋呼的,她不由伸手掏了掏耳朵,瞥他一眼,“别人送的。”

    “谁这么好会送这东西?”乔声绕到她另一边,“为什么没人送我?”

    “陆照影,”秦苒漫不经心的回答,见乔声不明白,她又解释,“校医室那个校医。”

    被徐摇光警告过无数次的乔声这下彻底蔫了。

    他沉默了一下,“惹不起,惹不起。”

    秦苒头也没抬的“恩”了一声。

    到了校医室,秦苒朝他挥挥手,直接进去。

    天差不多已经黑了,乔声一下课就去了监控室,到现在还没吃饭。

    眼下食堂没饭了,他也没去外面,就去买了一桶泡面去徐摇光的寝室泡面吃。

    “徐少,不是说校医室的那些人不好惹吗?”乔声倒好了热水,又把叉子扎上去,就往椅子上一座,侧身看着徐摇光。

    徐摇光住的是宿舍楼鲜少有的单人宿舍,地方宽敞,他还摆上了桌椅。

    乔声就把腿翘到了桌子上。

    “确实不好惹,没事别去那边晃悠,”徐摇光没抬头,修长的手指翻着一本物理书,目光清冷,“到时候怎么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乔声手搭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开口:“可我看苒姐跟他们相处的很好,还有人送门票给她。”

    今天这件事之后,乔声知道他想要孟心然手中的门票基本上已经泡汤了。

    听到这句话,徐摇光眉眼也动了动,似乎想不明白。

    没等他想出什么,手机又亮了一下。

    他连物理书都没管,直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乔声见时间差不多了,就拿叉子搅了搅面,又吃了一口。

    看到徐摇光这样,他不由翻了个白眼,“徐少,又是秦语的消息?”

    “恩,她寄给了我两张票,让我们月底去看她的第一次表演。”徐摇光放下手机,侧了侧头,声音清冷。

    乔声吞下面,头也没抬,“我不去。”

    徐摇光看了他一眼,淡声开口:“这次她的表演是新曲,我听过一点她发过来的视频,进步很大,不去可惜了。”

    “我还是回去求我爸,明天怎么让我跟何文他们装作内部人员混进去表演赛吧。”想到这里,乔声有些生无可。

    **

    秦苒这边也到了校医室。

    程木看到她回来了,才开始摆饭。

    陆照影偷偷看秦苒的表情,虽然还是那副不太好惹的样子,但看的出来,心情要比离开之前好。

    他松了一口气。

    程隽看了她一眼,慢吞吞的放下的手中的东西,往外走了一步,似乎并不太意外。

    饭桌上,秦苒慢条斯理的吃饭,并想着那个张嫂到底是谁神不知鬼不觉的找来的?

    很快的,陆照影在讨论组里发了一条消息——

    【陆照影】:兄弟们加油,我已经在我爸那拿来了几张工作牌,明天下午我们三点见!【图片】

    然后又发了一个定位地址。

    秦苒摸着下巴,看着这些消息若有所思。

    吃完饭,秦苒继续趴在桌子上练字,她左手写字慢,此时眉眼全是烦躁。

    程木给她端了一杯茶过去,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她写的字。

    有些诧异,进步了?

    “知道她那字帖谁的吗?”陆照影摸着下巴,高奢莫测的看向程木。

    程木摇头,没什么表情的:“谁?”

    “姜大师。”

    程木一脸迷茫,似乎在想姜大师是谁。

    “就是去年我们家老爷子请了五次,才拿到人一幅山水画的那位大师。”陆照影把笔一丢,往后靠了靠。

    这么一说,程木就想起来了,“说那位脾气古怪,东西还贵的要命,不怎么向别人出售自己作品的张大师?”

    “就是他。”陆照影打了个响指。

    程木这才惊讶的看向秦苒的方向。

    “们家隽爷,请这位姜大师写了好几份字帖给秦小苒练。”陆照影眯着眼睛,最后压低声音,“程木,我问,要是换成们家老爷子,能有几分把握请到姜大师写字帖?”

    程木僵硬着一张脸,“一张字画可以,写字帖……”

    几乎不可能。

    两人几乎都是同时想到。

    然后面面相觑,陷入沉思。

    所以他们家隽爷是怎么请的?

    **

    另一边,林家。

    林锦轩已经先去京城学校了。

    林麒晚上没回去,而是去了林家老宅。

    林老爷子书房,林麒沉吟了一下,才羞愧开口:“爸,我今天办砸了一件事。”

    有点疲敝。

    “什么事?”林老爷字很少看到林麒这样,他放下茶杯,满是沟壑的脸上表情顿了顿。

    “是心然的事。”林麒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始末讲述了一遍。

    语言简洁,但直切要点。

    说完,林麒低了低头,“当初您让我好好关注秦苒的时候,其实我就选了语儿,没敢跟您说,眼下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咱们林家想要交好她,绝无可能。”

    最后,又叹气:“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要怎么面对她。”

    林老爷子听完,没有立马回答。

    好半晌,他才微微拧了眉,“今天做这事确实欠妥当,不过云光财团那票……她怎么会有一张?”

    这件事林麒也不知道。

    “算了,事情都这样了,”林老爷子比林麒淡定,“世界上的人才多了去,谁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变化?她这样的情商,以后能不能把握住机会都不太一定。也说了,秦苒学习不好,说明她没定性,又好高骛远,可能以后还要狠狠摔一跟头。”

    想了想,林老爷子又道:“婉儿昨天跟我说了,他们说魏大师能收语儿的概率极是90%,语儿跟那秦苒不容,这样也好,免得再左右为难。”

    商人,说到底最后还是以利益为重。

    “我知道了,”林麒抬了抬头,“这件事,我明天再找她亲自道歉。”

    林老爷子可与可无的点头,“月底语儿的表演,准备几个人去?”

    “她妈妈还有锦轩,我公司事忙,就不去了。”

    “行。”林老爷子颔首。

    **

    秦苒练完了字,就回了九班继续上晚自习。

    九班依旧很沉默。

    而高三教学楼下的那堆书还是没人收。

    秦苒把从校医室抱回来的原文书又放在了书桌上,林思然诧异的看了一眼,发现书大部分都恢复原样了。

    秦苒面无表情的戴上了耳机,又拿出字帖开始练字。

    乔声一行人也来的晚,到的时候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明天混进去表演赛的事。

    高洋让班长等人给行孟心然重新准备了一个桌子,放在最后排。

    正好在乔声后面。

    孟心然这么高傲的人,却是不会再呆在九班。

    她直接转到了一班。

    此时她正面无表情的双手环胸,站在后门边。

    而一班上来三个男生,给她搬东西。

    为首的浓眉大眼的男生之前请乔声带他混进去表演赛,被乔声拒绝了,毕竟他带何文等人混进去就很冒险。

    眼下看到乔声等人在激烈讨论着明天混进去表演赛,他有些快意的开口:“乔声,何文,真是对不住了,刚刚孟心然同学把三张票送给了我们。”

    孟心然双手环胸,十分冷漠的看着乔声等人,嘴角勾着嘲讽的笑,没看秦苒,仿佛十分的轻视。

    乔声看了他们一眼,没说话。

    九班很安静。

    “啪——”

    秦苒取下耳机,随手把它丢到了桌子上。

    这动作突兀,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

    秦苒捏了捏手腕,然后侧了侧身,朝乔声看过去,没什么表情的开口:“刚刚忘记把东西给了。”

    说着,她伸手摸摸左边兜,没摸到东西。

    拧了拧眉,挺烦躁的又摸右边兜里,终于摸到了,就十分随意的扔到乔声桌子上。

    三米的距离很准。

    所有人都随着她扔的方向看过来。

    乔声桌子上——

    那是一叠表演赛门票。

    刚刚快意说话的男生,仿佛被人掐住了嗓子。

    ------题外话------

    怕们等着急,就先发了,错字我吃完再查……

    这老爷机今天吞了我五百字……后面又重写了一遍……

    今天也是特别惨的求票花,月票红包还有两百个宝宝们~

    今天的一万字写完了,看完早点睡,晚安^_^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