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孟心然看着这张从书中掉下来的入场票,没有伸手去拿。

    只是看了一眼围在身边的人,冷笑一声,也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笑容看着嘲讽。

    秦苒最近中午很少在教室自习。

    林思然来的要比秦苒早。

    她来到就按,就看到狼藉一片。

    她的桌子被推到一边,秦苒的桌子倒在地上,地上零零散散的一堆情书跟课外书,然后就是乱七八糟的一堆复习资料。

    “苒苒的书桌怎么变成了这样?”林思然蹲下来,伸手开始捡书,又抬了抬头,看向前桌,眯眼:“们俩打架了?”

    “没,我们哪敢在她这里打架?”前桌的男生脑袋缩了缩,又垂下眼帘,低声开口:“快把苒姐的东西收起来吧,我们都不敢动她的东西。”

    秦苒平日里看着吊儿郎当的,却没在班里动过手发过脾气,但她就是个大佬级别人物。

    连魏子杭都给她当小弟。

    数遍整个一中,也找不出一个真正敢惹她的人。

    林思然本来在整理书,看到前桌这个反应,她又缓缓放下书。

    站起来,扫视了一眼九班。

    九班的人来的差不多了,缺的人其实很现眼。

    乔声、徐摇光秦苒,还有新来的学生上孟心然。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林思然把自己的桌子搬到原处,平静的开口。

    其他人面面相觑,然后吞吞吐吐的把之前孟心然的事情说了。

    “先把苒姐的东西收起来吧,不然待会儿她来了肯定生气。”前桌又开口。

    到时候就是修罗场了。

    林思然把自己歪着的书扶正,听着前桌的话,眼神一点一点变冷,“不收。”

    班里其他人心下一阵咯噔。

    “没胆子面对苒姐,怎么当时没人拦住她?”林思然站在原地,看到秦苒挺宝贝的一本原文书页面有个很淡的脚印,她笑了,目光将全班的人扫视了一遍,眼神冷漠:“这些书就放在这里,谁也别动。”

    九班其他人不敢说话,今天九班的气氛格外压抑。

    **

    这一边,乔声跟徐摇光都还在外面吃饭。

    两个人对吃食方面还是非常讲究的。

    明天要去看OST战队表演赛,乔声决定中午吃火锅庆祝一下,本来是打算叫孟心然的,不过孟心然饮食偏甜。

    辣锅热气腾腾,上面一层红油翻滚。

    乔声吃了一口肥牛,辣的到处找冷饮喝。

    被放在座位上的手机响了好几声,终于被服务员提醒,乔声才看到了。

    他一边重新烫菜,一边按了接听键,“何文,找我干嘛?”

    声音慢悠悠的,还能听出来愉悦。

    何文声音卡在嗓子里,紧绷,“乔声,大事不妙,我们班地震了!”

    “震什么震?好好说话。”乔声又在捞菜。

    “那个孟心然把然姐的书桌推了!”何文深吸了一口气,严肃开口。

    乔声手一顿,他眯眼:“怎么回事?慢慢说。”

    “孟心然的门票丢了,她在苒姐书里找到了,快回班级吧,再不回来,真要大地震了。”

    乔声放下筷子,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眼眸微眯:“等我回来。”

    徐摇光坐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听到他的说话声,微微眯眼。

    **

    乔声跟徐摇光回去的很快。

    他回到九班的时候,九班沉默异常。

    秦苒跟孟心然两个当事人都不在。

    只有林思然坐在位子上,正在写一本习题册。

    乔声看了一眼,那本习题册是秦苒给林思然的。

    林思然这段时间内的进步有目共睹,虽然不说,但是这些人都知道林思然的进步跟秦苒关系很大。

    乔声皱着眉看着散落在一地的书,还有滚落在一边的几根棒棒糖。

    秦苒前后两桌距离都隔得远,他直接走进去,弯腰开始捡书,“李思然怎么不把苒姐的书捡起来?”

    还没捡一本,就被林思然阻止了,“乔声最好别动。”

    她声音听不出任何波澜。

    “苒姐记性好,她走的时候书怎么样她都记得,就算摆好她也知道。”林思然写了一个字,实在静不下来,索性又放下笔。

    “艹!”乔声踹了一脚前面的桌子。

    “哐当”一声响。

    班里其他人都不敢抬头。

    林思然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乔声索性拿出手机给孟心然打了个电话,第一次被孟心然挂掉了,第二次孟心然才接起。

    “看到那张票了?”孟心然语气嘲讽。

    乔声在地上扫了一下,就看到飘落在地上,有一角还夹在一本原文书的门票。

    “太冲动了,苒姐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乔声靠着林思然的桌子,声音很沉。

    “不会?那我问,我的票怎么会在她的书里?”孟心然坐在咖啡店里,冷笑,“班里就她最后一个走,不是她还能是谁?”

    孟心然靠在椅背上,不紧不慢的用勺子搅着咖啡。

    笑容讽刺,“所以,乔声,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维护她?”

    孟心然不知道她的票除了秦苒,还有谁能拿?

    这种嚣张且没有任何遮掩的行为,跟秦苒那个为人还真像。

    “这件事还是当众说清楚,我也不是维护她,但她的为人我信任,先来回来,这件事我帮查清楚。”乔声深吸了一口气。

    “还要怎么查?她书里的票就是最好的解释,难道要说那张票是她自己的?”孟心然却觉得可笑,“乔声,这句话信吗?”

    秦苒的票确实不好解释。

    乔声蹲下来,看着地上那张门票。

    挂又抬了抬眼看了满地的书籍,还是头疼。

    “有人通知苒姐了没?”乔声看了一眼班里的人。

    其他人均摇头。

    哪有人敢去戳秦苒?

    怕是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乔声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了手机,看着秦苒那个电话号码半晌,最后还是按通了。

    **

    此时,秦苒正趴在校医室的桌子上练字帖。

    左手拿着笔,一笔一划的写着,还挺烦躁的。

    “秦小苒,字就是一个人的门面,好好写,不枉我找隽爷给专门定制的字帖。”陆照影拿着笔,看着秦苒似乎忍不住暴躁了,连忙开口。

    “知道这是谁吗?”陆照影一脸神秘的。

    秦苒半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开口,“谁?”

    语气淡淡的,半点儿兴趣也没。

    “姜晋元,姜大师,他的字画是当代收藏价值最高的,知道多少收藏家,愿意一掷千金想要买他的字画吗?可惜他深居浅出,没什么人能请到他。”陆照影说着,又叹气。

    “哦。”秦苒对这个姜晋元并不熟悉,脑子里的资料库也没有。

    所以显得兴致缺缺。

    “这样,在京城是要被打死的。”陆照影看着秦苒脸上的表情半点变化也没有,彻底服气。

    姜晋元就是个闲散大儒,但在京城社交颇深,能请得动他的人真的少。

    更别说还让他专门写了一个字帖过来给秦苒练字。

    想了想,陆照影去装字帖的箱子里看了看,里面还有好几本姜大师亲自临摹的字帖。

    不说这些字帖是千金难求,光是让姜大师做这件事得要多大脸面。

    看着秦苒在练字,陆照影不由想,要是程老出面,能请得动姜大师为一个人专门写字帖吗?

    往深处一想,希望好像还真不大。

    想到这里,陆照影又看了眼秦苒,知道练个字帖,花了八位数的RMB吗?

    京城上流社会都传言程家有钱,可陆照影也没想到,程隽钱会多到这种程度……

    难怪有人仇富。

    陆照影自己也有些酸。

    秦苒今天中午练字练的很烦躁。

    练字需要定性,对于秦苒来说“定性”这两个字基本上不存在。

    乔声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她语气挺不耐烦的,压着嗓子:“说。”

    又冷又燥。

    光一个字,就足以劝退乔声。

    乔声又顿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开口:“班里出了一点事,苒姐,有空驾临班级吗?”

    自己这个语气,乔声还敢说这样的话。

    想来是出了事,秦苒挂了电话,把笔往桌子上一丢,“班级有事找我,我先回去一趟。”

    陆照影看着被秦苒丢的笔,心下一阵颤抖。

    那笔是程隽的,关于程隽的东西,就算是个指甲剪,都是其他人难以想象的价格。

    **

    秦苒随手拿了个鸭舌帽扣在头上,往九班走去。

    九班本来就很安静,尤其是乔声打了那个电话之后,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后门被人缓缓推开。

    前段时间九班很自律,但也还有人小声讨论题目,这会儿安静的连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到。

    秦苒挑了挑眉,往里面走。

    徐摇光坐在后面的倒数第二位,抬头看了一眼她。

    乔声还有何文都站在林思然那边。

    秦苒又走过了一组,才看到林思然边上的胜况。

    她的书零零散散的落了一地,几本外文书上脚印清晰,还有几本因为惯性过大,被撕裂了。

    秦苒抬手,取下了头顶的鸭舌帽。

    班里的空气几乎凝起来,仿佛是个到极限的气球,只要有人稍微一动,就能“砰”地一下炸开。

    其他人脑袋都恨不得埋进书里。

    乔声也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其他人胆战心惊的时候,教室里忽然一声低低的轻笑,没什么愉悦感。

    乔声跟其他人忍不住看向秦苒,却看到她那双黑漆漆的眸子,还有被微微染红的眼白。

    连笑都显得极其危险。

    “林思然,跟我说。”秦苒往旁边靠了靠,语气风轻云淡的,听不出喜怒,言辞动作间还有一丝懒散。

    林思然合上书籍,把自己知道的都说清了。

    “苒姐,”乔声咳了一声,“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处理的妥妥当当。”

    乔声是乔家少爷,学校里的人都知道。

    他要处理这件事一定很简单。

    “不用,”秦苒却拒绝了,她伸手拿出了手机,随手拨了个电话出去,“那有二十个人吗?”

    那边不知道回答了什么。

    秦苒点点头,直接挂断了电话。

    也没说话,没收拾书,就靠在一边,垂着眼眸,手里转着手机。

    不到五分钟,魏子杭冷着一张脸上来。

    九班的人都听过魏子杭的传说,心下更加忐忑。

    魏子杭嘴里还叼着根烟,眼一扫,就看到秦苒的书桌,笑的邪:“胆子真大。”

    “这个。”秦苒下巴抬了抬,指向孟心然的位置。

    魏子杭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上手把孟心然的书桌抬到了走廊上。

    九班的人还不知道秦苒要干嘛。

    乔声看了一眼魏子杭,怕秦苒惊动校方,直接跟在秦苒后面出去,“苒姐,现在干什么?”

    其他人面面相觑,也跟着出去了。

    出去就看到秦苒靠在走廊上,偏着脑袋,微侧的眉眼透着恣意,依旧是少年人的轻慢。

    她正不紧不慢的,将孟心然的书,一本、一本的从五楼往下扔。

    而楼下,为了怕砸到人,二十个人清出了一块空地。

    ------题外话------

    苒爷毕竟是苒爷~

    xx活动晚上24点结束,最后求一波票啊宝宝们!

    然后狗子们啊,花花的电脑没修好,拿出了妹妹的姥爷机,开机需要十分钟的那种,打字换行也慢……贼不习惯,所以最近更新时间会有些晚,希望明天能好……

    爱搜书(www.aisou8.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